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你的声音

第四章 交谈与察觉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抖魂 本章:第四章 交谈与察觉

    冯希西不太清楚一会还会不会听到昨天那些声音,想早早睡着。但事实是她到了十一点还在精神奕奕地写过几天入职可能会用到的文案。

    她在心里把最后一段念来念去,总觉得别扭,想改却无从下手。随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后知后觉地想到文案都要写完了,她怎么还一点都不困?接着感觉到嘴里微微的苦意——才反应过来敷完面膜后,她就顺手习惯性地给自己泡了杯咖啡。之后一直在专心地写东西,压根没留意到喝的不是水,而是提神的咖啡!

    怪不得她一点困意都没有呢。

    不过好在她喝的是速溶咖啡,又喝了这么多年,咖啡对她早就失去了应有的效果。她又思索了一会,删删改改,终于修完了最后一句话,合上电脑,叹着气爬进被窝。

    千万可别再出现昨晚那种尴尬的情形了啊。她暗自祈求道。

    但怕什么来什么。

    不知道是昨天冲击太大还是好久没有跟人调节内分泌,现在她一闭上眼就能听见低低的说话声,诱人的喘息声,骚气的呻吟声。一睁眼就消失,一闭眼就听到。在床上烙馅饼一样地翻来覆去好几回,她终于放弃靠自己力量睡觉,找出耳机开始听前阵子偶然发现的催眠效果特别好的下雨场景的3D环绕声。

    淅淅沥沥的雨声,前后左右环绕了一圈。有的近在咫尺,有的遥不可及;有的落在石板之上,有的拍打着草叶而下;有的滴答一声含羞带怯,有的砰砰不绝杀气重重;好像置身于雨林,又似乎置身于庭院,唯有下雨的感觉是“真实”的,当然,这真实也不过是建立在听觉对大脑的欺骗上。但,大脑喜欢下雨声,雨声让它放松。

    慢慢地,她的呼吸放缓了。雨点顺着耳朵一滴滴落在心里,把心变得平静。于是,在平静中,她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重量,如秤砣一般一点点开始加重,束缚住她的四肢将她向下扯。她只觉得自己越来越沉,越来越沉,直到沉到深不可测看不见底的黑暗里……

    彻底沉下去之前,黑暗中似乎一闪而过一双眼睛。平静的,毫无波澜的,无欲无求的一双眼睛。

    接着失去了意识。

    托催眠音的福,之后的几天冯希西一直睡得很香。不过她也再没听到奇怪的声音了,如同前几天的遭遇是场幻觉。而说到声音,她也再没见过她的邻居了。虽然没有了邻居发出的奇怪声音,但她也没有摘下耳机睡觉的意思。自从尝到了听着催眠音入睡的好处,她就不肯再安安静静地睡觉了。雨声听腻了,她就换了哗哗的流水声,或者热带雨林中此起彼伏的长长的鸟叫声。

    工作也是一番顺利,她正式入了职,很快上手了自己的工作,跟同事关系也格外融洽。公司同事大多都是中国人,彼此之间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相处起来就很轻松。老板是个很厉害很有能力性格也好的人,有机会就请大家吃饭,而且不会刻意让人加班,只要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什么时候走都行。如果情况特殊必须加班,还会提供夜宵,零食和水果,加班太晚赶不上电车地铁的话还给报销出租车费。

    冯希西想了下霓虹吓人的出租车费,觉得自己能入职这样的公司也是运气不错。反正晚上回家也没什么事,为了尽早融入这个公司里,因此每天早出晚归。

    等到再次见到邻居小哥时候已经是一周后的事情了。也是巧了,那天她搭着最后一班地铁回来——难以置信最后一班地铁人居然一点都不少。她下午没什么胃口,只啃了一个苹果,因此当她看到家附近商品琳琅满目的711时,突然就变得饥肠辘辘。她象征性地内心挣扎了两秒,就乖乖走进了便利店。

    挑了一些喜欢吃的零食,然后在一排排各色各样的便当前面犹豫来犹豫去,最后挑了个最有眼缘的便当结账。在等待便当加热的期间,她看到货架后面转出一个眼熟的“衣服堆”——依然是那副遮住大半张脸的装扮——手里拎了满满一筐食品,慢悠悠地向收银台这边走来。

    “衣服堆小哥”全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视线压根不往身边一米外的地方看。把框子放在收银台上,就安静地等待店员扫码,等店员报出总共费用,便掏出现金递过去,再把找回的零钱整齐地放进钱包里。全程不吭一声,安安静静地把买的东西分开装好,就拎着两个袋子准备离开。

    冯希西的米饭早就热好了,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不提前走,而是等在一边。她纠结了一会不知道要不要去打招呼,直到对方出了便利店,终于下了决心,拎着她的小袋子上去搭话了,“入江桑!”

    如她所料,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入江智也的脚步顿住了,僵在了原地。

    冯希西也搞不清明知道对方不善于交流自己还贴上去打招呼的原因。反正等她理智回笼的时候,她已经不顾男生的拒绝,抢了他手里的一袋东西自己拎着,接着两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一路上,对方一声不吭,除了之前她想帮他拎东西时他抗拒地说“谢谢不用谢谢不用”外就跟哑巴一样安静。但即使是抗拒,那声音也大不了多少,跟中气十足的她完全比不了,反而愈发显得底气不足,因此冯希西没费多大阻碍就强行帮他拿走了一袋东西。

    感觉有点摸得清这个人了呢。冯希西心想。

    为了避免冷场,一路都是她在絮絮叨叨。说工作的事说朋友的事说中国发生的事。她的口才很好,说起这些事来生动又有趣。对方刚开始还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发现并不需要他说话,只需要扮好忠实听众就行,因此渐渐就放松了身体,虽然还是有点拘束但明显自在多了。而冯希西这边呢,则是觉得尽管这个邻居不爱吭声,但并不排斥她说的内容,听得津津有味,甚至有时候会无意识地“嗯?”一声。于是她就把独角戏慢慢改成需要人回应的戏码,每当她有意无意地反问或者需要人支持观点的时候,她都能看见对方轻轻地点一下头或者发出一声短促的“嗨”。

    他们越走越慢,最后快到家门口的空地时,她才发现不长的一段上坡路,硬生生走了小半个小时。

    他们一起上了楼梯,到了202房间门口,她把夺过来的便利袋还给邻居,说了声不好意思,道了晚安,便越过他往前走。这时候一直沉浸在自在状态中的入江智也才突然惊醒,节奏仿佛被打乱,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张嘴想说什么又什么也没说出来。

    冯希西这时候已经打开了家门,看到对方的模样,不着急回家,而是很有耐心地等着,“恩?”

    嘴张了合,合了张,如上岸的鱼艰难地挣扎呼吸。反复几次,他终于开口,低声道:“谢谢……我叫入江智也。晚安”

    “恩……?”

    那声音比较小又说得很快,冯希西没太听清,只听清了谢谢和晚安,但对方明显不打算再说第二遍,低着头速度地开了门。

    在闪进房门之前,他抬头,第一次跟她眼睛直视,不避不躲,同样也是第一次地对她露出了笑容。

    如莲花开放,如初春融雪,如月光洒在心上。

    门关上了。

    入江智也捂着脸一屁股坐在玄关的台阶上,帽子从头上滑落下去,露出一双通红的耳朵。他感觉到脸止不住地发烫——这让他越发羞耻想钻到地洞里——但颊边的笑容却同样止不住地向上翘着。

    等冯希西回了家,吃完饭,还有些晃不过神来。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一个小时前少年的脸以及他的笑容。

    摸了摸心脏,跳动的十分正常,好像之前那瞬间的停滞是幻象。

    那孩子,原来这么好看吗?冯希西撑着脸想着,保持这个姿势半个小时又半个小时。

    其实也没多好看。她开始否定自己的想法。虽然呢,皮肤是很白皙,但那是因为长年不晒阳光,不健康的白。虽然呢,脸蛋看上去饱满,那是年轻的资本,糟蹋几年就会毁的。你看那嘴角和脸上的痘痘,就说明他作息不规律内分泌不好;眉毛也很好看,又黑又浓眉形好,不像蜡笔小新那样粗壮,不不,一点都不好看,应该就没修过眉,眉尾都是乱翘的杂毛,感觉特别粗糙;桃花眼是又大又圆,给人清澈干净的感觉,但这都是错觉啊错觉,再往下看看,眼睛底下浓浓的黑眼圈和同样大大的眼袋才是现实,看上去又疲惫又肾亏哦!再加上虽然知道他又瘦又高,但迷之宽松堆叠在一起的衣物只会显得他腿又短又矮又邋遢啊,衣品非常不好了啊!

    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好看?你一定是疯了!疯了!

    她纠结地想着,甚至开始用头撞着桌面,实在搞不懂那一瞬间怎么了。

    而另外一个房间的入江智也可没想那么多。他坐了一会等冷静下来,就心情愉快地给自己倒了杯牛奶,美滋滋地觉得今天自己表现得真棒,更别说还跟一个女孩子聊了那么久!

    他哼着小曲慢吞吞地喝着牛奶,脑子则是开始构思一会要录什么场景的音频。

    要不,今天就玩深夜在路上遇见男朋友的PLAY吧!

    作为一个有几千粉丝的up主,入江智也有兴趣了就会录一些ASMR的音频剪辑处理过后发到网上。听众女性居多,因此他大多数时候会以男朋友的角色去录音频。现实里面对别人,他不喜欢说话,但网络上,也许是因为不露脸的缘故,他的音频都十分放得开。

    他会根据评论建议或者粉丝需求露一些大尺度的音频,舔耳吮耳甚至用一些东西——比如史莱姆沐浴液之类——模拟出18禁的声音。他喜欢网络上别人表达对他的喜爱,也喜欢底下尺度大的调戏,他每天无聊了就会一遍遍看这些评论,看她们对他的夸奖和鼓励,看她们一些亲昵暧昧的留言,虽然他从来不回,但这让他感受到了被需要感。

    现实里他不知道怎么自信,网络则恰恰相反。

    入江智也把喝了一半的牛奶放在一边,进了卧室,把模仿人头的3D录音器取出来。他已经好几天没录音频了,打算今天一口气多录几个场景的。

    靠着床,他找出纸,在榻榻米上写写画画,把大概的场景和说的话记录下来,再把可能会用到的小道具放在周围,等到戴上耳机调试好了设备他就开始录了。

    先是拿鞋拍打地板,模仿出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在即将靠近设备的时候停住,模拟出一个人慢慢接近的声效,接着他贴着设备拖着音,轻声说道:“亲爱的,你下班啦?”声音从后脑勺慢慢游移到右耳,“今天累不累呀?”停在右耳边上,接着亲了一口右耳,“我来接你回家啦。”

    说着话的同时,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入江智也的脑海里突然飘进来一个面孔,正是新搬来的那个女邻居。

    他没有在意,继续道,“这么晚,你看路上都没行人了,”声音慢慢从右耳滑过后脑勺,再慢慢移到左耳“你,怕不怕呢?”停顿住,然后毫无征兆地对着耳朵吹了口气。

    “哈哈哈你不害怕啊。”好像听到了回答,他哈哈笑起来,“那如果我这样,……”他还是贴着左耳在说话,话音刚落,他伸出舌头色情而缓慢地顺着耳廓由上而下地滑下,极尽缠绵之意,如果面前的是个真人,只怕腰都酥软了,“……你怕不怕啊?”他把话说完,色气满满地对着耳朵吹了口气。

    录音机忠实且清楚的不放过任何轻微的声音,一一收录进去并把它们放大。

    “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啊?”纸上写的不是这句,之前只是打算客套几句就直奔主题的——跟之前的许多次一样,舔舔耳朵,吸吮一下,再不停吹吹气什么的,录了这么多,换汤不换药,他其实早就腻了——次数多的都已经快成条件反射了,照理来说不会有问题才是,但他的身体却仿佛背叛了大脑,好像在问什么人一样,“原来是加班了。加班得这么晚啊,真辛苦。”

    他感觉到在说完这句话后身体变得兴致勃勃,一改之前的习惯,甚至下一句不用考虑就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口:“原来加班有补贴啊,还提供零食跟水果,那你怎么还饿了?”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呼吸急促起来,但他不愿意承认。

    入江智也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说话,说话间隙则是不停地舔耳。舔着舔着,节奏就变快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全身也开始发热了。他舔了一会,用嘴把耳朵整个包起来,反复几次,确保黏答答的口腔音收录进去,便开始吸吮耳朵。吸吮了一会之后好像听到了什么答复,喘息地回道:“还否认?我都看见你背后藏着的便利店袋子了,是不是去买东西吃了。”

    换了只耳朵,黏黏糊糊地含住又松开,舔完又吸又吮,像是在吃一块能碰到却怎么也捞不进嘴里的果冻,“你说……已经这么晚了……你不要吃便当,吃我怎么样?”

    血流从跳得飞快的心脏奔涌而出,像下面某处急速涌去。

    “害羞了?怎么了……你吃吃我嘛,或者我吃吃你也可以。”语气变得粘稠及满满得色气。他一直戴着耳机,能实时听见设备录的声音,这时候听见自己说的这句话,脸腾得变红,似乎也诧异自己的声音原来能这么做作和骚气,他微不可见地皱皱眉,脸上的温度依然没下去,嘴里却不停地舔着设备的右耳,继续说道:“亲爱的,你身上好香啊。”

    之前出现的那张侧脸又冒出来了。乌黑的长发披到肩部往下一点点,一双晶晶亮的眼睛看着前方,像盛满了星光;那双红唇在说什么,一开一合,能看见雪白的皓齿和灵活的小舌。他扭头看去的时候对方并没有看向这边,因此他小小地后退了一步,身子微侧,让两人身后的影子重叠在一起,……距离可能挨得有点近,他闻到了身边传来的一股香味。

    非常好闻的,带着花开气息的味道。他说不上来是什么花,很清淡但很香的味道,仿佛能闻到雪的清冽,又能闻到扑鼻而来的春天的气息。

    梅花……?

    他沉浸在幻想里,喉间发出一声喘息。他舔的更用力了,仿佛真的闻到了那股清香。他隔一会换个耳朵,左耳舔过就换右耳,右耳舔久了就换左耳。他把舌头伸进耳洞里,让耳朵有瞬间的被堵住的感觉,接着又很快移开,再伸进去,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怎么了亲爱的?不要害羞嘛……你怎么不走了?”

    “腿软了?为什么腿软了?”他喘息得越来越急促。

    “呜——”他发出一声呻吟,“亲爱的别怕,让我摸摸你……”他把准备好的史莱姆拿出来,开始缓慢地蹂躏,史莱姆不负众望地发出暧昧的声音,“我看看你为什么腿软了,……”

    他把手插进史莱姆里,“这里怎么流了这么多水啊?”

    ……

    等到他终于结束了录音,已经大汗淋漓了。

    他喘着气躺在地板上,身体却还处在亢奋的状态上,下身的小帐篷依然翘得高高的。他一手挡住眼睛,“这下糟糕了啊……”,脑海里却再次浮现一个女性的背影,她说话的样子,她微笑的样子,她站在一边看着他的样子……

    他的另一只手解开了裤子,顺着缝隙钻进了腿间的帐篷里。一想到她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说      不定已经睡着了,也说不定没睡着,正看着这边……

    裤子里的手就愈发激动,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当初这个墙壁隔间并不是很厚,隔音效果并不好,说不定这边的声音那边能听见……

    他的喘息他的呻吟他色气的腔调都能听见……而且听得一清二楚……

    他射了出来,裤子变得湿漉漉一片,而他的脸色也变得惨白。

    完了……

    【今天这个有点超出字数了,用时有点久,下次更新可能要到后天了,我打字实在太慢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ASMR]你的声音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ASMR]你的声音第四章 交谈与察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ASMR]你的声音第四章 交谈与察觉并对[ASMR]你的声音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