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一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一章

    啸风岭秋意深浓的暖风掠过重重山岭,群山环绕的无人绝境,青翠山影。枫红凛凛,严然是一处世外桃源。苍绿的天湖旁,竹林高耸入天,泉声乌鸣,沁心悦耳,湖畔旁,一名身着白衣的俊美少年正在盘腿打坐。

    少年年不过十五,却浑身一股浩然正气,在他英挺如刃的剑眉之间,凝聚了天地浑厚之灵气。他的五官冷峻绝美,气质不凡,默坐于山林间,与天地合一,犹如无实古画,美不胜收。

    少年缓缓睁开黑眸。一双橙澈似水的犀利眸子有着慑人的气势,他突地乎举双手,将丹田之气凝于双掌之中,倏地剑眉一紧,屏住气息,一翻掌气势如虹,瞬闲湖水高溅如柱,却在霎那间,尖锐的哭叫声骤然而响。

    少年猛然一惊,倏地起身,惊见被水柱冲上半天高的一个竹篮,哭声依旧清晰嚎亮。

    他立刻纵身一跳,轻点湖面,一手抱起竹篮翻身落地,赫然惊见,竹篮内竞摆了一个正嚎陶大哭的小女婴。

    十五年后——"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几乎震动了整座啸天堡,众人慌慌张张的来到尖叫声传出的后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带头的萧总管,被眼前这名吓白了小脸的小丫鬟,急出一头汗来了。

    "小……小……小姐……""丫鬓颤抖的伸出手指,指向前方一棵百年巨木,她口中那位吓破她可怜的小胆子的顽皮小姐呢!这会儿不但爬树爬的不过痛,还准备拉着树藤蔼到旁侧的:望日楼',那可是啸天堡大当家办公的地方。

    这两大各大分处堂口支派的头目齐聚一堂做例行报告,大当家的忙的不见人影,可累坏了一千成天追着这名小姐身后跑的下人了。

    不用想也知道,小姐肯定是两天不见堡主,打算就这么'荡'进那栋禁区去了。一批下人吓得魂魄都飞了三分,个个仓皇尖叫。

    "小姐,使不得呀!你这么一荡,大伙的脑袋恐怕都不保啦!"萧总管哀声求情,一祟家丁泪眼汪汪。

    这位一身红如骄阳,艳似奇花的小姑娘,纵使一脸稚气,但灵秀逼人,犹胜芙蓉。瞧她一双灵活聪颖的美目,不点而朱的樱膳,玉似的粉脸仿佛可以提出水来。

    举凡啸天堡上下,上至威猛寒萧的大当家,下至卑下低微的奴仆,无不视她为掌上明珠,呵护备至;但就是众人都将她宠上了天,她的淘气机伶无不令人头疼。

    其实她也不是顽皮,只是一日不见啸天堡主,她浑身就不对劲了,何况这下堡主与各大堂主闭关了两天,她不想办法溜进去才怪!

    到底是什么大事让堡主下今不得接近望日楼?就算是每半年一次的例行会议,也不曾长达两日不见其影!底下的人只差没跪地哀号了,小姑娘可没空理他们,她正计算着从这大树干荡到望日楼的二楼回廊要使多少劲。

    力扯了扯chu大的树藤,纷纷而落的枯叶把底下的人吓得连连,倏地膛目惊呼,哀声四起。

    "小姐,不要啊……"

    "啊……"她跟着放声一叫,一身虹衣灿烂如焰,尖叫变成了惨叫,当她随着chu藤飞出去时.原本藏匿在她袖中的一条小蛇忽地惊慌窜出,她一个不慎,双手一滑,眼看人就要斜飞下坠了,众人先是惊叫四起,纷纷以手遮目,不敢再看下去了。

    突地一阵疾风掠过,落叶缤纷,小姐惊魂未甫之时,已被不知何时来的白影环腰一抱,飞身至另一处枝头了。

    树底下的人睁大了比刚才更惊恐的眼,立刻双膝着地,伏面磕头.吓出一身哆嗦来。这名伟岸绝伦,冷峻严酷的白衣人,正是啸天堡主冷无情!

    "堡主饶命,奴才罪该万死,没能看好小姐,让小姐受了惊吓请堡主恕罪,"受惊吓的是他们吧!萧总管汗如雨下,只怕冷无情稍皱个眉头,他的脑袋就搬家了。

    冷无情的确眉头皱的紧,一双冷冽的黑眸足以冻结四周的气息,被他只用单手抱着的红衣小姑娘怯怜怜地望着他,一双白玉纤手抚乎了他紧蹩的剑眉。

    天底下只有她,无畏他寒冻如冰的眼神;天底下也只有她,敢在他动怒时还敢碰他的脸;天底下更唯有她,能够化解追名江湖上人人称畏的'白虎冷无情'。

    他那双英挺如刃的剑眉经她小手一抚,果然化成了温柔的线条,冷睬的眼神也褪去寒霜,如此的神情,简直让林立在望日楼回廊的众雄为之傻跟。

    他们都知啸天堡有位绝色少女,是冷无情十五年前还是少年时,在天湖拾到的弃女。但从未见过这名少女的真面目,只因冷无情疼爱她,不愿让她接触武林中人。

    如今一见,少女长得果然国色天香,虽然年龄尚稚,却已惊艳夺目,无怪冷无情万般保护,少女的美貌比起武林中艳名远播的绿姬恐怕有过之无不及,众人算是开了眼界。

    而这名无依的孤女,冷无情给她取了个相当有意思的名字叫做'希望',而希望呢,就管冷无情叫——"爹爹,你别生气嘛!两天不见你,简直折磨死希望了,希望噘着红唇,盈盈的星眸水漾漾的,叫人看了心就疼。这样的女娃儿,谁能不疼,谁能不爱。就连冷酷闻名的白虎冷无情也不例外。只是冷无情不过才三十而立,希望这一声爹爹可把众人叫傻了眼,可见冷无情疼爱她的程度有多深厚。

    "你这么不听话,不是让爹爹耽心,也让下人为难了吗?"冷无情虽然语寒似冰,比起他平日的声调,这已是温柔的叫众人几乎快掉下巴的地步了。

    希望双手环住他的颈项,腻声咳道:"谁叫你开会开那么久,守门的不让我进去,我只好用飞的啦!"说着,竟然还怪他。

    "谁叫你不教我轻功,我就不会掉下去了。"

    "你要是会轻功,还有人看得住你吗,"冷无情一抹浅笑飞扬在唇边,犹如瞬间融化了冰山那般俊朗,众人又是震惊不已。

    冷无情不喜多岂,更迫论说笑了,然而在这名甜蜜的姑娘面前,他竟轻易就释放出难得的笑颜,这两天凝滞的颓气一扫即空。

    就在她抱住冷无情时,她袖中的小蛇又溜了出来,她杏眼一膛、自然是躲不过冷无情的利眼了,他一张寒冰似的俊容又板了起来。

    "这是什么?""蛇……"她细声的答。

    这不是废话吗?希望连眨眼都来不及,瞬间小蛇已握在冷无情的巨掌中她惊慌一叫:"爹爹,别捏死它,它是孤儿,好可怜幄!";

    希望有个天赋异禀的奇能,就是能跟人以外的一切生物沟通,大至狮子老虎。小至蚂蚁跳蚤,她都能与之对话,这点是连武功绝顶的冷无情也望尘莫及的,但冷大堡主板起面孔的原因是,这条被他握在手中蠕动的小蛇,可是毒X十足的青竹丝那!这小妮于竟还说它可怜!"爹爹,小青是被狐狸偷袭,它的弟弟妹妹全被吃了,还好它及时破蛋溜出来,它跟我一样是孤儿,好可怜幄!"说著,她一双眼睛泪汪汪的,教冷无情心都揪起来了。

    "你就让我养它嘛!爹爹……"

    他再不答应,她的眼泪可要掉下来了,没想到一个堂堂啸天堡堡主,叱吒风云的江湖好汉,竟敌不过一个十五岁女娃的一颗眼沼,这不是让武林中人笑话了吗?但冷无情就是这等狂妄,他一向无视旁人眼目,一向不理是非流言。

    啸天堡能在武林群雄独称一霸,靠的就是十年前冷无情接手后残冷酷绝的强悍作风打遍天下。

    放眼武林正派,新势力倍出,正邪势立。而在新一代的武林好手中,就属武林,四绝,名声最为响亮。

    豺、狼、虎、豹原本是形容凶残之徒,却冠在属正派的武林四绝封号上,其因便是他们武艺之高强,残酷的手段不亚于黑道,使得江湖人士闻名便为之丧胆。

    而啸天堡的白虎冷无情又可说是其中最为冷酷,因此,只要人不犯他,他绝不犯人;人若犯他,他绝不留情!所以,冷无情有很多敌人,但敢与他正面冲突的却寥寥无几;所以,,他更严密的保护着希望,因:为十五年来不曾踏出啸天堡的希望,天真纯净。与世无争的希望,会是他最大的弱点。

    "别哭,爹爹答应你就是。"又是一记和熙如春风的微笑,刹那间,连天地也温柔了起来。

    小望儿一张小嘴吸的半天高,一双秀丽的黛眉简直快打成一个结了,原因是她最崇仰的冷爹爹在树上哄上她两句后,不但把她送回'凝水阁',逞自又关回望日楼,还派了他的贴身侍从棠翼看着她,这简直要逼疯她嘛!"棠哥哥,到底什么事这么重要?你就告诉我嘛!"望儿像只八爪鱼一样,贴在棠翼背上娇声哀求。棠翼一张被大当家训练有素的酷脸,也禁不起甜蜜的小姐这般折磨,他一张俊秀的脸孔露出难色。"小姐,没有堡主的命令,屑下不能说。"

    "他是我爹爹,当然可以说。"红儿蹦地跳到他面前,仰高了小脸,双手合十,一脸楚楚动人。

    "求求你嘛!棠哥哥,你就告诉我嘛!""小姐………""希望………"一声柔似绵云的呼唤传来,一龚天空蓝的裙衫随着细碎的莲步轻摆,来者是一名秀丽典雅,气质出众的纤柔女子,棠翼一见来人,在他刚毅的脸庞也不禁随着佳人的到来而软化了肌R的线条。三年前秘家一门惨遭恶人灭门,啸天堡虽派人前去支援,毁了恶霸翻怨帮,但秋府仅剩重伤的大小姐秋水,之后她便为啸天堡收留,与红儿同住在凝水阁。

    "秋蛆姐。"除了冷无情,红儿就只听秋水的话。

    "棠大哥……"秋水一见棠翼也在,稍稍一怔,粉颊漾上一片红云,谦敬的行了札。

    棠翼微笑颔首,轻声应道:"秋姑娘。"两人交会的眼神,总有一股说不出的缝绪情怀,只是柔慧如她,深沉是他,彼此只敢让这隐藏的细线默默的牵引着。

    "怎么了?望儿。"秋水柔声问她。

    "爹爹一定有事,他最重视时间了,怎么会例行的会议一开就开两天?"看她的表情,不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是不会罢休的。秋水笑的慈蔼动人。

    "堡主日理万机,年轻有为,我们应该多体恤他才对。

    望儿当然听不进去了,她黑白分别的大眼睛跟着棠翼,赌气一说:"不说,我自己去问他。""小姐。"棠翼在她转身时,已移位到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小姐,请你不要为难属下。"凭棠翼的功夫,一G手指就可以叫她服服贴贴;但他绝不敢这么做。望儿忽地手一扬,袖中小蛇飞了出去棠翼微怔,一个闪身,红儿立刻从他腋下溜出去。

    "小姐。"棠翼赶紧迫出去,秋水也尾随于后。

    望儿并没有贸然冲进望日楼,她还不至于大胆到这个程度。

    犯了爹爹的诫命,屁股还是免不了挨打的,爹爹虽疼她,她闯了祸一样难逃处罚。

    但是她有杀手锏,那就是她说来就来的眼泪,那可比任何绝世武功还具杀伤力。她准备坐在望日楼前守着,非等到爹爹走出来为止不可。

    棠翼和秋水劝不动她,只好人内禀报;秋水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望着她J致的小脸柔声启口:"望儿,两天不见堡主,真的让你这么难受?"望儿闻言秀眉一垂,眼泪就接着掉了下来,澄澈的星眸像浸在盈盈水波中,好不动人。

    "从我有记忆以来,爹爹不曾离开过我身边这么久,就算他去打坏人,顶多也只离开一天的功夫而已。"秋水疼惜地望着她,唇边挂着微笑。

    "为什么你不唤他哥哥,偏要叫他爹爹呢?""因为我爱爹爹呀!"她想也没想就回道。

    爱?她怎懂得何调爱?秋水不禁失笑.心却愁了起来,棠翼的影像不自觉地跃人她脑海,她只觉心痛。她只是一个寄人篱下,孤苦无依的孤女,怎配得谈爱!此时她却又听见望儿甜稚的嗓音续道:"爹爹并不隐瞒我的身世,所以我很小就知道我是弃婴,总比我长大了才来接受这个事实好。爹爹很疼我.十五年来,我知道他私底下偷偷在调查我的身世,简直是大海捞针嘛!""望儿……"秋水见她美目含泪,却强颜欢笑。

    "爹爹已经三十岁了,却不讨老婆,都是我害的。"

    "望儿,别这么说……"秋水好心疼,红儿却接口:"不对,是我设计的。"秋水一楞。红儿说的义正辞严,却又带了点委屈。

    "爹爹长的很俊,好多女人喜欢他,但一听到他有我一个这么大的女儿,吓都吓跑了。"她正色望著一脸愕然的秋水,非常认真的说:"爹爹可是我一个人的,他要是讨老婆了.我一定会哭的。"秋水张口结舌,不知做何表情好,更不知该说她霸道还是可爱好。十五岁的少女,原来已懂得寻爱了,怎么自己不过长她五岁,却如此胆怯软弱…

    有人出来了,红儿立刻从地上一跃而起,一群人神色凝重地走出望日楼,带头的是啸天堡内的保卫总长,正招呼众人前往另一厅用膳,看来会议已结束,堡主下令摆宴款待众人,明日大伙便会奔回各人驻守的岗位去。

    "希姑娘。"一名高瘦俊逸的青年走近红儿;恭敬的行礼他一脸和善亲切的笑容,丝毫没有武林中人之气,反而像个富贵高雅的公子爷。

    "这位大哥是?"红儿并不认识他,事实上,除了啸天堡内的人她谁也不认识,自然也不知道冷无情的势力了。

    "在下无常忧,驻守江南一带分堂,久仰希姑娘芳名,今日一见,果然惊为天人。"

    他说话非得这么咬文嚼宇的吗,望儿真是别扭,不过这名相貌堂堂的无常公子给她的第一印象倒是不坏,扛儿也毫不吝惜的送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无常公于好。"她别的优点投有,就是生了一张沾了蜜的嘴巴。

    无常忧心情都被她这么一笑一叫给飞扬了起来,朗声笑道;

    "别拘束了,叫我一声哥哥就好。""无常哥哥,你们开完会了吗?"

    "是啊,终于可以饱餐一顿,安睡一晚了,明早大伙就要分道镍丁。

    "这样啊!"望儿等不及要冲进去了。无常优笑着望她。

    "明晨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与希姑娘相见?"望儿眨了眨翘鬃的长睫毛,莫名的望着他,天真的回了一句:"想见的时候你可以常来呀!"她大概不知道除非要事,啸天堡可不是说来就能来的地方。

    "江南是个很美丽的地方,如果你能来,无常哥哥一定带你游遍胜地。"望儿眼睛一亮。

    "真的?我还没出过啸天堡呢!我以为啸天堡已经够美了."

    "啸天堡是很美,比啸天堡美的地方也很多。"

    "滚回你的杜鹃窝去吧!"冷无情冰柱似的嗓音突如其来,可把无常忧的笑脸冻僵了。

    "堡主。"

    冷无情严肃的俊容叫人不寒面粟,无常忧立刻织相的离去,临走前不忘眨了个眼向望儿示意,一旁的秋水行礼之后也先行告退。

    彩霞槽天泄在他俩身上,望日楼前只剩他们一低首一抬头的注视着。

    "爹爹……"望儿声膏细细的映,爹爹不说话的时候.实在是冷的吓人。

    这就是地顾虑的,望儿心无城府。天真无邪,大容易受骗了。

    无常优是出了名的风流才子,三年前一场拼斗败在他手下,此后结成好友为啸天堡效忠,但天X难改,一见美色;就心浮气动。这会儿竟将歪脑筋动到望儿身上,管他是不是生死至交,他照样翻脸。

    "爹爹……"这一声甜腻如蜜的呼唤,柔柔地窜人他冷硬的心里去。

    他不由得轻叹.十五年前,老天送了这个惊喜给他,十五年来,她几乎成了他的一部分,是他的生命、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了。她愈来愈大.愈来愈美丽,而他也遂渐惫识到,他愈来愈疼惜。愈来愈小心了……

    "望儿。"他大手一环,望儿轻轻一蹬.轻盈地坐在他手上,双手环着他的颈项,甜腻腻的撒娇。

    "爹爹一定累了吧。望儿这两天都睡不好,怕爹爹累坏了。""你几时看爹爹累着了,"他只有在她面前,才会轻易地笑了。但此时,望儿的确敏感的察觉,他英挺的眉宇间透露了疲态。

    冷无情向前来的棠翼和几名侍从交待了一些琐事,便抱着红儿往他的住处'奔云楼'走去。奔云楼就耸立在凝水阁前方,中间只隔了一处中庭花园和人工鱼池,距离望日楼约百步之远。

    冷无情坐在虎皮宝座上,下人一一告退,望儿坐在他腿上,小手轻轻按摩他的太阳X,他双目一合,似乎莫的累。

    "爹爹,是不是发生很严重的事了?"望儿这么一问,又让他睁开了眼。

    她就是这么贴心。甜蜜,让人不得不疼。

    冷无情轻拉下她按在自己额上的小手,柔声笑道:"没事,只是出了点乱子.爹爹已经解决了。"大眼睛眨了眨,似乎不太相信。望儿心疼的望着他,"爹爹,教我武功好不好?"她突然况,这个请求她求了十年,没一次成功.爹爹总是说——"有我保护你就够了。"他还是这么说。

    "可是爹爹很辛苦。""你只要乖乖的,爹爹就不辛苦。"他宠溺的捏捏她的粉颊。

    红儿抱住他,靠在他宽阔的X前,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地印在她的心头上。有时候,是不是愈长大,距离就跟着出现了。

    爹爹从不曾跟她提及武林乱世,江湖之事她一概不懂,他只要她无忧无虑的在他的羽冀下成长,他难道不知道,他所心蔓的,也会是她心忧的;他所烦恼的也会是她所烦恼的吗!"爹爹,今晚我要跟你睡。"她仰起小脸说道。

    "望儿……"

    "像小时候你抱着我睡那样。"她再次埋首于他的X膛。

    冷无情轻吻着她柔细的乌发,她从小是在他怀中睡大的,何须顾虑什么?望儿却聆听到他心跳变快了,快的连自己的心既也跟着加速……

    天被染黑了,冷无情怀抱佳人,冷冽的黑眸望着璀璨的夕阳被黑幕逐渐吞噬,他心头随之郁沉,思绪陷入胶着。

    两个堂口被灭,死了半百人,一思及此,他紧蹩的眉宇怎么也放不开,是谁斗瞻敢在老虎嘴上拔毛?对方灭他分派,目的必是要引地出面,看来,他非亲自出马不可了。

    入夜,天似乎黑的特别快——

    啜泣声细如蚊鸣地传来,还是立刻惊醒民随时保持警戒的冷无情,而那仿若呻吟的低位声不是别人,正是他怀中的望儿发出的,他倏地一惊,紧张地捧起她苍白的小脸."望儿?你怎么了?望儿?"怀中的人儿浑身蟋曲,抱着肚子缩在他X前,汗水如雨的几乎湿了他的手,冷无情以为她做了恶梦,扶着她发颤的肩轻晃,语气满是焦虑不安。

    "望儿,醒醒啊,望儿……""爹……爹……"望儿掀开泪湿的长睫毛,无助的硬咽着,整个人更往他怀里缩。冷无情卸去平日冷静,立刻坐起身紧抱着望儿,以内力往指间送出,桌上的蜡烛随即点燃。

    "爹爹……我……肚子好疼啊……"冷无情剑眉紧蹩,虽然他武艺J湛,却不善医术,当下他就决定抱望儿到啸天堡的专门大夫那里去。不料当他一掀被单,立刻一愣……

    望儿一张粉脸尽是委屈,手上捧着温热的瓷杯,盈亮的星眸无助的望着支走了丫鬟,现已含笑柔媚的坐在她身旁的秋水。"好点了吗?"她关切地问,语气却有著喜悦的口吻。

    望儿点点头,不解的望着她。

    "为什么爹爹匆匆把我送回凝水阁就走了?我生病了他从不离开我一步的。"秋水笑得动人,轻抚着她丝稠般的乌发。

    "你不是生病,是长大了。"她这么一说,让望儿的双眼更加困惑了。她茫然的小脸写着:我肚子都痛死了,还没生病?望儿是个孤儿,啸天堡又是独占一方的武林份子,冷无情虽然对其宠爱呵护,但毕竟无法身兼母职。女人家的事,就算是冷无情,又懂得多少?他自幼便隐匿于天山与高人习武,直到十年前接手啸天堡闯荡江湖,他的父母便过隐天山与高人同居,女人家的事……他实在懂得不多……红儿双颊啡红.心儿绷绷乱跣,一双美丽的眸子颤动似星。

    秋水柔声笑道:"这样你懂了吗?你现在可是大姑娘了。"大姑娘了……红儿双手抚着自尼紊乱如麻的心口,从小她就在等自己真正长大的一天不是嘛?不再只是让爹爹抱着的小女娃、不再只是哭着让爹爹哄的小女孩,而是真正,的大姑娘了,像秋姐姐一样成熟懂事的大女孩,像冷嬷嬷-样相夫教子的大女人了。

    冷嬷嬷指的就是冷无情的娘,也是早年武林中一大女侠,望儿一直到五岁前都是冷嬷嬷带大的。

    她终于长大了,唤了十五年的爹爹,养育之情、生命之恩,岂是一句'爹爹'可以报答。在她纯洁无暇的心中,爹爹不只是爹爹,而是她一生一世以心相倚、以身相许的人啊!

    她终于长大了!在冷无情心里却激起万般矛盾与挣扎,让他回到奔云棱时竟了无睡意,凝然失神。

    望儿不再是个小女孩了,她美丽。淘气、聪颖可爱,但……

    不再是个小孩儿了,他应该高兴的不是吗?怎么会觉得心痛?怎么反而觉得寂寞了?毕竟他不是她真正的爹爹……毕竟他虽冷酷无情,却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啊!或许他不该冉俾过去一样抱着她睡;不该像以前一样捧着她的小脸亲吻;不该……忘了自己是她的:爹爹,……所以十五年了,他只敢把这一份与日骤增的感情点滴聚集,小心翼翼地存在心底。

    天似乎快亮了,黯沉的夜变成觊蓝的色彩,冷无情从不曾像此刻如此乱了心情。十五年来伴随她长大的记忆历历在目,到底是谁如此狙绝,将这样出生不过数月的女婴弃之不顾?十五年了,G本没有线索可寻,望儿身上连胎记。配件都没有,唯一的特征,就是她可以跟动物说话,但这又能证明什么?对望儿,是父女之爱、是兄妹之爱、更是夫妻之爱。但望儿不会懂的,她那么天真,她怎会懂得男女之情!他非查出她的身世不可,这是冷尤痕的作风,他不要她唤他爹爹一辈子,也不要她当孤儿一辈子,查出狠心遗弃她的父母是谁,他才会名正言顺的表达爱意,否则,他宁愿当爹爹,一个永远保护她的爹爹。

    望儿,真的不懂他的心吗?是不是连他也未必懂得望儿的心?这样的煎熬,又怎堪再一个十五年来堆积?

    天,终于白茫茫地亮了起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1》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一章并对虎啸柔情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