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狂想曲

第二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Acome 本章:第二章

    就算是再上等结实的马车,在快速行驶的时候,都免不了颠簸晃悠。

    眼睛很痛的闭着,躺在他宽大温暖的怀抱里。"你哭过没有?"眼泪不是个好东西啊,随便流一下,眼睛就痛得要命的难受。

    "小的时候哭过。"浑厚的声音在他xiōng膛中隆隆的响着。

    "我不记得上一回我哭是什么时候了,大概很小吧。"慢吞吞的回忆着,"我一向是不哭的,好象小秋比我哭得还多。"那个冷静的女人小时候满爱哭的,一见到我因为淘气而受伤时,总是哭得眼泪鼻涕一把的死命扯着医生要求一定要医好我。

    "哦?她是你的贴身侍女?"

    "恩,她长我两岁,是个很好的女人,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不会后悔的。"积极的开始劝说,其实满希望小秋嫁个好人家。

    他声音很平淡,"我不想要她。"

    思考,"她比我好啊,又不强势,背景又不硬,而且又有指挥丫鬟们的本事,当家一定很强,你想一下,娶她做正室,帮你管家,我咧,做侧室,帮你赚钱,你不是很享受齐人之福,不好么?"这种好处应该许多人很快乐的接受才对。

    "我不想要她。"他淡淡道,"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大爷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那换一个好了,"上一回你什么时候哭的?"w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在我求回我的三个弟弟时哭的。"l

    没听懂,"什么意思?"

    "家里没钱,追债的上门,为了不让他们抓住我弟弟,我卖掉了他们。"他的声音愈发平静,"但第二天我后悔了,去求回了他们。"

    "那请问债务是怎么解决的?"原来他的家境这么凄惨啊?

    "当时只有逆府接受我的卖身条件,偿还了所有的债务,让我们有条件活下去,并且学习经商之道。"他的声线很平稳,平稳得有点过头了。

    撑起身,眯着眼看他的面无表情,"原来你是童养婿?"看他的挑眉,耸肩,"是因为报恩,所以才答应联姻,娶一个强势,背景又硬的女人?哪怕那女人会骑到你头上作威作福?"

    "你会骑到我头上作威作福么?"他双手扶住我的腰。

    低头看他的手一眼,忍住拍开的念头,重新望进他漆黑的双眼中,"没兴趣。"勾了勾唇角,抓起他的手,看他粗糙的手心,"你吃过很多的苦,很辛苦的日子。"厚厚的茧盘踞在他掌心,十足的男人的手。

    他垂下眼,微微笑了,"是很辛苦,不刻苦,如何能保证我的弟弟还在身边,值得的。"

    对比自己嫩嫩的爪子,就连握毛笔握出的薄茧也会叫小秋磨了去,我是受不了身上多出任何这种多余的东西的,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了?有意思。"你很疼你弟弟啊。"推开他,坐到软榻的另一端去,随意的盘起腿。

    "他们是我的一切,爹娘死后,他们是我唯一的血亲。"他静静道,"我很疼他们。"

    瞥他,拥有大家族的我不是很明白这种专断的感情,似乎家人就是自己生存的唯一目的。曾经也这么想过,可下场还不是被嫁了出来?就算再在乎又有什么用?在乎是我的事,需不需要被在乎就是人家的事了。嘲弄的低笑出来,偏开头去不再有兴趣聊天,掀开帘子望向外边,"小秋。"

    马夫停下车,让小秋上了车来,才继续行驶。

    "姑爷。"小秋恭敬行了礼,才转过来,"小姐渴了么?"

    "恩。"慵懒的打了个呵欠,俯入软垫内,掀着一条缝看她沏茶,忽然问道:"和你拜堂的是谁?"

    小秋怔了怔,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动作,"小秋不知。"

    "是我四弟。"低沉回答的是他,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拿着书卷,抬头看我一眼。

    瞄他,"如果你四弟满意这个新娘,你会让给他?"亲情在他心里应该是最重要的吧,就算是他喜欢上的女人,若是他弟弟们看上,他会让还是不让?

    小秋顿时止住动作。

    他听懂了,黑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我争取,但不强求。"

    对望了一会了,嘀嘀咕咕笑出来,"真有意思。"这样的性格算是温吞的了,满符合他稳重如山的气势的,但缺乏了点霸道和狂妄,也许是因为家境的影响?残酷的现实历练的确给予了他过多的经验去累计他现在的性格形成。可矛盾的是,如果不去强求,他如何求得回他卖出手的三个弟弟?

    一笑了之,以后再去思考好了,现在不急。

    小秋端上茶给我,再递给他。

    慢慢品着香茗,让那股舒心的感觉流畅全身,合上眼。

    马车缓慢停下,有马的蹄声在车外,"大哥,前方有人阻拦,要求见您一面。"

    哦?他这么有名气啊?我怎么不认识?笑着掀开眼帘,看他起身出去,车内只剩下小秋和我,一下子宽敞了太多。

    "小秋啊,你有没想过要嫁人呢?"嫁衣穿过,堂拜过,好歹应该感动那么一下下吧。

    她坐到我身边来,细心帮我解下头冠,梳理着发,"小姐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低笑了,突然起身,压倒她,在她略惊讶的目光下眨巴下眼,"你越来越疏远我了,小秋,小的时候还让我赖在你身上的,为什么现在却依照着你的‘本分-而刻意的远离我?"

    她仰躺在我身下,错愕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微笑,"小姐怎么会不明白?"抬起手,轻抚上我的脸,"小姐是天,小秋只是地面的一粒尘埃,‘本分-是必须得依照的。"

    双手撑在她脑袋边,垂下双眼看着她,"小秋,我来打破这个‘本分-,你说好不好?"呵呵笑了,俯下头,"我来给你幸福。"

    "小姐"她湿润了眼。

    门帘突然掀开,爆出一声大吼,"你做什么!放开她!"

    猛的眯上眼,在看到身下蓦然睁大眼的小秋时,硬生生承受下背后袭来的掌风,咬了下牙,忍住喉咙上涌的腥甜,侧过头看是哪个笨蛋。

    "小姐!"小秋惊叫,想都不想的双手抱住我的背,"天哪,小姐,你没事吧?"

    看到车门外狂乱外加惊愕的男人收回第二掌,这才慢条斯理的起了身,顺便带起小秋,"你是谁?"懒懒拨开披散的长发,上下打量这个闯进来的粗鲁男人。

    "小姐!"小秋惊叫着,"大夫,快叫大夫!"

    "慌什么。"冷冷按住要起身出去找大夫的她,瞥向门外的僵硬男人,不是很耐烦了,"你是谁?"不认识,但敢乱掀这座马车的帘子的人,不会是普通仆役。

    "我、我是龙青焰。"那个年轻男人半跪在马车驾驶座上,死死盯着我和小秋,满脸的惊恐和不安,"对、对不起,我以为"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再次瞪向我。

    "前面出什么事了么?"懒得听他结巴,直接问我想问的。

    他怔怔道:"有人包围了我们,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府里的护卫都在做什么?"皱眉弯身跳下马车,一阵眩晕袭来,用力撑住马车边缘,好一会儿才稳住身子。

    "护卫在守护着您的行李和嫁妆。"小秋跟着下了车,扶住我。

    甩开她的手,冷道,"命令守卫嫁妆的那些个护卫全部到前面去。"斜一眼向惨白了脸的龙青焰,"带路。"

    他怔了怔,再次低头看看他的手,这才大步的向马车队伍前方奔去。

    纵身跟随,很快的到达撕杀成一片的队伍前方空地。

    "不象是山贼,他们不但有相同的服装,而且训练有素。"龙青焰在我身边焦急道:"他们的首领先是和大哥说了什么话,接着就动手了,他们人很多,我们的人勉强能抵抗,二哥叫我去找你。"

    微眯上眼,看着前方混乱的局面,抬手止住迅速集合上来准备进入战斗圈的护卫们,"不用插手。"

    "小姐。"小秋惊讶的低叫,"姑爷也在其中呢。"

    "你不帮忙么?刚才的确是我不对,对不起。" 龙青焰急了,年轻的脸一下涨红了,"但你见死不救,你忘了你和我大哥拜过堂的吗?"

    慢慢偏过头看他,"拜堂的人是她。"指指小秋,"她才是你的大嫂。"懒得理他瞪圆了的牛眼,转回去,扬声道:"翩凤,住手。"

    "飞凰!"一声大吼,撕杀中有一半人立刻撤到五丈之外去,接着一个高高的白袍身形出现在我身前,兴奋的低道,"飞凰,你总算是知道我来了。"

    小秋立刻倒抽了口气:"殿下!"

    "你是什么人?"龙青焰出拳攻过去。

    雪白袍子纷飞,他动作流畅的将龙青焰打到一边去趴,笑眯眯的转过来,"开心见到我不?"俯低下的脸庞俊美出色,剑眉飞扬,细哞狭长,肤色若玉,浑身散发着浓浓的贵气,一看就是败家子弟。

    瞥见另一半人仍警惕的拿着兵器,龙玄释则观望着这边,并未有任何举动。仰头向面前的男人,"你来做什么?"莫名其妙的出现打打杀杀,"改行做土匪了?"

    他低着头咧出个难看的笑,"谁叫你嫁人了?"精美得有些过分的面孔张扬着不满,"我不来,难道还真让你嫁给个老男人啊。"

    白他一眼,"如果能选择,我谁也不嫁。"挥挥手,"你可以走了。"

    "飞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不准你嫁!你是我的!"

    挑眉,奇怪了,竟然天底下还有人敢对我咆哮"不准"我做什么?"抱歉,拜过堂了。"挽出个幸灾乐祸的笑,看他怎么反应。

    他倏然眯了眯眼,细长美眸闪出yīn狠,"我杀了他!"放开我的手,转头就拔剑。

    "喂!你玩真的啊!"差点倒地,忙揪住他的衣袍后摆。

    他怀疑的回头看我,"你要阻挠我?"

    弯出个大大的笑来,"见到你很开心,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的。"

    他收软剑回腰,绽出灿烂的笑容,"我也是,收到你要出嫁的消息,我快马下江南,就指望能拦住你。"

    真的能拦得住的?背起手,思索着,微笑。

    "你笑得很诡异,我错过了什么?"他盯着我,突然眯上眼低吼,"谁伤了你?"一手抓住我的手腕脉搏,不了一会儿便转头咆哮道:"把伤药拿上来!"

    "大惊小怪。"皱上眉,抽回手。

    "大惊小怪你个头!淤血吐出来了没有?"他的声线一下变得很冷,"你的贴身丫鬟难道连一点作用都没有?"转到我身后,翻掌拍到我肩背之间。

    喉咙忍不住收缩,无法抑制的一口血吐出来,身子在瘫软之前被一只大手扶住。

    翩凤把药喂到我嘴边,冰冷的瞪向小秋,"还不快去拿水来!"再瞪回搀扶着我的龙玄释,"你是什么东西?"将药瓶弹回给手下,他眯着眼上下打量着龙玄释。

    等待眼前的黑暗过去,才睁开眼,先推开龙玄释的手,再瞟向翩凤,"这位是龙玄释,和我联姻的男人。"瞥见翩凤眼里骤然爆起的杀机,冷冷哼了一声。

    杀意消退不少,但仍残留在那双细美的双眸中。他看向我,"退婚,府里我去说。"

    "懒得理你。"甩都不甩他,转头,忍住咳嗽的欲望,往马车那边走。

    "飞凰,你这哪里是很开心见到我的态度嘛。"他唠唠叨叨的跟上来,高挑的身型晃来晃去的,"笑一下,笑得很诡异也好,你不笑的样子好丑。"

    望天,"小秋,把他赶走。"

    小秋还未开口就被他利眼瞪过去,"滚开。"

    知道小秋肯定是"滚开"了,才偏头看他,"嚣张。"傲慢的伸出手。

    "谁比较嚣张啊。"他哈哈笑了,单手撩开马车帘子,伸出手臂让我扶住上了马车,他才轻松的跃上,跟进宽敞的车内。

    "请龙少爷也上马车。"对着车窗外道,我陷入软垫中,一直郁闷疼痛的xiōng口才好受一些,"别吵架,我难受。"闭上眼,龙青焰那一掌不轻,就算服了药,还是痛。

    等龙玄释进了来,马车开动,翩凤才出声:"谁伤了她?"声线yīn冷无比。

    感觉龙玄释动作轻柔的拥抱起我,才懒洋洋的掀了眼,看到翩凤yīn寒的细长眸子,"你想叫我去死?"捂住xiōng口,咳嗽一下。

    他垂下眼,"你总不能叫我不生气吧。"

    "是不能,但别在我面前。"重新闭上眼,"他不知道这件事,是在你们打起来的时候不小心发生的。"

    身后宽厚的xiōng膛僵硬起来,该是猜出是谁出的手了。

    "他是翩凤。"挑开话题,"绰号是殿下。"

    翩凤冷嗤一声,仍是冷淡的开了口,"你好。"

    身后低沉醇厚的声音终于出现,"你好。"

    不指望他们能客套到哪里去,直接眯眼望向翩凤,"是不是上回的事没处理好?"所以才大老远的赶来找我?

    他潇洒随意的盘腿坐在软榻里,双手搁在分开的双膝上,"不是,是因为你出嫁。"

    思索,"我记得那件事,我并没有来得及处理完善就回府过寿,应该是结尾有问题的。"

    他恼了,皱起浓眉,"我来是因为要阻止你出嫁,不是那件该死的事情,底下那么多人白吃饭,也不怕我要了他们的命,你就不能轻松一下,别老这么紧绷着成不?"

    "这让我觉得有成就感。"淡淡瞥他。

    他叹气,"我知道。人全跑了,一个也没抓住。"

    不太敢相信,"你在也会这样?"

    他大大咧咧的一笑,"我不在,老头把我关起来的。"

    盯住他很久,明白了,"你和老头吵架了?因为我?"得到点头,干笑一下,"你现在是偷跑出来的?还带着这么多人?"

    他抓抓狂妄披散肩头的黑发,笑得傲然,"死得早的是老头,又不是我,他们敢不听我的。"

    "事情就这么搁下了?"

    "当然不,我会把事情圆满完成,顺便带着你回去,气气老头。"他呵呵笑。

    "天真,我嫁人了。"直起身,示意身后很大块头的沉默男人,"喏,本人的夫婿在这里,请不要当他不存在。"

    翩凤轻笑不止,"就算你当了寡妇我也会把你带回去。"

    警告的瞪他,"闭上你的乌鸦嘴。"靠向一边的软垫,抬头看着龙玄释,"你介意他是这种货色么?我和他很小就认识了。"

    他低头看看我,望一眼那方笑得乱不正经的翩凤,"他是你的朋友,我接受。"

    斜眼向翩凤,"你介意我的夫婿么?"

    他勾起唇角,盘起长腿,"我很介意。"

    这话没法谈下去了,指了指马车的门帘子,"滚。"闭上眼,重新窝回龙玄释怀里。

    "飞凰,你不能这么不公平对我,我连一点机会也没有。"翩凤闷闷的凑过来,就在我面前,直接当龙玄释不存在,"和你认识这么多年,连五台山都一起去了,那些枯燥的佛经我都陪你去背,为什么到头来你嫁的是个连我也不认识的男人,却不肯给我任何机会?"

    到头来慢慢掀开眼,"翩凤,和你认识了这么多年,陪你去闯荡去玩乐,为什么到头来,我什么也没有了,你还来逼我?"伸出双头捧住他的俊脸,"你要像府里那些人一样伤我的心么?"5

    他深深凝视着我,细美的眸子染了淡淡的忧伤,"你知道我不会,可我的心伤了,你怎么来弥补?"

    "别犯下和我一样的错误,快乐些。"

    "我连我最想要的都得不到,我怎么快乐!"他低吼了。

    "你只是舍不得,我们太相象。"如同光和影,相依相随,却永远无法真正并存相视。

    他握住我的双手,紧紧闭上了眼,"见鬼的,为什么我连反驳你的话都想不出来?"

    明明知道太多东西是必须得舍弃,但心会痛,很痛。"我舍不得你,翩凤。"这世界上最了解和我最了解的人。

    "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他松开手,对着我一笑,深情无比,"我以为这会是你和我,结果我错了。如果我不是我,如果你不是你,那么我和你"

    酸涩了眼,微微勾起唇,"如果我不是我,如果你不是你,那么我和你,应该就是凤凰成双了。"儿时的青梅竹马仿若过眼云烟,眨一下眼,"翩凤,送我入龙家吧,我不愿我的过去全部被湮灭。"

    他点头,"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不要这么敏感和骄傲,飞凰,女人出嫁并不是抹杀她的过去,你知道,这是人生必然要经历的。"

    噗嗤笑出来,"你又没成婚娶妻,说什么大道理。"

    他也哈哈大笑,"实在很难想象你以夫为天的样子哦。"

    冷眼瞅他,敢嘲笑我?"小心你以后被成群的老婆爬到头上去。"

    他笑着,坐回原位,歪头看着我,"能爬到我头上的女人只有一个,她又不肯嫁我为妻。"

    "我能爬到任何人头上,放心。"笑呵呵的,仰头看面无表情的龙玄释一眼,"你介意我爬到你头上么?"

    他深沉看了我许久,大手抚上来,盖住我的眼睛,暖暖的,温柔的。"休息一会儿,青焰的掌力一向控制不好。"

    没有反驳的闭了眼。

    安静的马车在微微颠簸内沉入寂静。

    平宁中,身下的厚实xiōng膛紧绷了一下,马车内的气氛突然肃杀起来,好一会儿才消退。

    不管了,睡觉。

    在马车停下的前一瞬间醒了来,合着眼好一会儿不肯睁开眼。

    轻笑,是翩凤的,"装死,爱赖床的小孩子。"

    懒得理他,动也不动的躺了很久才掀开眼,瞅依旧舒服坐在那边的俊美男人,伸出手。

    他轻笑不止,探出胳膊,让我扶着起了软软的身,"你想一侍二夫的话,我可以考虑。"细长的眸子挑衅的瞟向我身后,"你怎么认为?龙公子?"

    "我不会与人分享我的妻。"醇厚的嗓音沉稳的。

    回头笑着看他,黑黑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搀着翩凤的手臂,起身,忽然倾过身去,将唇印上他的颊,"你很有意思,龙公子。"暖暖的肌肤,舒服的气息,很适合他,不讨厌。

    "飞凰!你亲他!"翩凤低叫,"你竟然在我面前亲他!"

    "女色为什么惑乱英雄,明白了?"突然心情很好的勾住翩凤的手,"走啦,走啦,肚子饿了,去吃东西去。"

    "不公平!"他拧上浓眉,死瞪那边的龙玄释一眼,撩开帘子,让我先出去,"飞凰,你这样很不公平哦。"

    哈哈大笑,跳下马车,回身等他,"那你要怎么样?我把小秋送给你好不好?"

    "我才不要没用的女人。"他跃到我身侧,第一眼先瞪向旁边的小秋,"连主子都保护不了的东西,留着做什么。"

    小秋白了脸,深深低下头去。

    不知为何杵在一边的龙青焰立刻上前一步,"说话小心点,她又不是你的丫鬟,你有什么资格胡说八道?"

    "你是什么东西?"翩凤冷笑的昂起下颌,背着手,凉凉的上下审视他,全身顿时迸发出不可一世的气势。

    "你!"龙青焰低吼一声就要出拳。

    "青焰!"低沉的嗓音饱含警告,龙玄释下了马车,站到我身后,"你还有些事没有交代我?"

    "大哥。"龙青焰不甘心的收了手,愤恨瞪着翩凤,退下去。

    "惹是生非。"侧过身,亲昵的揪住翩凤的鼻子。

    "是他先来惹我的。"翩凤反手捏住我的鼻子,笑得贼贼的,"你不放手我就把你的鼻子扯得长长的象猪!"

    抬脚踹过去,"你才像猪!"

    他哈哈笑起来,松开手,低下头用鼻子顶了我的鼻子一下,这才转头冷眼瞥向小秋,"冬笙在那边,我现在不想见到你,滚开。"

    "是,殿下。"小秋恭敬行下礼去,"小姐,小秋先回避了。"

    侧头看她走得很急切,弯出笑了,"坏小孩,明明是要她去见冬笙,还口气这么坏。"

    "鬼知道冬笙这么能干的人怎么会有个这么蠢的妹妹。"他口吻还是很坏,"你是为了护她才受伤的吧?小时候是这样,怎么现在还是这样?"

    受不了他的罗嗦,头痛的转向龙玄释,"你要不要吃我家厨子的菜?南方的口味应该和你们北方差很远。"

    "好。"他垂眼看我,微微带着个笑。

    翩凤紧锁着眉,"我讨厌你在我面前对他好。"

    冷笑一声,"你嘴巴上可以染着女人的胭脂,我和我夫婿说说话又有错了?"

    他高高的挑起了眉,细美的双眼闪过尴尬和错愕,最后是懊恼,"要是他嘴巴上染了你的胭脂,我一定会杀了他!"

    "草菅人命是不好的。"不理他,慢吞吞往前走去,舒展一下委屈在马车里大半天的腿脚。

    "谁敢管我草菅谁的人命。"翩凤跟随在我身边,傲然狂妄道。

    转着眼珠望向天空,"如果我要管呢?"

    他沉默,"我考虑一下。"

    一手肘顶过去,"考虑你个头啊!"忍不住哈哈的笑起来,他爽朗的笑声也加入。觉得好快乐,就像还是以前的日子。勾住他的手臂,将脑袋挨上他的肩,"翩凤,翩凤,翩凤,我不想嫁了,可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府里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搬了出来,你看我的人生是不是很可笑?"

    他将脸颊靠在我头上,"飞凰,你觉得我宰了老头如何?这样你就可以搬到我那里去,没有任何人能阻挠。"

    长长叹口气,"九成五的失败率,老头会把你和我一起宰掉作为报复的。"

    "他不敢!"他的声音一下变得冷硬无比。

    "他当然敢。"泼他冷水,"谁叫是你先要他的命。"

    "为了你,我会动手的。"他冷静道。

    闭上眼,"为了我,你给我乖乖的听老头的话。"

    沉默在很久之后被打断,"殿下,膳食备好了。"

    他没出声,只是牵着我来到清理出的空地上,随意扫了眼站在四周的人,直接推我坐下,他则挑袍坐到我身边。

    龙玄释坐到我的另一边,龙青焰和另外两个年轻男子对望一眼,也分别坐下,很明显的看到他们眼里的不屑。

    轻轻笑了,真是有趣。任意的撑住下巴,歪头看向龙玄释,"你要吃南方菜还是北方菜?"655

    他看着我,"和你的一样就好。"

    翩凤凑到我耳朵边道:"讨厌他这样。"

    将他的大头推到一边去,"别小孩子气。"

    膳食很快端上来,小秋和个长相有她有些许相似的男子过来,那名男子走到面前,行礼,"冬笙见过小姐。"

    "恩。"懒懒托着下巴,看到小秋眼里掩饰不住的快乐,侧过脑袋看翩凤。

    "干吗?"他斜瞥我一眼,帅性的坐着。

    懒得去看冬笙帮翩凤、小秋帮我查验膳食和餐具是否有含毒素的程序,歪着脑瓜看着翩凤,"喂,为什么小秋看起来和冬笙长得就有八分像呢?"

    "人家是兄妹。"他懒懒回答,接了冬笙递上的筷子,拿起碗,夹了一块鸭子,自己先咬了半口,才送到我嘴边。

    玩着沉重的银筷,张嘴咬掉那半块鸭子,仍是含糊不清的思考,"可每看一回,他们都还是很相象啊。"

    "谁晓得。"翩凤显然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

    撇过头去看龙玄释,"你和你三个弟弟也有相似之处呢。"

    他微扬起剑眉,"我们的亲兄弟,自然相似。"

    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白米饭,"这就是血缘关系了?"笑一下,放下筷子。

    "你要是不吃我也不吃。"翩凤笑咪咪的丢开筷子,歪头看我。"你要是起身走人,我会立刻把刚才吃的东西吐掉。"

    一番话引来四双眼睛的注目。

    微微眯上眼。

    翩凤哈哈大笑,接过冬笙送上的筷子交到我手里,"吃饭,这两天你肯定没吃什么。"接着动作很迅速的夹了一堆的菜丢到我碗里。

    "土匪。"恨恨的咬牙,却不得不张开嘴咬一口饭,没好气的瞪向看着我的四双目光,"看什么看。"

    龙玄释轻轻的笑了,"孩子似的。"

    应该怒的,却只是扁了扁嘴,不吭声了。

    翩凤拿着第三双筷子,笑得心情显然非常好。

    没有胃口的勉强吃掉一些,拿了茶,径自起身走人。

    "小姐。"小秋跟上来。

    "你去和冬笙好好聊聊吧,这么久没见面了。"淡淡道,喝一口茶润了口,把茶杯递回给她,飞身出去。

    闭眼,让清风吹拂。一直烦躁的心情因为翩凤的到来平稳下许多,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我最重视的人来了。飞跃上官道侧面的山顶,站在山之巅,舒展双手,闭眼感受天地的气息,觉得平静。%

    沉凝的寂静被一声呼唤打破:"飞凰。"

    转头的瞬间看到翩凤,有一丝飞快的错愕,为自己的心思希望是龙玄释。为什么我会期待见到他?

    "你看入眼了?"翩凤直接把话挑了明,站在我身前,低下脑袋看着我,俊美无双的面孔是认真。

    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双手伸到他腰侧,圈住,将自己投入他怀里,"翩凤,也许府里帮我挑的这个丈夫还不算太坏,我不讨厌他。"

    "你没接触过任何其他的男人,别是错觉。"他叹息着抱住我,将下巴搁到我头顶上,"我不希望你受伤。"

    心头一窒,紧紧合上眼,"他们赶我出来了,翩凤,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他们赶了我。"喉咙收紧,很想哭,感觉眼泪溢出眼眶,为什么这般的委屈

    "嘘"他亲吻我的发顶,"乖,女儿总是要出嫁的,他们不是赶你,别胡思乱想。"

    "我不是他们的女儿!"恼怒的吼叫出来,挣开他的怀抱,"你知道我不是!"

    "飞凰,冷静一点。"他伸出手,静静道。

    用手背抹掉泪水,回到他怀里,让他用力抱住,"不公平,翩凤,我连反对的权利也没有,翩凤,为什么我是女儿?"

    "因为我是儿子。"他轻轻抚摸着我的背,"飞凰,你怨我么?"

    "我怨我自己。"搂住他的腰,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歇斯底里,低低笑一下,"好久没这么冲你发脾气了。"

    他歪头低下来看我,"我却喜欢得紧呢。"

    瞅着他漂亮的眉目,些微的脸热了,"翩凤,你爱我么?"抬手揽住他的脖子。

    他细美的眼睛泛出浓浓的宠爱,"我爱你,飞凰,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就是你。"

    "我也是。"踮起脚尖,"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是你,翩凤。"轻轻的吻他的颊,吃吃笑出来,"好痒,有胡茬!"飞身跃开,笑不可抑。

    他莫名其妙的摸摸脸,"男人当然会有胡子啊!我不信你那位龙先生没有!"

    做个大鬼脸,"吃醋,小孩子哦!"

    他佯装不悦,却哈哈笑出来,"我就是吃醋!"点地追上来。

    倒着飞给他追,笑得好开心,真高兴他来了。

    回到马车时,小秋恭敬的等在马车外,见到我,忙上前来,"小姐,您回来了。"见到我身后的翩凤,恭敬的行了礼,"殿下。"

    "怎么?"看见她眼里的恼,知道发生了什么。

    "您和殿下,他们在议论。"小秋轻声道。

    翩凤正在让冬笙取下手上的护腕,听到这个,冷冷的笑出来,"一个小小的龙家,九族也不过千吧?"侧过头看着我的思索,扬起眉毛,"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他值不值得。"

    "当然不值得。"翩凤弯出个绝对迷人的英俊笑容,灿烂无比,"不用思考了,听我的没错。"

    一掌巴开他的脸,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我唾弃你。"真是,这么无耻的话他也说得出来。扬眼看到远处的领头马匹已经开始移动,"走吧。"看来只是等我们回来就动身的。

    小秋撩起帘子,翩凤伸手让我扶住上马车,他也轻身跃上来。

    "姑爷说一会儿再过来陪您。"小秋在放下帘子前轻道。

    不久,马车开始前行,翩凤这才冷笑,"她倒是怕我怕得紧。"

    "是么?"直接倒到他大腿上,找到舒服的位置,闭上眼,"你要是无聊可以陪我睡一会。"

    "请问我这样如何睡?"他拍拍我的脸,低笑开。

    抱过个枕头,在宽大的软榻内重新找个位置,感觉他也躺过来,才靠过去,放松自己沉眠在熟悉的气息中。

    马车再度停下已经是深夜,到达了驿站的让众人和马匹都好好休息准备明日的旅程。

    闭着眼撑起身,甩甩混乱的脑子,一路的颠簸叫我想吐,头晕目眩的很难受。

    "还好么?"低沉的声音浑厚,就在身边。

    懒得理他什么时候和翩凤换了位置,只是靠过去,那具宽厚的xiōng膛很舒服,但还是晕得厉害。"我晕车。"皱着眉,用力揉着太阳穴。"翩凤呢?"

    "他说去找些药,应该是你的晕车药。"他淡淡道,温暖的大手扶着我的背,"你如果想嫁给他,那么就在没入龙家门之前走吧。"

    诧异的掀开眼,抬起头看他的面无表情,"你不想娶我?"真是打击啊,还没入门就被休妻,府里知道了,怕不是会昏倒一片。

    他黑黑的瞳孔里闪过什么,"是你并不想嫁。"

    错愕的眨巴着眼,开始反省,我是不是真表现得一副不想嫁人的样子?"我和翩凤不可能成亲的。"这个是事实,先挑明了再来反思我到底犯了七出的哪一条,这么顺利被下堂。

    "你们很相配。"他醇厚的嗓音里有丝苦涩。

    斜他一眼,瘫到一边的软垫中,好可以和他对望的同时让脑子轻松一点不用抬得太高,"我当然和他很相称。"世界上最相配的当然是我和翩凤,光看名字就知道是一对。

    "那你去嫁他吧。"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揉着额角,古怪的瞅他,"你真要我嫁他?天底下你是第一个这么豁达的人。"

    他显然误解我的说法,"我不夺人所爱。"

    懒得再刺激他更多,疲惫的闭上眼,淡淡道:"翩凤和我是双生子,你觉得我能和他成亲么?"

    一阵沉默,"你们长得不像。"

    "谁说双生子就一定要像的。"不屑的扯了扯唇角,"他像他爹,我像我娘,我们当然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彼此。"但性格就相似透顶了。

    更长的沉默,"逆府并没有翩凤这个人。"

    头阵阵抽痛,口气开始不耐烦了,"我又不是逆府的女儿,翩凤当然不会出现在逆府亲属的名单上。"撑开眼皮望他,"我是收养的。逆府的女儿九成九是招婿入赘,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被嫁出去而不是找个丈夫入赘?因为我不是逆府的女儿,顶多算得上是逆府的外孙女而已,所以他们才嫁我出来。"冷笑一声,多现实的世界,难道他所经历过的那些都是在放屁的什么也不懂?

    他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厌恶的不愿去看他可能出现的怜悯,"小秋。"等待帘子被撩起,起身就要出去。

    手腕被握住,他一个使力,将我拽回他xiōng膛上。

    "请问你在做什么?"抬起我被擒住的手腕,示意上面的人爪手镯可不是我愿意佩带上的。

    他低下头,另一只手托起我的下巴,"我很开心你嫁给我,飞凰。"

    眉毛高高挑起,看着他深黑的眼眸里的喜悦和热切,"很奇怪的反应。"是我完全预料不到的,他在高兴什么?很高兴娶了我这个被赶出家门的人?

    "我喜欢你。"他低下头,亲吻我的脸。

    有一点痒,眯上眼,忽然觉得脸有点发热,因为竟然没有揍他的冲动。

    松开我,他微笑,"你信任我。"

    "你是我丈夫。"奇怪的瞥他,"我不应该信任你么?"起身,到马车边跳下。

    "谢谢。"他跟随身后下车。

    小秋捧着一碗热腾腾的药茶迎上来,"殿下请您喝完它。"

    接过,一口喝掉,不理会它的苦涩难忍,"他在哪里?"将碗给回她,转头就往马车后方走去。

    "殿下已经在客栈里了。"小秋将碗交给一边的侍女,"似乎是有客人来,殿下在见他们交谈。"

    掉转回头,往客栈去。小小的客栈被数量庞大的马车群包围着,实在很是可爱,这么小的客栈,恐怕连房间也不到五间吧,只能委屈了那些下人。

    进入客栈,看见客栈一楼大堂里正中央坐着翩凤,他身前整齐的站立着数十个青衣男人。龙家有两个兄弟坐在另一边,难掩好奇的观望,龙玄释不在可视范围之内,客栈的老板和小二在柜台后偷偷往这边望,其他几个客人则分散在其余的桌子,目光都集中在翩凤这个大排场上。

    "怎么了?"淡淡道,走过去。

    "见过小姐。"所有青衣人转回头在见我的时候,整齐划一的行礼下去。

    "起来吧。"坐到翩凤身边,懒懒撑住下巴,"有什么事?"

    为首的青衣人恭敬低头道:"老爷得知少爷出来了,很是焦急,请小姐出面,劝少爷早日回去。"

    翩凤冷笑了,双手轻柔的抚上我的太阳穴,帮我减轻晕车带来的痛。

    合上眼,浅浅一笑,"老爷不知道我大婚的消息?"

    "小姐大婚?"他们显然吃了一大惊,"这个"齐齐瞥向翩凤。

    翩凤在一边凉凉道:"他当然知道,只是除了他自己,谁也不会告诉就是了。"

    "殿下"青衣人苍白了脸,"请不要这样说老爷。"转向我,低下头,"小姐,老爷虽然没有吩咐,但我相信老爷绝对是有他自己的理由的。"

    掀开眼皮,看着他们,轻轻掩唇而笑,"你们在担心什么?难道我的大婚会缺了他的礼物而举行不成?"倏的冷哼一声,起身来,"翩凤是要送我入门的,你们还有什么异议?"

    他们皆无人再言语,垂头下去。

    闭了闭眼,起身,"我出去走走。"转头向外走去,"谁也不准跟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结婚狂想曲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结婚狂想曲第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结婚狂想曲第二章并对结婚狂想曲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