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

第四章 不安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四章 不安

    「公主真是愈变愈漂亮了!」

    安一边帮着爱妃娜洗澡,一边出了神似地夸赞她。

    爱妃娜坐在石造浅水浴槽的边缘,仅膝盖下方浸在水里。安穿着只有rǔ房露

    出来的服,洗着爱妃娜的身体。浴槽里浮着庭院里开的花,整个浴室里充满了花

    的芳香味。

    「肌肤不仅是白皙,而且滑润有光泽。在帮公主洗后背时,摸起来的感觉也

    好舒服哦!」

    「而且,那个xiōng部也愈来愈丰满难得的是手脚及腰围都如此纤

    细我好羡慕哦!」

    安视线直盯着束着长发的头部。爱妃娜悄悄用手掌将rǔ房给遮住。水滴沿着

    她rǔ沟流下来。被同是女性的安称赞,爱妃娜心里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

    「还有心情说这些有的没的!我们国家都已经变成这样了!」

    「对不起!」

    当然爱妃娜也感到自己身体似乎起了些变化。但是,她心想会变这样子,理

    由应该只有一个,她感到非常厌倦。应是发生性关系而导致生理上的变化。

    「啊,那个瓜鲁德兰的国王来了后,会不会将"法令"给取消?」

    「咦?你从哪里听来的?」

    「那是有一次,巴伊斯殿下和哈登、拉斯他们谈话时我不小心

    听到的他们说什么"国王来到菲尔后,法令啦、服侍制度什么的,全会毁于

    一旦"。所以我!」

    爱妃娜也曾听过那两人谈论着国王来了之后怎样的话题。

    法令就会失效。据闻邦迪欧斯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暴君,像这种欺负弱者的政

    策,他是不会允许,因为有损他在各国间的颜面。若如此的话,情况可能会变得

    比现在更好,或许可以期待也说不定。

    「但是,要是这么一来,殿下他怎么办?」

    「巴伊斯殿下?」

    「嗯。我也不太晓得,因为看哈登、拉斯他们都好像很替殿下担心的样子。

    也许他跟国王处得不是很好!」

    「儿子怕老子不是很常有的事吗?」

    爱妃娜用指尖掬起水来。

    「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安,老实说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我实在是很不愿意这样说,你是不是喜欢

    上王子了?」

    「对不起我、我只是!」

    爱妃娜回头望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水蒸汽的缘故,安的脸红得像颗苹果。

    且她的手指头不安似地转弄个不停。

    「我不讨厌殿下!」

    「安!」

    「当然,殿下的所作所为的确不好。但,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不管

    他对我如何,我还是得接受。可是若公主就不同了,假使他对公主做出什么不礼

    貌的事,安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但是、但是有时候他看着我我、我不

    知不觉的xiōng口就会热起来,所以不管殿下对我做了什么事,我都会觉得他是在疼

    爱我!」

    「别胡说!」

    爱妃娜用严厉的语气斥责安,语气感觉不像是平时的自己。安慌忙地遮住嘴 ,

    直向爱妃娜陪不是。此时,爱妃娜心中五味杂陈,想想为什么自己会对思想天真

    单纯的安发如此大的脾气呢?原因无他,因为安似乎对巴伊斯有了好感,自己内

    心感觉很不是滋味如此而已。

    有好一会儿时间,两个人仅是默默地不说一句话。等到洗完要出浴室时,突

    然,安东张西望地看看四周,然后悄悄走近浴室门边。

    「怎么了,安?」

    安无言地回过头,对爱妃娜做出手势,好像要传达些什么事的样子。但爱妃

    娜不是很确定,于是自浴槽起身,悄悄地靠近安。

    安打开了浴室的门,好像在和谁说话的样子。

    「公主现在正入浴中!」

    安声音听起来平静。

    「哦,这样啊。什么!你说你是来偷看的!」

    咦?

    「啊啊啊!」

    忽然,安情绪失控,大声尖叫。

    「怎么了?安——!」

    爱妃娜惊得说不出话来。门口站着一个人——酷恩但为什么他?我

    入浴的画面全被。

    「啊啊啊!」

    尖叫声与巴掌声响遍了整条走廊。

    「呵呵呵哇哈哈哈!」

    「有这么好笑吗?」

    听了爱妃娜的怨言后便笑声不止的巴伊斯,此时更是被爱妃娜憎恨。

    「怪不得今天看到酷恩的左边脸颊上,印着一个红红的手掌心。原来他也和

    我一样喜欢干这种事!」

    「怎么老遇到像你这样的男人!真是让我很困扰!」

    「你是在赞美我吗?像我这样能让你满足的男人,已经找不到了!」

    「我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爱妃娜感到非常不耐烦地将视线从巴伊斯眼睛挪开。然而,巴伊斯却抬起爱

    妃娜的下颚,使她朝着自己。红色的眼睛直盯着爱妃娜。爱妃娜肩膀颤了一下。

    巴伊斯将爱妃娜身上的长袍脱下。瞬间身体没了遮掩,爱妃娜脸颊发烫。

    「呵你今晚穿上那件调教用的衣服,我在房间里等你来。很期待吧?」

    「没有我才没有;」

    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还害臊个什么!

    巴伊斯用手抓拧着爱妃娜衣服内的rǔ房。

    「rǔ房好像变大了哦。看你衣服变得那么紧!还是紧一点的衣服比较适合你 !」

    「呜嗯!」

    当rǔ头被强力一挤,下半身失去了力量,爱妃娜整个身体摊在床上。下半身

    的钮扣被巴伊斯解开,大腿被硬架开,丝毫无抵抗的力气。

    巴伊斯将爱妃娜的私处用手指剥开,检查里头的状态。

    「已经湿了嘛。果然之前的开发是有效果的!」

    今天就好好地来调教你吧!巴伊斯依然满口猥亵言辞,他把爱妃娜扶起来,

    将枕头贴靠在自己的背部,面朝着上方躺在床上,同时使爱妃娜的头靠近自己身

    体。一股男性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爱妃娜受不了想将头抽离,却被巴伊斯紧抓

    着头不放,嘴唇硬被压到那根东西上。

    「吸吮是服侍男人的基本。你的侍女我也常让她这么做!」

    「拿你跟侍女比较,你会不会觉得不高兴?」

    「我呜嗯!」

    嘴巴才正要张开,巴伊斯那根东西就插了进来,爱妃娜虽然感到很痛苦,但

    却也有口难言。不得已,爱妃娜只好将那根东西含在嘴里,老实地吸吮起来。粗

    的部分在嘴唇里反覆地进出时,中间细的部位似乎也受到了莫大的刺激,由巴伊

    斯的表情可得知。

    「光只是这样进出是不行的。要细心地品尝,且夹紧你的脸颊来吸,这才及

    格!」

    「嗯嗯!」

    爱妃娜用动作来回应巴伊斯,她将粗的部位大口地含进嘴里,同时滑动湿润

    的舌头,吸的时候发出了啾啾声。含在嘴里的巴伊斯的那根东西愈变愈大,同时

    好像渗出了苦苦的汁液,使得爱妃娜的舌头一阵麻痹。

    「边吸边来回的进出,用手扶在那上头,轻轻地抚擦根部!」

    「嗯!」

    由于一直张着嘴,爱妃娜下颚感到酸痛。头脑也开始变得模糊呆滞。心里只

    想赶快替巴伊斯结束。

    「接下来跨过我的腹部,臀部往这方向趴着吸吮!」

    「!」

    正当依着巴伊斯指示,将身体某处移向他眼前时,爱妃娜几度羞得想落泪。

    然而,爱妃娜并无拒绝的权利。她动作有气无力,将手贴在巴伊斯腰的两侧,脸

    与巴伊斯呈反方向,再度将口挪近因唾液而泛着光泽的那根东西上,含在嘴里舔

    舐着。

    「什么嘛!已经湿成这样了!」

    「呜!」

    巴伊斯将爱妃娜屁股拉到自己面前,剥开她隐私处后,手指插了进去。爱妃

    娜想告诉他说,是因为之前被挑弄xiōng部,受了刺激才这样的,但碍于口中还含着

    一根男人的ròu棒,因而说不出话来。

    「给我好好地吸。我也会让你爽的!」

    「嗯、啊啊!」

    最敏感的部位,有种柔软、粗糙的感觉。原来是巴伊斯使着他舌头,正翻弄

    着yīn蒂。

    「嘴巴别给我离开。若你敢给我从嘴里吐出来,我就把你这里咬下去!」

    「嗯嗯!嗯、呜!」

    忽然感觉yīn蒂上有牙齿的触感,爱妃娜身体敏感地颤了一下,心生畏惧,又

    加紧嘴巴的服侍。巴伊斯舔舐起爱妃娜的私处。原本只是在沟缝的四周滑动,最

    后来到了yīn蒂,舌头便停下来,啾啾地用力吸了起来。爱妃娜拚命压抑着自己,

    却也因受不了而溢出了蜜汁,放弃抵御巴伊斯舌头的念头。

    由于这么近距离让人瞧着那地方,自己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最后爱妃娜闭

    上双目,选择了眼不见为净。自己的下体已感觉麻痹,但她只是专注地吸着口中

    那根东西。不久,舌头居然自然而然地学起巴伊斯的动作,当巴伊斯舔起yīn蒂周

    围时,爱妃娜也用舌头舔着guī头。

    而巴伊斯出现唾液声时,爱妃娜也不甘示弱似地嘴唇发出了啾啾地吸吮声。

    随着爱妃娜感觉愈来愈强烈,那根东西也愈变愈硬。最后,爱妃娜察觉口中的那

    根东西似乎快要宣泄出所有的欲望。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直接射在自己口中也

    说不定但,巴伊斯说过,嘴巴不能离开。一旦离开,他要将那里咬下去

    「嗯!」

    虽然自己不太相信他会如此做,但想像了一下当yīn蒂被咬下去的瞬间,爱妃

    娜稍微达到高氵朝。现在巴伊斯可能已经被淋得满脸汁液也说不定。

    「呜!」

    就在这时候,巴伊斯朝着爱妃娜的嘴巴射进大量的jīng液。浓稠、充满腥味且

    又苦又涩的jīng液,不断地注入爱妃娜口里。她眼眶含着泪水。不久,爱妃娜的脸

    颊两侧鼓得肿肿的。

    「咕呜!」

    由于再也忍耐不住,jīng液从爱妃娜嘴里溢出来,使得她脸颊、下颚沾满jīng液.

    「呜呜!」

    虽然流着眼泪,但爱妃娜在巴伊斯将ròu棒抽出来前,依旧得将它含在嘴里。

    「变厉害了嘛!」

    即使被夸奖,爱妃娜心里可是一点儿都不觉得高兴,只是终于卸下了一口气 ,

    心情显然轻松许多。她用纸擦拭着嘴唇,下床更衣。

    「今天还没结束喔!」

    「咦?」

    「不是跟你说过要好好地调教你吗?你过来躺在这地方!」

    「怎么!」

    「今天为你准备了有趣的东西!」

    爱妃娜心里已经有数了,当这个男人面露着诡异神情,嘴里说着什么有趣的

    东西时真希望邦迪欧斯王能早点来。这样不管是自己也好、人民也好,都

    能从那道"法令"早日解脱,再也不会出现什么替男人服侍这种事了。

    然而,爱妃娜只是不动声色且默默地在床上俯着身体。巴伊斯一边奸笑,一

    边将爱妃娜的大腿往左右两边拉开。

    「屁股抬起来就好,让我看见你下面的穴!」

    爱妃娜咬着嘴唇,将羽毛枕抱在xiōng前,照着巴伊斯所说的做。

    「很好。刚才黏答答的汁液还在。那么,我直接用这根粗家伙吧!」

    「啊!」

    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巴伊斯,爱妃娜发出尖叫声。巴伊斯手中拿着一个类似男

    性yáng具的东西。该不会要用那个吧?

    「用这个东西,我就能在旁边好好地欣赏,看你是如何夹住男人的那根东西 ?」

    「不要啊!」

    爱妃娜打算逃离,但却给巴伊斯抓着。

    「别担心。我会让你舒服的!」

    「不要啊啊嗯嗯!」

    那东西毕竟与有血有肉的真品不同,让人有股压迫感,且又冷又硬。巴伊斯

    直接将那东西插入爱妃娜下体。

    「将那地方撑开来好好地瞧一瞧。不过这根家伙比我的还大,说老实话,还

    真怕养坏了你的胃口!」

    巴伊斯边笑着,边将那根冷冰冰的东西插了进去。

    「哇啊啊!好痛!」

    爱妃娜颤动着腰,为初次的这种感觉落下泪。

    「我要开始啰呵呵,下面的唇吸得好紧,还流出口水来!」

    「啊嗯!」

    巴伊斯反覆插拔时,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传到了爱妃娜耳朵。那东西前端部

    份插入了她身体最深处,戳到了令爱妃娜为之疯狂的点。这并非男性身上的东西 ,

    只是普通的道具而已,爱妃娜反应相当大,将那东西夹得紧紧的。若是这时候rǔ

    房也被攻击的话,爱妃娜定会支撑不住。

    「你好像对这种东西颇有感觉的嘛。那试试看这个!」

    「呜呜?啊、不要!」

    巴伊斯一下子将爱妃娜的屁股剥开。不用看也知道巴伊斯想干嘛。满是蜜汁

    的私处,感觉又有另一根东西在蠢蠢欲动着。巴伊斯原来是打算将它沾湿,之后

    插入爱妃娜的肛门里。

    前面还插着一根,后面又有一根即将插进去。爱妃娜痛苦地喘着息,感觉前

    面、后面好像通连成一条线。在身体里,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二者相触,爱妃

    娜感觉就像是被电了一下。

    「你这样子看起来不错哦!没想到那位高贵的爱妃娜公主,体内的两个洞竟

    都被插着!」

    「啊!啊呜!」

    巴伊斯同时动作着那两根东西,在爱妃娜的体内搅动。身体同时被两根假阳

    具入侵,爱妃娜不禁目眩神驰而意识模糊。但下体洞口彷若活的生物般不停地蠕

    动。

    「同时插着两根,一定很舒服吧!」

    「嗯啊啊!」

    已经麻痹了。不过那样子连续不停地抽动,也许真的很舒服。爱妃娜意识模

    糊地听着巴伊斯说话。

    「记住这种感觉。你是那种只要是男人性器形状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会紧紧

    夹住的女人!」

    巴伊斯在爱妃娜耳畔轻声说道,动起了假yáng具。我、我不是那种女人。

    「啊啊呜呜!」

    肛门怎、怎么如此地舒服骗人!这不是真的!

    「感觉不错吧?似乎用假yáng具也会有高氵朝的样子!」

    爱妃娜用剩下不多的理性拚命地否认。然而,她的头却不争气地点点头,屁

    股也开始摇晃,如同向人乞求般的姿态。

    「好,让我来好好地开发你yín乱的本性!」

    「呜啊!」

    巴伊斯一边驱使着假yáng具,一边用手指戳压爱妃娜的yīn蒂。爱妃娜脑子里已

    经不存在理性这二字了,她不由自主地摇摆着腰,下体紧夹住假yáng具,沉溺在一

    片快乐之中。她完全不晓得何时会达高氵朝、何时会结束,只是在这个甜美的世界

    里,愉悦地持续呻吟着。

    晚风轻抚着湖面,映在湖面上的明月随风而摇曳着。

    残存在体内的欲望,是否会随着风而飘散。

    巴伊斯独自走出阳台,弹奏着竖琴。瓜鲁德兰自古流传下来的曲子旋律虽美 ,

    但总令人听完后有股莫名的感伤,更使夜色显得格外凄凉。

    湖边的街道上,还点着灯火。清楚地看见不晓得哪来士兵或者贵族,正搂着

    这国家的女子。就如同先前巴伊斯对爱妃娜所做的完全一样。

    「——是谁?」

    巴伊斯停下手指,转头看了一下房间角落。黑暗处出现动静,在月光照射下 ,

    只见一撮银色发丝。

    「酷恩!」

    巴伊斯再度奏起琴来,视线又回到夜晚的湖畔。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酷恩低声问道,他走向巴伊斯,脚底只发出了些微声响。

    「这么地粗心大意!不怕被暗杀吗?」

    「!」

    手指停下动作。但巴伊斯视线仍不往酷恩方向瞧。

    「——你不妨试看看?」

    当察觉到房间里有人时——不,正确地说起来,应是初次见到这男人时,巴

    伊斯就感受到来自他的一股杀气。现在确实是个暗杀的好时机。巴伊斯身旁置着

    一把剑,而酷恩也将剑配在腰际上。若是使右眼的力量,酷恩还略胜巴伊斯一筹.

    巴伊斯一直在等待时机。但酷恩却也始终不拔剑。

    「想杀我就尽管来吧。用不着任何理由。相信外头怨恨我的人,怎么数也数

    不清!」

    「!」

    「但酷恩我想问你,杀了我之后,你会得到什么好处?」

    酷恩沉默不语,只是肩头颤了一下。

    「我并非在向你求饶。只是我怀疑烂命一条,值得让你亲自动手来杀我吗? 」

    「!」

    「而且纵使杀了我,你也无法挽回你已失去的东西!」

    是没错。就算我杀了这家伙,也换不回那女人的生命。

    「不像你说的话!」

    脱口而出这句话后,酷恩只是漠然站在一旁,杀气已从他的身上消散。

    「呵。是吗?你对我了解有多深!」巴伊斯苦笑,又开始弹起了他的竖琴。

    风一吹,只见巴伊斯一头黑发与酷恩的银色发丝在空中飘逸着。

    「这个国家的夜景可真美!」

    「嗯!」

    酷恩眺望黑夜中的湖畔与街道后,同意似地点点头。

    「你知道吗?虽然我只住在邻国,但我一直很讨厌来这个国家!」

    「为什么?」

    「我们瓜鲁德兰的先王与——酷恩王子,有一次在拜访完这个国家的归途时 ,

    遇到事故而丧生!」

    「!」

    弹奏竖琴的空档,巴伊斯忆起一些往事,断续将这些事说出口——

    酷恩王子虽是自己堂兄,但我一直当他有如自己亲哥哥般。剑法的基础

    就是从他那里学来的。记得小时候常与他练习对打,但由于当时自己还只是个小

    鬼,因而总敌不过他。那时,我总梦想着有一天剑法能与他势均力敌而且,

    我的愿望就是当他的骑士,替他守护疆土。

    某日,酷恩王子春风满面地出了国。他说他将要跟邻国的一名公主结婚,看

    他一脸害羞的模样,我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但是,自那次去了后,他就再也没回来了。

    「那次到底是不是事故也不得而知,只是让人觉得疑点重重!」

    不知道是不是那位野心勃勃的弟弟邦迪欧斯,刻意设下圈套来谋杀自己忠厚

    老实的哥哥卡尔迪欧斯,按照父亲的性格,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

    酷恩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巴伊斯旁边默默地听着。

    巴伊斯并没接着说下去,只是又安静地弹起他的竖琴。同时,在他脑海里,

    清晰地浮现起当时的影像。

    (巴伊斯。剑术老师再等不到你的话,就要走了哦。)

    一对蓝色清澈的眼眸盯着巴伊斯的脸,眼神中似乎显得有点担心,但看起来

    意志颇为坚定。白色肌肤、黑色头发,她是瓜鲁德兰境内数一数二的美女——马

    娜。自从酷恩王子离开后,巴伊斯荒废剑术、甚至整个人开始堕落沉沦。那时候 ,

    还好有当时任家教的马娜在旁抚慰着他,使他从痛苦重新站了起来。

    (也好。都已经这样了,还学什么剑!)

    (是没错。失去了酷恩王子这位良师益友,我晓得你很难过。但,你以前不

    是嘴里老说着,总有一天,剑术一定要达到和他并驾齐驱的程度?为了迎接那天

    的到来,你不觉得该振奋自己、使自己更上一层楼吗?)

    (相信酷恩王子也一定会在某处默默守护着你。)

    (对不对巴伊斯。)

    虽然身份为巴伊斯的家教老师,但马娜就好像他的姊姊一样,不过每当直呼

    他名字时,自己感到挺别扭的。因为一旦叫他叫得太亲密,碰到要责骂他的场合

    时,反而没有当老师的威严。

    (知道了。)

    马娜温柔地露着微笑,目送着巴伊斯心不甘情不愿地前往剑技场——

    然而,我右眼已经见到那时的影像。有时右眼会刺痛一下,这代表着那

    天已经近了。红色的影像哭泣的马娜我。

    「酷恩!」

    巴伊斯忽然间回到了现实,往站在身旁的酷恩望过去。

    「简单一句话——我不喜欢我父王!」

    巴伊斯看着酷恩的单只眼睛说道,那只眼睛里头,让人解读不出任何的情感.

    酷恩沉默地背着巴伊斯离去。

    等酷恩完全消失后,黑暗中似乎又有人出现。

    「是你啊。果然你在这地方!」

    巴伊斯单边脸颊浮起笑容。

    (这样好吗?说了那些话。)

    在黑暗中瞧不见那个人的真正模样,只是在微弱的月光下,依稀可见一个女

    人轮廓的黑影。

    「你似乎很在意那个男的!」

    (菲尔义勇军中,据闻有一位跛着脚的使剑能手最后让他给逃了。)

    「呵,是这样子的啊!」

    (听说那男的是一头黑发头发颜色可能也变了。)

    「或许吧!」

    巴伊斯点点头。黑影说完话后,不久也消失了。

    剩下独自一个人,巴伊斯什么也不想,继续尽情地弹奏他的竖琴——

    此时。

    「啊啊啊、啊啊、啊!」

    在瓜鲁德兰皇宫深处的邦迪欧斯王的寝室中,王妃马娜被国王搂着,口里正

    喘着息。及腰的黑色长发,更是衬托出她白里透红的鲜艳肌肤。她发丝全散开,

    细腰及丰xiōng上下地摇晃不止。

    「嘿嘿嘿又有感觉了!开始要变紧了!」

    邦迪欧斯那根粗黑的东西,往开着大腿的马娜中心点粗暴地反覆进出。国王

    曾一度释放出jīng液,从马娜那里溢了出来。但国王仍精力旺盛,不停地往王妃体

    内进出,每当结合处动作时,总会发出咕啾咕啾的yín荡声音。

    「听到了没?你下面发出的声音!」

    「啊啊是听到了被陛下的那根粗东西插入,感觉很舒服,那声

    音是在表达欢迎之意!」

    如此yín荡的字句,从马娜口中清楚地说出。回想起来,从五年前初次被国王

    侵犯的「那日」起,之后常常就会被命令这样子。刚开始时,觉得羞耻,还边哭

    着才将这些话勉强地挤出口。

    但现在对这些国王想听到的话,自己自然而然地就会脱口而出。马娜虽然感

    到有点悲哀,但毕竟自己官能需求高涨,也是必须承认的事实。

    「好,腿再开大一点!」

    「啊!」

    国王抱着马娜的大腿,将它往两侧开到极限。之前塞不进去的国王那根东西 ,

    一鼓作气地往里头插入。

    「啊呜!」

    「本王明白了、本王明白了如此地紧绷定是你的腹部希望有个小孩

    别装得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其实你内心像一只母狗一样,想要个小孩想个

    不得了!」

    摇晃着且身体被插入,从她眼眶溢出了泪水。马娜曾生过一个小孩,被取名

    为莱尔斯。这名小王子性格与马娜极相似,待人亲切且温柔,因而很受马娜的疼

    爱。

    然而。

    「三天后即出发往菲尔!」

    突然,国王腰部的动作停止,但双手仍紧抓住马娜rǔ房。即使生过小孩,但

    或许是夜夜享鱼水之欢缘故,马娜rǔ房仍保有原先的形状及一定的弹性。

    国王喜欢让马娜在众目睽睽下裸着身体,才大白天的,就使她穿着强调rǔ沟

    及rǔ房形状的衣服,而裙子也短短的,大腿一打开,重要部位就会曝了光。更进

    一步将她的衣着服饰全决定为黑色,只为了突显她肤色的白。因而人们称马娜为

    「黑衣王妃」时,即暗讽她是国王最爱的娼妇。

    但,原本的意思并非如此。

    「黑衣王妃要去菲尔呵呵呵!」

    国王干笑个几声,更加用力地拧着马娜的rǔ房。

    「啊、嗯!」

    马娜虚弱地晃着头。国王又慢慢地开始使起他的腰劲。

    「就快可以见到那小子巴伊斯!」

    「」

    「你也很期待吧!」

    「啊!」

    因国王的动作,马娜身体弹起,像是被电到般的反应。

    「久别重逢必然别有一番风味。只是不晓得那小子能不能满足你!」

    「啊啊就是这样啊!」

    马娜脸上快哭出来的表情,头又开始摇晃。

    「喔喔,夹得更紧啰!是不是一想起他的脸,不知不觉的又亢奋起来了?呵

    呵哈哈哈!」

    国王动作愈来愈激烈,在马娜体内搞得天翻地覆。丰满的rǔ房上下地摇晃,

    勃起变尖的rǔ头小小地颤抖着,她的私处紧夹着国王那根粗东西,浓稠的jīng液自

    接合处溢出。白皙的肌肤,特别是rǔ房一带出现红潮,嘴唇也喘着急促的气息。

    马娜非常明显地达到了高氵朝。

    「陛下我、我已经啊啊!」

    「你这个yín荡的女人。是不是一想到我那个不成材的儿子,你就不由得兴奋

    起来了!」

    「没有啊啊啊!」

    自马娜的脸颊落下了几滴泪水。她湿润的眼睛只是望着远方。

    「高氵朝了吗?你这只yín乱的母狗还想要吗?」

    「是啊啊高氵朝了陛下请赐给我jīng液不行了、啊、已经到了

    呜呜!」

    马娜身体大大地弹跳了一下。rǔ头朝着天花板,屁股的肉绷得紧紧的,而手

    脚姿势并非很得体,只是一副很满足的姿态。

    「啊啊!」

    抱起全身呈虚脱状态马娜的腰,国王露出残酷的笑容。

    「真想早点去菲尔在那小子管理的土地上,上了我们的黑衣王妃,感觉

    一定很棒!」

    马娜什么话也没说。

    蓝色的眼睛令人感觉意味深远,彷佛在寻求已失去的什么东西似的。

    黑衣王妃。

    每当邦迪欧斯王带着王妃出巡时,所及之处皆尸首遍地、哀嚎四起,整个街

    头彷佛被一片黑色恐怖所笼罩。

    如同丧服般唤来死亡的黑衣,因而被人们如此称之。


如果您喜欢,请把《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四章 不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四章 不安并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