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不要急

第2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元媛 本章:第2章

    第二章

    白玉温润晶莹,没有多余的雕工,乍看之下像块普通的玉,可一碰触却立刻感到沁心的暖意。

    这是传说中的稀世晶玉,传闻这玉可让配带者不畏冷热,甚至能抗百毒,甚至能让人长生不老,是人人抢夺的宝玉。

    蔺墨玉敛眸,雪白修长的手指轻抚着颈上的白玉。

    那天醒来没看到她,却发现自己身上多了这块白玉。他不禁微讶,一眼就认出这块白玉的来历。

    他记得这块晶玉早在几百年前的抢夺中就消失亡佚,没想到竟被她找到,甚至戴在他的身上,若被人得知,恐怕蔺家就不得安宁了。

    稀世珍宝可是人人抢夺的,而蔺家的珍宝愈来愈多了,不说那些拿出来就让人惊愕的灵芝丹药,只要是传说中可以让人长命百岁的稀世宝物,蔺家几乎都有,而且全在他身上。

    蔺墨玉淡淡一笑,想到爹爹每次看到他身上又多出那些宝物时,总是很沉重地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墨儿,有些东西,你记得要藏好,别让人看到了,蔺家还想长存下去。”

    呵!他可以想见,当父亲看到这块晶玉时,一定会吓得连退三步,这块晶玉可是比之前的宝物贵重百倍,而想抢夺的人也更多呀!

    真不知云青珑去哪挖来的,愈稀世的宝物,隐藏的地方愈隐密,危险也就愈大。

    可她不在意,甚至乐在其中.每每挖到宝物她总笑得自信又得意,然后来到他身边,跟他叙说盗墓的经过。

    很惊险,也很刺激,他知道她在跟他分享,所以他总是倾听。

    偶尔,她身上会有大大小小的伤口,有时候她的脸色不像以往红润,反而有着病弱的惨白。

    那种气色,他很熟悉,因为他每天都在自己身上看到。

    而她总不以为意,笑笑地说只是盗墓时不小心受的小伤,没什么的。她像阵风,逍遥自在,而自由的风,是不该受到束缚的。

    沉静的眸光轻敛,他握着晶玉,想着又消失了半个多月的云青珑。留下这块玉,她人又消失了,她总是这样,突如其来地出现,缠着他一夜,有时几天,最多半个月,她又会离开。

    她立志盗遍世界珍宝,那是她的乐趣,然后闪耀着一双眼,生动地诉说她的经历。

    他看着、听着,也明了他这里只是她偶尔停伫的地方,休息过后,她会继续前进。而他,则在原地等着生命消逝。

    他习惯了,长年的痛病.让他在生死关前徘徊,他对生死早已看得很淡,许是个性如此吧?他向来冷淡,对任何事都不在意。

    七年前,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她却救了他,甚至扬言要让他活过二十,没她的许可,她不许他死。

    她的语气霸道,神情却很认真,他不懂她,却不以为意,反正生生死死不就那样?

    可从那天之后,她却一直缠着他,知道他不爱人碰触,却很故意地仗着他体弱,三不五时就抱他,不管他怎么闪躲都没用,他的力气根本敌不过她。

    拿她无可奈何,后来也就习惯了,而且……

    他其实不讨厌她的碰触,比起他的冰凉,她的温暖体温总是能让他感到几许暖意。

    而她看着他的眼睛,也有着毫不隐藏的爱意。

    他比她先得知她的心情,却不说破,直到二十岁那年病危,爹爹提出冲喜,她才气急败坏地冲进蔺家。

    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了,脑子一片晕沉,可看到她气怒的模样,却莫名地想笑。那次,他第一次觉得活着好像也不错。

    而他也活下来了,度过二十岁大关,而她继续缠着他,甚至趁着夜晚扑上他的床,不顾他的惊愕,很用力地压倒他。

    他根本反抗不了,她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很霸道地看着他,直言宣告他是她的人。

    他生平第一次傻住了,他真的不懂她在想什么,姑娘家的贞cāo那么重要,她却给了他这个不知能活多久的人。

    她的个性霸道到只想听自己想听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其余的对她来说皆是多余的。

    蔺墨玉不禁轻叹,想到云青珑,心中只有无奈。

    “哥,你在叹什么气?”蔺红玉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捧着药碗,慢慢走进房间。

    蔺墨玉收敛心思,抬眸看向与自己相差十多岁的小妹,薄唇淡淡扬起。“没什么。”

    “是吗?”将药汤放到桌上,蔺红玉贼兮兮地看向兄长,“你是不是在想青珑姊?”兰墨玉淡笑不语。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答案。”蔺红玉两手技腰,红扑扑的小脸扬着稚气,“这世上也只有青珑姊才能让你叹气。”

    看小妹得意的稚气模样,兰墨玉不禁失笑,“你……咳咳!”才开口,他就一阵闷咳。

    兰红玉收起笑脸,赶紧走上前轻拍兄长的背,担心地问:“哥,你觉得怎样?”

    “没……咳咳!”蔺墨玉勾起笑容安抚小妹,“没事,只是喉咙有点痒,咳几下就好了。”

    蔺红玉却不放心,“你快把药喝了,你看你,竟穿得这么少,披风至少也披着啊!”

    她赶紧拿出披风披上兄长的肩,看到桌上的帐薄,立刻不赞同地皱眉。“哥,你病还没好,应该好好休养,干嘛还管事?这事交给爹就好了呀!”

    “古玩拍卖会快到了,爹最近也忙,我只是帮忙分摊一下而已,没什么的。”蔺墨玉淡淡一笑。

    “可是……”蔺红玉还有话想说,但兄长虽然笑得淡然,他的个性她可是知道的,要是他决定了,别人怎么说也没用!于是,她只好把话又吞回去。

    “乖,没事的。”蔺墨玉揉了揉小妹的头,端起药碗,面不改色地喝着。

    那沉静优雅的模样.让蔺红玉有点看傻了眼。

    她这个哥哥,真的长得太好看了,连爹娘都很怀疑自己怎会生出这么好看的儿子?就连外面的人都在传,说蔺家少爷是天人,身体才会这么差,迟早上天会把他要回去的。

    哼!什么天人嘛!她宁愿大哥长得平凡点,不要这么好看,那么身体就不会这么差,三天两头地躺在床榻上。

    这也就算了,偏偏还不懂得照顾自己,明知自己身体差,却总是不肯好好休息。

    蔺红玉嘟起小嘴,“你呀,再不好好顾身子,我就告诉青珑姊,让她来治你。”这世上也只有青珑姊治得了大哥。

    蔺墨玉停下动作,好笑地看着小妹,知道小妹对云青珑可是崇拜极了,甚至还想学云青珑去盗墓。

    “你呀,胳臂向外弯。”蔺墨玉摇头,明明自己才是大哥,可比起来,他这妹妹倒像姊姊了。

    “谁要你都不听话。”蔺红玉笑嘻嘻的,见大哥将药喝完了,赶紧倒杯茶给他。

    “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行了吧?”喝口茶,蔺墨玉一脸无奈。只要抬出云青珑,他就没辙了。

    “这还差不多!”蔺红玉这才满意,嘿嘿!她就知道抬出青珑姊有用。“对了,大哥,你最近还是乖乖待在房里,最好不要乱走。”

    “嗯?”蔺墨玉挑眉。

    蔺红玉没好气地看着他,“古玩会快到了,你就乖乖的,不要出去招蜂引蝶了。”

    每次拍卖会一到,家里就会来许多客人,而且千金小姐最多,全都是为了大哥来的。

    虽然病弱,外面也谣传大哥活不久,不过那张好看得不像人的脸还是引来很多桃花,再加上蔺家的财富,为了分一杯羹,那些人根本不在意,只要能跟蔺家结亲就行了。

    “我知道了。”想到每年一次的盛况,蔺墨玉也不禁皱眉,最近的姑娘家作风真的愈来愈大胆了。

    去年还有人直接下药,想让生米煮成熟饭,刚好云青珑来了,她直接踢走下药的人,由她自己来……

    唉!想到近来会有的热闹,兰墨玉不禁头痛了。

    唔……好像又到一年一度的拍卖会了。

    云青珑皱眉想了一下,一边粗鲁地挖出埋在雪土里的灵芝,然后满意地笑了。

    灵芝虽小,不过质地很好,扑鼻就是一阵清香,是上好的灵芝,不枉她爬上天山来拔。

    她将灵芝小心地用布包起来,再收进木盒,放进包袱里。“好!准备拿去蔺家。”

    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这下兰家可热闹了,她不去凑热闹怎行呢?

    更何况总有些不识相的女人想对她的男人出手,哼!她说什么也得亲自去挡。

    去年,要不是她去得刚刚好,蔺墨玉早被吃掉了!

    啧啧!那些千金小姐竟连下春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出来,真是丢女人的脸。她气得将下药的人踢到水池里,再亲自去帮蔺墨玉“解”药。

    嘿嘿……那一夜真是美好极了呀!

    云青珑很邪气地勾起唇瓣,想到蔺墨玉,心情就一阵好,半个多月没见他,还真想他。

    他呢?会不会想她?

    想到那张总是冷淡的好看脸庞,云青珑不禁摇头。那家伙会想她才有鬼!搞不好没她缠着他,他还乐得轻松呢!毕竟,两人之间主动的总是她……

    云青珑不禁轻叹口气,她总是捉不住他,连他在想什么,她也摸不清,两人的关系,全是她霸道强迫的。

    蔺家的人,对她和蔺墨玉的关系,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知肚明,却从不说出口。

    她知道兰家的人不反对,只是也不敢询问,因为蔺墨玉从来没开口过,所以他们也不敢先开口。

    蔺墨玉在想什么,没人看得透,就连她,虽然缠了他七年,看似与他最亲近,可也不懂他在想什么。

    不过,不管蔺墨玉要不要,她都缠定他了!

    云青珑冷哼一声,反正蔺墨玉生是她的人,死也只能入她云家的坟,他永远别想摆脱她,她这辈子缠定他了!她霸道地想着,足尖轻点,准备下山。

    “嘶!”突地,一道破空声从后面袭来。

    她身影一退,迅速躲过破空而来的飞镖,可掠过的锐风仍在脸颊擦出一道血痕。

    “谁?”云青珑拧眉看向身后。

    四道人影飞落,包围住她。

    “云青珑,交出晶玉,老子就饶你一命!”为首的胡子大汉看着云青珑,沉声威胁。

    云青珑挑眉,美眸不着痕迹地掠过一丝光芒,不解地看着来人。“什么晶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少给老子装傻!江湖上早传言稀世晶玉被你挖出来了,快交出来!”胡子大汉大喝。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走开!别挡路。”云青珑轻撇唇瓣,不想理他,转身就要走。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大汉怒吼,迅速袭向她。

    云青珑避也不避,在四道人影攻上来时,掌心凝聚内力,快速往四人隔空一击。

    “哇——”四声惨吼,四人倒地。

    云青珑直接走向胡子大汉,举脚用力踩住对方xiōng口。“说!晶玉的消息是从哪传出来的?”

    “唔……”大汉呕了口血,惊惧地看着她。

    “人人皆传……晶玉在你身……”话未完,就断了气。

    “该死!”云青珑低咒,知道她盗出晶玉的人不多.为什么这消息会流传出去?到底是谁传出去的?难道是家里的人?

    不可能!她立刻否决了这个可能性,那到底是谁?想到晶玉在蔺墨玉身上,若被人发现了……

    心神一凛,云青珑不敢迟疑,迅速往兰家飞去。

    蔺家最近很热闹,一年一度的拍卖会即将举行,各派人马皆来到城里。因此城里的客栈几乎全满了。而和蔺家有生意往来的,则住进蔺家的客房,接受蔺家招待,也顺便谈生意。

    至于蔺家少爷所居住的墨竹楼,则是人尽皆知的禁区,没有命令不得进入。

    虽然这几天墨竹楼外有很多小姐们徘徊,甚至想偷偷进去墨竹楼,不过皆被护卫挡下了,理由很简单——少爷身体不适,不能接受打扰。

    因此,就算再不情愿,那些千金小姐还是只能讪讪离开。

    不过,那些吵闹声还是让蔺墨玉频频皱眉。

    他爱静,很少出墨竹楼,就算有公事,蔺扬文也是亲自到墨竹楼来谈,不让儿子多劳累。

    不过拍卖会在即,即使守卫再严密,难免还是有不足之处,而且有些人就算再怎么阻止,也是挡不了的。

    “让开,我要进去!”刘敏儿瞪着眼,不悦地看着眼前的守卫。

    “表小姐,对不起,没有少爷的命令,我们不敢放行。”守卫低头恭敬回道。

    “放肆!”刘敏儿气得跺脚,漂亮的小脸有着浓浓怒气。“我又不是外人,要见表哥为什么不行?而且我是为表哥端补药来的,要是汤药冷了,药效退了,那怎么办?你们能为表哥的身体负责吗?”

    “这……”两名守卫互观一眼,还是不敢轻易放行。“表小姐,对不起,小的职责所在,请别为难我们。”

    “你们……”刘敏儿气得瞪眼,正要破口大骂时,却见一抹修长的雪白身影走过庭院,她惊喜大喊:“表哥!”蔺墨玉抬头.看到骄纵的小表妹.好看的眉微扬,又见守卫一脸为难,立即明白发生什么事。

    “让她进来吧!”他扬声。

    听到少爷的话,守卫立即放行。

    “哼!”刘敏儿瞪了他们两人一眼,才提着裙摆和婢女一起进入,一走到蔺墨玉身边,立即抱怨。“表哥,你真该好好惩罚那两个不长眼的侍卫,竟然不放我进来,应该把他们赶出蔺家!”

    兰墨玉微微一笑,不受刘敏儿的怒气影响,走进石亭,淡淡开口。“他们只是尽责而已。”

    听到兰墨玉的话,刘敏儿再怎么不高兴,也只能闭嘴,“好吧,我不跟他们计较。”她勾起笑,示意婢女将手上的碗放下。

    “表哥,听说你这阵子又染上风寒,我特地熬了人参鸡汤给你喝,你尝尝看。”她坐到蔺墨玉身旁,殷悬地掀开碗盖伺候他。

    兰墨玉不着痕迹地躲开她的碰触,温雅一笑。

    “我现在不饿,谢谢你,我晚点再吃。”经过去年的下药事件,他学乖了,除了庄里的人端来的东西,其余的他皆不碰。

    “好吧!”刘敏儿放下汤匙,美眸爱慕地看着他,“表哥,瞧你气色真的不好,有没有发烧?”说着,她伸手又要碰他。

    兰墨玉起身,适巧避开她的碰触。“是有点不舒服,敏儿,我先回房休息了,谢谢你的人参鸡汤。”

    刘敏儿不悦地嘟起嘴。“表哥,怎么我一来你就要回房?那我跟你一起进去,陪你聊天好了。”

    “不好!男女有别,影响到你的名声就不好了。”蔺墨玉淡声拒绝,心里却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出房门。

    “又没关系。”刘敏儿羞怯地笑了,“反正我迟早要嫁给表哥的呀!这次来,爹就是来跟姨丈谈婚事的。”

    “婚事?”蔺墨玉皱眉,这事他怎么没听爹说过?

    “是呀!”刘敏儿看着他,笑得娇媚。“听说姨丈也不反对,表哥,就算你身体不好也没关系,我会照顾你的。”

    早在见到表哥的第一眼,她就爱上他了,这么俊美又尔雅的男人,哪个女人不爱?她知道有很多人想嫁给表哥,不过能嫁给表哥的人只有她,其它人都别想跟她抢!

    刘敏儿热切地走上前抓住蔺墨玉的手,一脸娇羞。“表哥,敏儿会做个好妻子的。”

    “妻子?什么妻子?”冷凝的声音从一旁传出,一抹黑色身影从空中飞落,瞪着两人交握的手。

    蔺墨玉转过头,一看到云青珑怒火飞腾的眼眸,头真的痛了。

    这下真的热闹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姑娘不要急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姑娘不要急第2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姑娘不要急第2章并对姑娘不要急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