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不要急

第1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元媛 本章:第1章

    第一章

    夜阑人静,一抹黑色身影飞掠,仿若融入夜色般,疾掠的身影如入无人之境地快速进入一楝大宅。

    发现巡逻的守卫,黑影一闪,如风般飞掠而过。

    “咦?”守卫回头,疑惑地搔头。

    “怎么了?”同行的守卫看了伙伴一眼。

    “没,只是突然有阵怪风,觉得怪怪的。”他解释。

    “这种天气,有风正常的,别想太多,继续巡逻吧!”当是伙伴想太多,他拍了拍伙伴肩膀。

    “也是。”守卫笑了笑,两人继续往前巡逻。

    仿若极熟稔这楝大宅,黑影一点也不陌生地拐进几条长廊,快速进入一处雅致别院,然后停住步伐。

    看着开启的窗户,黑影不悦地皱了皱眉,从窗户飞身进入房间,立即感到一阵温暖。

    黑影一瞧,只见房间四处角落各放着一盆火炉,藉以驱散秋夜拂来的沁凉寒风。

    不过,窗户开着,放火炉有用吗?

    黑影不悦地抿唇,伸手将窗户关上,轻轻的,不落一丝声响。

    关好窗,黑影旋即转身,如猫般的步伐无声地来到床榻前,轻轻撩开床幔……

    “青儿?”床上传来微低的好听嗓音。

    沉静的黑眸睁开,盯着黑暗中的身影,却不见一丝惊慌、错愕,声调淡淡的,不带一丝起伏。

    “吵醒你了。”云青珑爬上床,用力抱住床上的男人,像只猫似地蹭了蹭他的xiōng膛,然后不满意地皱眉。“你好像又瘦了。”

    “你怎会来?”他素来浅眠,即使她的动作再轻,可他还是能感觉到房里多了一人,而会这么晚还到他房里来的。除了她,没有别人了。

    听到他的话,云青珑挑眉,更不高兴了。

    “我不能来吗?”她抬头不悦地咬住他的唇。

    下唇的痛让他皱了下眉,却不吭声。

    重重咬了薄唇一下,云青珑才松开贝齿,伸出粉舌轻舔了下被她咬疼的唇,指尖轻弹,隔空点燃桌上的蜡烛。

    幽暗的房间顿时一亮,也让她能清楚地审视他。

    无论看了多久,每一次见到这张漂亮得不似凡人的脸庞,她还是会忍不住屏住呼吸。

    就如同初次见到他一样,过了七年,那好看的少年长大了,可俊美的相貌却丝毫不变,只是更成熟、更迷人。

    而那淡淡的、沉静若夜的黑眸也始终没变.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云淡风轻的,没有一丝情绪起伏。

    他这模样,云青珑早习惯了。她伸手捧住他的脸,眯起眼问:“你的脸色好像更不好了,我给你的药,你没有乖乖吃吗?”

    才一个多月没见,却觉得他变得更瘦了,那苍白的脸色不变,可她让她很不高兴。

    明明房里暖似火,可他的体温却仍然不见暖,触手的冰冷让她的眉头皱得更紧。

    “你睡觉干嘛不关窗?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子,你想早点去见阎王是不是?”云青珑不高兴地碎念。

    当年,人人都说他活不过二十,第一次看到他,她就亲眼看见他发病的模样。

    那时,她早知这人活不久了,若真能活到二十,也算奇迹了。

    她站在一旁,看着发病的他,看着着急的蔺家人,突然,生命弱如灭烛的少年虚弱地睁开眼,两人的视线不意间接触。

    她看到他青紫的唇微扬,痛苦地呕出血丝,心口竟不由得一紧,不禁瞪着少年。

    相视的那一瞬间,她知道,对于生死,他并不在乎。

    那唇畔淡淡的笑,仿佛在说,若这一次熬不过,对他而言也无所谓,他不在乎,活无谓,死也无妨。

    那一瞬间的领悟,让她莫名地发怒了。他无所谓?那她偏不让他死!

    她走上前,推开大夫,不顾众人的惊讶,将掌心抵住他xiōng口,将内力传至他体内,然后从身上拿出随身携带的灵丹,放进他嘴里。

    “青儿?”云大飞看到女儿的举动,不由得惊愕。尤其看到女儿竟然把稀世的药丹给蔺墨玉吃。

    奇了,那灵丹可是稀奇珍宝,这世上只有一颗,还是她跑到深山古墓去盗来的,她随身携带,自己不吃,也不给人,护得跟什么似的。没想到竟然给了这蔺家小子,她啥时变得这么好心了?

    而且,那灵丹虽是难得一见的灵药,可对蔺家小子而言,顶多让他熬过这次而已,也保不了他的命呀!

    “青珑,你做什么?你给墨玉吃什么?”蔺扬文从错愕中回神,急忙要阻止。“青珑你别闹,快让大夫……”

    他话还没说完,却见昏迷的儿子竟然慢慢睁开眼。

    “墨儿?你怎么样了?”蔺扬文一愣,赶紧询问。

    蔺墨玉没回话,一睁开眼就看到身前坐着方才遇到的小女孩,她的手抵着他的xiōng口,一抹温暖透过她的手传至体内,减缓他的疼痛。

    就连刚刚快喘不过气的呼吸也变得沉稳,让他不再觉得难受。

    他又熬过这次了,为什么?

    瞧见黑眸一闪而逝的疑惑,云青珑勾起唇瓣,收回手,倾首在他耳畔道:“呐!没死,觉得可惜吗?”他不语,仅看着她。

    云青珑跳下床,看向蔺扬文。“蔺叔叔,别担心,他暂时没事了。”

    “真的?”蔺扬文又惊又喜地看着云青珑,感激地抓住她的手。“青珑,谢谢!谢谢你!”

    “没什么。”云青珑嘻嘻一笑,略带英气的眼眸睨向兰墨玉。“活不过二十吗?我就偏要让你活过!”哼,见他那不在意的模样.她就一肚子不爽,她偏要让他活下去,就算他病得再痛苦,她也不让他死!

    她云青珑说到做到,三不五时就找来些灵丹妙药或难得一见的千年灵芝给他补身体。

    活不过二十?哼!她就让他活过二十,瞧!都七年了,他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虽然,病弱的身子总是没好过,也不能太过劳动,三不五时就得躺在床上休养,而且一受凉,就会得风寒窝在床上。

    蔺墨玉这病弱的身子,真要养到没病没痛,也难了。

    而这家伙,明知自己不能受凉,却一点也不懂得照顾自己,像是要和她作对似的,动不动就受风寒,害她没隔几天就又听到他生病了,让她不能安心盗墓。

    可恶!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红玉的消息传得真快。”蔺墨玉淡淡开口,知道自家小妹总是把自己的消息告知云青珑,一丁点也不漏。

    前几天着了凉,最近都躺在床上,没想到才病没几天,她就来了。

    “生病也不懂得关窗,你想病得更严重是不是?”云青珑瞪他,摸着俊庞的脸往下移,抚着他的xiōng,触手的冰凉,让她很不满意。

    “房里很暖。”他也不阻止她的动作,反正阻止也没用,他的力气敌不过她一根手指。

    “暖?”云青珑嗤哼一声,讥诮地瞄他一眼,“那你身体怎么冰冰凉凉的,一点也不暖?”

    蔺墨玉不语,他的体质本就这样,无论春夏秋冬都一样冰凉,没有温暖过。

    而这她也清楚,只是借题发挥。“怎么?无话可说吗?”她高傲地瞪着他,毫不在意地跨坐在他身上,脸上没有一丝羞涩。

    江湖儿女,作风本就大胆,有啥好害羞的?而且,他是她的男人!早在四年前,他就被她扑倒在床,彻彻底底地被她吃干抹净了!

    对自己的男人,她只有热情,没有羞涩,而且一个多月没看到他,她好想他。没想到她一来,就见他不照顾自己身体,明明染上风寒,却还不注意,睡觉不关窗,他是想让自己病得更严重是不是?哼哼!罪加一等。

    蔺墨玉不吭声,黑眸定定看着云青珑,那双美眸里的恶意毫不隐藏。

    对她这恶劣的模样,他早就习惯了。她呀,向来胆大妄为,恣意行事,一点也不像个普通姑娘家。

    从十八岁遇到她以来,已经七年了,可他依然对她的行事作风没辙,永远都是屈服的一方。

    就如同四年前,年仅十五岁的她竟趁夜大胆闯进他房里,不顾他的阻挡、拒绝,将身子给了他。

    更正确的说法是——他被她连骨带皮地啃得一干二净,连点残渣都不剩。

    从那次后,她每次夜探他房里,总是极尽所能地挑逗他,来个火辣辣的缠绵,而他,完全没有拒绝的机会!

    从两人初次发生关系后,她就此认定他是她的人,那自信的小脸上一点羞涩的模样也没有,离经叛道的行事风格让他彻底无言。

    虽早知云家人行事独树一帜,可她的一切,还是让他惊异又无奈。

    蔺墨玉忍不住在心里轻叹,眼眸微垂,却看到她的衣领下、颈子左侧有一抹红痕。

    他微拧着眉,手指轻抚她的颈侧。“你受伤了。”虽然伤口已愈合,可看来应会留下疤痕。

    她身上总是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疤,可她一点也不在意,一点也不像个爱漂亮的姑娘。

    她的相貌俊秀,也不似姑娘家柔弱,倒像个俊美少年,又总是一袭黑色劲装,发以黑缎束成尾,一身男人打扮。

    就连肌肤也不若时下的姑娘白皙,而是淡淡的蜜色,可他知道她的身体很柔、很软。

    “小伤,不碍事。”云青珑不在意地耸肩,这种小伤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

    盗墓嘛,多多少少总是会遇到一些危险。

    听到她不在乎的话语,蔺墨玉眸光微沉。她总是这样,对自己一点都不在乎。

    看到他的眉似乎皱得更紧,云青珑挑眉。

    “怎么?你在担心我的伤口吗?哼!要不是听到你生病的消息,我就不会急忙想赶过来,也就不会受伤了,懂吗?我会受伤都是你害的!”

    她任性地把受伤的罪过全加在他身上,她本来盗墓盗得好好的,却接到蔺红玉的传信,说蔺墨玉又病在床榻上了,而且病了还不好好照顾自己,照样管理蔺家的事业,以及即将到来的古玩拍卖会。

    生病就算了,还不好好休养!她气得将信揉掉,急忙盗完宝物,就赶来蔺家。

    而颈侧的伤口,就是因为着急而疏忽,不小心被墓里的机关割伤。

    被冠上罪名,蔺墨玉面不改色,认识她七年,他对她的脾性很清楚,知道她此刻心情很恶劣。

    “你心情不好。”他直言,俊眉微扬。“因为前阵子小妹嫁出去的事吗?”

    前阵子云家小妹嫁给名闻江湖的神偷,这事可热闹了好一阵子,也传进他耳中。

    他知道她对自家小妹疼爱极了,而那个神偷,好像就是她口中常骂的“偷过界的死小偷”。

    他听她咒骂过,知道她讨厌死了那姓褚的小偷,没想到这下却成了她的妹婿,还抢走她极疼爱的小妹。

    被说到痛处,云青珑不高兴地眯起眼,低头用力咬他的唇。“没错!我心情很不好,又听到你生病的事,心情更差了。”

    她用力吮咬,很故意地把他的唇咬得又红又肿,不让他的唇青紫得没有半点血色。

    “青儿。”蔺墨玉微微叹气,唇上的痛让他可以想象惨况,每次见面她总是故意在他身上留下很明显的痕迹,像在宣告主权。

    “干嘛?你有意见吗?”云青珑没好气地瞪他,听到他提起自家小妹的事,她就满肚子火。

    “那姓褚的死小偷已经让我很火大了,你还给我生病,你是想彻底惹毛我吗?”没错,她承认自己是在迁怒。

    蔺墨玉淡淡地看着她,丝毫不受她的怒火影响。“小妹迟早要嫁人的。”他说出事实。

    “闭嘴!”她不能接受这事实,小脸沉凝,口气也跟着凶恶起来。“不准你再提到小妹和那姓褚的王八蛋!”

    面对她凶狠的警告,蔺墨玉不吭声,神情一样冷淡。

    气氛顿时冷了下来,云青珑受不了兰墨玉的沉默,咬了咬唇,“钦,你生气了哦?”她开口打破寂静,小脸有着心虚,她好像迂怒迂得太过火了。

    “没有。”蔺墨玉否认。好看的脸真的没有一丝不悦,一样淡淡的,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见他这模样,云青珑觉得更闷了。每次都这样!不管她怎么无理取闹,怎么任性霸道,他的情绪总是淡然,不凶她,也不骂她。

    她讨厌他这模样,感觉像是她一点也不重要,所以不足以引动他的心绪。

    “你干嘛不生气?”闷着声,她不高兴地看着他。“不管我怎么恶劣地对待你,你都不气吗?”

    “生气没有意义。”他淡然道:“像小妹要嫁人,你气,可一样改变不了事实,不是吗?”是没错,可是……

    “蔺墨玉,我会生气,代表我重视那个人,若不重视,我才不想生气!”她倾身用力抱住他。

    “我倒宁愿你对我生气,那表示你重视我……”

    可是他从不,面对她的任性缠人,他总是沉默。即使,她和他早已肌肤相亲,可是他还是让人捉摸不定,她一点也不懂他!

    蔺墨玉垂眸看她,对她的话,他没有回应,沉静的黑眸十分深邃,却幽幽的,让人瞧不清想法,……

    纷辞柳清晨的鸡啼声,让云青珑困倦地睁开。

    唔……她什么时候睡着了?她疑惑地眨了眨眼。

    她记得她抱着蔺墨玉说了些话,还对他发了顿脾气,然后又对他撒娇,说一会儿的话……然后,她就没印象了。

    她一定是聊到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扬眸看着身旁的男人,他犹然睡着,不过好似察觉她醒了,眼睫轻颤,似乎快醒来了,她赶紧伸手点住他的睡穴,让他再多睡一会。

    他向来浅眠,而且一醒来就很难再入睡,昨晚她吵醒他,又缠着他,定没睡多久。

    小手不意碰到他的肌肤,那触手的冰凉让她皱了皱眉,握住他的手,将内力传至他体内不一会,暖和他的身体。

    不一会,冰凉的肌肤渐渐变暖,她勾起唇,收起内力,满意地笑了。即将这种暖意只是暂时,可至少不再冰凉。

    她讨厌他总是冰凉的肌肤,那仿佛在告诉她,他随时都会离开这世上。

    坐起身,她看着他,手指轻抚着好看得过分的脸。他的皮肤很白,而且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

    不同于她的蜜色肌肤,他苍白得似乎快消失了!尤其站在雪色中,仿佛快融为一体,快随风消逝般,每每看到,她总是心惊胆战,然后不准他在下雪天出房门。

    对于她的不准,他总是淡淡的笑,不以为意,可她很坚持,甚至会生气,所以,他也无可无不可地遵从了。

    他总是云淡风轻,不拒绝,也不接近,靠近的总是她。

    知道他不爱被碰触,她总是故意地偏要碰他,黏着他,缠着他;知道他对生死不在乎,那她就要他活,不许他死!

    一开始,她不懂自己为何要这么做,甚至还为了他盗取各种难得一见的药物,就是为了延续他的生命。

    她不懂,可他却比她先明了,也不说破,只以那双洞悉一切的黑眸沉静地看着她。

    直到他二十岁那年,病危的他几乎度不过那年的寒冬,蔺家又急又慌,只好用老办法,打算冲喜。

    听到蔺家要冲喜,她气极了,她不许他娶别的女人,能碰他的只有她,谁也别想!

    那浓烈的占有欲让她吓到了,也让她明白,不知不觉间,也许在第一眼看到他时,她的心就遗失了……不可自拔地遗失在他身上。

    而这混蛋,明了了也不说,只是沉静又冷淡地看着她。可恶的家伙!

    她又气又怒,冲到蔺家,不顾众人的惊慌阻止,气呼呼地抓住病危的他,对他大吼:“蔺墨玉,老娘没让你死,就算阎王老子来也别想抢人!”

    哼!既然偷走她的心,除非她不要他,不然她绝不让他死!

    她说到做到,从阎王手中救回他,她什么没有,盗来的灵丹一堆,就算治不好他,也能为他续命。

    于是,他活过了二十岁,而她则继续缠着他,至于冲喜,当然也就不了了之,因为她不许,很霸道地要他拒绝冲喜。

    他没拒绝,听她的话,回绝了冲喜一事。然后,十五岁那年,她扑上他的床,在他的错愕之下,把他吃得一干二净。

    嘿嘿!她永远记得他那时的惊愕,看到冷淡的他难得的表情,她愉悦极了,不顾他的挣扎…

    是说,他的力气跟只蚂蚁没两样,挣扎也没用,她吃了他,而且还吃了不只一次。嗯……真是人间美味呀!云青珑笑得更邪气了,像只偷腥的猫。

    纤细的手指轻轻移到他眉间,笑容不由得收敛,眉尖轻拧,换上一抹忧心。他印堂上的yīn暗,七年来总是无法消散。她知道这代表什么……即使活过二十,他的命也不稳固,随时都有可能会走。

    她抿着唇,低下头用力吻住他的唇。

    “我绝不许你死。”她低语,语气却是坚定的。

    一定有办法能让他活得长久,她既然能让他多活五年,就绝对能继续续他的命!

    她轻抚他的唇,从褪下的衣服里拿出一块晶莹圆润的白玉,然后小心地抬起他的头,帮他戴上。“这玉会保你平安。”她轻抚着白玉低喃,注视着他的眼眸有着浓浓的爱意。

    对他的爱,她从不掩饰,而他呢?

    眸光微黯,云青珑倔强地咬着下唇。他总不拒绝,却也不靠近……

    不过无所谓,反正他是她的,她绝不放手。

    绝不!


如果您喜欢,请把《姑娘不要急1》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姑娘不要急第1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姑娘不要急第1章并对姑娘不要急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