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你的声音

第三章 二见与幼年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抖魂 本章:第三章 二见与幼年

    新的一天是在忙碌中渡过的。

    她一大早先去了给她OFFER的公司,那是家中国人开的公司,工作氛围较为宽松,薪资待遇也都很不错,于是她很快确定了入职日期。接着到商业街买了礼物,送给之前帮了很大忙的学长,并请他吃了顿饭。下午则是跟群里的中国人聚了聚,喝个下午茶,玩几局游戏,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最后拎着大包小包回家,踏上二楼的时候看见202门口站了一个披萨的外卖员,正在按门铃。

    走廊很狭窄,外卖员意识到冯希西要往前走,便侧身想让开路,但手里平举着的披萨盒让他的行为没有了意义。

    冯希西手里还拎着好几个袋子,并不想挤着过去。反正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因此拒绝了他的好意。正巧,202的房门也开了。

    上一次见面让冯希西印象颇深的“平角裤男孩”这次全副武装,把自己从上到下都用宽松的衣服严严实实地盖住,要不是兜帽下露出了一张白净的脸,她还以为遇到了行走的衣服堆。

    “平角裤男孩”——啊不对,现在应该叫“衣服堆小哥”了——头都不抬地在披萨盒上划拉两下算是签了字,非常客套地、念台词一样地道谢完,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抬头向冯希西的方向瞅了一眼。冯希西本来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几米外看着他们,这时看到“衣服堆小哥”的目光,条件反射地冲他微笑起来。

    也不知道是之前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人被吓到了,还是冯希西笑容太假被惊到了,只见“衣服堆小哥”本能后退了半步,连自己面前还站了个外卖员都忘记了,伸手就想把门关上。直到指甲碰到冰凉的门把手,被凉意一激,再加上外卖员茫然的眼神,这才反应过来,只能生生克制住自己,缩回手,僵硬地从外卖员手里接过披萨盒。

    外卖员很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打量了几眼面前的客户,又小幅度地偏头看了站在旁边的冯希西一眼。不过披萨已经送了,字也签收了,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他只能按耐住好奇离开了,临下楼的时候还不死心地往这边瞟了一眼。

    冯希西看不到身后外卖员八卦的眼神,但邻居小哥的眼神她倒是看得一清二楚。东瞟西看,一会看着走廊上的栏杆,一会看着门看看门把手,一副理智逼他打招呼但身体十分抗拒交流的样子。

    其实她的内心也是有点尴尬的。毕竟明明没做什么事却被人避之如毒蝎,不过还好她脸皮比较厚,内心又比较乐观,还能用文化差异来自我安慰,所以这时候倒是太多的其它情绪。她装作没发现对方的小动作,面上微笑着,打了个圆场,“晚上好啊,入江桑,晚上吃披萨呢。”

    嘴上这么说,但是她的内心却对着这个全身上下都在诉说着“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不应该在这里”的“衣服堆小哥”疯狂地刷着弹幕“你应该在车底是吗你应该在车底是吗你应该在车底是吗”十分无言。

    “衣服堆小哥”僵硬地点点头,双眼盯着不知道地上的哪个点,“嗨嗨”两声如同蚊子嗡嗡。

    “这是我中午逛街时觉得很好喝的花茶,”其实冯希西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对方很明显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一副着急回房间的样子,她也不想强人所难,硬跟对方套近乎——因此掏出一瓶逛街时很心水的饮料,递过去,“入江桑,您可以尝尝哦。那我先回去了,给您添麻烦了。”说完就等着对方也客套一句,然后两人各回各家,完美!

    果然,小哥格式化地道了谢,捧着披萨盒和饮料麻利地闪回房间,关上门。

    冯希西也顺利地回到自己房间,一边整理今天买的东西,一边脑子里习惯性地开始分析邻居。

    应该是个内向的人,不爱跟人打交道。应该没有工作。跟外卖员相处还比较自然,经常叫外卖吃?喜欢把脑袋遮住,不自信?头发不是很长,衣服也很干净,只是单纯的宅?不爱说话但一定要打招呼道谢,强迫症还是一定要礼貌?……恩,感觉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虽然没说几句话,也只见了两次面,但冯希西对他的印象还挺好的。

    晚饭吃的是炒米饭,她把昨天剩的米饭跟鸡蛋一起炒,配上火腿萝卜丁和一点点老干妈,简单满足地解决了晚饭。

    她刷了刷微博,没发现什么新闻消息,就切换着LINE和微信跟人聊天,等到晚饭消化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在瑜伽垫上锻炼,跟着视频做操伸腿。挥汗如雨的一个小时之后,她洗了个澡,细致地抹上身体乳,再敷上面膜,这才拿了一本书半躺在床上阅读。

    结果躺在床上刚看了一页,她耳边就出现了似曾相识的呻吟声。

    冯希西骤然一惊,立刻屏住呼吸,想分辨到底是真出现了声音还是她出现了幻听。

    房间里静悄悄,安静地能听到不知谁家洗衣机轰轰地脱水声,以及楼下夫妻俩压低的吵架声,但就是没有那声呻吟。

    错觉?

    应该是错觉吧。

    她又重新躺回去,书却一直停留在第二页。她的目光在书上扫来扫去,然而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冯希西总觉得自己似乎听见了什么,可具体是什么声音,她又说不上来。她觉得自己有点魔怔。理智告诉她,现在才晚上9点,大多数人基本都没睡觉,空气里生活的温度还很浓烈,更是有各式各样的声音充斥着周围。这样一个并不安静的环境里,她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是根本听不见昨天那样细微的声音,即使听见了,她可能也分辨不出来是她的臆想还是实打实地存在。

    想来想去,她觉得自己还是出现幻听了。

    这样一想她更加看不进去书了。冯希西索性放下书,闭上双眼,老老实实地敷面膜。

    面膜凉凉地敷在脸上,似乎把心也覆盖上了凉意。

    而一墙之隔的202,入江智也蜷在椅子里已经很久了。

    电脑桌上放着打开的披萨盒,切成八块的披萨缺了一块,剩下的则原封不动地摆着。热气早就消散到空气里了,长时间的放置让披萨失去了让人垂涎欲滴的色相,配料看上去又油又腻,面饼看上去又干又硬。一张好好的披萨,即使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依然挽不回被人遗忘的命运。

    披萨的主人看起来一时半会是不会再碰这份披萨了。他蜷在椅子里,双手抱着腿,满脑子都是懊恼。那份经年累月在网络上构建的自信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同时内心也涌上来一股无力感,让他沮丧地一动也不想动,有点想哭。

    小的时候他也是能很开朗地跟人打招呼的,怎么现在就成了这样子呢?

    在习惯了这么长时间的一个人生活后,他终于久违地体会到了难过的感觉。而上一次这种情绪的出现,还是在听到父母因为欠债跑掉的时候。

    但这次,他甚至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而难过。

    智也从小都是跟爷爷一起住的。

    爷爷是个很能干的人,什么都会,什么事情也都做的很认真。会修车,会修电路,会做木工,还会会种很漂亮的花,和念好听的俳句。

    如果说入江智也对爷爷是很纯粹的喜爱崇拜尊敬的话,那么对父亲的感情就复杂了。

    他跟父亲见面次数并不多。在他的印象里,先有的是爷爷——爷爷是万能的,然后才有了父亲的概念——父亲是什么都不会的废材。他听他爷爷说过,他的父亲高中只上了一年就辍学了,瞒着家里跑去给当时名噪一时的黑社会帮派当小弟,也就是在那里认识了他的母亲。两人稀里糊涂地在一起,稀里糊涂地结了婚,有了孩子就生,生了孩子就扔在家里不管。当入江的爷爷从别人口中听到了这事,踹开智也所在的房门时,智也已经饿得奄奄一息哭都哭不出来了。从医院出来后,爷爷态度坚决地剥夺了智也父亲母亲的监护权,把还是婴儿的智也带回家。等到入江智也长大一点点了,跟小萝卜头一样可以跟在爷爷后面走路了,智也母亲跟智也父亲离了婚,转头攀上了组织的一个小头目,果断地把智也父亲甩了。组织的小头目也早就对智也父亲不满很久了,正好下了套寻了个理由把智也父亲赶出黑道不说,还剁了智也父亲的一根小拇指,让人人都知道他曾混过黑道还做了错事。

    混了那么多年黑道,却没出混什么来,一个小头目都能轻而易举地把他赶走,女人也把他踹了。可见智也父亲不仅没什么本事,脑子也不那么灵光。他被赶出帮派后,倒是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还有个老子。可惜入江爷爷不仅排斥跟他见面,也拒绝他跟智也见面。于是他就晚上睡公园,白天就蹲幼稚园门口,看到儿子出来就把通过别人施舍而买到的零食强行塞给小小地智也,吓得一边的老师叫来了保安。

    一次两次还能拦住,每天都这样,幼稚园老师也撑不住了,劝入江爷爷把这事解决掉。爷爷考虑了一下午,终于后退一步,给智也父亲找了房子住,并找了个活计让他干,唯一的要求就是每次他跟智也见面时,他必须在场。

    于是就这么又过了几年,智也上了小学。年龄长了,懂得多了,他也就意识到自己跟其他小朋友的不同了。他开始主动亲近自己的父亲,就为了跟其他小朋友一样。即使这样,他也是好几天才能见到父亲一面。听说他又辞掉了工作,听说他跟一群杂七杂八的人混在一起,听说……他总是从街坊邻居那里听到自己父亲的消息。他的父亲每次回来都只是塞给他带零食,偶尔问问他的成绩,接着昏天黑地地睡一觉,醒来又不知道去哪了。他也不在意,能见到的时候就呆在他爸的房子里呆一会,见不到他就回家帮爷爷奶奶忙。他以为父子之间就是这么相处的。

    他是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爷爷教他知识教他道理,奶奶教他耐心与包容。但是他慢慢长大,而爷爷奶奶则慢慢老去。他们的身体变得不好,于是他就放弃了跟小伙伴相处的时间,一放学就回家帮家里做家务。奶奶总是腰疼,因此他学会了怎么能又快又省力地擦干净地板;爷爷眼睛昏花看不清字,因此他学会了很多字,每天都给爷爷念报纸。

    过个十天半个月,父亲就会突然出现,像对待宠物一样地把他叫过去,他也高高兴兴地过去,过十多分钟再拿着父亲给的零食高高兴兴地回来。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只知道第二天就可以跟小伙伴大声炫耀:“我爸爸昨天又买了好多零食。”“这个啊,爸爸早就给我买过了,不好吃。”  “啊,我们交换吧,爸爸带回来的有好几张重复的卡”

    “怎么总是你爸爸啊,你妈呢?”

    “……”

    一晃又是几年,等他小学即将毕业的时候,他终于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我妈妈啊,她回来了。”

    初中他换了一所离家比较远的中学。

    他也终于脱离了炫耀父母的年纪,说到家里情况只会说爷爷奶奶怎样怎样,而对父母闭口不谈。

    智也对父亲的印象本来就很淡,而对母亲则是完全的陌生了。他也幻想过母亲的样子,跟其他小伙伴的母亲一样,温柔,会做好吃的饭,笑起来装满了包容。然而他所幻想的样子跟他母亲没有一丝一毫相同。

    时光让他变成了初中生,却没能让他的母亲变得像一个母亲。抽着烟,画着浓妆,眉毛上挑,大眼睛黏着夸张的长睫毛,眼皮上更是浓浓的一片紫色。就这样,他的母亲,在他小学毕业前夕,穿着暴露的衣服,踩着高高的高跟鞋,突兀地闯进了他的生活。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被叫做母亲的人却只是瞟了他一眼,跟他说了唯一的一句话“怎么都长这么大了。”

    一边的入江父亲嬉笑着搂过女人的腰,笑得眼睛成了一道缝,“老头子有钱,养得高一点。你别说,这小子长得人模人样的,像你。哈哈哈”

    他站在原地听了二十分钟他们对他的评头论足,听他们谈论入江爷爷还有多少钱。他揪着书包带,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直到那个搂着女人腰挂着猥琐笑容的油腻秃顶男人终于想起什么似的,甩了他两万日元,像轰狗一样把他轰走,他才僵硬地迈开腿。他满脸平静地走回家,一到家,就冲进厕所,抱着马桶呕吐起来。不管胃里有没有东西,他只是想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恶心。

    他呕吐了很久很久,直到吐出来的都是酸水,经过食道时火辣辣地疼。他看了看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鼻涕眼泪呕吐物混杂,恶心的令人发指。

    他脱掉衣服,仔仔细细地洗了个澡,尤其是脸,洗了一遍又一遍。他用浴巾擦干净身上的水,走出浴室,看着洗手台后镜子里面的那个人。

    眉毛好丑,眼睛好丑,鼻子好丑,嘴巴也好丑。

    奇怪,以前怎么就没意识到这个人这么丑呢?

    他平静地擦干浴室的水雾,还拖干净了地板,再把马桶刷了一遍;他平静地换上干净的衣服,用水冲掉脏衣服上沾的呕吐物,用手搓洗了一遍再扔到洗衣机里;他平静地出了卫生间,跟奶奶说没事,吃掉重新热了一遍的饭,饭后跟往常一样地给爷爷念了一期报纸。

    入江智也其实想给爷爷说点什么,但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很多道理爷爷都已经告诉过他,没告诉的他也能看书学。

    所以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跟爷爷道了晚安。

    【争取五章内感情飞速发展,我并不是来写内心剧情戏的啊啊啊啊】


如果您喜欢,请把《[ASMR]你的声音3》收藏,方便以后阅读[ASMR]你的声音第三章 二见与幼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ASMR]你的声音第三章 二见与幼年并对[ASMR]你的声音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