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二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二章

    这是十五年来,冷无情第一次没有和她共进早餐,望儿一早就听人说爹爹与几名贴身亲信在望日楼议事,她一双秀眉低垂,一群下人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眼看菜都凉了,她动也不动一下,连秋水也哄不听,委屈的泪水扑籁籁地落,秋水见了好生心疼。

    "望儿……"

    就在望儿忽地起身冲出凝水阁时,啸天堡内也同时闯入一名不速之客。

    "堡主,不好了……啸天堡占地宽广,传送呈报的侍者得一关传一关,但这句'不好了'短短三字,却清晰从城口迭声送人望日楼里。

    闯入的人负伤极重,奄奄一息,几乎是拼着最后一口气冲进来的,一个急风你的白影转眼落在他跟前.冷无情一见马背上的来人,剑眉一紧,立刻伸手点住他七大要X,但他伤的实在太重,口中仍溢着鲜血,来者正是扬州分部的统帅鲁过。

    "堡主……属下无能……扬……扬州分部……已遭灭顶……江南……江南只剩无常公子一门未遭偷袭……但……

    恐怕……"他又咳出了一口血,冷无情送了一掌真气给他,勉强的支撑他屠弱的生命。

    "是谁干的""

    "翻……怨……"

    鲁过使劲的呼吸,面白如雪,他只来的及说出两个宇便巳气绝。

    翻怨帮!?冷无情倏地一震,翻怨帮不是早在三年前秋府一战时就被他灭了吗?那一战打了三天三夜,死伤无数,翻怨帮主李不凡最后终于死在冷无情的白刀下。

    灭了武林一大恶振,啸天堡冷无情的名声扶摇直上,严然成为武林新世代的领导权威之一。

    冷无情纯百如雪的白衣沾了鲁过的血,他双目如刀,凛冽如冰,每个人都可以感受他的愤怒,冷无情的白衣从不染缸,一旦染红必有人断魂。

    他冷硬的丢下一句:"厚葬鲁统帅!"

    白衣一扬,他飞回望日楼,准备商汁领兵前往江南。

    无常忧驻守江南总部,绝不能被攻破,敌人无疑是要将啸天堡支派一一灭除,再拿下总部,使啸天堡没有人力后盾下再破啸天堡。而无常优等人又在天未破随即离开了,冷无情必需尽快前去支援。

    武林四绝的势力独占中原四方,而啸天堡的领域就是遍布江南-带。啸天堡建在偏僻绝境的啸风岭内,堡内共有J兵五百余人,屈屈一个翻怨帮,冷无情G本不放在眼里,既然翻怨帮有杂碎死里逃生,还明目张胆的挑战啸天堡,冷无情绝不留情希几手上停了一只小麻雀,只见她对小鸟儿哺咕了几句,麻雀就飞进望日楼。

    秋水和她…样被挡在望日楼外,也听说了刚刚鲁统帅死去的消息,她紧张的直抓紧了手中的丝绢。

    "望儿,望日楼连蚊子都飞不进去,你叫麻雀去当密探不是太危险了?"

    "我只是要它偷听而己,没叫它飞进去。"望儿才说完,秋水就惊呼了声。

    冷无情已铁着一张脸落在她们面前,手中当然就是那只任务失败,吱吱乱叫的小麻雀。

    他大手一张,麻雀惊慌的振翅而逃。望儿把头垂的好低,只看见白衣逐渐贴近自己,她纤细的下巴被大手-托,迎上了他那双深遂Y沉的黑眸.望儿心头猛地-震,那——瞬间,她以为会看见爹爹冷酷的怒目,但她看见那一双深幽似井的黑眸,竟盛满了情与心疼,看得连望儿心头跟着一阵酸楚。

    "爹爹……"

    "你哭了?"他细心的看出她微红的眼睑,语气之轻柔,竟叫望儿眼眶随即一红,眼泪也跟着一掉,她立刻扑进他宽阔的怀里,埋首在他X膛哭泣。

    "爹爹……望儿不是任X不听话,而是难过……爹爹好忙好辛苦,可是望儿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帮不上……"掀起泪湿的良睫毛,仰着小脸望着冷无情刚毅的傻脸续遭。

    "爹爹,你不要不理望儿,让望儿在你身边,望儿一定乖乖的,好不好?"

    冷无情剑眉一紧,抚着她如丝的秀发,X口一阵翻腾,一连三天冷落了她,没想到却伤了她,纵使不忍,但他又怎舍得让她接触武林的腥风血雨呢;

    "望儿,爹爹不是不理你,而是忙于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忙过了,爹爹一定好好陪你。"

    "你不是说……你已经解决了?"在望儿心中,爹爹简直是无敌的,怎会有所谓棘手的事、

    "听着望儿,爹爹有事要到江南一趟,我保证五天内回来,你愿意等我吗?"

    望儿想也没想就摇头,跟泪似晶莹的露珠,敲落在冷无情心头,他一阵心痛。

    "不是爹爹不带你去,这一趟可能有危险,爹爹要你待在啸天堡我才放心。"

    她摇的更用力了,一听到有危险,她更不愿地离开,冷无情心绞的紧,开会两天她都按捺不住丁,何况出堡五天。

    "望儿,你会让我分心的。"他仿若叹息,口吻令望儿浑身一颤,含泪发楞的望着他。

    "我是要去杀人的,有你在身边,被杀的可能是我。"

    "不!"望儿慌张的惊喊,小手紧紧环抱他的腰身,吓得埋在地X前的小脑袋使劲的摇晃着。

    爹爹最英雄,是无敌的,怎会被杀?怎能被杀?"

    冷无情严酷的俊容释出一抹春光乍现般的微笑,温柔,的叫人心神漾,连一旁默立的秋水都为之动容,若不是她的眼中只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的棠翼,任谁都会被那抹醉人的微笑迷煞的。

    而秋水和棠翼,永远是无声胜有声,无情却是多情,秋水忽地一颤,棠翼低沉的嗓音轻飘飘地窜人她耳底。

    "秋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她心跳快如击鼓,一转身,棠翼的脸也是难得泛红,他掩饰似的赶紧一别脸,大步往别院走去。

    不知怎的,秋水心头一阵暖意,三年来,她和棠翼没说过十句话,见面时仅是点头招呼,甚至她初进啸天堡时几度寻死,都被他所救,他总是把她抱到大夫那里,就匆匆离开。

    不知多少次了,她连遭声谢的机会没有。而现在,棠翼竟主动要跟她说话了……她脸上的笑容像荷花璀璨,悄然地跟了过去。

    "我知道了……"望儿吸着鼻子吸位着。"红儿听话就是,但是……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好不好?"

    "望儿,爹爹不要你耽心……"她的贴心无邪,再再地击睛他内敛深沉的一缕柔情。

    "你这样我更耽心。"望儿打断他,仰着被泪水洗净的小险,清丽的似出水芙蓉。

    她柔嫩的小手攀上他冷峻的脸庞,忍不住,真的忍不住级起脚尖,却也只到了他盯下巴,她朱红的嘴唇就软软地印在他的下巴上。

    多可爱的一吻,吻他的下巴,他犹如刀割般线条刚硬完美的下巴,冷无情紧揪的心被她搅弄的翻云覆雨。再次凝神望她时,心动的发现,望儿…。真的不是小女孩了,纵然一脸稚气,纵然娇弱无邪,她……已经是成熟的姑娘家了,他的心……已不住地泛滥难抑的浓情。

    他还是忍不住大手一抱,让她习惯X地坐在他臂弯里,双手环着他的颈项。

    "你什么时候走?"望儿忧忧地问。"正午。"这么快!红儿睁大了眼,冷无情继续接口。

    "正午出发,可在入夜前出啸风岭,否则夜困啸风岭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望儿没出过啸天堡,自然没有地理概念了,不过她对江南倒十分向往,听昨天无常哥哥一说,她更是好奇,没想到爹爹就要起程前往江南,要她乖乖留在啸天堡,简直折磨死她了。

    她无助的把头靠在他的宽肩上,哺哺启口:

    "五天不见爹爹,叫望儿如何是好呢?"

    别再说了,再说下,他钢铁一般的心也会被她动摇的。

    冷无情只能疼惜的抱着她不语。

    "望儿会想你,好想好想你,从你踏出们就开始想,做梦时也想,吃饭时也想,走路时也想,说话时也想,看书时想写字也想,梳头时也想,呼吸也想,连换气都想……"她一连串的想念已被他温柔深情的嘴唇取代,望儿浑身一震,爹爹吻过她的额、她的鼻。她的脸。她的发,就是不曾吻过她的唇,而此刻她可以强烈感受到四片唇密合的霎那,仿佛雪可融、铁可断。海水可干。山岭可摧了……

    望儿怔怔的望着他,那一张她熟悉不过的容颤,却又多了一股什么?多情……深情……浓情的似稠的化不开的情,让望儿忘情的坠人他浩瀚的情海中。

    "这是……什么?"望儿粉颊瑰红。心跳急促,她喜欢爹爹平时吻她时的细腻呵护,却从不曾像这一吻这般叫她不饮而醉。

    他是不是太冲动了?怎么跟她解释是他情不自禁?他怎么告诉她这种亲吻超乎平常?看见她羞红的双颊却睁着一双天真无知的眸子时,他的理智立刻唤醒了情感。

    "这是……爹爹给你的承诺。"正是这份正直却该死的责任感,他才能够狠狠的将这份柔情埋藏了十五年……漫长而折磨的十五年啊……

    "承诺……"望儿心跳还是过于急速,让她说起话来带着喘息,却更添娇美。

    "五天,不管如何.爹爹都会回来。"

    望儿闻言又是秀眉低垂,冷无情漾起一道好看的微笑,捏捏她的粉颊。

    "爹爹从不曾食言,你要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望儿轻咬唇瓣,点了点头,再次埋苜于他的颈项之中,心中难受忧虑起来。到底是什么棘手的事,让爹爹一出动就是五天的行程,爹爹说他要去杀人,一定是相当严重的事。

    红儿真希望自己有武功,真希望是爹爹的帮手,而不是累赘…………

    "正午时分,我就要随堡主下江南一趟了。"棠翼一开口就明说。秋水自是一愣。

    "起码五天才会回来。"他又说,始终不敢看她一眼。

    秋水震惊的绕到他面前,似水的美睥尽是慌张。

    "棠大哥,究竟出了什么事,请你告诉我吧!"会出动冷无情动手的,一定是大事,何况棠翼面有愁容,秋水的震惊马上变成心慌。

    "秋姑娘……"他知道,要哄住望儿小姐容易,想瞒着秋水就不简单了。,他别过脸,不知如何启口。

    "我……我只是想与秋姑娘暂别……有堡主在,不会有解决不了的事……"

    秋水心头一震,随即垂首。是感动,也是无奈。短别五天,他竟也如此看重,让她觉得心里一热,但何事严重到才五天而已,就要愁苦的告别呢?

    秋水莲步轻踱,走到假山造景前和衣坐在石头上,望着池中悠游的锦鲤穿梭在荷叶下,这样一幅美丽的画面也映人棠翼眼中,让他心动不巳。

    "棠大哥,秋水是个无依无靠的寄居人,但你们从不曾嫌弃,不但治好我的伤.还让我与希小姐平起平坐,这样的恩情,就算是在埔天堡服侍一生,也无以报答。

    "秋姑娘,江湖上人人畏惧白虎冷无情,却鲜少人知他宅心仁厚的一面,这也是啸天堡等人何以为他誓死效忠之故。"

    秋水抬起玉容望他,柔美的脸上挂着淡雅的笑容,棠翼只觉淬然心震了一下。

    "所以,我已将自己视为啸天堡的人了,秋府已灭,我的心也死了,而啸天堡是让我重生的地方。啸天堡有事,虽然我武技薄弱,也希望能尽点棉薄之力。"她柔声说道,却叫棠冀十分感动。

    秋府也是武术之家,秋水自是有一些功夫底于,但家破人亡,她一个柔弱女子,三年来鲜少看见她露出这样的笑容,棠翼只觉对她更加心疼。

    他将事情的发生告诉了她,秋水的脸色劾时惨自,当她听见翻怨帮时,她几乎一阵颤栗。

    "这一趟,除了巩固江南势力外,也要查出翻怨帮的余孽。"

    秋水再也坐不住的站了起来叫道:"我要跟你们去。"

    他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摇首叹道:"秋姑娘,不……"

    "翻怨帮是秋家不共戴天的仇人,啸天堡是因秋家才招惹上翻怨帮的,翻怨帮的余孽自然由我秋家唯一的生还者来报仇。"

    秋水激动的眼眶发红,棠翼不自禁的双手握住她发颤的双肩回道:

    "就因为你是秋家唯一生脉,所以绝不能再牺牲掉。"

    秋水-呆,张口结舌说不出活来。

    "翻怨帮明明已经被堡主灭了,怎有活口!这事一定有溪跷,我们这一趟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翻怨帮是江湖上人人诛之的恶派,我们绝不容他们再危害武林。

    秋水哭了,为秋府一门百余条生命落泪;也为自己的苟且偷生哭泣;更为江湖恩怨,恶人当道而不平。事实上她知道武林四绝也不算纯白道组织,之所以被称为豺狼虎豹,就是因为他们够狠毒。够绝情。

    江湖上,没有直的黑道。白道,没有真正的正邪之分,有人死,就有人报仇;有人报仇,就有人死,水无止尽的生死轮回。

    棠翼收回手,深探望着她低位的娇颜,让人禁不住想拥住疼惜,但他不敢这么做。棠翼很年轻,计出头而已,但武艺高强,才能成为冷无情身边的贴身恃卫。他忠诚。勇敢又冷静,唯独对感情,对他这辈于唯一心动的女人——秋水,他就活生生变成一只胆怯的驼鸟。

    他也在等待,等待自己成为能为她遮风挡雨的英雄,等待她走出家破人亡的Y霆。这一等,等了三年,但他可以再等,等到她不再憨苦、不再流泪,他等待的耐心,可以直到永远。

    冷无情此行只带了十名高手,对方的目的是他,他没必要让大多无调的人牺牲。何况他并不想惊动武林,秘密的前往江南总部支援,一有状况,立刻以信号传讯调派人手,啸天堡内政暂由几名长者代理。

    冷无情等人一走。凝水阉内就悄悄地溜出一十小小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自后门偷偷溜了出来,忽地一声叫喊传来。

    "望儿?"

    吓得这名家仆打扮的小书憧整个贴在墙上尖叫了一声,瞪大眼一看,竟然是秋水,而且她也和自己一样,打扮的轻便俐落,不过她是侠女装扮,不像她把自己化身为可笑的小书憧。

    "秋姐姐………

    秋水的脸上投有惊讶,更投有责备,因为她的心情和红儿是一样的。

    "你想跟踪他们?"她含笑启口。

    望儿啄着嘴,老实的点头。

    秋水双手环X笑道:"你竟然不找我作伴,大不够意思了。"

    望儿睁大了眼.一下就冲到她面前抓住了她的手,惊喜不已的叫道:

    "真的吗?秋姐姐,你要跟我一块走?"

    "嘘。"她示意她小声点。"堡主派了很多人看好你,别大声嚷嚷。"

    望儿立刻双手捂嘴,大眼睛紧张的转了转。

    秋水又道:"我们要是跟的大紧,凭堡主的功夫一定会发现我们的。一旦被他们发现,一定会把我们送回来,所以最好到了江南再跟他们会面。"

    望儿猛点头,有会功夫,又见过世面的秋姐姐带路,的确方便多了。

    "不过……"秋水有了但书,红儿可紧张了。

    "不过什么?"

    "啸风堡地形险恶,要下山其实也不太容易。"

    红儿倒不耽心,她眨眨星子似的明眸回道:"问路不就得了。"

    秋水甚觉好笑,又觉得她天真的可爱,不禁笑道:"这么偏僻的山岭,问谁去呢?"

    "问动物呀!要不问问鸟儿、问问虫子嘛!"

    秋水一时忘了,望儿有这种奇能,真是再好不过了。

    两人下了决心,千山万水也阻挡不了她们!

    冷无情走的是捷径,傍晚时,他们巳到啸风岭下的奇岩峰了。一行人进入一家山间小栈,正准备夜宿一宿时,冷无情耳尖的听见打斗卢,隐约参杂着女子的呼叫声。

    "堡主?"十名高手自然也听见了。既然让冷无情听见,他岂有不管的道理,不过他体恤下属奔波一天的辛劳,只丢下一句:"我去看看便可。"语毕,他人也不见了,棠翼立刻尾随于后。

    树林里,十余名女子武装打扮,已倒了一地,奄奄一息,只剩一名全身绿衣,武艺了得的女子与一名黑衣人打得难分难解。但显然绿衣女子占尽下风,只剩一股怒意支撑着她全力抗敌。

    冷无情一到现场立刻认出是艳侠绿姬,以绿姬的武功,在她之上的高手没有几人,但此刻绿姬却是负伤累累,打来十分吃力。

    那名黑衣人是谁?

    两人身形之快,让他无法清楚的看见对方的腔,加上夜色已近,冷无情只好纵身一跃,抽出背上的白刀,刀芒似雪,黯沉的夜几乎立刻一亮。

    黑衣人闪的极快,肩头还是被划了一刀,他立刻飞身而去,冷无情突地一怔,黑衣人在转身离去的霎那,竟抛给他一个诡异的笑容,在漆黑的夜中,笑脸模糊难辨,却叫人毛骨惊然。

    那名黑衣人究竟是谁?

    "绿姑娘!"棠翼向前扶住丁绿姬踉跄的身子。

    月光自树影泄下,映在她苍白娇艳的脸上,好不迷人,无怪她有江湖一艳姬之称,老实的棠翼不自禁的脸红。

    不过绿姬的冷艳古怪也是出了名的,她强自振作,对冷无情他们的解救,丝毫没有感谢的意思。

    "谁要你们多管用事!"话一出口,棠翼一怔,冷无情也板起了脸,冷冷回道:

    "如果我早知道是绿姬,我绝不会管这闲事!"

    绿姬气冲冲的移步到他面前,美阵含怒的瞪他:

    "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说大话。"

    "冷无情。"短短三宇,却叫绿姬整个人僵住不动,没想到这名高大英挺的冷峻男上儿然是四绝之一的白虎冷无情,而他本人,"江湖传言更冷、更狠……也更俊……

    绿姬过了一步,尸首望他,跟底满是倔气。

    "绿姬谢过冷堡主,就此告辞了。"

    "站住。"冷无情在她转身时叫住了她。绿姬心头一震,缓缓转身,看见他探幽的眸子褪去冷冽,深遂似井,仿佛两潭神秘的黑水,叫人见了不自觉的迷眩其中。一向视男人为粪土的绿姬,竟然心头怦然一震。

    "那个人是谁?"他的声音干稳低沉,却有让人折服的气势。

    "不知道。"绿姬难得显得沮丧。"他伤了我十二名姐妹,我却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冷无情走近那些躺卧一地的女子,个个面呈Y紫,只剩一口气喘息,他不禁皱眉。女子看来没什么外伤,这是哪们子的武功?

    "看来是个高手。"

    "他的掌风很奇怪,充满了Y气。"绿姬回道。

    冷无情还是皱眉,他蹲下身检视了一名女子的伤势,突地一愣,立刻扯下女子X口的衣衫,绿姬和棠翼都大为一愣,只见女子X口一片殷红,红中带紫,模糊的呈一个手印状。

    "Y极掌……"冷无情哺哺启口,两人大大震撼。

    Y极掌在二十年前已经失传,传说此种致命的武功初练之时,Y阳相违,J神散涣,头三年简直是走火人魔,六亲不从,多少人因功力不足,杀人自杀。熟过三年,还得花十五年调气整J,而且此掌以吸取女子Y气而成,残忍之手法,可见一般,因为只有男子可练,所以才得花上十几年的功夫将体内阳气与Y风平衡相代,而这种牺牲无数女子生命的狠毒功夫,早该绝迹才对……

    "难道是……"冷无情想起他的师父,现已隐后天山的高人无心大师曾跟他提过的。

    当初练成Y极掌的只有三人,一人被无心大师收服,一人自杀,一人重伤脱逃,而逃走的那个人,名叫李愁。

    二十年前野心勃勃。武艺惊人的少年高手,一心想称霸武林,被无心大师伤成重伤后,就消失无踪。

    "李愁没死?"冷无情的心也沉了下来,武林浩劫,似乎无可避免。

    天黑压压的一片,望儿吓得紧抓着秋水的手,两人的腿都又累又酸。

    "好可怕喔!秋姐姐。"

    秋水也很无奈,谁知道她们会迷路呢!望儿沿路跟小动物说话,也探不出什么来,最令望儿泄气的是,她跟山里的动物们没有任何交情,碰了一堆钉子,真是气死她了。

    "前面有亮光。"秋水从树缝问看见微弱的光线隐隐若现。

    望儿二话不说就拉着秋水往前跑,有光表示有人要她待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山中,简直要吓坏她了。

    这栋又小又破的尼姑庵真的能住人吗?两人站在朽坏的木门外发呆,她们住的凝水阉比这里豪华上百倍。

    "秋姐姐……这……会不会是鬼屋啊?"望儿怯怯的说,整个人靠在秋水怀里。

    秋水心里也毛毛蛇,尤其那屋檐上随风摇曳的两盏破灯笼,像鬼火一样令人毛骨惊然。

    "没关系,我们看看有没有人在。"秋水壮胆回道,她知道望儿胆小,若自己也吓着了,望儿不昏倒才怪。

    她敲了敲们,望儿一双四溜溜的眼睛不安的直打转。

    不一会儿,木门开了,两人本能的往后跳了一步。,只见一个年轻的小尼姑,愣愣的望着她们,随即双手合十,恭敬的朝她们行礼。

    两个人的心脏终于平稳下来,什么鬼屋嘛!瞧人家多有礼貌。

    秋水向前颔首道:"对不起,打扰了,我和妹妹在山间迷了路,不知方不方便借宿一晚?"

    小尼姑笑的亲切可爱,似乎隐居在这无人山头,能见到生人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她立刻点头。

    "快随我来吧!"

    这里上上下下只住了八个尼姑,后院种有不少蔬桌,小小的一间坷堂供乎日念佛用。七个尼姑们热烈的招待她们,让她们倍感温暖,只是……不是有八个尼姑吗?怎么都只看见七个人?

    帮她们开门的小尼姑领她们进入一间小小的房间,她腼腆的笑道:

    "今晚你们就睡在我的房间,我去和师姐睡.不好意思,又破又小的。"

    "怎么会,谢谢你们的招呼,真是麻烦你了。"秋水回遭。

    小尼姑这才开心的离去。

    虽然走了大半天的路。望儿却丝毫没有睡意。秋水已经熟睡,望儿悄悄地榴下床,走出房间来到洞堂前,烛光映得她的粉颊发红,一直被她藏在袖里的小蛇也趁机钻出来透气。

    "小青,你说我这么做对不对?爹爹会不会生气?现在又迷路了,不知道爹爹往那儿走?不知道爹爹好不好?不知道爹爹……"她心头一酸,眼泪就滚了下来,心里觉得无助又访惶,爹爹一不在身边,她就像身体寓了魂一般。小蛇朝她伸丁伸细舌,望儿抹着泪点头。

    "我知道,你就让我哭一哭嘛!我好想爹爹喔。

    黑影一罩,望儿吓了一跳,猛地回头,才发现不知何时她身后来丁一个尼姑,约四十岁年纪,虽剃发为尼,风霜满容,却不难从她依旧清丽的脸庞看出她的柔美,红儿怔了怔,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直涌上心头……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2》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二章并对虎啸柔情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