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

第二章 玩物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二章 玩物

    有一个男人。

    这是个红色的世界。他将剑持在手中,一脸杀气朝着我冲过来。我正与这个

    男人决斗。彼此功夫不分上下、势均力敌。但若是一不小心,自己很可能会被他

    杀掉。但,我心里却相当亢奋,充分享受着与他决战的乐趣。这我。

    巴伊斯醒了过来。眼前红色残像仍依稀可见。又是个红色之梦。

    有好一阵子不曾作这个梦了。将右手覆盖在右眼上。这只红色的眼睛,具有

    读解未来的能力。战斗时,能先行读出敌人的动向,也能像刚才那样,片断地见

    到一些未来即将发生的事。巴伊斯虽不知道梦里的那名男人到底为何方人物,但

    他相信不久的将来,必定会碰到那名男人。

    「哼!」巴伊斯自我调侃地笑了笑。罢了,老是挂念着未来的影像也不是办

    法。希望那天早日来临,好终止这一个不断重覆的梦。

    窗外月亮高挂在天上。为调适一下心情,到外头散个步吧。披上大衣,走出

    了房间,腰上挂着一把自己的宝剑。掠过守城的卫兵,巴伊斯独自一人出了菲兰

    城。夜深人静,但暗巷里的某户人家,传出微弱的女人喘息声。虽然法令尚未普

    及全国,但"服侍"行为似乎已展开了。巴伊斯朝着来的城方向望过去。湖畔边

    一座白色的城堡矗立在眼前。城堡里其中一间房间,里头住着爱妃娜。

    她是一名拥有白色肌肤、金色长发,且温柔婉约的美丽公主,可是不久前,

    竟然一脸认真表情地叫我退兵。想起来真是可笑。不过,态度上却是俨然不可侵

    犯,显示了皇族独有的威严。尽管如此,我还是伤害了这名人称「白色至宝」的

    公主,对她下春药后,性侵害她。强硬地上了她身体,使她失去了处女——

    所以呢?无所谓。我一点儿也不会后悔。这名美人我要定了,因此我要

    将她占为己有。仅如此。

    巴伊斯再次背对着城,在街头夜行。凉爽的风迎面而来,感觉相当舒服。不

    久,进到一条小路,此时,眼前出现三个黑影挡住了前方去路。

    「是谁?」巴伊斯问道,但黑影却没回答。脸用深色的布覆盖着,无声无响

    地靠过来,瞬间,短剑朝巴伊斯刺了过去。是刺客!

    右眼一阵灼热,有了预感。巴伊斯在红色世界里,见到那些人静止不动。右

    边一个人、左边有二个。巴伊斯左右挥砍。瞬间读出对方的动态,巴伊斯剑朝刺

    客身上招呼。

    但是后面还有一名刺客。红色的右目看到对方从后方挥剑而来的影像。巴伊

    斯头也不回地,照着右眼见到的场所使剑刺过去。一剑贯穿刺客的身体,血沿着

    剑流到手掌上,此时,巴伊斯动作钝了一下,又有一名刺客自正面袭来。

    「——!」

    动作慢了一步,因而前端的黑发被削掉一部分,巴伊斯显得狼狈不堪。糟糕 !

    这个姿势不利,巴伊斯使剑抵挡住一刀砍来的刺客攻势。忽然,刺客的剑停在半

    空中一动也不动的。刺客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其颈背喷出大量鲜血,

    一声不响的不支倒地。

    刚才那一剑是。

    巴伊斯打了个寒颤。刺客好像被熟知自己的剑势招数的人所杀。这个人连我

    也察觉不出他的存在。

    「暂时得救了!」

    一边保持着警戒,巴伊斯对出剑相助的人出声。那男人的身体覆着外套,但

    感觉得出来他身材瘦弱。当巴伊斯往他身上瞧时,他一语不发地脱下了外套。

    「!」

    月色皎洁明亮,巴伊斯仔细地打量眼前这名陌生男子,吓了一大跳。方才如

    此身手,没想到他身体竟如此瘦小,而且多处还包着绷带。近白色的银发及脸部

    大半都被绷带给覆盖,勉强只能见到左半边的脸,右眼大概是失明了,绷带包得

    密不透风。

    「这样的身体,竟能使出刚才那一剑?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

    「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开口说话吗?」

    「咳——!」那男人起初紧紧闭着嘴巴,后来,却出乎意料地开口说话。

    「酷恩!」

    「酷!」

    巴伊斯惊得说不出话来。酷恩——这个名字在瓜鲁德兰所代表的意义,举国

    上下无一不知晓。

    「没错!是酷恩!」

    这名男人——再次报上他姓名,一只眼睛漠然地望着巴伊斯,不带任何的情

    感色彩。巴伊斯反覆咀嚼这名字良久,同时,也目不转睛地直瞧着眼前这名奇异

    的男子。

    「哈哈哈哈哈哈!」

    不久,巴伊斯对刚才自己想的事大笑不已,边笑着边对酷恩点头。

    「我喜欢你,酷恩。明天你来菲兰城一趟。我是瓜鲁德兰国的巴伊斯阿德。

    记得跟城门守卫说,你酷恩救了我巴伊斯一命。哈哈哈!」

    酷恩没回答什么,转过身背对着巴伊斯。但巴伊斯心里相信,他必定会来城

    里的,因为,从他茫然若失的左眼中,瞬时闪了一道充满杀意的光。

    「——那么,有关移往本国的奴隶等事务,微臣一切报告完毕。接下来,是

    关于本地行服侍义务之管理方法殿下。请问殿下是否听到臣的报告?」

    留着一口白色胡须的罗杰,皱着眉头直视着巴伊斯。

    「喔。请继续!」

    真是的,这老头怎么一大清早的就这么有精神。昨夜巴伊斯一回到城里,就

    被罗杰逮着说教,说什么这么晚了还出去啦、不知道自己的立场啦!被长篇大论

    地说了一大堆东西。巴伊斯不禁打起了哈欠。

    「殿下,现在开的可是非常重要的会议。这攸关您下的那道"法令"及旧菲

    尔大公国所残留的余党等问题。所以,必须靠您明确地下判断、指示!」

    「别为这些芝麻小事在那里吹毛求疵嘛!我的罗杰大人!」

    慢条斯理的声音,打断罗杰的话。

    「殿下替我们瓜鲁德兰打下的这片江山,且顺利地统治此菲尔大公国,相信

    国王陛下定会龙心大悦!」

    这名话语间一直袒护着巴伊斯,近似谄媚程度的人,是一个名为巴帝沙的胖

    贵族。巴伊斯内心其实感到很茫然,仅是嗤之以鼻。罗杰与巴帝沙二人皆是巴伊

    斯身边的大臣,二人地位相等。

    但罗杰从巴伊斯小的时候,就跟随在他身旁看着他长大,忠诚度当然无庸置

    疑,虽然嘴巴上是啰嗦了些。相对的,巴帝沙是由母国的父王邦迪欧斯派来监视

    自己的人——真不晓得自己亲生父亲在想些什么,如此地对待儿子。

    「虽说如此,若王子殿下万一发生了什么不幸,陛下是会相当难过,微臣也

    难辞其咎。故盼殿下保重自己身体!」

    哼,又在说笑话了。我死了,那个人笑都来不及了,怎有可能难过。不过,

    若我不小心挂了,老实说,多少还真希望有个人来替我难过一下那该有多好。

    「不过,殿下还年轻,夜夜笙歌也是难免的!」

    巴帝沙滔滔不绝地长篇大论。当他提到「夜夜笙歌」这个地方时,调整一下

    圆眼镜,往末座看过去后笑了笑。罗杰之外的大臣,同样也露出轻薄的表情,望

    着末座。原来大家的视线皆集中在爱妃娜身上,她低头颤抖着。她心里晓得,那

    些大臣们的脑子里,装的可能尽是自己的裸体、及被夺走处女的画面。

    爱妃娜向巴伊斯提出自己想多了解一下「菲尔大公国目前变得如何?及国民

    是否安好?」因此请求巴伊斯让她出席,所以,她心里多少也有了一些觉悟。

    「呜呜!」

    听见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微微的抖动着,同时还有细微的呻吟声。一看之下,

    原来是侍女手上端着给巴伊斯的茶水,而却边走边啜泣,使得杯盘咯咯作响。

    「呜公主呜呜!」

    这名身材娇小的侍女,是爱妃娜公主身边服侍她的随身丫环。不过这并非重

    点,重点是她这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边走边哭,茶水里会不会不小心掺入不该

    有的东西。

    「喂,放桌上后,你可以马上退下了!」

    「啊!」

    也没有打算要吓她的意思,安如同遇到猎人的受惊小白兔般,吓得惊惶失措 ,

    于是手中的杯子不小心滑落,自己也跌得四脚朝天。长裙春光外泄,大腿间的白

    色内裤被一览无遗。

    「啊啊!对、对不起!」

    安慌忙地用手遮住曝光的地方。

    「你看你干的好事!」

    杯子打翻后,落在巴伊斯的头上。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安想走过去取杯子,但这次换踩着巴伊斯的披风,整个人跌到巴伊斯的xiōng口.

    巴伊斯反射性地抱住安。

    「大胆侍女!你想对王子干什么!」

    「想藉机取走王子的性命吗?」

    大臣们一下子各个脸色凝重。

    「最好将她全身剥光光,检查一下看有没有藏什么凶器之类的!」

    一边摸着嘴唇上的胡须,巴帝沙用好色的眼神打量着安。

    「等等!安只是个普通的侍女,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

    「爱妃娜公主,你打算袒护她吗?难不成她是你指使的?」

    现场骚乱不安。原本只是在旁观看的哈登及拉斯,也开始有所警觉的站在安

    两侧,而兹则是在巴伊斯身后,视情况随时保护他的安危。巴伊斯受够这场闹剧 ,

    稍微有些不耐烦。他清楚了不起只是那侍女粗心大意,硬跟什么谋杀扯在一块,

    未免也太小题大作了。

    「报告!」

    正当巴伊斯准备从座位上起身时,那斯达斯冲进大厅。

    「外头有一名男子,说是要拜访殿下您!」

    「——喔!」

    果然还是来了。

    「那男人的名字呢?」

    巴伊斯当场直接问起来。而那斯达斯似乎面有难色。

    「酷恩!」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巴伊斯拚命忍住不笑,压抑得脸都快变了形。

    「哈哈哈!」走回房间途中,巴伊斯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不禁笑了出来。

    听到「酷恩」这名字,瞬时大臣们脸上浮现的神情,彷佛是自己忽然被宣判

    死刑般,皆错愕不已(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或许如此)。还有。

    「请等一下!」

    回过头一看,心里才正想到此人,没一会工夫,她就从自己眼前冒出来了。

    「干嘛?今天服侍本大爷的时间不是还很早!」

    爱妃娜脸一下子脸红了起来。

    「不、不是。是有关刚才刚才那名叫酷恩那个人的事。」

    「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难道你还对其它的男人感兴趣吗?是不是昨晚那

    样你还嫌不够!」

    爱妃娜满脸通红,嘴唇微微颤抖,面带悔恨。巴伊斯心情却是愉悦的。说实

    在话,他不乐见巴帝斯等人以言语来羞辱爱妃娜,而自己的话,倒是无所谓。因

    为巴伊斯认为,爱妃娜已经是他的东西,只要自己高兴,随时都可以对她做任何

    事。

    「你说酷恩啊,现在和哈登他们在食堂里头。那家伙从现在开始,跟哈登、

    拉斯一样,成了我私人的贴身侍卫!」

    「私人的?」

    「说出来让你知道也无妨。酷恩是一名银色头发且只有单只眼睛的男子。他

    剑法高超,眼神锐利,给人带来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而且,他很有可能是为了

    我的命而来的!」

    「!」

    「既然如此,那又为何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呢?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有趣。

    对你而言,不也是吗?假使我被那位名叫酷恩的人杀掉的话!」

    爱妃娜沉默不语。巴伊斯显然有些不愉快。

    「不是吗?在十年前死去的那位你的未婚夫,不是也叫什么酷恩的!正是因

    为他的死,成全了我父亲顺利登基王座,而让我摇身一变成为王子!」

    十年前,当时的瓜鲁德兰国王卡尔迪欧斯与王子酷恩,在访拜菲尔大公国的

    回途中,遭遇了事故,而导致行踪不明。被人推测早已堕入深谷身亡。王位由当

    时国王的弟弟,也就是现任国王邦迪欧斯所继位。

    当然,酷恩这个名字的意义,不是只有名字本身这么地单纯。邦迪欧斯在这

    个胜者为王的世界里,拥有着绝对的强权,是一名人见人怕的大暴君。他嗜血、

    营造恐怖来统治人心。

    最后,对他不满的人们终于站出来,准备群结起义来推翻他,当时在瓜鲁德

    兰形成一股巨大动荡。其反叛军主谋的名字就叫酷恩——据说他是那次事故中,

    唯一幸存下来的酷恩王子,也是王位的正统继承者。但反叛军被镇压下来后,才

    知道原来是同名的他人,流言总是随着人们的期待而被加油添醋。

    之后主谋者被处斩首之刑,但事情到这里还没完全结束。由于酷恩王子的遗

    骸至今尚未找到,邦迪欧斯王深怕再出现个第二、第三个酷恩,于是,下令将国

    内所有名叫「酷恩」的男人,杀得一干二净以绝后患。

    之后,「酷恩」这个名词就与「瓜鲁德兰复仇者」划上了等号。

    「我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流血!」爱妃娜脸横过去一边,嘴里凄然说道.

    「她为什么如此在意酷恩这名字?难道你还期待他活着回来?十年前你年纪

    应当还很小。从那时候迷他迷到现在,未免也。」

    爱妃娜害羞的低俯着头。巴伊斯心里很不是滋味。昨晚被夺走处女之身,已

    经成了自己的女人,到现在竟然对死去的男人念念不忘,对此他感到非常厌恶。

    少年时期,成为酷恩王子的骑士是他毕生最大的梦想。右眼的能力尚未苏醒,而

    身旁总是那个女人。

    「过来!」

    巴伊斯粗暴地拉扯爱妃娜的手腕。

    「啊!干什么!」

    「大爷我改变心意了!别管什么酷恩不酷恩了,先来服侍本大爷再说!」

    有时,幸福的回忆常常伴随着不幸。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啊啊、好痛、放手、放开我!」

    「啊啊啊!停下来啊!在做什么?」

    「吵死人了!」

    从后方传出声音,欲制止巴伊斯的行为。巴伊斯转身瞪了那人一眼。

    「啊、对不起!请原谅我。我、我、我!」

    手中拿着扫地用具的安,站在巴伊斯的后方。她一边流着眼泪,神情显得慌

    张失措。

    「我想起、刚刚还没跟殿下好好道歉所以我是我的疏忽,跟公主无

    关,判我死罪没关系对不起、对不起!」

    安头压得低低的,表达她的歉意。原来她是在扫地的时候,发现了巴伊斯,

    便慌忙地冲过去。她一定没有听到刚才爱妃娜他们之间的对话而搞不清楚状况,

    所以才会如此鲁莽。

    巴伊斯由头到脚仔细地打量着安。她不仅身材娇小瘦弱,也长得一副娃娃脸.

    正所谓相由心生,她性格上也是给人一种极为天真的感觉,不知人间险恶,只

    是一味地护着主人。

    「殿下。若您有事的话,要不要到我房间详谈!」

    爱妃娜态度一下子一百八十度地转变,主动地催促着巴伊斯。

    「态度怎么变得如此快?」

    「倒没有安、你先退下吧!去继续扫你的地!」

    此时,巴伊斯忽然想通了。爱妃娜啊,你是不是察觉出来我想对她下手,而

    刻意将她支开。

    「不用了。我不去你的房间了。我去这个侍女的!」

    「咦?」

    手腕被抓住,安吓了一大跳。

    「请你原谅她。安她真的是什么都不懂!」

    「哈哈哈!你怎么还跟昨天一样不懂事,说话如此地天真!难不成你将那道

    "法令"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吗?旧菲尔大公国的女性,是没有拒绝服侍男人的

    权利!」

    巴伊斯以嘲讽的口吻回覆了苦苦央求的爱妃娜。

    「是吧!带我去你房间!」

    「但是殿下但是、我、我扫地还没!」

    「那交给别人去做。从现在开始,你就成为我专用的侍女了。当然爱妃娜公

    主吩咐的事你还是要做,但以我的命令为最优先!」

    安神色不安地频频回头看着爱妃娜,但也跟着巴伊斯离开了。为什么?爱妃

    娜难过地自背后质问巴伊斯。

    「为什么你要做这种过份的事情?」

    过份?这种程度就叫过份。巴伊斯头也不回地苦笑着。

    「我的理由还是没变。因为有趣。仅此而已。」爱妃娜不禁啜泣出声,但巴

    伊斯依旧我行我素,离开了现场。

    安的寝室虽小,但里头东西应有俱有。

    「我、我王子殿下!」

    面对着坐在床上的巴伊斯,安搓弄着自己手指,因为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

    一脸伤脑筋的表情。

    「你到底在干什么!该不会到现在都还不懂"服侍"这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吧 ?」

    「但是,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

    「真是被你给打败了!好吧,就让我来教你。首先,将衣服全脱掉!」

    「咦!全部吗?」

    「废话!还怀疑吗?嗯,鞋子和头饰可以让你留下!」

    「喔!」

    安往地面东张西望后,解开了围裙上的蝴蝶结。但手一直拉着衣服领口,没

    打算让它落下。

    「实在让我等得很不耐烦了。快、赶快全给我脱了!」

    「啊!不、不要啊!」

    巴伊斯从背后紧抱住她,安虽然挣扎着,但却也不敢贸然抵抗。巴伊斯无视

    于安身上还穿着围裙,直接掀起了她裙摆。或许是因为布料膨松而感到麻烦,他

    找到扣子后立即将它解开,裙子唰的一声落到地面。平坦的腰、又圆又小的屁股 ,

    及弱不禁风的细瘦双腿全曝了光。

    为隐藏露出来的白色内裤,脚拚命地往内侧挤。巴伊斯用膝盖介入她的两腿

    之间,使她无法隐藏。这次是直接脱了她上衣。由衣襟至xiōng口一带被打开,最后 ,

    rǔ房开始被巴伊斯挑弄。

    「好痛!」

    只是抚摸程度而已,然而安却全身惊颤。

    「我不会弄痛你的!」

    「呜xiōng、碰了一下就会痛!」

    「待会儿你的rǔ头还会胀胀的!」

    巴伊斯将安的衣领拉得更开,她的rǔ房全露出来。啊啊!大叫一声,安红着

    脸颊低下头。她的rǔ房同身材一样是属于小型的,rǔ头像是给人捏起一样呈尖尖

    的三角形。

    和爱妃娜壮观的xiōng部比起来,这只算是还在发育中,说不上成熟,但未成熟

    也有未成熟的乐趣。巴伊斯抓住rǔ晕部位向外拉扯,手不停地揉捏,没多久前端

    的rǔ头勃起。

    「啊嗯!」

    现在rǔ头似乎比较适应了,就算碰了也不会痛。安鼻子哼着声,忸怩地左右

    扭动着肩膀。再出些力劲,并用手指夹着rǔ头固定住,它的硬度增加且朝着上方

    突出。

    脸蛋及xiōng部怎么看都不是很成熟的安,唯rǔ头与其它成熟的女人无异,享受

    着同样的快感与刺激,充分显示出潜藏体内的yín荡素质。

    「爽不爽?」

    「呜啊感觉怪怪的身体酥酥麻麻的啊!」

    「这里感觉如何?」

    「啊、不要啊!」

    巴伊斯从背后抱起安,直接贴触在她的屁股上。那地方微微湿润,但还没有

    完全湿。

    「不要碰那地方,会脏掉的!」

    「要这样才会爽嘛!」

    「啊呜啊!」

    巴伊斯隔着一层布用手指逗弄着安的下体。每当安想逃开时,大腿及rǔ房一

    被巴伊斯的手不断抚摸,总是全身酥软无力而摊在巴伊斯的手臂上。

    「不行啊、那里不行!」

    好像隐忍着什么似的,安微微颤着双腿。

    「想小便吗?」

    安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点点头。

    「不行,给我忍住!我不允许别人在我面前撒尿!」

    巴伊斯的感胁,声音低沉且严肃。安的全身变僵硬,因受不了而稍微尿失禁.

    一股暖流沿着巴伊斯手指流出来。

    「啊啊对不起哇!」

    安边发着抖边哭泣,泪水像雨珠般纷纷落下。

    「吵死人了!」

    张得大开的安嘴巴,被巴伊斯沾上安体内汁液的手指插进去。

    「呜!」

    「用你的舌头将它舔干净!」

    「嗯呜呜!」

    安的表情痛苦地变形扭曲,或许是害怕被巴伊斯骂,因而听了便将沾上自己

    尿的巴伊斯手指,含在口中舔舐。

    「用嘴唇吸吮!」

    巴伊斯手指一动,安果然照作不误。发出了啾啾的唾液声音。巴伊斯空着的

    那只手,揪住安的手,使其绕到后方自己的大腿间。

    「哇!这是什么?」手指含在嘴里的状态下,安惊讶地问道:「待会儿你将

    服侍的东西!」

    巴伊斯放开安,自个儿坐在床上休息。安脸红气喘地在调节呼吸,当她转过

    身回头看巴伊斯时,一声尖叫。「啊啊啊!那是什么?好恐怖啊!」

    看见了男人一柱擎天的东西,安用双手遮住脸不敢多看一眼。但巴伊斯强扭

    安过来,并将安的手给推开。

    「让我来教教你如何服侍男人。待会儿你看了我的这个东西后,就说:"我

    是大爷的侍女安,看到大爷那根东西后,欲火焚身而发起情来,请大爷让我将那

    根东西含在嘴里吸吮,不知可不可以?"等我许可后,说声:"谢谢。"就将它

    含在口中!」

    「嗯!」

    安畏畏缩缩地钻进巴伊斯叉开的大腿间。眼前所面对的,便是男人的那根东

    西了。安稍微皱起眉头,当巴伊斯从上面往下地瞪了她一眼,她不得已只好闭上

    眼睛,将嘴巴张开且含住。然而只是含着,却没有动静。

    「快点啊。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你不会吸吗?」

    「啊、对不起我忘记该怎么说了!」

    巴伊斯好不容易起来的那根东西,马上缩回去。

    「真是有够蠢的!实在非得好好地调教你不可。算了,先含在嘴里吧。记住

    牙齿不要碰着。jīng部用手扶持住,并用舌头将全体舔过去。前端部份要小心一点

    舔!」

    「我知道了!」

    安照着巴伊斯所说,用两手包覆住那根健壮的jīng部,嘴唇靠近前端部位,呈

    三角形的舌头一小口、一小口地舔舐着。动作如同一只小猫咪般,舌头一下子吐

    出又缩进去,前端部位已充份地湿润。粗糙的舌头触感,反覆地摩擦着巴伊斯yīn

    jīng。

    「前头如斗笠一样的东西,多舔几次那个部位,以及它和竿子的交接处。用

    你的舌头来清除沟里的垢,出些力没关系。

    「嗯!」

    安用舌头沿着侧边绕了一周,再用舌尖戳压着。当舌头与粘膜接触时,发出

    了哔滋、哔滋的声音。虽然她使力的方法还不是很老练,但勉勉强强地让人尚可

    接受。

    「你再舔一下,就将它含在嘴里。不用全部吞进去,只要前面的部位就可以

    了。用嘴唇包住,使其往复进出!」

    「啊啊嗯!」

    安点头,将小嘴张到最开,巴伊斯yīnjīng前端部份含在口中。喉咙的蠕动敏感

    地传达到巴伊斯的那根东西上。安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巴伊斯压住安的后脑,以

    防她受不了将头抽离。她睁开眼睛,很难受似地眉头挤成一团,下颚缓缓地前后

    动作。

    口水自嘴唇溢出,沿着下颚往下方的喉咙流。嘴里舌头战战兢兢地服侍着巴

    伊斯的敏感处。其前端部位变得又肿又大。

    「含在嘴里,边动边吸!」

    「嗯嗯呜!」

    巴伊斯摇着安的头,加快安嘴唇往复的速度。安涨红着脸,紧闭住双眼,眼

    角泛着泪光。自己再怎么不情愿,碍于只是侍女身份,也只能听着人家命令行事.

    于是泪水簌簌地直流,喉咙数度哽咽。是不是已经到了极限?该是进去的时候

    了。

    「已经可以了。下次就记住这个方式!」

    巴伊斯揪住安的头发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让安有好几次都险而哽咽到.

    安此时是涕泪满面。巴伊斯仰躺在床上。

    「过来这里!」

    他使安坐到床上,并将她全身衣物剥个精光。巴伊斯开始爱抚安的肌肤,安

    虽然瘦小,但肌肤却是相当的光滑柔嫩。尖突的rǔ房、纤细的腰围,再加上稍微

    圆突的下腹,身材感觉就像个小孩子。

    「不、不要看!」

    巴伊斯将她欲遮又掩的手拨开,乍看之下那个地方和小孩子的没什么两样。

    光滑无毛,三角形的丘从正面看过去,显得相当突出。到底是否容纳得下男人的

    那个东西?还挺有趣的。

    「那么,我们要正式开始了!」

    「咦!」

    「将我这根东西塞进你那里面去!」

    「啊!不要!」

    巴伊斯将安抱往自己上方,使她跨坐在腰上,让她大腿张得开开的。

    「啊啊不要!」

    自己最隐密的地方完全曝露在巴伊斯眼前,安不由得哭了起来。但巴伊斯丝

    毫不受影响,将手指插进去洞里,剥开观察。一层层厚厚的肉褶出现,被人看见

    的那一瞬间,安的身体颤了一下。比起外层,里头更是有肉,方才失禁的场所微

    微湿润。

    入口处似乎相当的狭窄。因为她的yīn蒂部分还颇大的,戳了一下就变得湿润 ,

    但若受不了刺激而又小便出来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巴伊斯那根东西,因之前安

    的唾液所以还保持着湿润,所以现在插进去里头也并非什么难事。

    「啊啊!」

    巴伊斯用那根东西的前端抵在安的私处附近来回地摸索。最后终于锁定了目

    标,于是他抱起安的腰,将她放在自己的勃起物上面。安尚未成熟的yīn道,紧夹

    着男性的yáng具,且内侧的肉壁阻挡住巴伊斯更深入里头。

    「啧,还真麻烦。喂,用你的手指将那里弄湿润一点!」

    「哇!不、不要!」

    将安的手指头放在她自己的yīn蒂上,她突然像是被电触到般,慌忙地将手抽

    离。

    「有什么关系呢!就是这样子下去。你手指是不是碰到有点突出来的地方?

    多戳点个几下你会比较舒服。就算小便出来也不要紧,就这样用手指压着!」

    「啊!感觉好奇怪讨厌啊!」

    为将安教懂,整只手指与她的手指重叠在一块,安抗拒似地摇着头。

    「就维持这姿势,手不要离开喔!若你手离开的话,可是会因拒绝服侍而下

    狱喔!」

    「呜呜啊!啊啊!」

    安跨坐在巴伊斯身上边哭着,边开着双腿刺激自己的yīn蒂。起初有点害怕,

    可是不久后好像有了感觉,虽然内心还犹豫着,手却也无法停下来了。巴伊斯那

    根东西碰触到的地方,好像有点柔软。他双手撑着安的腰骨,准备慢慢将他那根

    男性象征插进去。

    嘶滋!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裂开。安发出惨叫声。但巴伊斯仍手不离她腰,

    反而插得更里面。

    「痛好痛喔呜、好痛喔!殿下!」

    尚未发育完全的女性生殖器官,忽然被庞然巨物给插进去,接口处渗出了红

    色血液。老实说,巴伊斯自己多少也有点痛。但还好,血液此时恰好扮演润滑剂

    的角色。男性yáng具逐渐贯穿过安的身体。安身体颤抖着,每当yīn蒂被压挤到时,

    她总是受不了似地不自觉将腰挺了一下。

    rǔ房下方、颈背一带,渗出汗水、泛着光。安虽然摇着头叫了几次痛,但巴

    伊斯的手紧抓着她下半身不放。于是巴伊斯心想,姑且将yīnjīng前端插进去看看。

    一出力,安的腰马上往下低沉。粗的部位已经没入安的体内。

    「痛好痛、好痛啊啊!」

    被刺进去地方的两侧溢出鲜血,安大声地哭喊。巴伊斯原本想将腰抽离,没

    想到一进去,却被夹死在安的体内,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别叫了,待会儿我全部插进去,到结束为止都是这个样子!」

    「呜好痛下面好痛!」

    安对巴伊斯的话似乎充耳不闻,依旧是大哭特哭。对方身份是王子,而自己

    只是个尽服侍义务的侍女,所以又能如何呢?也只好认命了。巴伊斯一口气将安

    的腰拉近自己,贴靠在自己的腰部上,直到他那根东西完全插到底。他突破狭窄

    的肉壁,毫不迟疑地刺破了处女膜。

    「啊!」

    安失去处女膜的一瞬间,空虚的眼神不禁令人同情,同时,喉咙也嘶哑地叫

    出声。

    「我进去里面,现在要开始动啰!明不明白?」

    巴伊斯微笑着,由下往上将腰挺起。那根东西插进了安大腿间的洞穴,上上

    下下地动作着。巴伊斯欣赏着几乎没几根毛的安下体,强上女性所获得的快感更

    是令他兴奋不已。安的yīn道窄,容不下异物,所以紧紧地包覆着巴伊斯的yīnjīng。

    内壁十分有弹性,稍微动个一、两下,立即紧缩,而那根东西的前端部份也

    因摩擦而愈变愈热。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仅重复着单调的动作,那根东西居然也

    膨胀变硬得跟什么似的。

    「哇啊、啊啊、啊!」

    安只是泪流满面的摇着头,任巴伊斯为所欲为。她的rǔ头变得尖尖的,彷佛

    在诱惑人来触碰它。与巴伊斯衔接的部位,已是血淋淋的一片,安似乎没有害羞

    的力气了。

    「好!」

    巴伊斯动作加快。安的身体被抱着,上上下下地起伏跳动着。圆圆如同小孩

    未发育成熟的腹部里,巴伊斯将大量jīng液注进去。

    「啊啊不要啊!」

    巴伊斯的动作停止与安发出嘶哑的哀号声几乎是同时发生。原本是打算淋在

    她身上,但由于yīn道夹得太紧,巴伊斯很难抽出,因而直接在她体内shè精。

    安一脸呆滞神情。在适当地交待过安之后的一些事后,巴伊斯离开了她房间.

    外头太阳似乎也快下山。酷恩是否会等我等得不耐烦而走了?

    「——是什么人!」

    巴伊斯停下脚步,单边的眉毛扬起,并向后头喝叱。

    「——在剑技场;」

    暗处隐约传来人的声音,回答了巴伊斯。

    (那男人酷恩打败了哈登及拉斯。)

    「藉着比试剑法来欢迎同伴。真像那些家伙一贯的作风!」

    (他们递给酷恩羽毛的印记,酷恩被认定为同伴了。)

    「能胜过他们二人,可见他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似乎不是随随便便报上酷恩

    这名号来骗吃骗喝!」

    巴伊斯笑了笑,但那个人却不为所动。

    (真的。)

    「咦?」

    (你真的单纯只为了好玩,就将那男人引进自己身边吗?叫酷恩的那名男子。)

    「是的,你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

    听那人声音的语气,感觉得出来他似乎有些话想说。巴伊斯抬头望着窗户微

    笑。夕阳染红了艾卢茵湖,波光粼粼,煞是美丽。

    「有什么关系呢?总之,凡事总有个起头!」

    红色的右眼,依稀浮现昨晚梦中的残影。


如果您喜欢,请把《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二章 玩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二章 玩物并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