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你的声音

第九章 邀请与抱歉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抖魂 本章:第九章 邀请与抱歉

    一夜好眠。

    也许是昨天耗费了比较多的精力,冯希西晚上睡得十分踏实,醒来后精神抖擞活力满满。她踩着跟往常一样的时间点去上班,路过202时听到了似乎是开锁的声音,余光瞟了一眼房门依然紧闭,也没在意,头也不回地去赶地铁了。

    周五,意味着明天休息能睡懒觉啦,好久没跑步了明天也能补上了……

    带着这样的动力,冯希西早早地就完成任务,看时间充裕,顺便还把下周的企划打好草稿,又简单地给自己的文章画了个插图。上色让她纠结了半天,等到她搞定了画稿从工作中挣脱出来时,发现离六点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

    太专心结果压根没听到同事走啊——!冯希西火急火燎地收拾好东西就往家赶。

    挤上地铁,她掏出手机开始看菜谱。中国菜大多都很油啊,要不然今天晚上试试日料?做个味增汤寿司什么的还是不难的……她皱起眉,想到味增汤的味道,把味增汤从脑海里删掉,换成了西湖牛肉羹。

    日料真的没什么好吃的啊……她在美食与美色之间摇摆不定,到了超市还没决定要买什么,最后看要是再不回去时间就太晚了,匆匆拿了鳗鱼三文鱼牛肉豆腐香菇去结账。

    这次敲门对方开的很快。几乎是门铃刚响第一声,202的房门就打开了。

    冯希西手里还拎着超市的购物袋,她举起来冲着入江智也笑了笑,“我还没吃晚饭,要一起吃吗?”

    上一次一起吃晚饭的经历实在算不上好。入江智也的脸腾地变红,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挣扎,最后看起来是诚实的身体胜利了,他红着脸点点头,随手关上自己家的门就跟着走了。

    冯希西莫名有种拐卖欺骗儿童的感觉。

    在心里轻笑了一下,冯希西打开自己家门。

    换了拖鞋,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兼餐厅的客厅。冯希西进了右侧的卧室去换衣服,留下入江智也一个人在客厅里,浑身不自在。他想坐下来,但是又怕自己的衣服——虽然是刚换的——弄脏了沙发,想找椅子坐,但只有两把餐椅,其中一把还是他昨天坐的……

    最后他只能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等冯希西出了卧室,一眼就看到入江智也浑身不自在却又规规矩矩站在客厅中央,跟被罚站的小学生一样。

    冯希西差点没憋住笑。

    在对方察觉到不对劲,扭头往后瞟的时候,她一边扎头发一边向厨房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见,临到门口,才回过头问客厅里的人:“对啦,忘了问你……你想吃什么?”

    “诶?我吗?”

    入江智也诧异地抬头指指自己,随即反应过来,低下头声音小了一半,“不好意思。我什么都可以的。”

    “不行哦,一定要说自己想吃的东西。”冯希西不依不饶,“相信我,我基本都会做哦,你想吃天妇罗寿司还是蛋包饭?撒,快告诉我。”

    “……那,那就”入江智也拼命回忆能记得住的中国菜名,“麻婆豆腐,饺子?”

    “你想吃饺子?”冯希西愣住了,豆腐她倒是买了,但是饺子……这会哪来得及擀皮做馅。随即想起冰箱里还有一周前买来不舍得吃的速冻饺子,她冲着还拘束地站着的入江智也努努下巴,“好的。那你稍等我一下……你随便坐啦,不用客气的。”说完就钻进了厨房。

    入江智也听话地、犹犹豫豫地坐在沙发上。

    是个小巧的两人沙发,特别柔软,坐下去感觉半个身子都陷进去了。沙发前是两个拼在一起当茶几使的储物篮,底下铺着厚厚的地毯。

    他环视一圈,周围的东西熟悉又陌生。

    客厅一角被用来当餐厅,几米之外,正摆放着昨天坐过的座椅和餐桌。椅子上的坐垫不见了,可能是拿去洗了——毕竟他昨天弄脏了不少东西——想到这,他红着脸赶紧别过视线。

    沙发对面就是卧室的门,门没有关。

    应该是刚才出来的时候忘记关了。

    他这么想着,盯着门看了好一会,垂下头。他玩了会自己的手指,又克制不住地看了眼对面敞开的门。他移开视线,看着地毯,又抬头看了一会天花板。厨房还在咚咚咚响,这声音似乎给了他鼓励和安全感,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小心翼翼地走到卧室门口。

    “我只是帮她关下门。”他对自己说。

    从门边望进去,即使卧室没有开灯,也能一览无余。

    昨天的他连怎么穿上的衣服都不记得,就更不可能会注意到其他。

    现在看来,卧室就跟其他房间一样,东西摆放地整整齐齐井井有条,甚至床单都拉平到看不出褶皱。

    他看向窗户的位置,暗自跟床比了下距离。床夹在窗户与墙壁之间,一侧贴着墙,另外一边则是留出空来铺着跟床等长的地毯。

    布局正好跟他的卧室相反。

    也就是说,他的床跟她的床,中间只隔了一堵墙。

    怪不得她这边能听到他录的声音呢,毕竟他基本上都是在卧室里靠着床录的。

    他懊恼地揉揉头发。

    要是早注意到这点……会不会他留给她的印象就会好一点?就不会引起她的误会了……她会不会以为他在自慰……?

    不过现在想再多也没用,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入江智也叹口气,伸手准备把门拉上,一个东西从床尾的小方桌滑落到地上。

    什么东西掉了……?

    他没有多加思考地就走了进去,拿起那团软绵绵的布料准备放回原处。那团布料太小,等他看清小方桌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是刚才冯希西外出穿的衣服,而衣服旁边靠近边缘的是个Bra的时候,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他条件反射地低头瞅了一眼,虽然两边折叠起来了,但还是能看清是个三角形状的布料……

    等等,这也就是说,Xixi现在什么也没穿吗……

    在惊叫出声前,他飞速地捂上了自己的嘴。

    “智也,久等啦!”

    冯希西做了个不是很辣的麻婆豆腐,水饺摆盘,调好蘸料,再给每人舀了一碗西湖牛肉羹。鳗鱼没有做成寿司,而是刷了酱在烤炉里烤熟,一人两小块。

    中日料理混杂着端上了桌。

    入江智也本来就属于不爱交流的人,此刻更是安静地不吭一声,要不是吃饭前说了一句“我开动了”,冯希西还以为他变成了哑巴。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食不言,寝不语。

    冯希西谨遵这两句话,也没在意变得愈发沉默地少年。她介绍了一下水饺的吃法,用勺子给对方舀了几次麻婆豆腐,就专专心心吃起了饭。

    日本不太好买到水饺,所以她格外珍惜这一次吃饺子的机会,毕竟在下次去华人超市之前——除非她费神费力地自己包——她都吃不到水饺了。

    她喝了两小碗的西湖牛肉羹终于觉得吃饱了。对面的入江智也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游离在外,面前的菜和饭动的不多。

    “不好吃吗?”她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发现入江智也完全没察觉到,只好出声询问。

    入江智也回过神,开始拼命摇头。

    “……很,很好吃。”用微不可见的声音说道。

    冯希西刚松口气想笑一下,就发现对方的额头在冒冷汗,手并不是不想夹菜,而是抖得抓不牢筷子。

    “难道是麻婆豆腐太辣了吗?”

    “什么?”入江智也一脸茫然。

    冯希西指了指他的手,“你在发抖。额头上都是冷汗。”

    “没事。”

    他随意用纸巾擦了擦脸,把视线紧紧聚焦在餐桌的菜上。

    有点奇怪。冯希西心想。

    生病了吗?

    吃完饭,入江智也很快就告退了。

    冯希西体贴地不去深究怎么回事,而是开始研究昨天发现的新事物。

    她找了几个看上去不是擦边球卖肉的ASMR视频,大多是韩文的,少部分是中文。她闭着眼从掏耳朵转到洗头按摩头皮,从理发的电推子声到含着跳跳糖的口腔音,紧张舒服刺激,冯希西很快沉浸在ASMR的世界里直到不知不觉睡去。

    而在墙那边,同样贴着墙的另一张床上,入江智也又担心又害怕又羞耻又紧张,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他紧紧闭着嘴,一声闷哼都不发出来。而他的手上,正拿着一条女士内裤。他闻了一会,仿佛能闻到那上面的清香,另一只手则飞快地撸动着下体。很快,他感觉到更多的不满足,于是他把内裤套在自己两腿之间,脑海里回想的是昨天内裤的主人无辜地在他双腿间看着他,然后伸出舌头舔着他那里,一点一点,又痒又酥麻,……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幻想,也同样清楚地知道隔壁就是幻想中的女主。

    三重刺激下,他的手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甚至感觉床都在摇。

    不行,要轻点,万一隔壁听见了……她会怎么想呢?她会知道他在自慰吗?会知道他拿了她的内裤吗?会知道他在拿着她的内裤,做这些下流的事……吗?

    他咬着牙宣泄了出来。

    一瞬间的快感之后,入江智也对自己的厌恶又深了一层。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把脸埋进枕头里,无声地重复着一句话。

    很快泪水浸湿了枕头。

    ‘对不起。

    让你认识了这样糟糕的我。’

    【脑子成了浆糊了】

    【我也好想再到周五】

    【多点假期啊】


如果您喜欢,请把《[ASMR]你的声音9》收藏,方便以后阅读[ASMR]你的声音第九章 邀请与抱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ASMR]你的声音第九章 邀请与抱歉并对[ASMR]你的声音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