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

第一章 侍奉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一章 侍奉

    两个月前。

    卡锵卡锵地、规则性金属声响充斥着整座皇宫,闻之令人毛骨悚然。一列列

    排得整整齐齐的黑色盔甲骑士朝着国王龙座两侧前进。爱妃娜及侍女们躲藏在窗

    帘背后发抖。

    大理石地板及阶梯尽头为纯白色龙座,手工非常的精细。座位的主人是爱妃

    娜的父亲,即菲尔大公国的国王,然而,他在战争中已经丧失性命,离开了人世.

    而爱妃娜母亲也追随着父亲,步上了黄泉路。

    整个菲尔大公国皇族,就仅剩下爱妃娜孤伶伶的一个人。若可以的话,我也

    想跟父亲、母亲一样跟随着他们一起走。

    失去至爱亲人之悲切心情,导致爱妃娜萌生一死百了的想法。但如此一来,

    那些跟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的侍女们,还有城里的那些老百姓该怎么办?一想到

    这些,爱妃娜就不允许自己如此自私。

    卡锵卡锵的金属撞击声停下来了。瞬间,变得极度安静。爱妃娜手贴在xiōng口

    上,吁出一口气后,决意走向前。

    「——率领你们来的指挥官在哪里?」

    骑士们仅将视线挪往爱妃娜身上。那种不带任何感情、感觉相当冷漠的眼神 ,

    不禁令爱妃娜打了个哆嗦。

    「我是菲尔大公国的公主,爱妃娜!」

    爱妃娜拚命想显示她的冷静,而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骑士

    依旧没有回她话。而当爱妃娜打算再问一次时。

    「喔!好像迟到了!」

    大门打开后,声音变得大声且清楚。回头一看,是一个体格壮硕、战士模样

    的男子,东张西望地走进来。

    「嘿。真是一座漂亮的城!原本还以为是小国家的那种乡下城堡!」

    以骑士来说,这名男子的言行举止有点过于斯文,然而,他却毫无顾忌地走

    进里头。

    「真是不简单,你这张狗嘴居然能吐出象牙!哈登,我真是对你另眼相看! 」

    不久,从后面又走进来一位身材瘦弱、皮肤白皙的男子。纤细的手指、飘柔

    的发丝,再加上做作的模样,实在是与他身上的盔甲不搭配,反倒是礼服之类的

    打扮比较适合他。

    「拉斯。在下拉斯是也咦?怪哉!这味道是香水吗?」

    「可能是哪个女人经过飘过来的!」

    「咳。嘿、兹!你认为怎样?是不是每个女的都喜欢像拉斯这样弱不禁

    风的男人?」

    经这名叫哈登的男子一叫,爱妃娜这时才察觉,原来还有另一个人早就已经

    站在那里。他全身被暗色盔甲包得密不通风,脸隐藏在面具里头。若非被人叫出

    名字,还真的会以为他只是装饰品。兹没回答哈登的问题,似乎也没打算要回答

    他,只是一直站在原地。拉斯拨了一下头发,面露着苦笑。

    爱妃娜怎么也想不透,眼前奇怪的这三人组合,竟会是统率这群威风凛凛且

    井然有序的骑士之将领。他们xiōng前皆挂着类似羽毛形状的饰物,应该是某种身份

    的象征。

    该如何是好?非得要跟这些人说话吗?

    爱妃娜正犹豫要怎么说时,三个人同时意识到爱妃娜的存在。

    「——喔!」

    「啊!」

    哈登眼睛瞪得大大的且一边吹着口哨,拉斯嘴角上扬露出微笑。而兹只是面

    朝着爱妃娜,不作任何反应。

    「你莫非是!」

    哈登与拉斯走近爱妃娜。爱妃娜心想着该说些什么才好,紧张得脚定在地面

    一动也不动的。于是,其中的一名侍女,因护主心切而站到爱妃娜前面。

    「不得无礼!你们知道眼前这位是谁——啊!」

    话才说到一半,侍女发出尖叫声。锐利的小刀忽然射过来,刺在离她没几公

    分远的地面上。侍女应声晕倒在地,反而被爱妃娜扶持住。

    「振作一点!」

    爱妃娜将她交给其他侍女后,再度面对那些男人。爱妃娜察觉出,刀子并非

    眼前这三人所发。

    一名身材修长、黑色长发的美男子,站在兹的对面位置。

    「引起一阵骚动,真是抱歉!」

    听起来有点像是嘲弄的语气,佩着一把大型的剑,不像其他人的盔甲装扮,

    只是穿着很普通的衣物。然而,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感觉得出来他绝非寻常

    人物。

    「在找我吗?」

    男人站在爱妃娜的正前方。抬起头来一看,爱妃娜吓了一跳。

    男人的右眼是红色的。据说拥有红色眼睛的人,可看见未来。

    那么眼前这名男人果然是。

    「瓜鲁德兰国的巴伊斯阿德。叫我巴伊斯即可!」

    没错!他就是巴伊斯王子。此次袭击菲尔大公国的最高统领。

    「失礼了。小女子爱妃娜。菲莉安!」

    爱妃娜拉起裙摆,非常正式地向巴伊斯行礼。巴伊斯咧着嘴,没回应她,反

    而伸手至她头上抓起一束毛发,用手指玩弄着。

    「啊!」

    爱妃娜背脊闪过一阵寒冷。心中的恐惧已达到极限。

    「果然和传说中一样,长得还挺不赖的嘛!」

    「啊!」

    光是头发被拨弄个几下,爱妃娜隐藏在长裙下的膝盖,便咯咯咯地抖个不停.

    爱妃娜生性纯朴,性格害羞内向,特别是男人一旦靠近她,她总会不自觉地感

    到害怕——当然,唯有父王除外。

    然而,现在竟能独当一面地站在这些来侵略的敌人面前而不晕倒,说实在话 ,

    自己也不太相信。

    「目的能否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爱妃娜头左右地摇晃一下,摆脱巴伊斯玩弄自己头发的那只手后,抬起头来

    正眼瞧着他。

    「贵国瓜鲁德兰自古以来一直与我国为盟友关系,为何突然对我们菲尔大公

    国出兵?」

    无任何回答。爱妃娜站在地面上的那双腿已经失去知觉,完全凭着自己意志

    力继续质问下去。

    「若无法回答我的问题,就请回自己国家去!」

    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爱妃娜还是天真地说出口。站在巴伊斯身后的哈

    登与拉斯,当场哑口无言、面面相觑。菲尔大公国已完完全全地成了战败国。至

    于战败国通常是命运如何,这点爱妃娜也并非不知道。

    皇族的人全都会被诛杀个精光,人民被敌人奸yín掳掠,运气好一点的,则成

    为奴隶,而运气差的,被杀害也是常有的事。在这个时代里,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的事,但要既得利益者放弃眼前的一大块肥肉,未免也过于一厢情愿。然而,在

    爱妃娜心中,依旧是抱着一线希望。此话何解呢?

    因为由巴伊斯率领的士兵,纵使攻进了城里,但未曾见到放火、抢劫等情形 ,

    整个军队显得相当有秩序。爱妃娜心想,或许巴伊斯另有其它目的也说不定。因

    此,和他沟通一下,也许能化解掉这场无妄的血光之灾。

    爱妃娜一直凝视着巴伊斯。由于早已超越自己对恐怖的认知,所以现在心情

    却是异常地亢奋。但此时若是被巴伊斯大眼一瞪,或是厉声一喝,自己铁定在张

    着大眼的状态下晕倒。自刚才到现在,眼睛眨也不眨的,故有点干涩刺痛的感觉.

    「哈!」

    巴伊斯对着爱妃娜大笑。由于过于惊吓,爱妃娜流露出一脸无辜神情。她眼

    睛不停地眨着,而巴伊斯披上斗篷后,大步朝着宫廷内部前进。

    「那斯达斯!」

    「小的在!」

    「我下的那道命令如何了?」

    「是的。凡违背命令者,即在街上行抢的若干名人犯,已将他们全数逮捕到

    案!」

    「不管他的身份、地位如何,一并处以刑罚!」

    「是的!」

    靠近龙座附近,一名叫那斯达斯的年轻骑士,向王子行个礼之后,快步离开

    了现场。哈登与拉斯望着他背影,笑着目送他离去。巴伊斯转过身,朝无人的龙

    座登上去。他向下环视了一圈,毫无迟疑地坐在龙座上面。

    「啊!」除漏出小声的惊叹外,爱妃娜实在也无法做些什么。从这一刻

    起,菲尔大公国已完全被外族所统治,爱妃娜心底知道,自己所属的皇族已经灭

    亡了。

    「——嗯!」

    巴伊斯起初坐得有点不太习惯,在吁了口气后,伸直了腰,重新调整了坐姿.

    「从现在开始,"旧"菲尔大公国,将为瓜鲁德兰国王邦迪欧斯。乌

    鲁。巴喜尔所统领的国家。这道命令即日起生效!」

    声音凛然威严。爱妃娜只是默默地低着头。"旧"菲尔爱妃娜的希望终

    究还是落空了。之后,菲尔大公国将以战败国的身份,来服从征服者所下的任何

    命令。纵使是要自己的性命,也得毫无怨尤地奉献出来。

    「一、存活下来的菲尔国民,只要是男的,全带回瓜鲁德兰当奴隶。二、其

    它剩下的人,禁止离开本地区,每人皆给予号码来加以管理。违者格杀无论!」

    爱妃娜边听着巴伊斯颁布的严峻命令,不禁回想起半个月前,地方上举办的

    热闹祭典。好酒、美食佳肴,再加上人们载歌载舞,脸上皆洋溢着笑容,同时露

    出满意神情。

    当皇族队伍经过大街小巷时,家家户户总打开门窗、或站在门口道路两旁挥

    手致敬,眼神充满着无限的敬意。然而物换星移,才没多久时间,人们皆成了他

    国的阶下囚,实在是令人伤感不已。

    「另外!」巴伊斯声量提高,看来好像开始要进入正题。

    「那些留在当地的国民,对于拜访本地的游客,必须尽"服侍"的义务!」

    服侍,这二字出自巴伊斯嘴里,爱妃娜听来显得格外沉重。

    「参与"服侍"的人民,可获取定额报酬,一半需缴纳给瓜鲁德兰管理当局.

    至于生产、商业等"服侍"以外手段获取的收入,在制定的范围内才允许可,

    但原则上是不认同的!」

    服侍?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留在国内的人民,也就是女性,全都得替

    人服侍。

    「啊!」

    爱妃娜察觉苗头似乎有点不太对劲。该不会?

    坐在龙座上的巴伊斯看着爱妃娜,半边脸颊明显地出现微笑。

    「还有,"服侍"指的是"广义上的服侍"。在内容上人民一概不得拒绝。

    此外,"服侍"过程中,严禁对任何人生命形成威胁或肉体上之伤害!」——

    总而言之。即日起,菲尔大公国的女性,必须从事以肉体来替男性服侍

    的行业,也就是人称的娼妇,全国上下成为瓜鲁德兰管理之下的卖春国度。无论

    是年轻的处女也好,或是已婚妇女也好,一概不得拒绝任何男人的索求。

    「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对象是"全体国民",无任何例外。所以,爱妃

    娜公主,你从现在开始,变成替男人服侍的妓女身份!」

    「!」

    听到这不幸的消息,爱妃娜身旁一直不停啼哭的侍女,忽然一声惨叫。

    爱妃娜听到菲尔即将成为卖春国家的瞬间,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接下来被告

    知自己也将成为妓女时,整个人晕了过去。

    睁开双眼,景色是熟得不能再熟的自己寝室。

    窗外一片昏暗。城堡下虽听得见马嘶声及人声,但并不是很热闹。床边及房

    间角落点着柔和的灯光。乍看下和昔日的夜晚并无不同。

    但是。

    「您醒了吗?爱妃娜公主!」

    回头望了一下声音的方向,侍女安用一种悲伤的眼神看着爱妃娜。

    「怎么了?」

    安她平时总是个性开朗、活力十足,虽然老「凸槌」,但还是相当卖力的工

    作,她是爱妃娜喜欢的侍女之一。然而,爱妃娜却是第一次看见心情如此沮丧的

    安。

    「是嗯那个殿下他巴伊斯殿下说,公主醒后,请她过来我

    这里!」

    安手上捧的衣服布料极少,无法想像什么人会将这种衣服穿上身。

    「还说每当殿下来时,一定要召公主您过去!」

    「之后呢?」

    「爱妃娜公主!」

    安眼眶顿时湿润起来,一颗颗珍珠大小的眼泪落下来。

    「殿下他说,公主必须遵从法令,来"服侍"殿下。从今夜起,无限期

    地呜哇!」

    「别哭!」

    「总而言之,你让我先订下来了!」

    只听见傲慢无礼的声音随着门打开而传进来,接着,巴伊斯跟着出现。

    「上等货由上等人先尝。你是菲尔大公国所有妓女中,最值钱的一位。当然 ,

    是我自己如此认为!」

    巴伊斯边笑着,将安手上的衣服取走,放在床上爱妃娜的膝上。

    「我们先来娱乐一下。把这件衣服换上吧。若想喝酒的话,我再叫人下去准

    备!」

    「!」

    「啊,对了。刚才你晕过去,我还有没说完的。那道法令中,还有一个项目 !」

    巴伊斯瞬时换了一种语气。

    「今后若你爱妃娜以死来抵制所颁布的这道法令,为防止旧菲尔大公国全体

    国民集体反抗,将对全部的国民施予刑罚!」

    若我自杀,全体国民也会被杀掉。

    就连维持最后的尊严也会被剥夺,真是想像不到的事。爱妃娜一脸悲伤的压

    低着头。

    「啊!」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滚了!」

    巴伊斯像赶狗般,手作势叫安离开房间,安只是充满恨意的瞪着他。

    「我、我不会原谅你!你竟然对公主如此如此我就算命没了,也要

    保护我们公主!」

    安冲到床上,想替爱妃娜挡着。但却吃了一惊,嘴里念着「怎么这么软」,

    好像被床的柔软度吓着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

    巴伊斯苦笑,伸手过去扭了她手腕。安叫了声「不要啊」,一阵挣扎过后,

    身材娇小的她一下子被人赶下了床。

    「你若想要的话,今晚换你也行。不然就给我闪,否则要你的小命,懂不懂 ?」

    巴伊斯抽出剑鞘中的剑,铿的一声响。安吓得脸上一阵青白、牙齿作响。

    「住手!请你住手!我我照你的话去做!」

    爱妃娜挺身而出。

    「安。你可以下去了,快退回你房间!」

    「公主我我!」

    「谢谢你!」

    爱妃娜朝着安微笑,表情温和安祥。但其实她内心充满着惊惧与屈辱,想哭

    却拚命地压抑着。她不想再看见任何人丧失性命了。安抽抽噎噎地呜着声音、驼

    着背无精打采地走出去。

    房间一片寂静,只剩下爱妃娜与巴伊斯二人。

    「等我一下。」

    爱妃娜从床上起身,拿起巴伊斯替她准备的衣服,躲到屏风后面。当她脱掉

    长袍,正准备要换上衣服时,才对这件衣服的样式有所了解。由于感到羞耻,手

    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有好几次都将手中的衣服脱落在地。但自己已经下定了决

    心,因此还是迅速地将衣服给换上。

    最后,爱妃娜披上长袍,手一边压着衣领,回到了巴伊斯面前。等待爱妃娜

    时,巴伊斯似乎准备了酒。圆桌上摆着绿色瓶子与玻璃杯二个。巴伊斯早已开始

    饮起酒来,但也没什么醉的迹象。只是一直瞧着爱妃娜的颈部与xiōng,心怀不轨地

    奸笑着。

    「喝光它!」

    「不要!」

    巴伊斯将酒倒进玻璃杯,递给了爱妃娜,却被她给拒绝。

    「嗯,还没醉就想对我投怀送抱吗?难不成你对男人已相当习惯了?」

    「我没有!我我!」——

    在还没有成为那个人的新娘子之前,我想一直维持自己的清白。

    「喔!」

    想到一些事情,爱妃娜不禁湿了眼眶。巴伊斯嗤鼻一笑,硬将杯子塞到爱妃

    娜嘴边,同时,顺手将她抱过来。没一会儿时间,爱妃娜的唇与巴伊斯的唇紧紧

    叠在一起,巴伊斯将酒透过嘴使她喝下去。

    热热的液体流过爱妃娜的喉咙最后到了她肚子里。几乎要到了窒息的程度,

    然而,巴伊斯嘴巴仍不离开爱妃娜。抱着她的小蛮腰,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上。爱

    妃娜下意识的想逃,但肩膀却被压住,衣袍上的钮扣也被粗暴地拉扯开。

    「啊啊!」

    「喔!」

    巴伊斯不再是调侃的语气,也开始认真起来。红色的右眼及紫色的左眼,仔

    细地观察着爱妃娜。爱妃娜朝上躺着,对于巴伊斯无礼的视线也只能忍耐。

    爱妃娜穿着巴伊斯命她穿的衣服,衣领、袖子皆为纯白的绢布,袖口包覆住

    她的手腕及手指。但衣服xiōng部以下却很短,而且rǔ房的部分被挖空,没有布料。

    爱妃娜将衣服穿上身后,rǔ房挤出了外面,看起来xiōng部好像是膨胀出来。

    「实在是不得了。第一次看到你时,还感觉不出来有这么大!」

    「嗯!」

    爱妃娜害羞,立即用手遮掩住脸。rǔ房比起同年纪的女孩子大得多了,这点

    爱妃娜自己是非常清楚的。她的身材纤细苗条,因此更是突显xiōng部的伟大。爱妃

    娜曾经多次被侍女们赞美过自己丰满的xiōng部,但身为公主,每当被人这么一说时 ,

    她总是会感到羞耻,觉得这个话题非常低俗、不堪入耳。

    当有舞会的时候,男人的目光全集中在她xiōng部上,这是她最害怕的事。爱妃

    娜愈来愈不自在,在人前畏畏缩缩的,或许可以归咎在这个原因上。

    「这样子,应该可以胀得更大吧?」

    「不要啊!」

    纵使如此,巴伊斯好像刻意要突显爱妃娜的rǔ房,于是将她xiōng前的布用力撑

    开。布紧紧裹着rǔ房,将rǔ房挤成圆状,渐渐麻痹而失去知觉。

    「啊!」

    当rǔ房上的布一紧,rǔ汁好像在寻求出口般,全聚集在rǔ头上。而原本淡粉

    红色的rǔ晕,颜色也开始变浓,rǔ头也变硬。

    「有感觉了吗?是不是因为露了二点,而感到特别兴奋?」

    巴伊斯令人厌恶地笑着。而爱妃娜可能是因为羞耻心作祟,脸颊热了起来。

    也或许是因为被强迫饮下酒所致。全身无力,rǔ房上的麻痹感渐渐渗入身体里,

    下腹也开始疼痛起来,自己却无能为力。

    「那么,就让你更有感觉些!」

    巴伊斯异常细长的手,大把抓住爱妃娜的rǔ房。指尖陷入柔软的肉团中,圆

    状的rǔ房被挤得歪七扭八的。但手一松开,rǔ房立即变回原本的形状。巴伊斯好

    像在玩弄玩具般,若无其事地捏挤着爱妃娜的rǔ房。

    「嗯,感觉不错。渐渐变热起来了!」

    「呜哇啊啊!」

    巴伊斯有时还用手指弹rǔ头,使得爱妃娜颈、背等部位产生了强烈麻痹感。

    每当如此,爱妃娜rǔ头总是会变得又硬且热,而且接近痒的状态。若能用手指来

    捏捏转转,使rǔ房上的热消散掉,相信感觉一定很舒服。

    「不要!」

    爱妃娜拚命摇着头,欲挥散先前心想的事。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去想那

    些有的没的事。

    「爱妃娜公主!」

    巴伊斯一只手离开爱妃娜rǔ房,拨开了爱妃娜前发。

    「其实,我刚才给你喝的酒里面掺了春药!」

    「让你身体尝一下什么叫快乐,接下来就好调教多了!」

    「怎么!」

    口中重复着令人反感的话,但巴伊斯似乎很愉快地拨弄着爱妃娜头发,同时

    靠近她耳朵喃喃自语着。

    「在我调教过后,你,爱妃娜将成为菲尔大公国第一yín荡的妓女!」

    「啊!」

    爱妃娜一声尖叫。巴伊斯的悄悄话透过耳朵,传达至全身,似乎深深地烙印

    在爱妃娜身体上。rǔ头颤了一下,巴伊斯嘴靠过去吸吮。

    「啊嗯啊啊!」

    一手揉着rǔ房,嘴唇吸着另一个,使得爱妃娜不禁失声呻吟。没被吸的那个

    rǔ房,感到有点寂寞难耐,自然而然地朝前方挺了出来。春药已完全控制她整个

    身体。爱妃娜明知这不可以、是羞耻的,但还是期待能从rǔ房、身体上获得甘美

    的愉悦,现在整个人飘飘然的。

    快感经由两边侧腰,传至下半身,令爱妃娜感到非常舒服。仔细一瞧,爱妃

    娜下半身仅着吊袜松紧带扣着的靴子,及一件小小的三角内裤。内裤的前端,从

    刚才开始就让人感到有点怪怪的。白色的布料中心点,出现了一块潮湿、黏滑的

    地带。使人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失禁而尿了出来。

    「让我脱下来瞧一瞧吧!」

    巴伊斯用舌尖舔着爱妃娜rǔ头,两手划过她敏感处,顺手解开她腰背上的钮

    扣。

    「啊不!」

    钮扣一被解开,原本应是滑落下去的内裤,却紧紧地贴在大腿上。

    「哇喔,原来这么湿了。私处几乎呈透明状态!」

    巴伊斯边笑着,边将她内裤给拉下来。

    「啊啊不行不要看、不要看!」

    爱妃娜声嘶力竭地喊叫,紧闭大腿不想让人看见。但这当然不被允许。巴伊

    斯手绕到爱妃娜的大腿内侧,从腰部将她抬高,不留情面地将她双腿左右扳开。

    「啊啊!」

    当大腿打开的一瞬间,发出了咕啾咕啾的声音,爱妃娜自己也听得清清楚楚

    的。打开的脚被压着固定住,巴伊斯将自己头挪过去,仔细浏览爱妃娜的下体春

    光。

    「喔,被人称作"白色至宝"的公主,下面原来是长这样子啊!」

    巴伊斯口不择言,尽说些猥亵的话。

    「色泽及形状皆无可挑剔,毛质也不赖,再加上肉褶厚度够,果真不错!」

    感觉像是在评论花卉般,巴伊斯将内心感想全说出口了。

    「光是湿成这样子,就可称之为不平凡了。大腿内侧已湿湿黏黏的,相信若

    手指往yīn蒂一戳,会溢出更多来!」

    边说着,巴伊斯手滑到爱妃娜大腿内侧,若无其事地摩擦起来。

    「啊啊!」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爱妃娜屁股自床上弹起。巴伊斯趁胜追击,手指插

    进了洞里,慢慢地愈插愈深,好像在搜寻什么似的在里头翻来又覆去。

    「不行不可以!」

    爱妃娜头往旁边一甩,屁股打算从巴伊斯的手中逃脱。但若被巴伊斯发现,

    不晓得会变怎么样。里头小小的芯已被手指触碰到。

    「呜!」

    光是碰一下,就让爱妃娜全身绷得紧紧的。巴伊斯愉快地在一边笑着,于是 ,

    他集中火力施展了手指攻势。

    「呜哇啊嗯啊啊!」

    「出来了,量还真多咧!你下面那地方,像流口水一样不断地溢出来。看来 ,

    你好像挺喜欢人家这样弄你的!」

    「不要啊啊!」

    「那么,我帮你把皮剥开吧!」

    巴伊斯微妙地动了手指。爱妃娜下体的皮被手指剥开,刚开始时感觉冷冷的.

    接下来,好像要裂开一样,闪过阵阵痛楚。不久,爱妃娜由头至脚一股难以置

    信的快感袭来。

    「啊啊啊啊啊啊!」

    爱妃娜全身颤抖着,为防止身体受不了而晕厥过去,手紧抓着床单,好减轻

    一些刺激。rǔ头变尖,一碰触到就会令她疼痛不已。女人最不想被人看到的下体

    的洞穴,也绷得紧紧的,或许是因为完全曝光所致。

    因为这种快感未曾有过,所以爱妃娜稍微有点失禁现象。爱妃娜现在才知道 ,

    原来这种感觉一直潜藏在自己体内。那个地方除了在洗澡的时候,才会触碰、清

    洁它,平常时候是不会去碰它的。

    「呜!」从爱妃娜的深蓝大眼,簌簌地落下泪珠。

    「求求你求求你!」边喘息着,爱妃娜边向巴伊斯哭诉。

    但老实说,自己到底在求人家什么,爱妃娜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她知道自己

    已经快达极限了。纵使没有春药这东西来助兴,在尚未开发过的身体上,注入如

    此多的狂欲,相信不管任何人也会疯狂。

    「嗯!」

    巴伊斯停顿一下,终于抽离了手。

    「才刚开始,一下子这样,或许太剧烈了!我想,调教还是一步步地进行才

    有趣!」

    「啊!」

    爱妃娜躺在床上,吁了一口长气。身上仅剩下吊袜松紧带与袜子,隐私部位

    全见光,下半身相当不像样。而巴伊斯扳开爱妃娜的大腿,身体钻进大腿间。

    「啊不要!」

    「别说傻话了。接下来可是妓女该做的工作。开始时或许会痛,但不久会湿

    润,之后你会有意想不到的快感!」

    巴伊斯将爱妃娜的脚压制住,驱身向前抵着她的入口处。坚硬灼热且表面极

    具张力的触感,轻吻着爱妃娜的私处。

    不要!」

    爱妃娜虽然大腿已被抱起,但她还是奋力挣扎抵抗着。在某种程度上,她已

    经有了相当的觉悟。她感到相当的害怕、悲伤,一旦失去贞cāo,自己以后也不晓

    得该怎么办,但现实上也由不得她决定。而且这等于背叛了那个人。

    「你给我老实点!」

    巴伊斯喉咙压得低沉,声音变得威严有力,已不再是之前戏弄她的语气,成

    了掌控一切的独裁者。

    「你身份既然是战败国的妓女,就该认命的接受这个事实。之后,等着被男

    人上,接受男人jīng液洗礼,就是你的命运!」

    「呵!」巴伊斯一声干笑,听来令人毛骨悚然。

    爱妃娜第一次见到巴伊斯时,打从心底就有这种恐怖的感觉,或许这次比上

    一次更令她害怕也说不定,她身体不停地发着抖。巴伊斯肆无忌惮地将腰挤进爱

    妃娜的两腿之间,毫不留情地将那根东西插进她下体。

    「啊痛好痛!」

    有种快被撕裂的疼痛,爱妃娜身体不堪负荷不禁往后仰。她本能地想逃离,

    腰正打算抽离时,手腕却被巴伊斯给牢牢抓住。巴伊斯抓着她手腕,将她整个身

    体拉过来。缓慢地,男性的那根东西渐渐没入爱妃娜身体里。

    「好可怜哦。没想到,平时高贵令人不敢冒犯的公主,私处却给男性的那根

    东西糟蹋!」

    「呜!」

    「是处女吧。让我来好好地调教你吧!」

    每当那根东西进去时,原本紧闭着的肉膜就会被挤开。不仅入口处,腰也会

    跟着痛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快感可言。

    「啊不要!」

    「让我一口气插进去!」

    「不要!呜呜哇啊、啊啊!痛、好痛呀!」

    爱妃娜身体某处被弄破,最后她失去了处女。

    「喔,好紧!」

    「好痛好痛!」

    在最里面的地方,感觉得出来被巴伊斯的那根东西碰触着。腹部好像是被剑

    刺进去一般。心想里头一定流着血,爱妃娜不知不觉地泪水夺眶而出。

    「我要开始动作啰!」

    看来,巴伊斯对她的折磨似乎还没结束的样子。巴伊斯将爱妃娜的脚左右扳

    开,双手压在她大腿上,使劲地往她身体内插。

    「啊!」

    那根东西在里面前后地摩擦。每当一摩擦,它就愈变愈硬、且愈变愈粗,深

    深地没入爱妃娜体内。

    「呜呜嗯!」

    是不是每个女人会做这样的事?不、一定不是!假使对方是自己爱的人,我

    相信所得到的应该不会只是痛,一定会有其它的什么东西。但这名侵犯爱妃娜,

    并对她投以羞辱的言词,且又灭了她国家的男人——是巴伊斯。

    巴伊斯一面进出爱妃娜身体,粗暴地剥下她束缚着xiōng部的衣物。rǔ房瞬时得

    到解脱,上上下下地激烈摇动。

    「这个视野不错!」

    巴伊斯双手强力地抓挤爱妃娜的rǔ房。将rǔ房往上捧、用力揉挤,而下面的

    速度也加速起来。

    「啊、啊嗯、啊!」边落着泪,爱妃娜配合着巴伊斯的动作,剧烈地喘息着.

    里头热烘烘地似乎膨胀,腰也感到阵阵麻痹。巴伊斯长驱直入,在特

    定场所往复活动。爱妃娜也感觉到快接近结束了。但,若直接射在里面我也

    许会怀孕也说不定。

    「饶了我停下来啊!」爱妃娜细声嘟囔。因为若喊叫出来,巴伊斯可能

    会觉得有趣,更是不会放过她。她只好在心中默默地祈祷,只求能逃过一劫。

    「呜!」

    巴伊斯身体忽然变僵硬,好像准备要shè精了。爱妃娜闭上眼睛,咬紧嘴唇。

    而内部依旧在摩擦。

    「啊呜哇!」

    一瞬间,爱妃娜从腹部、rǔ房,到嘴唇、脸颊一带,皆被洒上巴伊斯的大量

    jīng液。

    「啊!」

    黏稠且带着腥味的液体,染得爱妃娜全身上下都是。巴伊斯腰颤了几下,喷

    得爱妃娜满身jīng液。

    「哈哈哈人称"白色至宝"的公主,如今却成了这副德性!」

    结束后,巴伊斯仍观赏着腿打开的爱妃娜私处。某物自爱妃娜身体里落下。

    巴伊斯用手指涂了那东西。

    「看,这血是你失去处女的证明!」

    透明液体与之混在一块,呈现在爱妃娜眼前,爱妃娜看了后,又再度失去意

    识。

    爱妃娜第二次在床上醒来时,房里灯火已全熄灭。微弱的月光自窗外射入寝

    室。

    房间里只剩爱妃娜一个人。外头一点儿动静全无。轻轻地动了一下身体,腰

    部以下感到非常疼痛。下体像是有被什么东西撑开过的感觉,这告诉自己原来那

    不是在作梦。

    四周一片静谧,月光令人感觉格外地冷清。一个被夺走贞cāo的女人,大概连

    月亮也不屑吧。在另一个世界的那个人,可能也会怨我、恨我吧。

    但,若是那个人在的话,或许我们菲尔大公国就不会被瓜鲁德兰给并吞掉。

    那个人不仅仅是我的未婚夫,同时也应该是瓜鲁德兰国正统的国君。

    「酷恩!」

    爱妃娜将藏在心中的名字悄悄地说出口。于是,昔日幸福的回忆不禁涌上心

    头。和平的蓝天;在阳光照射下,辉映着光芒的绿湖;爸爸和妈妈;对着当时年

    纪尚幼的爱妃娜,温柔一笑的酷恩。如今如今。

    「呜呜!」

    爱妃娜卧在床上哭泣。哭诉着自己悲惨的命运,想一想,这还是头一遭。


如果您喜欢,请把《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1》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一章 侍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一章 侍奉并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