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

第五章 深渊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五章 深渊

    (啊啊呜啊啊、啊!)

    一边痛苦地喘着息,马娜哭得是泣不成声。

    红色的影像。巴伊斯右眼初次见到未来的情景。

    (——巴伊斯,给我睁大眼睛瞧!这女人是我新的妃子,也就是你的母亲大

    人。)

    全身赤裸裸、双脚被拉开,国王的那根由后方插入,马娜的身体上上下下地

    摇晃。马娜下体流着血,一根粗黑的ròu棒在里头进进出出。邦迪欧斯王刻意将他

    与马娜的结合处显露给巴伊斯瞧。同样为红色眼睛,证实国王与巴伊斯身上确实

    流着相同的血液,只是国王的眼睛较为混浊、不带光泽。

    (你知道了吧!这就是王者的姿态!力量由神所赋予,想杀谁就杀谁,想上

    谁就上谁,这就是王者之道!)

    「够了哇啊啊哇啊啊啊!」

    一醒来,发现全身是汗。巴伊斯起身倒杯水,一口将它喝光。他感到有些疲

    惫,叹了口气。

    做了一个讨厌的梦。有好一阵子没梦见「那天」的影像了真的是不想再

    做这个梦了。

    父王——会不会是因为邦迪欧斯王今天即将出发来这里的缘故?

    算了,不想这个了。头左右地晃了一下,巴伊斯叹了一口长气后,将视线投

    向窗外。黎明的天空呈淡蓝色。马娜的眼晴,就跟此时天空一样颜色。

    「嗯——!」

    巴伊斯伸了个大懒腰。不久,旭日东升。今天天气应该会不错吧。巴伊斯走

    下床,站在窗边,早晨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

    「好、就这样!」

    巴伊斯决定改变今日的行程。

    剑技场传来铿铿锵锵金属撞击的声响。

    「对、就是那里!酷恩!啊,小心拉斯他那招!」

    「外面的吵死了哇啊!」

    当拉斯眼睛一分心,酷恩瞬间朝他一剑刺过去。锵的一声,拉斯手上的练习

    用剑脱手落地。而酷恩剑的尖端抵着他喉咙。

    「胜负已分。若是真剑的话,拉斯现在早已经去见阎王了。结局拉斯零胜七

    败,只能用个惨字来形容!」

    「好说、好说。与你的零胜十六败比起来,小弟还只算是小巫见大巫!不是

    吗?哈登!」

    「你说什么!」

    「唷,挺热闹的嘛!」

    巴伊斯出声问候大家,哈登、拉斯及酷恩等五只眼睛一齐向他望过去。另外 ,

    站在墙边戴着面具的兹,也向巴伊斯行礼。

    「你们这几个怎么还是一样胜不过酷恩!」

    「这个嘛,是这家伙太强了!」

    「是啊、是啊才正准备要抽剑,没想到他人像风一样,咻的一下子就站

    在我面前了!」

    乍看下,只见拉斯肩膀上上下下地仍喘息个不停;但相反地,酷恩却是一点

    儿也没有呼吸杂乱的现象,若无其事地将剑提在手上。

    「兹或许可以与酷恩拚斗一下不过,我想他是不会有兴趣的!」

    哈登往墙边的兹望去。兹依然如同静物般,维持着不动。

    「还有对了!还有殿下!殿下的话,一定会赢的!」

    拉斯一脸诚挚地看着巴伊斯。

    「但是,我们酷恩说不定会大爆冷门也说不定哦!」

    被哈登给吐槽,拉斯怒不可遏地立即回应。

    「别傻了!殿下一定会赢!要不然来赌看看?」

    「好,赌就赌!谁怕谁啊!」

    「你们这几个,竟然赌博赌到我这个王子身上来,真是太不像话了!」

    巴伊斯口是心非地责备着,但其实他本来就打算来这里好好地流个汗运动一

    下的,所以,与酷恩对打正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大家的视线全集中在酷恩身上.

    「是不要紧不过,现在这时间王子不是有会议要开?」

    被说到了痛处,巴伊斯摇着头说道:「比起那无聊的会议,与你对打比较好

    玩!」

    巴伊斯从拉斯那里借来一把练习剑,对着酷恩架起了战斗姿势。视线相交,

    酷恩也随即摆出战斗姿势,防守上不漏任何缝隙。此时巴伊斯内心充满着期待。

    他感觉好久没遇到这种能让自己将所有事情抛诸脑后,只单纯享受着对战乐趣的

    对手。

    「开始!」

    在拉斯的手势下,二人开始交战。巴伊斯挥剑的力道相当强劲。酷恩只是藉

    力使力地化解掉。酷恩往后退一步,巴伊斯趁机顺势而上,没想到酷恩却抓住巴

    伊斯防守漏洞,闪电速度地一剑朝他刺过去。

    「我们老是败在他那一招!」

    「但不愧是殿下,竟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躲过去!」

    巴伊斯再度对酷恩展开攻势。但酷恩仍然轻易地躲过。假使巴伊斯使出右眼

    的能力,或许也能轻松读出闪躲的方向,但他不这么做,只是纯粹享受战斗的乐

    趣。就好像少年时的自己,不顾一切地向酷恩王子扑过去的那种感觉。

    锵!

    正当巴伊斯踌躇不定的瞬间,酷恩一剑刺来。糟糕!巴伊斯急忙变招抵挡。

    刹那间,巴伊斯脑海里闪过一些往事,突然觉得眼前对手的剑法、招数有种熟悉

    的感觉,因而大吃一惊。刚才那招。这家伙到底是?

    「巴伊斯殿下!原来您在这个地方啊!」

    此时,剑技场突然冒出人声,声音宏亮得足以令人吓一大跳。巴伊斯、酷恩

    皆停下手中的剑,转头往声音方向看过去。那斯达斯表情明显不快,他瞧着巴伊

    斯。

    「罗杰卿自早上就一直在找殿下!臣刚才还见到他急得头上冒着白烟,在走

    廊上来回地走来走去!」

    巴伊斯拍了一下那斯达斯肩膀后,与他擦肩而过,最后是大步地逃离现场。

    「咦!殿下您这样会让臣很困扰!殿下、等等我啊!殿下、殿下!」

    那斯达斯一阵慌张,然而巴伊斯却也不以为意。只是在离开时,又回头望了

    酷恩一眼。

    「刚才真是愉快!酷恩,下次我们再来打个痛快!就这么约定啰!」

    「喔!」

    酷恩感觉好像稍微笑了一下,或许是自己的错觉吧!

    城堡的庭园里面,有棵被称作「菲兰大树」的巨大树木。

    依照书上的资料显示,这棵巨树早在菲兰城建立以前,就已经存在许久。自

    古以来,一直被人们奉为神木来祭祀,现仍枝叶繁盛地持续生长。另外,它也是

    菲尔大公国的历史与发展象征,所以十分受到人民的喜爱。

    此时,爱妃娜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这棵树下。枝叶缝隙间射下来的阳光,照

    得爱妃娜的白色长裙十分耀眼。湛蓝的天空、绿叶茂盛的大树,枝叶随风而摇曳.

    唯有这地方和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变。自从与酷恩王子订下婚约那刻开始——

    十年前。爱妃娜也是一个人在树下。这天,邻国的酷恩王子要来和爱妃

    娜提亲。性格非常怕生的爱妃娜,由于害怕与未曾谋面的王子面对面地接触,于

    是,自个儿便跑出城堡躲藏起来。

    不久,有一位黑色头发、身材高瘦的青年走近,对着爱妃娜微笑。

    「你好!」

    他温柔的声音、和蔼的笑容,似乎化解了爱妃娜忐忑不安的心情。令人感到

    不可思议的是,这位青年的单只眼睛竟为红色。

    「你是爱妃娜公主是吗?在下是瓜鲁德兰的酷恩。我为您带来一份礼物!」

    说着,他便将一只金色的戒指套在爱妃娜小小的手指头上。

    「哇啊好漂亮!」

    「你终于笑了!」

    酷恩轻轻地触碰了一下爱妃娜的脸颊。她脸颊不禁发热起来。对于当时年纪

    尚小的爱妃娜来说,当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子。

    「我明天要回国了但我会找一天来迎接你回去的!」

    那时若你因悲伤而哭泣不止的话,我会让你开心得笑出来的。

    「那么假使我是笑着的话呢?」

    「哈哈哈!」

    我会让你笑得更开心。就这么约定了。

    虽然这个约定始终没被实践,但那日酷恩王子为爱妃娜套上的金戒指,现在

    依然在她手上。当被巴伊斯王子抱住亲热时,爱妃娜才悄悄地将它拔起来。

    「那是酷恩王子给的!」

    忽然从后面传出声音,爱妃娜吓一跳赶紧握住手中的戒指。

    「是十年前的订婚戒指吧!」

    不晓得从哪时候开始,巴伊斯就站在树下,背贴靠着树干而立。

    爱妃娜背部冒出一身冷汗。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得了你的身体,并不代表连你的心也得到!」

    巴伊斯嘴里一面说着生活无趣,在爱妃娜旁边坐下后,一头往她大腿上躺。

    「啊不要这样!」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只是躺在你腿上而已嘛!怎么才这

    样就害臊了!」

    「这也算是服侍的一种吗?」

    「随你怎么想!」

    巴伊斯撒娇似地头在爱妃娜大腿上钻来钻去的,且嘴里直喊着好舒服。对于

    巴伊斯这种像极小孩子般的行为,爱妃娜只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却也无法生出

    气来,只是默默地放任他。

    树梢上传来小鸟的鸣叫声。不可思议地,爱妃娜内心显得格外的平静。

    「如同谎言般的和平!」

    巴伊斯说出了爱妃娜现在正在想的事。

    「——或者可以说成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什么意思?」

    「我父王今天出发了,快则十日、最慢半个月后会抵达菲尔!」

    「我也听说了。但是!」

    爱妃娜内心惴惴不安。到底国王来了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应该不只是"

    法令"被废除掉而已吧?

    「但是再怎么恐怖,毕竟也是个堂堂的瓜鲁德兰国王,应不致于会乱杀

    无辜才是!」

    「你把他想得太好了,他是那种武力胜过一切的人。」

    巴伊斯立即回应,使得爱妃娜顿时语塞。她觉得自己实在很可悲,虽然心里

    不怎么认同他,却也不敢出声反对,最后还是附和地点点头。

    「你们既然有改变整个国家的力量,那为什么不往正确的方向走。邦迪欧斯

    王如此你也是!」

    「正确的方向?什么是正确的方向?」

    「即社会安定和平,人人充满着欢笑!」

    「哼、可笑!」

    巴伊斯又再次地打断爱妃娜的话。爱妃娜话被打断后,终于气得整个脸发青 ,

    声音微微颤抖。

    「为人民奉献牺牲、为人民谋幸福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你怎么如此地!」

    爱妃娜泪流不止。比起之前所受的委屈,刚才的对话更令她难受。先前酷恩

    王子温柔的笑容、甜蜜的约定,全从她脑子里消失殆尽。

    「爱妃娜!」

    巴伊斯用极平静的声音说道:「为人民奉献牺牲、为人民谋幸福。最后也只

    不过满足了你自己。因为若别人开心,你也一样跟着开心;若别人笑了出来,你

    也跟着一起笑。充其量,你不过是为了你自己!」

    「!」

    「活着的时候,为自己而活;到死的时候,无愧于自己。所有痛苦、快乐都

    由自己来承担,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人!」

    「!」

    「你要的或许是人们无忧无虑的笑容。但这不是我要的——实在很抱歉!」

    「嗯!」

    爱妃娜答不出话来,只是摇头内心否认着,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些东西,于是

    开了口。

    「你错了错呜呜呜!」

    泪珠滴落在巴伊斯的脸颊上。

    「爱妃娜!」

    巴伊斯含情脉脉地对着爱妃娜说道:「假使现在我在这里对着你发誓。"我

    将成为一个爱好和平、为人类祈求幸福,且善良又诚实的人"你会爱我吗? 」

    巴伊斯细长的手指,轻轻拭去爱妃娜脸上的泪水。爱妃娜不禁脸颊发烫,说

    起话来吞吞吐吐。

    「我、我!」

    暗紫色与红色的一双眼睛凝视着爱妃娜。

    「我不知道我是否会爱上你但、至少我会将你当成一个可以去爱的对象 !」

    「原来如此!」

    眼神稍微转为柔和些。

    「但是,爱妃娜。我这个人啊!」

    于是,巴伊斯缓缓起身,将斗篷下摆轻轻拨开。

    「与其伪装起自己来被人爱!」——

    我倒宁可选择真实的自己而被人憎恨。

    话说到一半突然断掉,巴伊斯恢复了他瓜鲁德兰王子的锐利眼神。

    前庭忽然闪出一个人影。

    「糟糕!从刚才我就一直在躲那个啰嗦的老头子!」

    罗杰一来,你就告诉他我死了。巴伊斯如此交待爱妃娜后,拔腿往庭园内侧

    街去。离开时,还回头看了一下爱妃娜:「躺在你腿上很舒服喔。或许比抱你的

    感觉更棒也说不定哈哈哈!」

    真搞不清楚这个人的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爱妃娜叹口气目送他离

    去。

    她转过身,发现走近眼前的这个人,竟让自己心跳突然加速。他并不是罗杰.

    而明明发色、发型都不一样为什么和十年前的酷恩王子影像重叠在一

    块?

    「我还以为巴伊斯王子在这里!」

    对方说了话,爱妃娜更是紧张。像这样和酷恩面对面,而且只有两个人的情

    况,对爱妃娜而言还是头一遭。

    「您在找王子吗?」

    「黑骑士团的那斯达斯说,为惩罚我在练习赛时差点伤了王子,因此罚我将

    王子找回去!」

    虽说如此,酷恩看起来不像是很认真在寻找的样子,让人感觉他只是随意看

    看,交差了事罢了。

    「等等!我!」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发出了声音,爱妃娜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说,意中生智 ,

    她将手打开,把金戒指展示给酷恩瞧,说:「嗯这、这只戒指您有印象吗?」然而,酷恩直截了当地摇摇头。

    「这样啊!」

    爱妃娜再度将戒指紧握住,只觉得刚才自己干了一件蠢事。

    「听说邦迪欧斯陛下要来我们菲尔大公国?」

    自己也不晓得自己在干嘛?爱妃娜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如此一来,我们国家不晓得会变得如何?还听说巴伊斯王子的"法今",

    也会因此而失效!」

    国家变得如何酷恩小小声地重复这句话,眼睛没看着爱妃娜继续说道:

    「也许会恢复成战败国的原貌!」

    「原貌?」

    「邦迪欧斯王来了后,"法令"消失,正意味着巴伊斯王子的统治也到此告

    一段落。总而言之,服侍制度被取消后,王子规定的一些禁令也会跟着消失!」

    「——啊!」

    巴伊斯自入侵菲尔大公国后,严禁士兵进行任何的掠夺行为。同时,"法令 "

    上也明文规定,不允许杀害女人,违者重罚。凡尽服侍义务者,其性命及生活皆

    受到保障。或许在这个法令下,所受的冲击太大,因而忘记了战败国的「原貌」!

    「我是不太清楚邦迪欧斯王的统治手段。但,我从街上人们口中听到了一些

    有关他的事例如,被他征服的街道,其中只要有一个人不服从他,他便放火

    烧了整条街,边欣赏着烧成一团火球的人们,一手搂着王妃饮酒欢宴。所以,我

    不认为这样的人来了之后,会禁止士兵掠夺、滥杀无辜!」

    「!」

    「到那时候,社会有可能会乱成一团、动荡不安,士兵们脱序、疯狂地四处

    流窜,抢夺人民财物、侵犯良家妇女、杀害善良百姓这些我是知道的!」

    原本只用淡淡口吻述说的酷恩,此刻声音明显地抖颤着。爱妃娜同时感受到

    一股极深的怒气与幽怨的哀伤。终于,爱妃娜总算能理解人们心里到底在不安些

    什么东西,及那时巴伊斯所言的「暴风雨前的宁静」那句话的涵意了——自己不

    由得也开始害怕。

    怎么办大街小巷成了一片火海、百姓被屠杀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请帮帮我啊,酷恩王子。

    爱妃娜闭目紧握住金戒指,在心中呼唤着自己心上人的名字。

    「订婚戒指?」

    「您果然知道的!」

    「没有,你也晓得街上八卦消息特别多。不小心听来的!」

    「是这样啊!」

    爱妃娜做出将手贴近唇边的动作,轻轻地吻了一下手中的戒指。

    「——已经是死去的人了最好将他给忘了!」

    「什!」

    爱妃娜蓦然回头瞪着酷恩。

    「为什么!你为何要说出这种话我现在已经是国破家亡的人了,仅能靠

    着这些快乐的回忆来慰藉自己,难道我这样做不对吗!为什么巴伊斯王子这样说 ,

    连你也这样说我我!」

    如同泄洪般一发不可收拾的情绪涌上爱妃娜心头,之后爱妃娜以泪水替代了

    言语。酷恩对她说声抱歉之类的话。但爱妃娜什么都不想听,将自己耳朵塞住。

    酷恩站在原地好长一段时间,最后,终于背对着爱妃娜选择了沉默离开。

    爱妃娜一直哭得不停。

    为什么会变这样子呢?为什么我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知道国王来所代表的意义后,爱妃娜的希望全落了空。另外,连回忆心上人

    的权利也被人剥夺时,爱妃娜已经一无所有——

    不管怎样都随便了。

    醒觉自己正腐化的那颗心,里头好像有什么种子冒出芽来。究竟是什么东西

    呢?是什么时候播下的种子呢?反正都无所谓了。像这样子,心被那株芽夺走养

    份,被根jīng给缠绕,就算是枯萎掉也罢了。

    那天晚上,爱妃娜被巴伊斯用马车给带上街,她并没什么抵抗。酷恩一同搭

    上马车充当保镳,他既不觉得难为情也没感到什么不满。

    马车在帐棚搭成的小屋后侧停下来,爱妃娜些微感到不安。

    「这里是?」

    「剧场。专门为男性客人表演的剧场!」

    一名胖得跟哈登不分上下的秃头男子,笑容谄媚地接近巴伊斯。

    「欢迎、欢迎!我是剧场的老板哥鲁鼻诺。平常总是受到巴帝沙大臣阁下的

    照顾,小的真是感激不尽——喔!这位就是传闻中的"公主"啊!太令人惊讶了 !

    真的和爱妃娜公主长得一模一样!」

    这名说话古怪的哥鲁鼻诺,正用他的小眼睛目不转睛地瞪着爱妃娜。长得一

    模一样?不会吧,我就是本尊啊!

    「看那里。这就是今晚的压轴好戏!」

    巴伊斯低声对爱妃娜说,同时用手指着舞台后方的大广告板。

    "神似爱妃娜公主!今晚邀各位共同探寻艾妃娜公主的秘密花园!"「什么!」

    名字仅有一字之差,爱妃娜楞住原地说不出话来。

    「明白了吗?今晚你是主角,由你上场表演。观众都是一些没钱买女人的下

    等兵士,或者是一些没职业的游民。你要在他们面前裸着身体跳舞来娱乐他们! 」

    「怎、怎么这样!」

    「只听说有长得很像爱妃娜公主的裸女要来,剧场似乎已经全客满,产生了

    一票难求的现象。但任谁都很难相信,眼前这位艾妃娜公主,竟然就是我们正牌

    的爱妃娜公主。也只有你、我以及酷恩三个人知道这件事!」

    很有趣吧?巴伊斯笑了笑。爱妃娜只是沉默不语,神情悲伤地低着头。

    不管自己再怎么讨厌、再怎么羞耻的事,只要是巴伊斯下的命令,爱记娜就

    算是不愿意也得照做。

    「各位观众!让你们久等了。接下来表演的,是我们艾妃娜公主!」

    台上主持人用高亢嘹亮的声音介绍完后,台下随即传出男性们的低沉欢呼声.

    爱妃娜害怕得膝盖直抖个不停。咚咚咚地大鼓鸣,场内灯全熄灭,现在一片漆

    黑。爱妃娜从哥鲁鼻诺那里听来,这就是出场的信号。

    虽然脚一直抖个不停,但爱妃娜还是得硬着头皮走到一片漆黑的舞台正中央.

    直到铜钹一声响,舞台才又恢复了明亮。

    「喔喔喔!」

    「喂喂,真得很像耶!」

    「哥鲁鼻诺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姑娘,还真会找咧实在是真假

    难分!」当爱妃娜被灯光照到的一瞬间,现场欢声震耳欲聋,众人为之疯狂。屋

    内满是观众,闹烘烘的,男人的汗臭味溢满了整间屋子。所有男人的视线全集中

    在爱妃娜一个人身上。爱妃娜已经不知所措,只好战战兢兢地先向观众行个礼。

    「不错喔!」

    「快脱!」

    爱妃娜身上披着只见得着脸部的斗篷。先让人见到脸,然后才一件件地慢慢

    脱,以炒热气氛,这是巴伊斯的指示。咚咚咚!鼓声再度地响起,从背后的布幕

    忽然伸出一只套着黑手套的手,当铜钹鸣起一声短响的同时,那只手突然将爱妃

    娜的斗篷给扯开。

    「啊啊!」

    爱妃娜脸颊发烫害羞地低下头。

    「哇塞!」

    「好大!xiōng部好大!」

    「怎么大成这样子!?」

    「呜!」

    斗篷内的礼服,xiōng部被刨两个大洞,rǔ房全露出来。此外,裙子前面也被开

    一条裂缝,往左右一掀,隐私部位全都会被人看光光。恐怕这也是特别针对这个

    目的设计的吧!

    「这么巨大的rǔ房还能维持这种形状,可能经常捏挤训练吧!」

    「而且rǔ头已经勃起了耶!由此可见她相当的yín荡!」

    自己的rǔ房被男人们当众讨论,爱妃娜羞得弯腰不敢抬头见人。但背后那只

    黑手将爱妃娜双手往后头一抓,使她的背挺直。

    「不要!」

    虽然经历一番挣扎,但爱妃娜力气依然不敌那只手。自然地爱妃娜摆出了在

    男人面前扩xiōng的姿势。最前列的男人与她距离非常接近,顺利的话也许可碰到rǔ

    房。因此,好几只手都伸了出来,欢呼声愈来愈大。

    「让我碰!」

    「让我吸你的xiōng部!公主!」

    rǔ房众目睽睽地被男人们无礼的视线给强奸了,先是rǔ头一阵酥麻且变硬,

    最后rǔ晕浮上来,爱妃娜已经无法抑制住自我了。

    陌生的音乐在屋内开始播放。攫住自己手腕的那只黑手松开。「跳舞、跳舞 !」

    台下的人们喧腾哗嚣着,爱妃娜不知道身体该如何摆动。因为宫廷中的舞会,

    和这里的音乐节拍根本不同。

    「怎么啦?艾妃娜!」

    「别老站在那里发呆啊!」奚落声此起彼落。爱妃娜左思右想,实在是不知

    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只好转过身背对着群众。然而,布幕中的黑手又跑了出来 ,

    这次竟动手揉挤爱妃娜的rǔ房。

    「啊啊!不要!」

    「就是这个!等好久了!」

    「不错!喘得再激烈一点会更好!」

    揉着rǔ房那只手,用着爱妃娜已熟悉的动作,刺激着爱妃娜感官。先是拧着

    rǔ房,然后用手指全体地按摩揉抚。不断地重复、左右交替揉抚,爱妃娜最后沉

    醉在其中,不知羞耻为何物。

    「嗯啊!」

    啊,这一定是巴伊斯王子的手。爱妃娜微微闭上眼睛、半开着嘴巴,心里确

    信着这件事。这么了解我身体且懂得让我如此舒服的人,除了巴伊斯王子外,我

    想不出有其他人。

    爱妃娜不禁从嘴唇呻吟出好几声。那只揉抚着rǔ房的手,配合着音乐给予爱

    妃娜强弱刺激,最后她也随之婆娑起舞。观众席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声。当爱妃娜

    摇摆起身体时,那只黑手立即离开她xiōng部,轻轻地将她推了出去。

    爱妃娜用着轻盈的脚步,在舞台上开始踏起舞步。她并没有跳舞的自觉,只

    是不知不觉的便扭腰摆臀,如此一来,原本疼痛的下腹得到舒缓,感觉十分舒服 ,

    便这么做。

    每当她转个身子,使得rǔ房上下地摇动时,全场就会充斥着口哨声、欢叫声.

    爱妃娜一面感到害羞,但一面心情显然很畅快。她曾经为自己的大xiōng部而感到

    很羞耻。但现在,她最在意的xiōng部在男人面前全都露了出来,反而觉得神清气爽.

    「下面快点露出来给大家看!」

    「对啊、对啊!快打开你那地方给大家瞧嘛!」

    「是不是湿了而不敢让大家看啊?」

    屋内哄堂爆笑。好丢脸!身体忽觉一阵快感,爱妃娜私处蠢蠢欲动。其实早

    在登上舞台时,私处就已经渗出汁液来了。裙子底下穿着一条小三角内裤,仅遮

    掩住女yīn部份,但相信很快地布会变湿而呈透明。若将前面打开,马上会让观众

    知道的。

    「打开!打开!」

    但小屋内呐喊着「打开、打开」的人们声音源源不绝,其中也夹杂着怒吼声 ,

    看来,爱妃娜是非得将裙子掀开不可了。最后她随着音乐、舞步,将裙子若隐若

    现的掀开。每当出现打开动作,淋湿的大腿间总是被风吹得寒冷。

    「喔!看见了!」

    「有没有湿?瞧见那地方的形状没?」

    「喔,棒透了!正中央的那条纵线轮廓清晰可见!」

    啊啊!湿成这样子还被一群人大眼瞧着,真是太丢脸了。

    一大堆下流、肮脏的臭男人们急促地喘着息,聚在舞台下用一种令人厌恶的

    眼光聚精会神地瞧着爱妃娜的重要部位。仅此而已,那地方就受不了刺激,不断

    地分泌出汁液来。

    「公主,让我来好好地欣赏一番!」

    「这样子遮遮掩掩的,可是让大爷我的小老弟更受不了!」

    「我已经打完一次枪了!」

    现场一阵爆笑。爱妃娜被底下的观众引导而停下动作,双手将裙子往左右拉

    开。在站着的状态下,xiōng部往上一挺,轻轻地开着双腿,将私处开放给人欣赏。

    「喔喔喔!」

    「好厉害喔!全湿了耶!那里全湿了耶!」

    「还没碰触到就湿成那样子!真不愧是菲尔第一的yín荡公主!」

    众人的欢叫声似乎更刺激了爱妃娜的隐私部份。音乐愈来愈大声,现场盛况

    空前。爱妃娜的身体逐渐有虚脱的感觉。

    我光是被人用眼瞧,就会有感觉。我是菲尔第一的yín荡公主。

    没有错。你非常yín荡,之后你该怎么做知道了吧?

    好像听到了巴伊斯的声音。以往在这个时候,巴伊斯总会对她下指示,会不

    会是自己的幻觉。

    我明白了爱妃娜心里回答着巴伊斯。她直接掀起裙子让人观赏,将系在

    腰部上的结打开,脱下那块湿透的布。

    「喔喔喔!」

    现场如痴如醉为之疯狂。爱妃娜也陶醉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不自主身体摇摆

    起来,自己彷佛在作梦般,走到台前坐下去。音乐顿时停了下来,屋内一片寂静.

    原本骚动不安的观众们,只是一直关注着爱妃娜的动向。

    爱妃娜心里忽然变得很空虚,只想赶快完成被人要求的事。她膝盖弯曲后,

    用手抱住两膝慢慢地往左右分开。重要部位变得相当的湿润,发出滋滋的声音。

    场内仍鸦雀无声。爱妃娜只听得见慌乱的喘息声与身体相摩擦发出的声响。

    啊啊。

    那地方一直被男人盯着瞧,感觉好像那些男人们随时会忍不住而一涌而上。

    爱妃娜陶醉地闭上眼睛。湿热的空气中,混杂着男人的腥臭味。没一会儿,爱妃

    娜的rǔ头、脸、私处,似乎全身都被男人们释放出来的东西给淋浴。

    「嗯!呜、嗯嗯啊啊、啊啊呜嗯!」

    现实中尚未被任何人给碰触到,仅有视线就让爱妃娜达到了高氵朝,边溢着汁

    液边颤个不停。

    (这样好吗?自己先离开。)

    「没关系。她回去由酷恩保护,应该没问题!」

    在菲兰城的房间,巴伊斯与那位黑影子的女人说话。

    (真的不后悔?)

    「后悔?」

    (玩弄爱妃娜公主,使她学会这种快乐等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时,又不

    忍见到她如此,而选择了独自离去?)

    「哈,别开玩笑了。我只是看她跳成那副德性,实在是看不下去才离开的! 」

    (但,如果爱妃娜公主若是知道你先回去的话,一定会很寂寞!)

    「为什么?」

    (因为她好像喜欢上你了。)

    「我?」

    巴伊斯大吃一惊,之后夸张的大笑出声。

    「够了,玩笑也要适可而止。你自己不是也看到了,她心里头只是一心一意

    地想着她那个已死去的酷恩王子,不是吗?」

    (。)

    「还是女人是那种被自己憎恨的人多抱个几次,就会日久生情、由恨转

    爱的动物?」——

    爱妃娜是这样马娜也是?

    (不。女人若恨一个人,就算是被多抱几次,充其量只会怨恨增加,是不可

    能由恨转爱的。只是爱妃娜公主她。)

    「够了,我不想再听了。不管是酷恩也好、爱妃娜也好,我有我的作法,你

    管太多了!」

    巴伊斯稍微感到厌倦,将残留在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对不起。)

    黑影子的女人在心底小声向他道歉。忽然,巴伊斯脸上露出了笑容。

    「但我相信你。最后你还是会留在我身边的!」

    巴伊斯将那黑影抱过来,抚着她的头发。

    「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也是如此吗?」

    (当然我的命已经完全地献给了巴伊斯殿下。)

    影子依偎在巴伊斯怀中,且伸手至他下半身。她一手触着巴伊斯的那东西,

    并轻轻地使其上半身躺下,然后嘴唇慢慢地靠近。

    (今晚就让我来好好地服侍殿下。)

    女人温暖的舌头与嘴唇,包覆住巴伊斯那根东西前端。巴伊斯顿时全身无力 ,

    身体依靠在椅背上。

    「嗯。好久没这样了。今晚就让我们忘却一切烦恼、尽情享乐吧!」

    还有,让我睡得沉一些。不要让我再梦到「那天」的影像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5》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五章 深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五章 深渊并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