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狂想曲

第四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Acome 本章:第四章

    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索性懒懒起了身,"小秋?"

    小秋在马车外柔声回应,"小姐,小秋在。"

    "我要去见翩凤。"心情很好,好得不得了的让我很快乐的想和翩凤分享。

    "是。"小秋掀起帘子进来,帮我梳理披散的长发,和乱七八糟的衣裳,接着才掀起帘子让我出去。

    翩凤的马车就在我的车后,华丽而巨大,一看就知道是议事用的马车,容纳得下数 十人。

    车外的冬笙一见我立刻行礼下去,"小姐。"然后起身帮我掀车帘。

    弯身进了去,数个青衣人捧着文卷坐在车门边,整齐伏下身去,"小姐。"

    "你们忙。"浅笑,伸手让坐在舒适主位上的翩凤接了我的手,将我扶到他身边坐下,找到个不压疼伤口的位置靠住松软的厚厚坐垫,这才单手托腮,笑眯眯的看着翩凤。

    他也正凝视着我,俊美无双的面容显然同样好心情的笑着,"做什么笑得这么傻?"托起我的下巴,左右仔细看看,细长的美眸里突然闪过了然和难以掩饰的暴戾,放开我,他拿起他面前的文书,"继续。"

    青衣人们恭敬的继续汇报事情。

    我则笑呵呵的一点儿也不介意翩凤的怒意,转个方向,霸道的推开他拿文书的手,缠上他的腰身,死赖在他怀中,轻轻的将笑埋入他颈窝,"我很快乐呢,翩凤。"

    他理都不理我的和那群青衣人讨论,任我在他身上巴来巴去的。

    抱住他的脖子,玩着他披肩的乌黑长发,用手指绕着玩,转来转去的扯,一直扯到觉察背后的长发被一股力道揪住,才知道终于惹他还手了,这才松开来,笑着老实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闭眼独自开怀。

    马车又开始移动,颠簸的车身竟然不能让我恼火,反而心情非常好的有了困意。打个小小的呵欠,乖乖不再乱动的靠着翩凤培养睡意。

    两个时辰后,所有人才恭恭敬敬行礼后退出马车。

    翩凤勾起我迷迷糊糊的脑袋来,满脸不悦和懊恼,"我算是明白当年你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还在气哪?"笑着揉了揉眼睛,躺在他怀里就是不肯挪动一下,"你已经把这些可怜人削得惨惨的了,不解气?"刚才那两个时辰,马车内气压超级的低,他动不动就发飚的已经把所有的青衣人给吓倒,怎么还有气生?

    挑起一边眉毛,他哼一声,"能不气么?"越瞪着我越恼火的忽然一把揪住我的鼻子,"当初你气了一个月有余,现在凭什么让我两个时辰内就可以恭喜你的嘴巴又红又肿?"

    笑着叫痛,推开他的手才摸摸自己的唇,"真的肿啦?"只是有点麻麻的,会这么明显么?

    "猪都看得出来你被蹂躏过,那个龙玄释到底会不会技巧?把你亲成这个蠢样 子。"

    "喂!"双掌巴住他的俊脸,"当初我可没这么人身攻击你啊!"&

    他眯起细美的眸子瞪我,"你没有么?我记得你那时指着我的鼻子叫我王八。"

    哑然,我好象是这么说的。望望车顶,摸摸鼻子,"我应该指着那些女人的鼻子叫王八才对吧。"我这么狠?居然骂的是翩凤?

    "你还骂我的儿子也是乌龟,连孙子也是。"他昂起下巴,又哼了一声。

    "呃这个,你的记忆真是好呀。"嘿嘿傻笑一下,猛的扑住他,直接把他扑倒入软榻中,趴在他身上笑嘻嘻的,"翩凤翩凤,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不好?不要气啦!"

    他撇了撇嘴,"你偏心哦,当时骂得这么痛快,现在我才说了两句而已,你就心疼,而且我说的还不是你。"

    不好意思的继续傻笑,"人家失言嘛,你闭上眼睛。"

    他依言闭上,嘴巴上还罗嗦个不停,"偏心偏心,我讨厌你,飞凰,你这个偏心鬼"话说到一半,震惊的掀开双眼,死瞪住正亲吻他的我。

    抬起脸,疑惑的瞅他,"为什么不甜?我以为应该是甜的才对。"舔一下唇,还是没觉得特别甜蜜。

    他翻了个白眼,"我们是双生子,你觉得会有什么感觉么?"双手揽上我的腰,"要是有感觉,早八百年前我们就有一腿了,还会等到现在。"

    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是么?可我讨厌你碰其他女人,你也不喜欢龙玄释碰我啊。"

    他叹息的闭上眼,"这是本能,笨蛋,为什么你什么都明白,惟独这个不懂?我们属于彼此,当然不高兴看到别人的亲近,但我们之间没有欲望,只是感情上的独占欲。"

    不太甘心的重重又亲了他的嘴巴一下,还是没什么别的感觉,只能说不排斥。"算了,没意思,不找你玩这个。"一点味道也没有,玩什么啊。

    他无力看天,然后兜住我的后脑,严肃的警告,"别让姓龙的再碰你,我怕你会成为寡妇。"

    哈哈大笑,用口水将他淹没,惹得他也哈哈大笑的两个人在榻上闹成一团。

    快乐的在马车里闹腾着,直到车身缓慢停下,冬笙在车外恭敬道:"殿下,到休息的地点了。"

    翩凤笑着搂住正在掐他脖子的我,"冬笙和小秋进来。"这才亲昵的吻过我的颊,"让我整一整龙氏总可以吧?"

    回想当年那些女人的下场,我耸肩,"他是你妹夫,记住了。"

    他轻笑,有点惆怅,"记住了。"

    冬笙和小秋进来,对我们的纠缠视而不见的上前分别为我和翩凤整理。

    被翩凤抱着下马车时,看到车队已经整齐的围正了一个圈,中央是铺好的毡毯,龙家四个兄弟和连香香已经围绕着坐了。

    见到我们,龙玄释微笑的起了身,让翩凤抱着我坐下,他才坐在我身边,低声问道,"睡好了么?"

    笑着,被翩凤不悦的咳嗽一声后,笑得更是开心,"睡好了。"看到他眼里的笑意,觉得很甜蜜,"口渴了。"

    他端起杯茶递到我唇边,喂我喝了,深邃黑眸里的笑浓浓的,满满的宠溺。

    翩凤冷哼一声,要将我从他腿上移开。

    不依的死圈住他的腰身,小声轻笑,"吃醋哦。"得到他暗地戳我的腰,才怕痒的哈哈笑着闪开,坐到他与龙玄释中间。

    仆役们将刚做好的饭菜端上我们中间的矮圆桌上。

    小秋和冬笙照例上来查验食物与奉上自备的碗筷。

    侧过身,心情很好的靠着翩凤,对着身后的小秋道:"小秋喂我,今天我就多吃一些。"

    小秋诧异的眨了眨眼,羞红了脸的掩唇笑着跪下身来,"小姐今天心情可真好。"小心的看一眼翩凤,端起了碗筷。

    开心的时候向来就更加娇纵任性的本人,如今变本加厉的昂起下巴指挥翩凤和龙玄释帮我夹菜,直到小秋手里的碗都堆得高高的了,才呵呵笑着张嘴:"啊"

    翩凤无奈又好笑的侧头用筷子敲我的脑袋,"你要是敢漏掉一粒米,我就把你今天的蠢样子昭告天下。"

    靠着他的肩膀,舒服的接受喂食,"你管我。"

    龙玄释一直弯着唇角笑而不语。

    龙家其他三兄弟聪明的没有开口,吃他们的饭菜。

    连香香娇柔的轻笑突然扬起,"嫂子好福气呢,这么多人侍侯着,怕是根本不知如何服侍龙大哥吧。"

    "香香。"龙家三兄弟同时低叫。

    连香香掩住小嘴儿笑,"香香说笑啦,三位龙哥哥当真呢,嫂子可还没说香香的不是呢。"

    冬笙突然翻掌将连香香身后站立的侍女打得飞出去。

    连香香惊呼一声,捣住嘴巴,急着想起身去看那名侍女却被冬笙直接抽剑的动作给吓回原座。

    一片寂静。

    翩凤转过头看看小秋手里才动过两口的饭菜,细长的眸子yīn狠无比的投向龙玄释,"你知道她有多难养么?"

    龙玄释扫过那边吓白了脸的连香香,再移回目光看面色淡然无聊的我,无语。

    懒洋洋的撑起身,"连吃个饭都不成呵。"哼了一声,站起来,刚要转身,被龙玄释握住了手腕。低下头看他,"干吗?"

    他抬着头看我,低沉道:"你身上还有伤,至少喝些汤。"

    微微皱眉了,垂落视线到手腕上,他的手把持在力道不伤我,也不轻易让我挣脱的地步。思索一下,"好。"盘腿坐下,"汤在哪里?"

    翩凤接过小秋端上的汤,将冬笙取来的小盒子里的数枚药丸给溶进汤里,才递到我手中,俊美得过分的面容上是不加掩饰的暴虐。

    皱眉,将掺了药的汤一口饮尽,丢开碗,"我去走走。"起身,看向惨白着脸的连香香,"你和龙家哪一位少爷交好?"扫过其他三个龙氏兄弟。

    她眼里有着直接被惊吓的神情,"香香"

    龙玄释的弟弟之一将她护到身后,谨慎的看着我,一言不发。

    偏了偏头,勾起个笑来,"别让我再见到她。"调头,冷斥一声想跟上来的小秋,"滚开。"纵身飞跃入高山峻岭。

    晌午的太阳很大,站立在高高的古木中,漠然凝视着远处的白云蓝天。

    "飞凰。"低沉的叫唤自树下传来。

    低头看到龙玄释扶着树干仰头望着我。"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抬头望着远方,"你怎么来的最好怎么回去。"

    他沉默了一会儿,浑厚的声音几乎是叹息的,"翩凤也没吃什么就摔碗回他的马车了,你们两个能不能都吃些东西再发脾气?"

    微皱了皱眉,"你找到我的弱点了。"

    他直接叹息。"这不是弱点,只是你的我的妻,而翩凤是你唯一重视的人,所以我关心你们,你们两个脾性都和孩子似的不稳定,这样下去,不是伤着他人,而是迟早会把自己弄得心伤累累的。"

    "我就是这么被养大的。"冷冷的回答。

    他无言半晌,"我不在乎你的脾气有多不稳定,我只希望能照顾好你,这个样子不吃东西,你的身子怎么受得了?"

    垂眼看他,微微眯了眼,轻盈跃下地面,"奇怪了,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吃东西?做什么要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

    他闭了闭眼,微笑。"你还不喜欢什么?"

    挑眉,"我很少有喜欢的什么。"

    他认真看着我,"你喜欢翩凤。"

    "我爱翩凤。"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介意,忽然笑了起来,"你也爱你的兄弟呀,不用这么吃醋。"

    他轻笑,"介意是必然的,你爱翩凤,那么你自然希望他健康快乐对不对?"

    盯他,"我没有胃口。"

    他浅笑以对,"那你就去陪着翩凤吃些东西吧,他是男人,相对的不能像你一般任性的糟蹋自己。"伸出手。

    犹豫了一下,让他牵住我的手,往回走,"为什么男人比女人要不能任性?"不公平嘛。

    他笑着,慢慢迈着步,"因为男人有责任。"

    是么?思考,"我觉得那是死要面子。"听着他浑厚的低笑,忍不住也弯出个笑来,很轻松哪,和他在一起,没有那么多负担和让我心厌烦的沉重。

    回到车队时,正看见冬笙和龙氏兄弟中的两个挥剑相向。

    抿出个笑,"要不要看好戏?冬笙的剑术在翩凤家里是数一数二的。"

    他低笑着摸摸我的头,"那两个姓龙的男人的剑术在龙家是倒数一二的。"说着上前,沉声勒令他那两个弟弟收剑,接着问怎么回事。

    华丽宽敞的马车半掀着帘子,翩凤悠闲坐在车上驾驶座边,面色平淡无聊。

    小秋一见我,立刻上前来站到我身后去。

    冬笙持着归鞘的剑立在马车边。

    没参加战局的龙青焰说是连香香的侍女死了,她要冬笙偿命,如果不就告到官府衙门去,翩凤直接命令冬笙去砍了连香香,所以就打起来了。

    我走到马车边伸手,被翩凤抱起坐到他身边,才道:"我叫厨子做些吃的,你别饿着。"我可以不吃,但我不能让他陪着我不吃。

    他没反对的点点头,将手上的茶盏递到我唇边,喂我喝了一口,淡淡道:"我是怎么跟你说你伤口的事的?"

    想起他说要我呆在他身边,望了望天,举手发誓,"绝对不再了。"

    他这才捏了捏我的鼻子,轻笑出来,接着傲慢的抬起细美的双眼,"冬笙,去把连姑娘的随从全部砍掉右手,如果有一个人敢反抗,挖出全部的右眼,连姑娘有意见则是将右脚也全部跺掉。叫大夫准备好,我要他们全部留着命回去见他们的家人。"

    龙氏三兄弟同时倒抽一口冷气,连龙玄释也微微的睁圆了眼。

    连香香的哭叫突然自一侧传来,"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我要告到衙门去,唐姑娘可要为香香作证呀。

    只见连香香与带着数名武装女子的英挺女人走出来,显然刚刚来得及听见翩凤的命令。

    "唐姑娘是当朝一品大将军的女儿,也是女中豪杰,她一定会上报她父亲惩治你们的恶行!"连香香哭得梨花带泪,好不可怜的立刻被龙氏一名兄弟护住。

    我轻笑,依偎着翩凤,"不过死了个丫鬟,哭得跟死了娘似的,而且我好象说了我不想再见到你吧?"

    龙玄释上前一步,抱拳道:"扰到唐姑娘真是对不起,只是龙某家务事,不必烦劳唐姑娘了。"

    连香香不平的哭道:"这算什么家务事?龙大哥你太不公正了!他们杀了我的贴身丫鬟呀!这是一条人命啊,你怎么能这么为嫂子的家人说话!"

    唐姓女人潇洒抱拳回礼,"连姑娘说得是,人命关天,作为外人的我也不得不干预了,否则传出去唐家的女儿不分事实黑白,家父的颜面会尽失。"

    翩凤狂妄大笑了,"好个唐家一品大将军教出的女儿。"

    唐姓女人蓦然转身,在看到翩凤的瞬间瞪圆了大眼,双膝在软下的同时被突然出现在她身边的冬笙扶了个稳妥。她些微惊慌的看向车后边的一排青衣人,立刻抱拳作揖:"殿下!"

    她转而向我行礼,"见过小姐。"

    我托腮而笑,"你去执行翩凤的命令。"

    她犹豫不到一秒,"是。"转身率领那群武装女子离开。

    在场一片死静,龙家兄弟之一快速带着连香香走远。

    吩咐小秋去叫厨子下菜,我笑眯眯的望向龙玄释,"背景很硬吧。"

    他无奈的摇头浅笑,走上前来,却是对着翩凤的,"给你惹麻烦了,家教不严。"

    翩凤抱着我的腰,"还得多谢你帮我把她领回来。"

    瞅这两个男人的莫名其妙的对白,我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们,"那个唐姑娘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没想到在这个地方遇见。

    龙玄释淡道:"她家的马车坏了轴,也是北上就顺道了。"深沉看我一眼,伸手握住我搁在膝头的手,"你要是不开心,我叫橙云先带香香回去。"大手捏了捏我的,剑眉微皱,松开去。

    垂眸看一眼我的爪,有什么不对么?"好,我不想见到她。"弯出个笑,"你吃了么?要是没有,就一起吃些。"

    他摇头,"我去命车队准备,半个时辰后出发。"

    看他稳健的身影远去,侧过身来看翩凤,"如果以后你不吃东西,那么我就活活饿死在你面前。"微笑微笑。

    他眯眼瞪我,"我早该饿死在你面前,笨蛋。"

    哈哈笑了,被扶起来,进到马车里去窝。

    车队一直行驶到黄昏,入了官道上的一个中等城市,才停下,全员松了口气的得以好好休息。

    "逆府别院的总管前来恭迎小姐、殿下及姑爷一行入别院歇息。"小秋在停下的马车外轻声道。

    掀开迷糊的双眼,脑子还有点晕,"恩。"被笑着的翩凤扶起身,有点哀怨的看他的清神气爽,"为什么你不晕车?"双生子不是么?就我一个倒霉算什么。

    他笑得恣意,"我早不怕了,坐车年年南下,你以为我还会怕小小的晕车咩。"东笙已经将车帘撩起,他利落跃下去,等我慢吞吞的挪出来。

    让翩凤抱我下马车,晕乎的脑袋随便看了看几乎要趴到地上去的总管,"小秋,龙公子呢?"要我学小秋叫龙玄释"姑爷",我会吐。

    "姑爷去整理后边的马车。"小秋取过件外袍,披到我身上。

    懒洋洋的被搀扶入院内去,正厅已经准备好了洗尘的酒席,就等着有人分别入座填满大圆桌子的每一个位置。

    小秋先与我回厢房梳洗掉在马车内呆了一天的疲惫,出来的时候,酒桌上的龙家三兄弟已经坐好了,见我出来,皆起了身。

    过去,坐到龙玄释身边,翩凤这才出来,也是梳理过,换了身新的白袍,在我身边坐下,五个人的酒席开始。

    没什么兴趣的咬着筷子,看他们无声的吃喝,觉得无趣又无聊。

    翩凤侧头看见我没有动过的食物,俊美的脸有薄怒,最终丢开筷子,"飞凰,帮我做些能吃的东西去。"

    "为什么?"叼着筷子,懒洋洋的掀眼皮子看他。

    他斜着眼看我,"因为这些东西让我想吐。"

    思索了好久,才懒懒起了身,"恩。"转身慢吞吞向外走去,让小秋带我到厨房里。

    厨房的人在我到之前被清得干净,只剩下旺盛的炉火和准备好的食材。随意看了一眼,伸出手。

    小秋帮我卷起袖子,微微焦虑的看看很热的厨房,"小姐,您的晕车"

    "翩凤要吃的。"既然他要吃,那我就一定会亲自动手。看看现有的食物,吩咐小秋去把我要的其他作料和物品拿来。

    整整一个时辰,看着三道菜和新蒸的饭,才让小秋帮净了手,让她端着回到餐厅去。

    厅里的龙家三兄弟和翩凤都还在,见到我回来,龙家三个都难掩饰好奇的看向小秋手上的托盘。

    小秋将托盘上的菜饭端到了翩凤面前,而我则继续缓慢的坐回他和龙玄释中间。"你要不要尝些?"望向龙玄释。

    他微笑着摇头。

    另外两个龙家人已经睁大了眼,眼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那些饭菜。

    "我很难得动手的。"就事论事,"你尝尝比较好。"

    翩凤拿着乘好的饭菜,抬头随意看了龙玄释一眼,才淡淡道:"全世界,飞凰只会为我下厨。"

    龙玄释看我一眼,道:"好。"

    小秋帮他乘了些饭菜。

    我依偎着翩凤,看着龙玄释尝饭菜的表情,微微抿了个笑来。

    他不可置信,偏头看我,再看他手里的饭菜。

    倒是翩凤傲慢的笑了,托起我的下巴,喂了我一口,"如何?"

    龙玄释认真的看着我,"这是我一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我笑,再被喂了一口才合上眼,困困的将脑袋靠住翩凤的肩膀。

    翩凤笑得有点漫不经心的,"飞凰的手艺比全天下任何厨子都好,所以才把她自己的嘴养得这么刁,一不合口味或者心情不对,她根本什么都不碰。"

    "哪有这么奇怪。"我抗议的咕哝,"我不挑食的!"再度被喂了满嘴。

    "你挑剔。"翩凤轻轻哼一声,"我不舍得让你脏了手,你就连喂自己嘴都懒得了,这样下去怎么成?"

    偏过脑袋去不理他,"罗嗦。"晕的感觉晃来晃去,马车还是克我。

    翩凤喂了我一会儿,最终在看见我把食物都含在嘴巴里鼓鼓的就是不咽下去,才放弃的命令小秋扶我回房去休息。

    不知道为什么的很快沉睡,醒来的原因是因为安静,太安静了,一点动静也没有的身边也没有翩凤或龙玄释的存在,真是奇怪。

    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撑起困乏的身子,拖拖的下了床,"小秋?"敏感的闻嗅到空气里的一丝血腥,微微皱了眉的直接走到门口,拉开。

    翩凤笔直站在门外,俊美的面色yīn狠邪佞,在看到我的出现,他偏侧过头,冷冷道:"有人把我调开后,把龙家人全部抓走了。"

    随意颌首表示听见了,慢慢走到他身边,靠住,才闭上眼,懒得去看凌乱又血迹挥洒的四周,"那我为什么还在这里?"本人虽然轻功一流,但完全没有近身的自保拳脚功夫,什么劫匪会蠢到放弃我?

    "我怎么知道。"他利落的抱起我,轻声道:"探子该回来了,去不去看看?"

    思索了一会儿,"去看看吧。"

    一直到了这个城市的另一端到处都是持刀的护卫的座宅邸里,看到五花大绑的龙家人,以及一个很眼熟的熟人,加上躺在地上的小秋,再加上熟人身边的连香香,一切都似乎很明了起来。

    翩凤微微侧了侧头,淡淡道:"我早就说该杀了她。"

    赞同的点点头,在看到连香香显然知道她做了什么事的恐慌神情下,"麻烦。"想走上前,可在被翩凤揽住腰,而前方多出几个持着大刀的人时,只好动口发问:"小秋?"

    地上的小秋浑身是血的一动不动。

    龙青焰突然吼起来,"她死了!就是因为你,她才死的!若不是你杀了香香的侍女,她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都是你连累了她!"

    铮!冬笙剑已出鞘。

    呡着嘴看向龙玄释看见我时的担忧,扫过龙家其他三兄弟各异的表情,一个愤怒,一个不知所措,一个自责,好精彩呀。

    上座的熟人这时才开了口,和翩凤些许相似的俊朗面孔上是满满的笑,"又见着了妹妹,惊为天人也不足以为过。

    翩凤冷哼:"放肆!"

    我耸肩,弯出个笑来,"上螭,我不是你家的人,别到处乱认妹妹。"

    悠闲支着下颌的上螭爽朗哈哈大笑,"老爷子就只有你一个小女儿,不是妹妹很难呀。"抬手指向紧张坐在他身边的连香香,"我南下的路上遇见了这位连小姐,说着些关于殿下的闲话。听了真有点不太舒服,索性将她口中的人一道请了来,省得再有闲言碎语,传出去可不是件好事。"

    连香香脸色发白。

    上螭笑呵呵的收回手,"地下那个丫头则是这位连小姐的赏赐,要不是她,我还真不知道要灭掉谁的口来挽回殿下的名声呢。"

    翩凤冷笑了,昂然站立,浑身散发出可怕的yīn沉魄力来,"其他人在哪里?就你一个人南下还真是个笑话了。"

    上螭笑着起身,扯了两张椅子过来,"坐坐,别站着说话,累着了,可不好。"很干脆的等我和翩凤坐了,直接坐在我们对面,翘起二郎腿,大拇指笔了笔身后,"老爷子叫我来请殿下回去,这个先不用说。我们来商量一下后边那些人,如何处置?"

    翩凤兀自yīn冷笑起来,偏头看向我,"如何处置?"

    被看得很无辜的我眨巴下眼,弯出个笑来,把问题丢回给上螭,"如何处置?"

    他仰头放声大笑,笑够了,这才盯着我道:"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们冒犯了殿下和妹妹,那自然是死罪。"

    轻笑,"这么大费周章的判些个死罪,上螭,你还是不死心?"

    翩凤立刻严厉的瞪向他,"想都不要想。"淡淡的语调里带着无以伦比的可怕压力。

    上螭的笑脸僵硬了一会儿,立刻又笑了起来,"殿下都可以了,我自然也该是可以的。妹妹若真想要这些个死囚犯免了罪,开了口就成。"

    "嘴上都叫了妹妹,还痴心妄想。"翩凤冷笑,起身。"飞凰是我的。"

    上螭面色牵出惋惜,也起了身,后退,"那就抱歉了,妹妹得选择新的妹夫了。"

    "上螭。"在他抬手的瞬间,我咪咪笑了,"掌管律法的你应该明,若我想要什么,就算是死囚,也是理所应当吧?"

    他凝视了我好一会儿,笑脸不复,"你又不是我家的人。"冷下的俊脸冷酷无情。"除非你成为我的。"

    翩凤微微眯上眼,"你眼里还有没有我的存在?"

    上螭冷冷看着他,"就算是老爷子也管不了在我手上的人。"

    我淡然而笑,"别的条件?"

    他回到首座坐下,"一命换一命。"大方的摊手,"哪一个随便点。"

    翩凤倏然蹦紧全身,低头瞪我,"你敢!"

    握住翩凤背在身后的拳头,浅笑,"上螭,你变聪明了。宁可用你自己来换取其他人的机会么?"仰头看到翩凤狭长美眸里可怕的怒,"翩凤就算没有我在身边,你们也一样得死。"

    懒得看上螭瞬间发青的神色,随意指向龙玄释,"我要他活着。"其他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翩凤咬牙,"他凭什么?你是我的!"

    将头靠上他的xiōng膛,闭上眼,觉得温暖,"我爱你,翩凤。"轻轻用只有他听得见的话道,接着自己走上前,根本不搭理明晃晃的大刀们,将龙玄释扶起来,推他回翩凤那边。

    龙玄释震惊的瞪着我,"飞凰!"

    回头冲他笑一笑,"你是我丈夫,为你死是自然。"转回来,接过一边人手里递上的匕首,朝上螭弯出笑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上螭,这辈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兄妹乱伦。"

    抬手,毫不犹豫的将匕首直接送入左xiōng。

    是痛醒的,痛得醒过来,再痛得晕过去,反反复复,一会儿火烫,一会儿冰冷,矛盾的感受中都少不了剧痛,全身哪里都痛,尤其是心口,几乎无法呼吸的迸裂根本让人想选择死去算了。

    比较倒霉的是我没死成。

    掀开眼睛的第一个感觉还是痛紧紧眯上眼,喘息了一声,感觉到立刻被人用力握住右手。

    "飞凰。"是翩凤,沙哑了的嗓子里满是疼惜和暴怒。

    连呼吸都疼啊。小心均匀着气息,掀开酸涩的眼皮,瞥他憔悴的俊容,"翩凤。"

    "上螭在刀上喂了克麻药的剧毒!他要活活痛死你!"他嘶哑的低吼,细美的双眸闪着血丝和可怕的狂怒,"我要杀光他们,敢动你,我要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我自己动的手,老爷子不会有立场站在你这方。"疲惫的合上眼小声道。

    "我管他去死!该死的人通通别想留在这世界上!"他咆哮了。

    在触摸到他手背上的凹凸时,微微睁开眼,看到那上面数十道深深的指甲血印子,"痛么?"是我在失控时抓出来的吧,可怜了他。

    他怔了怔,垂下眼看向我注意到的地方,随便哼了一声,继续吼道:"我不会饶过他们任何一个杂碎!"

    闭眼,"亲亲我。"

    "飞凰"他沉重叹息,低下脑袋在我的额上印下珍爱的吻,接着将脸埋入我颈弯,"飞凰,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沙沙的声音接近哽咽。

    侧头偎依向他,才松了口气,睁开眼看到立在床角的龙玄释,默默望了他一会儿,弯出个笑来。

    他双眼里的爱怜很明显,紧张和放心也很明显,见到我笑,他摇了摇头,神色担忧无比。

    他在担忧什么?想沉思却无法集中注意力的只能疲惫的闭上眼,再睡了过去。

    似乎睡了很久很久,无法睁开眼也不想睁开眼,有几回神智接近清醒了,却又因为不明的原因而重新陷入睡眠。

    再度睁眼,已身处陌生华丽的地方。

    "小姐!"小秋喜悦带泣的声音很细微,但足够听得清晰的了。

    掀开眼皮子看她,觉得精神好了很多的笑一个出来,"怎么?"声音有点儿哑,可xiōng口不是很疼的所以心情也好起来。

    小秋动作仔细小心的将我扶起来,几个柔软的枕头立即垫在我腰后,好让我坐靠得舒服不疲惫。"小姐先喝些粥再服些药好么?"说归说,小秋已经很用力的眨眼请求我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任性。

    好笑,怎么一觉起来小秋稳重的大姐姐架势全部消失了?这比我要挟利诱都有效得太多太多。微笑着,在看见周围金碧辉煌的摆设时,眉头一扬,"翩凤带我回来的?"这里的一切很明显是翩凤的卧室才有的气派风格,搞什么啊?

    小秋捧了碗粥坐在床边,小心的吹凉勺子里的粥,送到我唇边,"小姐喝完粥和药再动气。"

    扫了眼语气又恢复了往常的小秋,我干笑,乖乖张嘴任她喂食。


如果您喜欢,请把《结婚狂想曲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结婚狂想曲第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结婚狂想曲第四章并对结婚狂想曲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