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你的声音

第七章 欺负与赔偿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抖魂 本章:第七章 欺负与赔偿

    入江智也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他及时用脚撑住了身体,扶正椅子。冯希西的表情很平静,就像刚才问的是“今天星期几”。他咳咳两声,想把这个话题无视过去,但显然失败了,冯希西看着他,还在等他的回答。

    入江智也摸不清冯希西的意思,偷瞄一眼冯希西——对方的表情依然平淡如水——他很快收回目光,定定地盯着地板上某个点。

    有点困惑有点不安还有点恐惧。他全身开始散发要离开的信息,但在对方的目光下,却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他低着头一声不吭,想把自己缩成一个鹌鹑。他十分想回自己的房间,一定要用被子把自己包住,不留一丝缝隙地包住……还想缩进柜橱,然后把柜门紧紧封死……

    来这里是个错误。

    他开始想。他是为什么昏了头来这里?为什么要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他还吃了别人家的饭——!

    是吧,他吃了饭有点得意忘形了,所以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会发现他没有朋友,会发现他什么都做不成,会发现他又丑又笨,让人恶心。她会想她怎么邀请了这样的一个人来吃饭?她会讨厌他,嫌弃他,甚至恶心他。也许她还受够了做他邻居……

    对,生活在他这样的人的周围,怎么可能会舒服?毕竟他是那样差劲的一个人……

    他还在乱七八糟的想着,身上的抗拒气息越来越浓,他甚至已经决定了,一会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冲出去冲回房间,然后再也不出来……反正她不会再见他了,说不定她还有很快搬走,他不礼貌又有什么关系……

    然后下巴被人轻轻托住。

    冯希西刚开始还觉得这副受惊刺猬一样的反应挺有趣的,但眼看对方因为她的一句话越发消极,甚至身体都开始颤抖,而且抖得越来越厉害,她就只剩下不安和担忧了。

    也不明白那句话是触及到他哪个点了。难道是有女朋友被甩了?还是女朋友意外去世了?……话说不会吧,难道她猜错了,他其实是有女朋友的?或者刚分手还不舍得?……

    冯希西感觉到一股凉意顺着心脏蔓延上来,有点像吃了冰块慢慢咽下去——只不过方向是反的。她想笑着安慰一下,结果发现自己完全笑不出来,甚至都不想开口说话。

    不过入江智也的情况实在是糟糕。还是担心占了上风,她向前探出身体,伸出双手,迟疑地抚上对方的脸颊——没有躲开。

    她松了口气。如同捧着珍宝,冯希西缓慢轻柔却带着试探性地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直视她的眼睛。

    还好,入江智也十分乖巧,没有任何抵抗地顺着对方的力道仰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他很少这么近距离地看人,他能看见对方眼眸中惨白丑陋一无是处的自己。

    这让他再次产生抗拒,条件反射地想向后缩,但是被下巴上的力道拦住了。

    “有吗?”

    对方再次开口了,手上的力度不减,强硬地让他直视着她。

    在这样的目光下,他没法再想什么。

    两人的目光相遇,相汇,然后在空气里交缠。

    “……没,没有。”他低声说道。

    “既然没有的话,”冯希西眨了下眼,“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诶——?!

    下一秒,那张他透过猫眼借着余光看了很多次的脸,在他面前越来越大,他闭上了眼,感觉到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上他的唇。

    之后的事情,入江智也以后怎么想都觉得跟做梦一样。

    冯希西的唇贴上他的唇,他们这样贴了几秒,入江智也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唇间的缝隙灵活地钻了进来。那个温暖的东西触碰到了他的舌头,与它交缠了一会,然后兴致勃勃地在他口腔里探险。一会舔了舔上颚,一会又滑过内壁,等他的舌头终于反应过来追上去,那个东西又跑了,躲到他舌下的软肉边,轻柔地触碰着。唇舌交缠。

    入江智也被动地接受着对方狂风暴雨般的吻,生涩地回应着。他以前总觉得他人的口水恶心,即使是亲人喝过的水他也是不愿意碰一下的,更别提和陌生人亲吻了。但此刻,别说唾液了,就是舌头都伸进他的口腔了,他却压根没觉得不适,只是觉得不够,还想要更多的更多的……

    一吻结束,两人恨不得融为一体的唇终于舍得分离,有些许银丝垂落在他唇边。入江智也还未从激烈的舌吻中回过神来,他渴求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又不知道在渴望什么。

    舌头还有些许酸麻,他也不知道他们吻了多久,也许很久,也许就那么一会。不管到底是多长时间,他只是觉得这样还不错,挺好的,想要继续……几秒后,他的神志回炉,脸瞬间变得通红。与之前因为激动而变得红润不同,反应过来后他连耳朵都变成了红色。

    他不着痕迹地把唇边的液体擦掉——这让他觉得更加羞耻,第一反应就是想找个借口告辞——

    但他没能说得出口。

    冯希西一步一挪,柔若无骨地绕过障碍物,跨坐在他身上,与他面面相对。

    她的指尖轻移,顺着他的额头正中间慢慢下滑,滑过他的鼻尖,滑过他的唇,将他未说出口的咽回了腹中。那充满色气,又好似再正经不过的指尖,继续向下,在喉咙那里转了个圈,又慢悠悠继续,顺着皮肤滑到衣领所能拉扯的最底部,又缓缓上移,顺着来时的路移回锁骨。

    然后她隔着衣物继续往下。胸膛,肚脐,小腹,然后到了两腿之间的小山包。

    “这是什么啊,智也。”

    她擦着他耳边说道。

    入江智也咬住下唇,极力想克制自己发出声音来。

    冯希西的手隔着裤子按压了一会小山包,甚至用下身恶趣味地磨了磨那里。入江智也闷哼一声,紧接着复又闭上嘴。他全身的皮肤泛红,温度滚烫,发间、后背甚至都流出了汗,但不知道哪里的自尊心让他紧紧闭着口,好像一张嘴他就输了。

    很快,冯希西的手就拉开身下人的裤子拉链。没有了遮挡,被内裤包裹住的硬物从缝隙里伸出头来,“翘生生”地立着。她轻哼一声,上身贴近他的上身,轻轻舔了一下他的喉结,与此同时,手顺着内裤边缘探进去,握住藏在平角裤里的秘密。

    带着淡淡花香的头发,柔软丰满的身体,近在咫尺的说话声,与体温相比有些冰凉的手,滚烫的下体。

    入江智也终于克制不住,喉间发出了满足又痛苦的低吟。与之前的不同,这声低吟没有被墙壁淡化,而是贴在耳边发出的。她早知道他的声音很好听,也知道他的呻吟很好听,但她没料到这么近距离的听到带给她的冲击力是那么大!

    那声低吟像是开关,开启了入江智也的某个模式。他不再压抑,或者说想压抑但压制不在。每摸一下他的下体,他就会带着哭腔的或长或短地呻吟出来,有的压抑着“嗯”的一声,发出声立刻被强行止住,剩下急促的呼吸声;“啊”则是毫不顾忌,长长的,拐着音,像一根琴弦,拨动出声余音缭绕,带着满足又不满足的意味;还有低低地“唔”,这时候哭腔就明显了,充满渴求充满欲望充满哀怜,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地欺负他,想让他哭的更大声,想让他委屈地可怜巴巴地张口求她;以及各种充满色气的喘息声,那么近,贴着她的耳边,很快她就感觉到下身湿的可怕,似乎本来不多的欲望硬生生被这些叫声勾引出来了。

    “智也呐。”

    ‘本来只是想报复地欺负一下的,结果自己栽了。’她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情欲一层一层地涌动出来,她实在有点不甘心。

    她紧紧地按住柱体发泄的口,咬着对方耳朵问道:“你告诉我,你十一点都在那边做什么呐?”

    果然,果然被发现了——!

    刺激之下,下身就要就要泄出来,然而用来宣泄的唯一出口已被人紧紧地堵住,他瞬间难受地哭出来,声音软软地,痛苦的,“求求你,求求你……”可怜的,心疼的,纯真的,却又在为着不纯真的事情祈求着。冯希西心一软,手松开,又重新吻上去,把哀求的话语和终于能释放的满足地呻吟吞进口中。身下少年的眼角还含着泪,衣冠整齐,只有下体暴露在空气中,汩汩地向外射出液体。他的裤子必然是脏了,精液也有些许喷到了身前的桌子上,更别提坐在他身上的冯希西,下身的衣服一片狼藉。

    她又一次吻到对方呼吸困难才放开他,不怀好意地说道:“智也,你看,你弄脏了我的衣服,弄脏了我家,

    “怎么赔我啊?”

    入江智也还沉浸在高氵朝的余韵中没完全回过神。他看着眼前得意洋洋的女人,又委屈又窃喜,还有更多的是不安。

    他主动直视着她。

    “把我自己赔给你,”小心翼翼,一字一句,“好不好?”

    是的。他终于意识到了。

    他喜欢她。

    【实在是想看评论就坚持写完啦!有点晚所以也没有修改,有BUG告诉我~】

    【等这篇完结了  估计还要从头修改一下呢  不是特别满意】

    【谢谢小天使们的珍珠评论和收藏~么么哒(づ ̄  3 ̄)づ】


如果您喜欢,请把《[ASMR]你的声音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ASMR]你的声音第七章 欺负与赔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ASMR]你的声音第七章 欺负与赔偿并对[ASMR]你的声音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