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

第六章 守护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未知 本章:第六章 守护

    夜晚、爱妃娜刻意压着脚步声独自一人在走廊上行走。

    只依赖着微弱的月光与小烛台,她一个人造访着未曾来过的地方。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爱妃娜脑袋的理性一边告诉自己快回去,但是脚却停不下来。她心中犹豫着 ,

    最后还是到了那间房间。爱妃娜左顾右盼,将手上灯火熄灭后,从钥匙洞偷窥里

    头的动静。

    安赤裸着身体,被巴伊斯搂在怀里。

    「呜、殿下原、原谅我啊!」

    「不行,没照我所说的去做的话,我就无法给你特别的奖赏!」

    「呜呜但是、但是!」

    巴伊斯坐在床边,将安放在自己膝上从她背后抱住,并使她的腿打开。半悬

    空着,身体恰好朝着爱妃娜偷看的门。她未发育成熟rǔ房呈三角形,且腰围相当

    细。年龄应该不是小孩子了,但身材还相当幼小。而且,那部份也。

    认为是羞耻、不可以这样做,所以连自己的那部份都没看过的爱妃娜,见到

    安的私处无毛,不由得好奇地观察了起来。

    巴伊斯用细长的手指将那里往两侧剥开,使得里头的肉褶全露了出来。

    「怎么啦?好像开始紧缩了。」

    「呜呜!」

    形状与兰花肥厚的花瓣相似,爱妃娜心想。红色的肉瓣往纵的方向伸展,位

    置在中心点稍微上方,膨胀的花瓣将整个缝口团团包住。巴伊斯手指触着那地方 ,

    边划着小圆圈边给予它刺激。

    「啊、啊呜啊啊!」

    被触弄着,安的屁股、脚直颤抖,闭着双目感觉非常舒服似地,敞开的花瓣

    不停地溢出透明的蜜汁。爱妃娜看得出神。心里想着:巴伊斯王子之前也常这样

    子弄我那地方。我的那个地方也因兴奋而潮湿。

    当许多汁液涌出时,且肛门旁的肉褶及大腿间皆变得湿润,全体变得黏答答

    的。安下体现在一定也是像我一样流着汁液,那个地方光泽滑润。

    「有感觉了吗?快出来的样子?」

    「可是可是!」

    「不用说了,我早知道你从一开始就这样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安面红耳赤,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安是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这样?我是不是

    做不到。

    「不管那么多了,快点说吧!」

    巴伊斯捏住膨胀的东西,用指尖来回摩擦、挤压。安口中一边叫着不要,皱

    起眉头、脸部狰狞。悬空的膝盖一阵忙乱,动作和小孩子一样。不过话说回来,

    身材娇小玲珑的安,被身材高大的巴伊斯抱着时的姿势,就好像父母亲抱住的小

    孩般

    啊。

    才想得正出神时,眼睛瞧了一下地面。赫然发现巴伊斯坐的床前一带,放置

    着一个大口径的陶钵。难不成那是?

    「嗯殿下殿下我、我已经!」

    看起来全开的花瓣,正一会儿开、一会儿关地抽动着。

    「该出来了吧?」安表情像是认输般地点了点头。巴伊斯在她耳朵旁低声说

    着话,好像在教她一些出来时该注意的事。安又点了头,声音虚弱的开始说话。

    「我是侍女安被巴伊斯殿下搓弄那里,感到很舒服。为报答殿下大

    恩,请让我表演尿尿。可以吗?殿下!」

    「我允许你、快尿吧!」巴伊斯用手指压住敏感的膨胀处,似乎想挡住一样 ,

    刺激出尿口。

    「呜!」

    安身体微微颤抖着,挤出了一滴尿。同时,肌肤上起了鸡皮疙瘩,rǔ头变尖 、

    色泽变深。直到安再也忍受不住,被巴伊斯抱着的状态下,黄色的尿液喷了出来。

    「啊啊啊啊!」

    安虽不好意思地眉头下垂,但也感到无比的舒畅,不顾一切地放尿。爱妃娜

    还是头一次看见尿是从哪里出来的。刚开始时,尿朝上射气势如「洪」,但才没

    一会儿就垂了下来,落在早就置在地下的钵里头。那果然是给安用的。

    「啊嗯啊!」

    终于尿如失禁般地从胯下泄出,稍微弄湿了被单。

    尿完后,安筋疲力竭地靠在巴伊斯身上,表情啜泣着。

    「尿出来了!」

    「被人看见尿尿的样子感觉怎样啊?」

    「觉得好羞耻但这是殿下您的命令。」

    「很好!」

    巴伊斯像是在安抚小孩般抚摸着安的头发,并拿起身边的一块布小心地擦拭

    安那个被尿打湿的地方。安好像也稍微感觉到被擦拭,一边用鼻子嗯嗯

    地向巴伊斯撒娇。

    安好狡猾!

    爱妃娜感到更加地忌妒。安本来是爱妃娜专属的侍女,现在却被巴伊斯彻底

    降伏,实在是很不甘心。老实说,自己也很怀念当初与巴伊斯王子像现在调教安

    一般愉快的时候。王子都没有像对待安那样地对我下过这种命令。

    爱妃娜开始幻想自己就是安,也能被巴伊斯抱着尿尿。

    随即,那个地方像是被拧住般瞬间紧缩流出了一些蜜汁。糟糕!现在那个地

    方特别容易流出来,一下子就把内裤弄湿了。爱妃的大腿互相摩擦着。

    「我按照约定,给你奖赏!」

    巴伊斯跳下床,从房间的角落取来一个袋子。

    「你打开看看!」

    「是」

    「啊!这个是?」

    安错愕地望着巴伊斯。里面是一件桃红白相间的洋装,在袖子和裙身部份都

    缀满了褶边与缎带。爱妃娜惊呼了一声。她认得那件洋装。

    「这是爱妃娜在十三岁的时候,为了参加庆典特别制作的洋装。后来可能是

    因为xiōng部的地方太紧穿不下,被衣橱的管理人收起来了!」

    仔细一看,巴伊斯除了衣服外,还准备了很多首饰及小皇冠。

    「你也是女人,应该会梦想这样的服饰吧?我有一次看见你在打扫爱妃娜的

    房间时,偷偷地将公主的衣服拿到镜子前比对!」

    「啊!巴伊斯主人我我!」

    「不准哭!哭脸和公主的衣服不相称。好了,你赶快去试穿让我看看!」

    「是好的!」

    「不过你不准穿内裤,裙子里面只准穿袜子!」

    「啊!」

    「不这样穿,我特地准备这件衣服给你就没意思了!」

    巴伊斯脸上浮现出一抹仅有半边脸的微笑。安似乎领悟了这意味着什么,露

    出了一点失望的表情,随即红着脸点头说:我知道了。

    「穿了这件洋装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公主。而我就是公主的调教负责人。 」

    看着窃笑的巴伊斯,爱妃娜终于明白了巴伊斯打算做什么。突然,有一种诡

    异的气氛。

    「穿好了!」

    安不自在地站在巴伊斯面前让他观赏。安穿着洋装虽然有点羞怯,但眼神却

    闪耀着快乐的光辉,她在原地转了一圈。洋装的裙摆轻盈地散开,在地板上画出

    一个美丽的圆。

    「嗯公主。其实我本来还有点担心,但看来比我想像中还要适合您!」

    巴伊斯的语调变得恭敬有礼。

    「啊没这回事您过奖了!」

    安手捂着脸颊,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但是,公主,不巧xiōng前这部份的布看起来实在是很松垮!」

    「唔。」

    「公主身为女性却没有发育好,身为教育负责人的我真是觉得很可惜。接下

    来,就让我来指导公主成为一位真正的女性,可以吗?」

    「啊这个嗯。」

    安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巴伊斯。

    「那么,我先告退了!」

    巴伊斯轻松地抱起安,把她夹在腋下,就这样把安抱到床上叫她躺下。面对

    不知所措的安,小声说了句失礼了,手随即往裙摆里面伸进去。

    「啊啊嗯!」

    安的身体左右扭动着。巴伊斯的手看来正抚摸着那里。

    「公主,您觉得如何呢?」

    「啊!」

    「问您都不回答,这样会不会太坏心了!」

    光是讲话的用词就够让人觉得奇特了,巴伊斯脸上露出了笑容。安在裙子里

    的两只脚啪答啪答地摆动,咬着下唇,用着焦急的眼光看着巴伊斯。

    「这样啊。那么,就让我更确实地指导您!」

    巴伊斯把头伸进安的裙子里。巴伊斯拨开安的两只脚,把脸往核心贴近,这

    时爱妃娜彻底明白了。

    「啊嗯唔啊!」

    安立即呈现迷茫的表情,闭着眼睛沈醉在巴伊斯带给她的感觉里。这时,一

    定是巴伊斯近距离观赏安的那边,同时拨开肉瓣,将舌头伸进里面滑动。粗糙、

    柔软却弹性十足的舌头,在底下仔细地舔着,挑逗着敏感的肿胀处。爱妃娜

    不断地摩擦着大腿。下意识地把手掌放在胯下,抚慰般地磨蹭着耻丘。

    正统皇族之女,亦即真正的公主,看见被称为公主的冒牌者,那个地方却热

    了起来,这应该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但是现在对爱妃娜而言,几乎已经不在意

    了。她现在感兴趣的,只有巴伊斯王子接下来要怎样调教自己之类的事。

    所以她现在很在意:巴伊斯王子是不是比较喜欢安?和像我这种大xiōng部的女

    人比起来,他是不是比较喜欢像小孩身材的女人?我该怎么办?现在的我已经是

    个娼妇,除了获得王子的宠爱外,我没有其他的生存意义。

    「公主,您觉得如何?」

    裙子里传来巴伊斯不太清楚的声音。啊啊叫着、气息紊乱的安,眼睛半开地

    点着头说道:「感觉非常舒服,殿下!」

    「我不是殿下,我是您的教育负责人巴伊斯!」

    巴伊斯顺着裙子往上绕,把头伸出来。安仍然把两脚大大地张开着。在桃红

    白相间的可爱洋装底下,那地方全露了出来。此外,那地方黏答答的安看起来像

    是个极为yín荡的少女。身体在不由自主地扭动的同时,摩擦到原本衣服xiōng部松垮

    的地方,连rǔ房都露出来了。

    「如果您觉得舒服的话,请您下令巴伊斯让您更舒服!」

    巴伊斯瞄了一眼已露在外面清晰可见的rǔ头,并用手指掐住它。

    「嗯啊!」

    因为平躺着,当双手往上伸展时,rǔ房扩展开来,安的xiōng部看起来更加平坦.

    但上面的rǔ晕和rǔ头却呈三角形,十分坚挺。巴伊斯轻柔地反覆搓揉着,安便

    感到非常愉悦,嘴唇像半笑般开启,乞求般地扭动屁股。

    「那么,接下来请公主下令。"用你的东西,让公主更舒服,巴伊斯"!」

    「嗯是用那东西让公主她变舒服巴伊斯!」

    「没问题!」

    巴伊斯将衣服脱掉,把自己那根东西掏出来抵着安的入口。

    「对不起,请让我插进去吧!」

    「呜、嗯啊嗯、嗯呜!」

    每当巴伊斯腰杆一挺,安身体就会大大地弹起,开启状态的yīn唇颤抖着。像

    这么窄的地方,竟能挤得进如此粗的东西,安完完全全地接纳巴伊斯。巴伊斯在

    上头动作时,安的腰部不知不觉地也配合起来,身体充份地享受着被贯穿而入的

    快感。

    巴伊斯抱住安的膝,使其弯曲几乎触至rǔ房,然后插进去、又抽出来,反覆

    进行着,使得安身体大大地摇晃。

    「公主,巴伊斯那根东西感觉如何?」

    「啊好舒服感觉很舒服,巴伊斯的那个嗯!」

    照着人家的话重复说着,好像已成了安的癖好,安嘴里说着尽是一些猥亵的

    话。

    虽然rǔ房只是小小的,但上面的rǔ头可是摇得相当剧烈。巴伊斯的动作愈来

    愈快。最后已经快到shè精阶段了。爱妃娜也感觉自己腹中有巴伊斯热热的东西在

    动着,情绪愈来愈高涨。

    爱妃娜想像着巴伊斯的那根东西在自己的腹部上游移,渐渐变得越来越兴奋.

    「安,我想把jīng液射在你的xiōng部上,可以吗?」

    「啊嗯射吧!」

    好啊,你就让它尽情发泄出来吧!巴伊斯。

    爱妃娜在心里偷偷地这么说着。不知不觉的,爱妃娜的手一直摸着自己的那

    个地方,明知这么做是很下流可耻的事,手却怎么也无法移开。

    「啊呼!」

    白色jīng液将安的身体喷的到处都是。脸上、嘴唇四周,都被咻咻射出来的精

    液给覆盖。黏稠的jīng液顺着浅浅的rǔ沟流下来。shè精完毕,巴伊斯的脸心满意足

    的轻轻喘气。爱妃娜身体的疼痛已到达临界点,于是蹑手蹑脚、放轻脚步声离开

    那个地方。

    爱妃娜一到房间就马上倒卧在床上。打开xiōng前的衣物,动作像是要把衣服撕

    裂般,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双rǔ像被解放一样的弹了出来。爱妃娜用两手尽情的

    搓揉自己的rǔ房。

    好像要将无法流出来的rǔ汁给挤出一般,从rǔ房的底部开始,慢慢地朝rǔ头

    方向给予刺激,并用指尖将rǔ头搓成圆圆硬硬的。这个rǔ头,巴伊斯王子不知舔

    过多少次。巴伊斯那有着修长手指的手,搓弄着从爱妃娜极度暴露的衣服所弹出

    的rǔ房,发出滋滋的声响,一次、又一次。

    「嗯!」

    爱妃娜再也忍不住了,将穿在身上的衣服还有内衣裤全脱了精光。从在暗地

    里偷窥的那时候开始,衣服就已经被汗给浸湿。全身衣物脱光后,肌肤接触到空

    气,感到十分舒服。爱妃娜尽量的把脚张开,希望全身上下最热的那个地方,藉

    由接触空气让它冷却下来。

    突然发出「噗哧」声响。虽然是早就预想到的事,但那个地方的aì液已经流

    到大腿,yīn唇充血,上方的yīn蒂变硬,完全处于发情状态。爱妃娜将手轻轻的放

    到yīn蒂上,大腿开始上下颤抖,屁股中的xiāo穴缩了一下。闭上眼睛,爱妃娜一边

    回想着刚才的巴伊斯,一边用中指拨开yīn唇,由上而下摩擦着yīn蒂。

    啊啊好舒服啊!

    举起膝盖,将屁股抬的高高的,两脚像婴儿在被换尿布的时候一样大大的张

    开,爱妃娜专注地持续自慰。爱妃娜想起巴伊斯王子第一次进入自己的身体,yīn

    蒂上的皮肤被撑开,感觉好像快要麻痹的往事。

    距离那时候,所能感觉到的只有害怕的自己已经很远了。哪像现在,甚至还

    会这样自己将皮拨开,玩弄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啊嗯!」

    单纯yīn蒂上的刺激无法满足自己,爱妃娜手指往更深处插入。一下子、一根

    手指头插进了满是汁液的地方。手指头轻而易举地没入yīn道里。每当进出时,与

    里头的肉壁相互地摩擦,产生了莫大的快感。

    该如何是好,用手指也许无法满足。让王子和安瞧瞧,我受过调教的下体,

    也是需要男人那根粗肥的东西的。不仅是前面,连后面的穴也热了起来。

    「!」

    爱妃娜恍惚地半睁着眼,手伸入枕头下探索。拿出了巴伊斯总是在自己身上

    使用的那根假yáng具。前面的洞用粗的,后面的洞用稍微细一点的,两根同时取出.

    每一根在使用前,都先夹在大腿间前后摩擦,充份地涂上自己的汁液。然后,

    抵着入口处,口中边喘着息,一口气地插入洞穴里。

    「呜!」

    不小心吟叫出声。假yáng具也让期待己久的腰部产生了一阵阵地酥麻。从嘴里

    又喘口气,这次是将后面的细假yáng具慢慢地插进去。现在前后共夹着两根假yáng具 ,

    当触到最上头的yīn蒂时,从那里开始到rǔ头、后脑杓、脚趾头等等,身体各部位

    产生一种快溶化掉的感觉,舒服极了。

    「啊嗯!」

    爱妃娜两脚张得开开,手不停地动,一个人摆动着腰忍受着。

    啊巴伊斯,我已经如您所说地变成菲尔国里最yín乱的娼妇了。所以请你

    抱着我一直抱着我,请你侵犯我吧。如此一来,我将成为只服侍您的一个玩

    偶。忘却过去或是未来。

    「喔啊!」

    一阵强烈美妙的快感向身上袭来,爱妃娜全身僵硬,微闭的眼里闪耀着某种

    光芒,意识飘向了远方。

    国王及王妃率领的团,几乎是毫无阻碍地朝菲尔前进。这样的速度,依照预

    定来看,大约再几天就可以看到菲兰城了。

    城内出奇地安静。没有做任何欢迎的准备,表面上甚至很少谈到关于国王的

    话题,只是淡漠地迎接那天的到来。

    今天,巴伊斯早上净身后便整装前往教堂。

    这十年间,每年这个月的今天,巴伊斯都会重复同样的仪式。

    这是决定为了向十年前的今天,死于意外的酷恩王子祈福的日子。

    只有这一天,罗杰不会抱怨他不出席会议。哈登和拉斯在今天也会刻意地只

    待在剑技场。连酷恩、兹都不让他们待在自己身边,巴伊斯一个人独自祈祷。

    虽说是在祈祷,但巴伊斯并不相信神。只不过是因为思念故人,而选择神殿

    作为追思的场所——

    酷恩王子。父亲已经要来这个国家了。似乎很乱来地带来了大批的军队.

    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彰显男性的力量呢?还是连那个从没闪过红色目光的男

    人,察觉到什么蛛丝马迹了?

    你认为我该怎么办呢?

    那个男人来了之后,他将会随随便便地践踏我下的「命令」,恣意地杀害菲

    尔人民、破坏街道;而且,那个男人必定会将美丽的爱妃娜公主占为己有。

    (公主对你。)

    昨夜影之女的话语闪过心头。莫非?巴伊斯再度侧着头想着。但是,只

    要一想到被邦迪欧斯抱着的爱妃娜,心中似乎总是无法舒畅。

    在巴伊斯想像的画面中,爱妃娜被国王深深插入,边哭泣边喘息的场景,与

    马娜的身影重叠。虽然巴伊斯非常想要遗忘,十分不愿意想起,但他红色的右眼

    深处却怎么也挥不去「那天」马娜的情景——

    马娜,动作快一点!

    「巴伊斯等等我!」

    五年前。巴伊斯带着马娜,试着想要逃离父王的身边。巴伊斯的父王明明知

    道巴伊斯对马娜的感情,却仍然想要娶马娜做他续弦的妻子。马娜遭到哥哥拉斯

    汀伯爵的欺骗,应允了国王结婚的请求。之后,巴伊斯红色的右眼断断续续地看

    到了马娜被邦迪欧斯王拥抱的未来画面。

    虽然右眼尚未觉醒,但却看到了被以羞辱的方式夺走处女贞节,之后泪流满

    面的马娜。为了逃离未来可能遭遇的命运,巴伊斯决定带着马娜逃走。

    然而,逃亡失败了。

    「你倒是做了件可笑的事情嘛!」

    「畜生!放开她!马娜、马娜!」

    行踪被拉斯汀伯爵发现因而遭到逮捕,手脚行动自由被剥夺的巴伊斯,甚至

    被强迫看那个场景。

    「——你好好看着吧,巴伊斯!这个女的将成为我的新爱妃、你的继母!」

    「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看,巴伊斯啊!」

    马娜全身赤裸,双脚被大大的扳开,私处遭到国王的侵犯而流着血,那正是

    巴伊斯的右眼看到的未来场景。

    「好痛好痛啊!」

    马娜原本紧紧密合、被层层肉瓣所覆盖的下体,遭到男人的那根东西强行进

    入、抽插、来回旋转。

    「你要是能够生本王的孩子就好了!」

    「要要要去了!」

    巴伊斯别无他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因为受到国王激烈的摇晃,马娜脸上

    的表情从痛苦转为悲伤,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他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震怒,

    整个人快要抓狂般,眼睛见到的景像渐渐地转为红色——

    住手!不要啊啊啊!

    那一天,巴伊斯的右眼已经完全的苏醒。可是从那天之后,巴伊斯整个人像

    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想要从未来逃脱,却反而决定了未来的命运。不论是哪条路 ,

    未来都是不可能改变的。若这样的话,那天只要愉快的渡过,之后一切就顺其自

    然吧。

    但是。

    (——若无法回答我的问题,就请回自己国家去。)

    初次见面那天,尽管紧张得差点昏过去,但爱妃娜依然面对着巴伊斯说出「

    请你回去」这句。爱妃娜被嘲笑后而流露的怒容、哭着指摘你错误的脸庞、被拥

    抱时虽感到羞耻却仍掩不住喜悦的神情,巴伊斯一一浮现于脑海中。

    对了,就找侍女安来代替好了。安虽不至于被父王看上,可是,有可能因为

    受到我的照顾,而有被杀害的可能性。

    巴伊斯抬头仰望教堂的祭坛。

    酷恩王子。我是否应该采取行动呢?就算面对的是实力相差相当悬殊的对手 ,

    我还是要。

    「咦!」

    接下来瞬间,红色的右眼出现敌人的踪影。在那里是吧!巴伊斯朝着祭坛拔

    出剑来。同一时间,祭坛像爆炸般的飞散开来,几个似乎一直藏身在祭坛里的刺

    客,朝着巴伊斯慢慢逼近。

    「竟然跑到如此神圣的地方来撒野,你们这群可恶的混帐!」

    巴伊斯右眼闪耀着光芒,一一将刺客击倒。

    在祭坛外面待命的那斯达斯等黑色骑士,听到打斗声音立即涌入教堂,教堂

    顿时成为杀戮战场。原本应该是奉献出虔诚信仰的教堂,不一会儿工夫就被鲜红

    的血所污染。巴伊斯咋了一下舌,出剑时稍微犹豫了一下,肩部闪过一阵尖锐的

    痛楚。

    「呃!」

    吹箭有毒?哼,我不会因为这种东西而死去的。

    然而,巴伊斯眼前突然一片黑暗,随即就失去意识倒地不支。

    「殿下!殿下!」

    「不要触碰他!运送他时,尽量不要移动他身体!」

    突然间,城堡里骚动起来。发生了什么事?距离国王来这里,应该还有一段

    日子才是啊。

    「啊啊!公主,该怎么办呢公主!」

    爱妃娜步出自己的房间到走廊,满脸泪水的安迎面奔出来。

    「殿下、巴伊斯殿下他遭到偷袭中毒而昏迷不醒!」

    「你说什么!」

    「现在医生正在替殿下看诊。谁都不准见殿下。我说我是服侍殿下的侍女,

    请求他们让我照顾殿下,可是却不被允许!」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安像小孩子一样一边哭泣,一边往爱妃娜的xiōng

    前靠。

    爱妃娜下意识地抱住安,不过,爱妃娜也不知究竟该如何是好。

    「敌人好像早就知道王子今天的预定行程,事先躲在祭坛之中伺机行动!」

    「可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能够侵入城里。是不是内部有接应的人呢 ?」

    大臣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在城里四处议论纷纷。

    「那斯达斯!都是因为你没有善尽保护殿下的义务!万一王子有什么三长两

    短,我就要了你的命!」

    忽然起了一阵骚动的声音,哈登殴打了黑色骑士一记耳光。

    「我不会光让哈登一个人杀你。我第一个解决你!」

    四周静悄悄的,拉斯的声音因盛怒而颤抖。

    「原本我就不指望请求你们相助!」

    刚被打的脸颊,那斯达斯丝毫不以为意,一直凝视着远方。

    「我们黑色骑士是由先前的卡尔迪欧斯王所募集的。是一群被邦迪欧斯国王

    轻视的人所组成的。国王把我们当作累赘,硬是把我们交给殿下处置,殿下却宽

    宏大量的接纳了我们。从那之后,我们发誓效忠的对象不是瓜鲁德兰国,而是巴

    伊斯殿下一个人。不论是生是死,都要永远跟随在殿下左右!」

    这这次失策那斯达斯只说到这就没再接话下去了。

    「——呸真亏这些骑士还真敢说些大言不惭的话!」

    哈登故意冷嘲热讽般地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

    「你一个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是吧,拉斯。吃饭去吃饭去!」

    「喂,都什么时候了,亏你还吃得下饭!」

    「就是因为是这种非常时期才更要吃饭啊!饿肚子的话既没有办法打仗,头

    脑的思考能力也会跟着不管用耶!吃过饭之后心情才能平静下来,再来想想除了

    迁怒他人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别的事情!」

    「真难得你说出这么有建设性的话耶!我知道了,是吧!」

    谁叫你这么多话,哈登戳了一下拉斯,两个人的身影消失于走廊的那一方。

    平常都是三个人一起行动的,不知为何兹刚刚没有和他们一起在场。那斯达

    斯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终于转身往回走。

    「你要去哪里呢?」

    那斯达斯向询问自己要去哪的爱妃娜,深深地行了一礼。

    「我要去教堂。为教堂被血污染一事忏悔,并祈求殿下能够平安无事。目前

    我能力范围所及的事,只有这样!」

    之后,走廊只剩下爱妃娜和安两个人。安依然紧紧抓住爱妃娜不放,不安地

    抬头看着爱妃娜。

    「公主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去祈祷呢?」

    「想去的话,你一个人自己去!」

    爱妃娜说话的音调毫无高低起伏,并把安从自己身边拉开。

    「公主?」

    「我有我要做的事!」

    「公主请等一下!公主!」

    丢下快哭出来的安一个人,爱妃娜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没有赞同安的意见,并不是出自于忌妒。

    只是因为自己已经懒得去期望些什么,祈求些什么的缘故。

    我真的累了现在,只想能够比巴伊斯王子早一步解脱。

    「你打算做什么呢?爱妃娜公主!」

    才刚打开窗户,摇摇晃晃走向阳台的爱妃娜,被一个印象中没听过的声音给

    叫住。

    回头一看,一名留着黑色短发,身材苗条的女子站在那。

    「你是谁?」

    「我是黑影。为巴伊斯殿下的影子,一位替殿下工作的女人!」

    「!」

    「到今天为止,你和殿下,还有另一个男人的事,我一躲在暗处偷看!」

    「另一个男人?」

    「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谁吧!」

    虽然爱妃娜心里并非没有底,但她没有开口。

    「话说回来,你究竟想做什么呢?该不会是因为殿下的状况还不稳定,你想

    追随他而要跳楼自尽吧?」

    「我并不是想要追随他!」

    城堡建在岬岸上,离突出于湖边的悬崖相当近。阳台地处高地,下方的艾卢

    茵湖显得深不见底。

    「那么为什么?」

    「因为!」——

    我的国家遭受侵略,不仅失去了双亲,连贞cāo也被夺走。而且,我知道

    只要邦迪欧斯国王一来,菲尔境内各地就会受到破坏,一切都会随之结束我

    祈求和平的心愿又遭到耻笑,连我相当重要的未婚夫回忆,也被讥为无关紧要之

    事。

    我原本想,如果世间所遭遇的都是如此痛苦的事,干脆心一横将尊严等东西

    抛弃,把服侍巴伊斯王子,为王子奉献出身子,当作是我生存的意义。

    「只是就算那样,我也不知道这种日子可以过多久,是不是会很快地就

    突然结束我已经疲于持续寻找生存下去的意义了!」

    平常总是畏畏缩缩的自己,竟然能够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敞开心xiōng,如此

    坦白的说出心底话,爱妃娜感到很不可思议。可能是因为心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

    机会了,而想向某个人说出自己的内心话也不一定。

    「哼!」

    可是,那个女子却对爱妃娜的话毫不领情、嗤之以鼻。

    「就因为这样所以你想死?你真的认为,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吗?」

    「不然你认为我还保有什么呢?」

    「你来看看!」

    女子手指着外头的景色。爱妃娜看见森林、湖泊、湖边的街景。还有熙来攘

    往微小的人群、马匹。搞不好就连现在,地方上还有「服侍」活动正在进行着呢。

    「我的使命就是到各地,深刻体验人们的生活。菲尔境内的女子的确活的很

    辛苦,但还不到绝望的地步。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你在的缘故啊,爱妃娜公主!」——

    菲尔大公国还有爱妃娜公主在。她们相信只要有爱妃娜公主在,总有一

    天,自己丈夫和其他的男性都会回来,菲尔大公国会再度振兴起来的。

    「我在地方上不知听过几次这样的话。这正是菲尔皇室一直受到人民爱戴敬

    仰的证据呀!」

    「可是我顶多只会招来人民埋怨,根本没有回馈人民的力量!」

    「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什么都还没开始做不是吗?」

    「!」

    「的确,你过得很辛苦没错。可是,就我所见,你光是哭泣、愁眉不展、自

    暴自弃,完全没有反抗从来没有认真地想要奋战啊!你只是一味地顺从。我

    说的难道不对吗?」

    「那、那是因为!」

    「我认为,就算你没有力量,就算谁也无法助你一臂之力,你还是非得挺身

    而出为菲尔奋战不可。因为,你可是菲尔大公国的公主啊!你身上所流的皇室血

    液,正意味着你要为守护国家人民而战呀!」

    「皇室的血液!」

    我是菲尔大公国的公主啊。

    「是啊。这也是巴伊斯王子身上所流的血液!」

    黑影女人突然眼睛朝下望。光是说出巴伊斯这个名字,就足以将她对王子深

    深的爱意传达给爱妃娜知道。

    鞑鞑鞑走廊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那就这样啰,爱妃娜公主。我会为你的胜利而祈祷。而我也始终都会是王

    子的黑影,为王子付出性命!」

    速度之敏捷令人无法置信,影之女沿着阳台跳跃,飞快地失去踪影。取而代

    之的是挂着一张哭丧脸庞的安,她由门外飞奔进来。

    「公主!巴伊斯殿下醒了!他的身子好像已经不要紧了!」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安不断抽噎地哭泣着。爱妃娜抱住安的腰,握住

    安的双手向她询问:「安你喜欢巴伊斯殿下?」

    「咦!怎么突然这么问!」

    「呵呵,你脸红了唷。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我和巴伊斯殿下,你比较喜

    欢哪一个?」

    安的脸越来越红,但表情还是很认真,在思考又思考的情况下做出了回答。

    「那个那个巴伊斯殿下嗯虽然很可怕,但是除了感到可怕

    外,也会有让我心跳的时刻。但是公主您对我而言,是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的人。我之前对您说过"不惜牺牲生命也要保护公主"的心意,到现在还是没有

    改变!」

    「安!」爱妃娜的声音因感动而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就连我死去的奶奶都说,爱妃娜公主不但人长得非常漂亮,又很

    温柔是菲尔大公国的骄傲呀!」

    爱妃娜轻轻地闭上眼睛。眼泪湿润了睫毛之后落下。爱妃娜再次的抱住不知

    公主为何哭泣而满脸疑惑的安,静静地在她的脸颊亲了一下。

    「谢谢你!」

    两天后。

    巴伊斯召集大伙儿到会议室,但他却面无血色。

    「不好意思,稍微睡过头了!」

    不过,喜爱占人上风的措辞言语依然还是没变,眼神还有动作,都跟往常的

    巴伊斯没什么两样。

    「真是的!你受伤搞不好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要你别太过随心所欲啦!」

    罗杰虽然斜睨着巴伊斯,但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罗杰从知道王子身受重伤 ,

    到确定他已经完全没事的这段期间,哭的有多么凄惨。

    「呵呵可是罗杰,我又在想一些会被神明惩罚的事情耶!」

    众人保持沉默,将视线集中于巴伊斯身上。巴伊斯像个要把恶作剧内容公开

    的孩子,眼睛闪着光芒噗嗤噗嗤地笑。

    「我决定,要对自己的父亲下战帖!」——?众人面面相觑。

    「瓜鲁德兰的第一王子,巴伊斯阿德。巴鲁。巴吉尔,决定要推翻父王邦迪

    欧斯!」

    在场所有人的身体像被雷给打中一样麻痹地动弹不得,嘴巴张得开开的却说

    不出任何话来。

    坐在最后一个位置上的爱妃娜也是动也不动地,静静思考着巴伊斯所说的话.


如果您喜欢,请把《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六章 守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第六章 守护并对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