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

第三章 毒种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三章 毒种

    哎又要开始一天了。

    爱妃娜以前未曾想过自己是如此讨厌醒来这件事。以前不管是再怎么令她感

    到悲伤或痛苦的事,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父母亲和老百姓温暖的笑容,还有那一大

    片森林与大湖,就足以抚慰她的心。然而,现在虽然从城堡中的窗户一眼望

    过去,湖和森林还是一样的美丽。

    「这项"法令"在公布后,执行上倒梃顺利的。不仅瓜鲁德兰的人知道这项

    消息,就连专程来此地访拜的一些其他国家的贵族、商人也显然增多!」

    若能出席这个会议,多少能了解目前整个国家情况如何?国内女性有没有受

    到委屈?爱妃娜说服自己,身为一国公主,岂能不顾本国人民安危而苟且偷生?

    于是,她默默地坐在末座,聆听着大臣们的报告。

    「治安现在如何?抢夺、暴乱,或者是杀人放火之类的案件是否有增加的倾

    向?」

    「可以说没有,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治安状态相当良好!」

    「嗯。虽说如此,还是不可松懈,要持续地观察注意。接下来,收益分配情

    况如何?」

    巴伊斯冷淡地听取下面的大臣报告国事。他冷静的听着,而一方面却要求爱

    妃娜替他服侍,干些yín荡羞耻的事。爱妃娜自从第一次被他夺去贞洁后,不晓得

    多少次都被要求如此。

    有时像条狗一样趴在地面,被他从后面侵犯,有时候被命令坐在上面用

    嘴巴还有更过份的是,被要求服侍令她最感到羞耻的地方。

    「怎么了?爱妃娜。你脸好像红红的!」

    忽然被这么一说,爱妃娜回过神来。巴伊斯看着她、心怀不轨地奸笑着。心

    事似乎被人看穿的样子,爱妃娜红着脸颊。

    「哈哈,你休息一下吧。喂,给我倒杯茶来!」

    巴伊斯朝着帘子对面的女侍吆喝。是的一声,传来了安的回答。但安忸忸怩

    怩地躲在帘子后面,仅探出个头,迟迟不见她走出来。

    「你这个笨蛋!没听见殿下说的话吗?」

    巴帝沙皱着眉头破口大骂。安身体发抖着,最后好像下定决心,自帘子后面

    走了出来。

    「啊!」

    在场全部的人张大着眼睛。爱妃娜大吃一惊,自椅子上跌落。

    「安!你、你!」

    「对、对不起。公主」

    安穿着一身诡异的侍女制服。裙子短到大腿几乎被人看光光,只须动一下,

    圆圆的屁股及前面重点部位即若隐若现。上衣虽有袖子,但身体部份的布料只盖

    到rǔ房一带。小小的rǔ房露出外头,被皮带上下紧紧地夹住,好像快被挤出来般

    形状扭曲。另外,颈部还被粗糙的金属项链给圈住,强调出她的从属地位。

    只有一个人会让安如此打扮。

    爱妃娜狠瞪着巴伊斯。

    「喔,她的xiōng部发育不良。我看她那样很可怜,所以想帮她变大些。只要让

    xiōng部在人的面前多曝些光,她多少会因为兴奋而使xiōng部膨胀起来!」

    巴伊斯一副与我何干的表情回应爱妃娜。

    「喔,如此荣幸能获得殿下此般眷顾,多么幸福的一位女侍啊!臣等人不会

    辜负殿下的好意,将会好好地欣赏此景!」

    巴帝沙刻意行个大鞠躬礼,不怀好意似端起单边镜框,面露yín笑。

    「各位茶、茶来了!」

    安端着托盘的手,喀喀地抖着不停。除了罗杰以外的大臣们,视线毫无顾忌

    地全集中在安的rǔ房。用此种姿态来替男人奉茶,任谁也会感到羞耻难安。安的

    脸颊、手腕、rǔ房等全出现红潮。

    「嗯,报告就这些吧?」

    巴伊斯一脸若无其事地将杯子端近嘴边,继续进行着会议。

    「抱歉,打扰诸位的会议!」

    「喔,那斯达斯。怎么啦?是不是又有什么好玩的家伙要进城?」

    「方才自瓜鲁德兰本国来了一封书信!」

    「拿来我看看!」

    巴伊斯自那斯达斯手中接过来书信,沉默地浏览过一次。原本嘲讽的笑意自

    脸上消失,眼神忽然变得黯淡无神,这种表情爱妃娜不曾见过。读完后,巴伊斯

    将那封信拿在手中,身体往椅背上一靠,叹了一口气。

    「如何?殿下」

    「父王要来!」

    众臣听后立即骚动起来,巴伊斯将手中书信摊开后挥了几下。罗杰过去拿了

    信,表情严肃地浏览过一次,将里头内容大致向大家报告。

    「近日,邦迪欧斯国王陛下将从首都瓜鲁丹出发,预计出访菲尔——据闻马

    娜王妃也将随行!」

    「终于、哈、终于要来了!」

    脱口而出一句话,巴伊斯起身离席,大步伐地离开大厅。那斯达斯在后面追

    赶着他。大厅上的大臣们,在底下频频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会议只好延后进行.

    与往常一样,始终没被人察觉出存在的兹,也默默地跟在巴伊斯后方。

    只剩下爱妃娜一个人孤单地坐在那里。

    「别装着一副让人老猜不透你想法的表情!」

    从黑暗处突然冒出一个声音,爱妃娜吓了一跳回过头去看。心想大概也是和

    兹一样,从开始就一直待在那地方的人吧。哈登、拉斯,以及一位身材瘦弱的银

    发男子站在那地方。那名男子右脸用绷带包覆着,xiōng口别着和哈登他们同样的饰

    物。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爱妃娜立即猜想到那名自称「酷恩」的男子。

    「因为你才刚加入我们不久,理所当然不知道这件事!」

    哈登与拉斯的说话对象并非自己,似乎是酷恩的样子。但他们应该清楚爱妃

    娜也在场才对。怎么还能这样若无其事地讨论?

    「一听到邦迪欧斯王要来,不管是殿下也好、大臣也好老实说,就连我

    也心情变得很差!」

    「为什么?会发生什么事吗?」

    第一次听见酷恩的声音,虽然只是小小声的,爱妃娜却一个字、一个字地听

    得相当清楚。

    「当然若你是住这一带的人,多少会听到一些有关国王陛下的一些传闻.

    冷酷无情、残暴嗜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

    「啊!」

    「还有,他那种靠着恐怖来支配人心的力量,也可说是无人能及!」

    「一般来说,传闻什么的都不是会加油添醋的?但是,陛下的情形恰好相反.

    实际上知道陛下的人,反而认为传闻有明显低估他之嫌!」

    看起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模样的哈登,居然也低调说道。爱妃娜自那次酷

    恩之乱事件以来,陆陆续续从别人口中听到一些有关邦迪欧斯王的恐怖传说。传

    闻中的暴君即将来此地,这里的人理所当然地会紧张。但对爱妃娜而言,事情再

    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

    「至于事情会变多糟,一切等陛下来了自然分晓!」

    「不过,这次马娜王妃不是也要来吗?我心里倒还蛮期待的,因为我喜欢她.

    不仅人长得漂亮,又很温柔——她被人称作"黑衣王妃"!」

    拉斯一边高兴地说着,但最后那句话刻意压低音量。

    「你这家伙,除了巴伊斯王子之外,会被你褒奖的也只有那个人了。不过,

    我也是马娜王妃的迷!」

    「马娜王妃是拉斯汀家族的人?」

    「没想到你还颇清楚的嘛?酷恩。没错!你说的没错。虽然拉斯汀家族目前

    家道中落,但总是名门贵族。据说王妃在还没被陛下选为妃前,曾经当过巴伊斯

    殿下的家教!」

    「咦!这么说来,王子现在的个性可说是全拜马娜王妃所赐啰?那么,王妃

    的性格想必也不平凡!」

    「不,话倒不是这样说——!」

    拉斯打断了马娜王妃这个话题。

    「别提那些了,大伙儿一块去剑技场如何?那斯达斯大概也在那里练习。酷

    恩你想不想和他来个模拟战?让我们的黑骑士军团的团长尝些苦头吃!」

    「喂喂,怎么打断我的话了!」

    拉斯并没回答哈登。三个人齐朝着自己这边过来,爱妃娜退到一旁,让他们

    三个通过。当三人擦身而过时,爱妃娜察觉出酷恩似乎有点刻意放慢速度。抬头

    一看,爱妃娜发现那只被银色发丝覆盖住的眼睛,正赫然瞧着自己。

    正如巴伊斯所言,酷恩那只淡紫色的眼睛是清醒的。但爱妃娜的眼里看到的 ,

    却是一只悲伤异常的眼睛。然而,它到底是在悲伤些什么呢?爱妃娜当然是不知

    道的。但,若巴伊斯也瞧见,或许他马上猜得出来吧。

    他会说:「酷恩现在的眼神,像是一名接受处分的罪人!」

    「对不起、对不起!」

    一看见巴伊斯出现在房间,安急忙地低头陪不是。

    「干嘛!你是不是又搞砸什么事了?」

    「我我不知道。看见殿下的脸变得很恐怖,我以为自己可能又做错什么

    了!」

    脸变恐怖?或许吧。知道父亲要过来的消息,心情顿时变得乱糟糟的。想找

    个什么人或东西发泄一下自己情绪,不知不觉的就来到这个侍女的房间。

    「嗯,我得好好的惩戒你一番!」

    巴伊斯将安的颈部的项圈以及束在rǔ房上的皮带卸下。

    「裙子和鞋子你自己脱!」

    「是的!」

    安边发着抖,手忙脚乱地照着巴伊斯指示动作。脱完后,安的侍女制服仅剩

    半身,rǔ房及下体、即女性身体最隐私的部位皆露了出来。呈三角形的rǔ房,上

    下印着皮带的红色夹痕。

    「来吧!」

    安半遮半掩地用手遮盖住rǔ房及重要部位,被巴伊斯强行拉到一张高椅背的

    椅子上坐着。

    「不要啊、不要!」

    纤细的脚踝被抓着往左右两边张开,膝盖挂在椅子的把手上。

    雪白大腿间的红色肉团,曝露在巴伊斯眼前。巴伊斯相当喜欢见到女孩子呈

    这种姿势。因为脸部、rǔ房及下体皆正面朝向自己,所以感觉像是在发掘什么秘

    密般刺激。而且在这种姿势下,女人身体该看的地方都被看光了,之后男人不管

    对她干了什么事,她多少不会反应过度。

    「殿下!」

    安头低低的,仅将眼睛朝上十足像个受惊的小孩般望着巴伊斯。她坐在椅子

    上,感觉像个专门让人逞欲的充气娃娃。

    「首先,先打个招呼。这次能记多少就说多少。"我是侍女安。现在全身欲

    火焚身,所以请观赏我的自慰,好不好?"」

    「这个这个!」

    安为难地苦着一张脸,向巴伊斯确认刚才的那句话。

    「自慰。你不曾自慰过吗?」

    「对不起!」

    「算了,像你这种蠢货要是记得住,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像这样,知道

    吗?」

    巴伊斯拿起安的手,贴着rǔ房及下面的重要部位。安的rǔ房似乎感到疼痛,

    但如果只是轻触一下的话,就不会有什么关系。

    「边摸着自己xiōng部及下体,然后嘴巴说着我刚教你的那句,就这样子。记得

    住吗?」

    「我我是侍女安。嗯!」

    「欲火焚身!」

    「啊欲火焚身!」一边说着,安一下子脸红了起来。

    「全身欲火焚身所以请!」

    「请怎样呢?」

    「嗯那个、自慰!」

    「自慰啊?你表演一下给我看!」

    一边说着,巴伊斯的手与安的手叠在一块,食指与无名指置于私处两旁,而

    中指在中心点位置。安从屁股到大腿间不禁颤了几下。

    「不要!」

    安手想逃离,但巴伊斯不放手,中指直接朝着完全露出来的yīn蒂压下去。

    「啊啊!」

    安整个身体颤抖。中指压的那个地方一下子溢出了蜜汁。

    「就这样子,用指尖来回地抚摸、压挤!」

    「呜啊啊!」

    依着巴伊斯所言,安动起了中指。细小的手指在红色的肉芽上缓缓地抚触。

    肉褶微微地颤动,屡屡溢出透明的蜜汁。

    「感觉如何?」

    安神情不安地摇着头。

    「不知道我好害怕!」

    「你碰的那个地方有没有变硬?」

    「有一点!」

    「好,接着将你的手指关节弯曲继续!」

    「嗯呜!」

    手指的动作愈来愈顺畅。安在巴伊斯面前开着大腿、闭着眼睛,但很有节奏

    性地刺激那个部位。她似乎能理解自慰是一件很舒服的事了。她的嘴唇自然地半

    开,而全身都快虚脱无力。

    「嗯啊我!」

    「rǔ头也得好好刺激!」

    「啊啊!」

    当巴伊斯捏了一下安rǔ头,安腰背颤个不停,下体泌出大量的蜜汁。私处已

    经湿润,色泽也起了变化,而流在椅面上的汁液范围渐渐地扩散开。安不用巴伊

    斯指示,便自己抚摸着rǔ头,戳挤着yīn蒂,同时用指尖紧夹着,反覆地摩擦。

    rǔ头相当有反应,变尖且微微颤动。安似乎很痛苦地挤着xiōng部、抬起臀,让

    巴伊斯瞧见正在自慰的自己。但由于快感程度过强,以致自己失去了理性的枷锁.

    「被人在旁边看着自慰感觉不错吧!」

    巴伊斯在精神恍惚的安耳朵旁边呼了一口气。

    「你第一次自慰被男人看见。之后,若要自慰,旁边一定要有个男的观看才

    行!」

    「?」

    安半睁着眼睛往上看着天花板。对了,好像还没教她高氵朝。

    「你现在人很舒服,但会不会想小便?」

    「嗯快要尿出来了!」安老老实实地回答巴伊斯。

    「尿出来就尿出来没关系,别去管它。你弄这个地方,当它膨胀起来时,你

    会更舒服!」

    「啊真的。好舒服喔!」

    「yīn蒂有没有变硬?」

    「好硬喔!」

    「下面的洞有没有湿湿的?」

    「嗯,有感觉好好喔!好像流了很多汁液!」

    「将汁液沾在手指上,涂在yīn蒂上揉一揉!」

    「我试看看!」

    「用食指及中指,将下面剥开后涂上去!」

    「开了,我涂了啊啊尿、尿出来了!」

    「就让它尿,继续下去!」

    「嗯啊好啊尿出来了那里快出来了!」

    受不了似地哀嚎着,安的腰不停地颤动且挺向前。完全露出表面的yīn唇,才

    缩紧没一会儿,又马上打开,就这样重复不断地收缩。每当一打开,总是会溢出

    一堆浓稠的蜜汁,使得手指在yīn蒂一带活动时,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

    「啊!」

    安沉浸在快乐的气氛中,而挂在椅子把手上的脚也无意收回。全身无力而动

    弹不得,多次地分泌蜜汁来。rǔ晕、rǔ头的色泽也转浓且变硬,能得知安已经达

    到高氵朝了。

    「第一次高氵朝的感觉如何?」

    安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稍微地摇了一下头。也许逐渐地恢复了理智。巴伊斯

    再次将嘴挪到安的小耳朵旁,轻声地告诉她说,接下来是最后一个阶段了。

    「可别忘了,第一次让你知道快感为何物的,是一名叫巴伊斯的男人!」

    「!」

    巴伊斯将精神还有些恍惚的安从椅子上拖下来,将她小小的身体抛到床上去.

    「接下来换服侍我了。趴在床上、将屁股抬高对着我!」

    安嘴里小声地重复着巴伊斯说的话,且慢慢调整自己的姿势。巴伊斯抱住安

    的腰,调了一下自己容易插入的位置。带着光泽的蜜汁不只在前面,就连后面小

    穴的周围都湿透了。对了,这地方还没教她。

    「哇!」

    因肛门周围被手指刺激,安发出哀叫声。巴伊斯用他手指在肛门上划圈圈,

    以达刺激效果。深紫色洞穴上的皱纹被蜜汁给埋没,蜜汁直接流进里头。当手指

    往穴里插时,一下子就滑了进去。

    「呜不要啊不要啊、那地方不行!」

    「你在说什么话!侍女的屁股被主人开发是天经地义的事啊!将你屁股靠过

    来,前面、后面让你选择,看你要哪一个?」

    「嗯啊啊啊!」

    巴伊斯手指一下子插了进去,在肛门里头来来回回地进出。安拚命地摇着头

    说不要,但巴伊斯察觉出,她前面又开始分泌蜜汁了。因此,被手指这么一插的

    安,想必是有感觉。在一插一拔的过程中,安丰圆的屁股起了鸡皮疙瘩。近似排

    泄时获得的快感,已扩散到安身体的每一处。

    「呜啊啊、不行、好奇怪啊!」

    安的喘息愈变愈细。

    「喔,前面不太有感觉,怎么后面一下子就快高氵朝了!真是变态!」

    「嗯?」

    「既然这么喜欢屁股,那我就让你爽个够!」

    巴伊斯用手指将安的肛门稍微剥开,且将自己的那根东西抵着。

    「啊!不要!」

    安好像察觉到有什么事会发生,故拚命地摇着屁股欲逃离,但是腰被巴伊斯

    给抱住,屁股的股沟被剥开。发着抖的黑暗洞穴全被瞧见。涂上蜜汁后,前端变

    得润滑,于是,巴伊斯一鼓作气将粗肥的那根东西直接插进里面。

    「啊!痛、好痛嗯好痛!」

    安发出痛苦似地呻吟,但与之前被夺走处女那次比起来,这次反抗比较没有

    那么大。肛门比前面的洞较紧且热,但对已失去处女、尝过快乐的安来说,也许

    是既羞耻又有些害怕。但受了刺激的肛门紧缩,肉壁与巴伊斯的那根东西不停的

    摩擦,可预期获得不同层次的快感。巴伊斯无所顾忌地在里头进进出出。

    「呜!痛、肚子好痛啊!不要、呜呜!」

    巴伊斯使着手指,插入时缓,抽出时却是一口气快速拔出。当从夹得紧紧的

    肉壁里头抽出来时,其刺激程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感觉棒透了!巴伊斯牢牢固

    定住安的腰,使她趴在床上,自己重复进行着抽拔的动作。安的呼吸变得愈来愈

    急促。她嘴里虽然说着不,但想必此时一定很舒服。

    肛门因为接受巴伊斯的进出,而好像稍微有些红肿裂开,但肉褶却像嘴唇般

    一下子收缩、一下子扩张,看来似乎很享受这种刺激。摸了一下安的rǔ头,发现

    它变得很硬。

    「啊!」

    rǔ头被碰触一瞬间,安相当大反应地弹起身体,夹住巴伊斯那根东西的肉壁

    绷得相当紧。于是巴伊斯忽然加快速度,有股快shè精的感觉。

    「好像快出来了,还是一样在里面吗?全都喷在你里面喔!」

    「不要呜哇呜!」

    激烈腰部动作,安上半身因而趴了下去,仅屁股翘得高高地。巴伊斯一边看

    着安的头顶在毯子上摩擦,腰不禁颤了一下。

    「喔!」

    一股忍不住快射出来的感觉涌上,巴伊斯迅速地从安的屁股里抽出ròu棒,朝

    着她的背部喷淋。

    「啊!」

    安的肩膀颤抖着。jīng液从肛门一带、背部,甚至连她头上黑发也被淋到了。

    被jīng液所覆盖的肛门依然持续地收缩、扩张,里头也发现了白浊液体的痕迹。

    安面朝上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同时被教如何自慰与肛交,也难怪会累成

    这副德性。瞧见巴伊斯将离开房间,安心想裸着身子送客总是不太礼貌,于是把

    沾在脸上的jīng液拭擦干净后,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啊!」

    但,她的腰似乎出不了力,于是又倒在床上。

    「不必送我了。你躺着继续休息吧;」

    巴伊斯用手势制止了她。安一副很歉疚的表情。

    「对不起还要、处罚我吗?」

    处罚?一时之间想不太透,她为何说出这类的字眼?但仔细地回想一下,刚

    才好像我曾向她提过。这家伙难道这样还不过瘾吗?

    「哈!」

    「咦,为什么笑?」

    「没事!没事!你在房间给我好好地休息吧!」

    巴伊斯忍着笑离开了安的房间。原本沉重的心情稍微释怀了些。要往剑技场

    去流个汗呢?还是去找爱妃娜?

    那个人的——酷恩的眼睛深深地吸引着我。他的眼睛彷佛要告诉我一些什么

    事情——

    咚。

    门忽然地被打开,发出一声巨响,爱妃娜的思绪被打断。

    用不着回头,爱妃娜也猜得出来是谁。

    「怎么还是一副苦瓜脸!」

    「也没有要你成天对我笑嘻嘻的,只是用不着如此沉重嘛!」

    「我并不想,只是不知不觉的就变这样子了!」

    爱妃娜闷闷不乐地抬起头看他。

    「顶起嘴来倒挺有精神的嘛!」

    巴伊斯扬起一边的嘴角笑着,爱妃娜因而心情愈来愈差。

    当巴伊斯到正打算走往窗边时,视线突然停留在桌上。他发现替爱妃娜准备

    的餐食,几乎原封不动的放着。

    「你不吃吗?」

    「我我没有食欲!」

    爱妃娜脸朝地面摇了一下头。

    「这些面包、肉及汤真是白白的糟蹋了!」

    「反正放着也是糟蹋,你拿去丢掉算了!」

    「丢掉?」

    巴伊斯声调起了微妙变化;嗯曾听人说你是一个不时为民着想的好公主,

    没想到终归摆脱不了贵族习气!」

    「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晓得当一觉醒来,什么事也不用自己cāo劳就有食物可吃,是一件

    相当幸福的事吗?」

    「是、是没错!」

    「我想你应该知道的,只是为一块面包,你们的老百姓就不晓得流了多少的

    血汗!」

    巴伊斯的言词显得相当尖锐,爱妃娜不作任何回覆。

    「我想,你日子过得太安逸了。从明天开始,面包就靠你自己去赚吧!让你

    去体会一下老百姓们的生活!」

    「什么!」

    巴伊斯抓住爱妃娜的手腕。他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红色的右眼闪着光芒。

    爱妃娜的背脊因而打了个寒颤。

    从马车里透过窗子往外看,眼前的景像让爱妃娜受到极大的冲击,使得她欲

    哭无泪。

    「不要饶了我!」

    「不管怎样交易还是得进行!快!别在那里给我拖拖拉拉的,快带我到你房

    间去。要不然,我直接在这里上也行!」

    「呜呜!」

    这段骇人听闻的对话在任何一个角落都在进行着。酒臭味、及不知何物的香

    气扑鼻而来。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双眼无神的裸女、突来的娇媚声、群众的哗笑

    声。

    这里是是菲尔大公国吗那个我最爱、最美的国家。

    怎么和会议上听到的内容完全不同?

    「大爷行行好,小女子要再接个四次,我们姊妹才会有饭吃,所以请大爷您

    多照顾一下!」

    一名女的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腕,她裙子被掀起,露出一对瘦弱的脚。

    「嗯老子对身材瘦不拉叽的女人不感兴趣,但若姊妹同时来的话,或许

    老子会考虑看看,插完了姊姊换妹妹,倒也不错!」

    「这个我知道了请来寒舍一趟吧!」

    在这种过份要求下,姊姊向男人行礼道谢,领着他前进。

    够了!我不想再看到这类的画面了。

    爱妃娜双手遮掩着脸,屈身蹲下。

    「别想逃啊!我的前菲尔大公国公主!」

    巴伊斯将爱妃娜的手自脸上拉扯开,想让她继续看下去。

    「放开我!我!」

    以前未曾想过,公主的身份竟会为自己带来如此沉重、艰辛的负荷。让菲尔

    大公国成为替男人服侍的国家,且使举国上下的女性皆过着忍辱负重的日子之罪

    魁祸首,无庸置疑是眼前的巴伊斯。但是话说回来,若是菲尔大公国有足够的能

    力保护本国人民,岂会让此类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的连续不断上演。

    菲尔大公国的人民会不会怨恨我们皇室?假使被人民知道,站在此地的是爱

    妃娜公主,或许被辱骂一顿、甚至被杀掉也不足为奇。

    巴伊斯什么话也没说。马车绕到不太有人的街道,在一间大仓库前停下来。

    爱妃娜被命令从马车里走下车,不久立即被带往昏暗的仓库里头。

    「来这里要干什么?」

    「交易。和之前说的一样,让你从今天就开始靠自己赚钱!」

    忽然,不晓得谁的手伸了出来,将爱妃娜身体架住。过没一会儿,爱妃娜的

    鼻子被一条奇怪味道的布给捂住。谁是什么、味道但还没开口,爱妃娜

    就先晕了过去。

    醒过来时,爱妃娜身体被牢牢固定住,想动也动不了。身子俯伏着,感觉像

    是被枷锁给铐住。手腕和头部似乎贴靠在一根大木棒上面。怎么回事?我怎么会

    变这样?

    头抬起后,爱妃娜在了解自身状况后,只是咽下口水,惊得说不出话。

    我、我的身体只是剩一半。

    突然一阵头晕目眩。

    「终于醒过来了!」

    巴伊斯在远处向下望着爱妃娜。回到现实后,爱妃娜赫然发现自己rǔ房上方

    的衣服被刨开二个大洞,看起来有点不成体统,而上半身自石墙突出,像极了装

    饰墙壁的标本。墙的一边是身体,由木框架住,而下半身是在墙的另一边——墙

    的另一边?

    「没错、你的屁股和私处露出墙壁,正准备要接客!」

    「什!」

    「千万别出声!给外面的人知道里头是爱妃娜公主的话,那可就不太妙了! 」

    爱妃娜硬将声音压抑住。隔着一道墙,外头男人们欢声四起。

    「太劲爆了吧再怎么说是这个国家的女人,作风未免也太大胆了些吧! 」

    「说不定法令只是给她个yín荡的藉口罢了!好想上了她!」

    不是这样的!我是被巴伊斯王子和不晓得是谁的属下用药迷晕后,强行带来

    这地方的。

    「但还是要钱。你看旁边写着一张纸条耶!」

    巴伊斯在爱妃娜耳边解释说明。

    「如你所闻,慰劳士兵的辛苦,一次收取一枚菲币。被一群未曾谋面、连名

    字也不知道的男人们,大眼小眼地盯着女人最隐私的地方,且最后被插进去shè精 !」

    「!」

    「不过别担心。你已经被我给好好地调教过了,所以,任谁进去你都会有所

    感觉的!」

    爱妃娜激烈地摇着头。不过就在这时候,外头不晓得是哪一个人,已经反覆

    地开始抚摸起爱妃娜的屁股。

    「啊!」

    果然如巴伊斯所言,爱妃娜被陌生的男人剥开私处后,一只舌头伸进去舔舐

    她yīn蒂,使得她感到无比的快感,因受不了而溢出了蜜汁,且呼吸显然愈来愈急

    促。rǔ头还没被人碰到,就已经硬得不像话,她身体晃动、屁股开始扭摆起来,

    感觉就像在乞求男人快点插进去般显得相当饥渴。

    「不要不要啊!」

    当男的那根东西终于进入爱妃娜体内时,巴伊斯托起她的脸,只见她早已泪

    流满面。

    爱妃娜怔怔地望着巴伊斯红色的右眼,不禁回忆起往昔的日子。

    自己国家突然被他国给侵占,且被宣告必须服从这种屈辱的法令,行替男人

    服侍的义务。

    就连自己最喜欢的侍女安,也被这个男人给夺走了处女,遭受种种变态的对

    待。然而,回到眼前的现实,爱妃娜自己也成了受害者。

    「啊!嗯、啊啊呜!」

    一根粗壮的巨物毫不留情地贯穿爱妃娜体内,爱妃娜不由得叫了出来。

    「喔,好紧。不仅外观漂亮,没想到还挺yín荡的嘛!」

    从墙的另一边传来声音。

    男人激烈地在爱妃娜体内搅动。男人那根东西的前端部分已钻进爱妃娜体内

    的最深处,那股迟来的快感已经达到她腹部。

    喔,不错。那里愈来愈热了。

    「不要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在这地方翘着屁股让素未谋面的男人侵犯但是,下

    面却不争气地湿了,xiōng部也开始胀痛起来。

    「呜呜!」

    泪水一滴滴地落下来。

    「爱妃娜公主!」

    巴伊斯将手贴在泪流满面的爱妃娜脸颊上。

    爱妃娜原本不安的心,竟不可思议地逐渐平静下来。她看着巴伊斯。发现自

    己所有的悲伤、快乐等一切情感,皆来自于他那张脸庞。

    爱妃娜此时觉得心情颇微妙,而这种感觉却和下半身获取的快乐,巧妙地融

    合在一块,使她情绪上相当亢奋。下半身自然而然地接受了男人。

    「厉害超yín荡的!紧紧夹着不放耶!」

    男人的动作愈来愈急促。

    「好,下一个换我。让我进去!」

    「我也要!」

    「看了后,我也好想要!」

    啊啊!边听着隔墙男人的声音,爱妃娜已经全身无力,只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我是在赎罪。

    身为一位公主,竟让自己的子民如此艰苦渡日,是该受处份的。

    因此我要在众人面前被侵犯,被男人们喷shèjīng液。处罚我的人是这位巴伊斯

    王子。

    他是支配着我自由、控制着我行动的男人。

    「啊!」

    爱妃娜忽然达到高氵朝,原本累得动弹不得的身体竟然大大地弹起,手紧紧地

    抓着木框。

    「啊、啊啊!啊啊啊!」

    爱妃娜全身颤抖,rǔ头变尖,感觉一阵酥麻。

    里头还夹着男人那根东西的腰动作着,收缩得相当紧,就好像要把jīng液给吸

    出来般地强劲。

    感觉里面好像有东西流了出来。

    爱妃娜的高氵朝似乎又更进一步。

    开始扭动着身体,鼻子也嗯嗯地发出声音,爱妃娜在巴伊斯面前显现了yín荡

    的一面。

    已经不在乎什么身份、自尊、责任,现在只是纯粹为了快乐,为了赎罪,爱

    妃娜似乎解放了自己,非常不可思议地她感到特别满足。

    热热的蜜汁从爱妃娜体内不断溢出,男人的东西也接连着进进出出。

    爱妃娜喘息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神情,而巴伊斯只是在旁默默地守护着她。

    她内心有时大风大雨、有时风平浪静。

    但等她一旦失去了意识,再度清醒时,大概就会恢复成以往的爱妃娜吧。她

    必然也会忘记此刻自己这般不得体的模样。

    纵使如此,像这样身体一旦被植入了yín荡的种子,相信日后必定会发芽结果 ,

    或许会因而改变些什么也说不定。


如果您喜欢,请把《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3》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三章 毒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三章 毒种并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