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三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三章

    这名尼姑显然就是一直没有出现的那位。

    "你刚才……是跟手上那条小蛇说话吗?"

    红儿点点头,把手举到她面前。

    "它叫小青"

    "小青……"她温柔的笑了。这一笑,几乎化解了黯夜的深沉与彼此的距离,红儿一眼就喜欢上这位美丽的尼姑阿姨。

    "我叫希望,大家叫我红儿。"

    "希望……"她哺哺咀嚼,仿佛这是个令人陶醉的名字。

    "好特别,谁帮你取的?"

    "我爹爹。"

    尼姑随即一楞。

    "你爹爹?"

    红儿点点头,一想到爹爹,她的心又愁了起来,不知怎的,就是想把满腹的委屈,满腔的思念全倾诉给她听。不自觉她们只是陌生人,甚至不自觉彼此已靠在一起。

    "大娘,我可以叫你大娘吗?"她仰着头望她,觉得月色映在她成熟秀丽的脸上,好迷人啊!

    "你喜欢怎么叫都可以。"她笑的温柔如水,红儿心里一阵温馨。

    两人坐在词堂前的石阶上,红儿把为什么迷路和对冷无情的心情都说了出来,好像第一次,有人可以听她尽情的说,让她没顾忌的说……直到她倦了、睡了……睡在大娘的怀抱里,眼角还有泪……泪,也似银线地滑下大娘的脸庞,她抚着怀中红儿犹似婴孩的粉颊,眼中尽是慈爱。那条青绿的小蛇滑上她的手,她含泪点头,对它说:

    "小青,你可要好好保护红儿。"

    江南美景一向叫人心境畅然,但此时冷无情无暇欣赏你报告。

    冷无情冷哼了声:"凭你一个人想找出神秘黑衣人的踪迹,未锨不自量力。

    "你……"绿姬气白了粉脸,一掌就劈了过来,冷恤环手一挥,轻易地抓下她的手腕,绿姬艳丽的脸庞由白转红,气极败坏的叫着:

    "你这个小人,欺负武功不及你的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冷无情放声一笑,随即放开她的手。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英雄好汉,何况是你先动手的。"

    绿姬气呼呼的跺脚,一旁的棠冀忍不住憋笑,绿姬一向冷傲娇纵,江湖上数不清多少侠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她一向不屑一顾,冷眼以对,可从役像这样会失常的对一名;男子动气。

    "难不成你要我跟着你吗!你存什么居心?"绿姬一双美目闪烁凌厉光芒,语气满是挑衅。对她来说,男人都是好色Y恶之徒,管他是正是邪,天下乌鸦一般黑。

    "对待自命清高的任X女子,不必存何居心,棠翼,走吧!"他竟笑的悠然自得,滞洒迈步而去。

    从未受过如此侮辱的绿姬怎咽的下这口气!这个狂妄自大的男人,没有被她的美貌迷倒就算了,竟然还贬低了她,伤了她的自尊,这梁于他们是结大了。

    "冷无情,我不会放过你的!"她在他身后叫道。

    冷无情好像没听见似的,脸上的微笑也没有收起来。棠翼趋向前低语:"堡主,绿姬……"

    "随她去吧!Y极掌重现江湖,这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了,只怕……"他突然停下脚步,棠翼谨慎的望着主子。

    "如果真的是李愁那Y贼,绿姬的艳名远播,恐怕也有危险。"

    说着,他们已进入一家名为'天意坊'的客栈,这是啸天堡在此的联络处之一。掌柜的领他们到了上房,一关上门神色就变得慌张失措,冷无情才上座,掌柜就跟着赡丁下去。

    "堡主,不好了。""这句话他已经听厌了,这名浑身发颤的老掌柜开口就是不好了,直叫他眉头都皱紧了。

    "出了什么事快说,"棠翼也被掌柜的感染了紧张的气氛。

    掌柜咽了咽口水,这事……恐怕会比堂口遭突击还令堡主勃然大怒呢!

    "是……是……小姐………

    "红儿?"果然,冷无情立刻站了起来。掌柜的连头都不敢拍一下。"昨晚小的接到来自啸天堡的飞鸽传书,说小姐失踪了,连……

    连秋姑娘也不见了。""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嘱出,冷无情和棠冀对看了一眼,棠翼赶紧垂首,心却不住焦急。

    "该死的!"冷无情气极的来回踱步。这小女娃真的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他非打红她的屁,股不可。

    但生气归生气,耽心害怕更刺激着他的心脏,尤其现在有个神秘难测、行踪不定的李愁现身江湖。红儿未经世事,而且美丽过人……冷无情简直不敢想像。

    "你先下去吧!…

    "是。"掌柜的赶紧退下。棠翼立刻贴近他,平日的冷静:全都不见了。

    "堡主,这怎么办呢?她们一定是跟着我们出来的。"

    "而且怕跟大近被我们发现,结果就跟丢了。"冷无情接口,真是被这两个不听话的女孩儿气死了。气归气,忧虑还是多于怒气。

    "只怕……她们还困在啸风岭里。"棠翼连忙急道:"那……那不是很危险吗?她们……两个弱女子,希小姐又不会武功,秋姑娘又……又……"棠翼说不下去了,他其想立刻回去找她们。

    "咱们回去找她们。"冷无情启口,简直让棠冀又惊又喜,不过…

    "堡主,那分堂的事……"

    "这里离啸风岭不远,叫掌柜的备马,顺便传信给无常忧加强戒备,我们人夜会前去与他会合。

    冷无情不知道的是,红儿她们经尼姑们的指示,已经走出了啸风岭。只是江南之大,人海茫茫,她们的信心意来愈小。

    "秋姐姐,我好饿。"

    这可是红儿十五年来量辛苦的两天了,她们走进一家客栈。客栈里只坐了一半的客人,皆是一些商人,有些则是武装打扮的汉子,最明显的还是角落一名单独钦酒的绿衣艳女。

    两名出落美丽的小姐进来,免不了引来侧目,有些窃窃私语,有些浮笑乱语起来,秋水听了自是厌恶,但她得保护红儿,不想惹事,只能装做没听见。

    小二端来饭菜,红儿就开心的吃起来了,G本役发觉有人想动她们歪脑筋。

    红儿一口饭还没吞下去,就听见身后一阵好笑。

    "小姑娘,看你们饿坏了,要不要大爷陪陪你们啊?"红儿仰起小脸,澄激的美阵似水荡漾,看的三名恶棍心猿意马,大发邪念。

    你们想干什么?"红儿皱了皱秀眉,这几个人看了就令人恶心,尤其他们那副口水快流下来的嘴脸。秋水按住红儿的手,了解她不懂人心险恶,贸然顶撞的下场可不好受。

    她低声道:"红儿,别理他们,我们吃完了就走。"

    那三个恶霸其中一个为首的已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还很不客气的用手抓了桌上的小菜往嘴里送,红儿放下碗筷,胃口全失。

    "老子陪你们吃饭是给你们面子,小二,拿酒来!"他一声叱喝,又往红儿身上靠了过去,红儿往后偎进秋水身旁。

    "虽然你瞪人的样子也很漂亮,可是瞪久了老于可不喜欢,乖乖陪咱们三兄弟喝酒,不听话只会自找苦吃。"

    "请你放尊重点。"秋水冷冷回道。

    红儿更是气呼气的叫道:"谁要陪你们喝酒,你走开!"

    三人闻言反而仰头大笑。

    "好泼辣,好!我喜欢,我喜欢。"

    他一双魔手就要往前扑去,忽地"淋"地一声,他立刻惨:叫,手霄上揖了两支筷子,血流如柱。红儿吓得尖声一叫躲进秋水怀里。

    "谁?那个王八羔子跟天借了胆子,敢伤我大哥?"两个喽厉声喝道,其实心里也七上八下,怕出现的是什么高手,赶紧大声说话以壮声势。

    那角落的绿衣美女站起身来,三人还没看清她的长相,就被她飞来的绣腿"砰、砰、砰"三声蹋得跌飞一地。绿姬玉容如霜,瞪得三人在地上爬不起来。

    "还不滚!"她字宇如冰,吓岂二人连滚带爬狼狈的逃了出去。客栈里的人这才鼓起掌来,不料绿姬冷冷回道:

    "鼓什么掌,刚才两位小姐遇难时怎不见人出面,任由那三个Y贼在此嚣张?"众人哑口无言,尴尬的MM鼻子不敢出声。希儿简直祟拜死这名美极酷毙的女侠客,她立刻向前行礼:

    "多谢蛆姐救命之恩。"

    秋水道过谢后,忽然想起武林中一名艳姬,她自小出生武家,对江湖事自然多少也有耳闻。

    "敢问女挟可是名艳四方,行侠仗义的绿姬姑娘?"

    绿姬冷艳的表情并无变化,虽然这一大一小的姐妹长得秀美出众,尤其那个小的,简直美过她了。对自视甚高的她来说,心里的确有点不是滋味,她可不是菩萨心肠才救她们的,而是她讨厌男人.尤其是下流Y贱的好色之徒。

    "下次可役这么好运,自己小心点。"冷漠的抛下两句话,她转身就想走人,却听见那小姑娘兴奋的对秋水说道:绿姬?是不是棠哥哥说过的一个很厉害。很漂亮的女侠啊!"提起棠翼,秋水的心就柔了起来。绿姬却是一怔:姓棠?还是唐?堂?该不会是那个冷无赖身边的跟班吧?她又听见秋水说话了:

    "是啊……"轻声一叹。"不知道冷堡主和棠大哥是否无恙?"

    绿姬转身了,冰雪般的脸庞冷傲似雪,她冷冷启口:

    "冷无情是你们什么人?"

    她们打了个冷颤,怎么她的眼神像要杀人似的;秋水正想怎么何答,红儿已清声回道:

    "他是我爹爹。"

    那三人狼狈的从小客栈滚出来时,马啼一扬,尘土迷漫,吓的他们又软了一地,连爬的力气都没了。谁知道他们一逃出来又差点撞上两邢急驰的马.还好马上的人反应够快,及时拉住复绳,他们被漫天的尘土给蒙的睁不开眼,两道人影已遮去他们的视线。

    "你们想死吗!这么莽撞的冲出来,"说话的青年满脸正气,眉清目秀,正是棠翼。而他身边那名高大英挺,伟岸绝伦的白衣人定是冷无情了。

    "饶……饶命啊……小的……小的不是故意挡大爷的路,而是……是……"

    冷无情有个很大的缺点,也是很大的优点,就是路见不平,尤其见血,管它是正邪之间,还是打架闹事,只要他遇见了,就没有不C手的事。

    他看见了那人的手上流血,筷子都还在手上,他二话不说,人就掠进一旁的客栈,没想到这一进去,竟看见了令他魂牵梦系的她,这还不打紧,更令人惊讶的是绿姬也在里面。

    "爹爹?"红儿惊喜的大叫了声。

    绿姬震惊的转过身看见来人,但她一个反S动作就是先将红儿的手反扣于背,不让她往前冲去,红儿痛喊出声。

    "绿姬!"冷无情叱喝一声,犀利的鹰眸蹬着她.却不敢轻举妄动。

    绿姬本身个X古怪,不正不邪,不属任何帮派组炽,她底下原有十二名绿衣少女为伍,现只剩她一人。她是个孤傲屈强,绝不向人低头的奇女子,冷无情不明白红儿怎会招惹上她?

    棠翼一见秋水,先是一喜,后见希小姐被绿姬扣住,大吃一惊。

    "你帮我打退了黑衣人,算我欠你,刚才我救了你女儿一命,现在咱们扯干。你放心,我不会伤她。"绿姬瞪着他说。

    红儿一双含泪的星眸只停留在前方那冷傲俊朗的脸上,她不觉手被抓疼,她只想立刻投入他的怀中,告诉他当她迷路时有多害怕,当她遇到色狼时有多惊慌,当她看不见他时,她有多想他……

    冷无情的鹰眸一碰上那双葛发水眸时全化做一滩柔情的春水,她的小脸都吓白了,星子似的大眼睛盛着盈盈的泪,看得他心都快碎了……

    他温柔的眼神、深情的注视都叫绿姬大为一震,江湖传言那绝情冷酷的白虎,怎会有这样柔情的眼神?这眼神,绝不会是:'父亲'看'女儿'的。绿姬心中竟掀起一阵强烈的妒意,何况,她知道冷无情不近女色,尚未娶妻,哪来的女儿?

    "绿姬,冷某有得罪之处绝不避舍,请你不要迁怒他人"冷无情处变不惊,红儿和绿姬靠的那么近,他的眼光却可以瞬间从红红儿温柔的注视,立刻转变戍对绿姬凌厉的敌视。这更叫绿姬火冒三丈。

    "白虎冷无情,名震八方的啸天堡堡主,原来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了,这事传出去,恐怕你一世英名也毁于一旦。

    她冷官相对,冷无情却不动声色,只是语气凝重,沉郁的让人倍感压力。

    "为了红儿,英名也不算什么!"绿姬一愣,就在她这失神的一霎那,那白影已如风袭,红儿一声惊叫,人已经贴在一个宽厚的X膛里,转眼到门边了。

    "你……"绿姬气的跳脚。

    "你走吧!"充满威严的三个宇,若换做他人,早就跪下叩谢他不杀之恩了。

    冷无情不杀女子,可以的话,他连伤都不伤女子一下,算对方是敢爱敢恨,嫉恶如仇的绿姬,他也不想结怨。

    但绿姬认为他不但伤了她。侮辱了她,还非常非常的瞧不起她。

    叫她咽不下气,她绿姬的花容月貌,他竟不放在跟里;更叫她怒不可遏的是,她竟然嫉妒那小女孩,她竟然…在短短一日就爱上了这个冷冽的男人。而绿姬是恨男人的,所以她恨冷无情,恨自己爱上冷无痕。

    她眼角有泪,却在众人来不及看见那晶莹的泪珠晒落之前人已不见了。

    "秋姑娘……"棠翼赶紧到秋水身边,焦急的问:"你没事吧?""没事,谢谢棠大哥……"秋水美目含羞,心中却难掩甜蜜。

    而冷无情怀中的人儿,已泪湿了他X前的衣襟,小手紧抱着他的腰,哭的好惨"爹爹……爹爹……"

    他的心好疼,但他却板着脸,他应该拍抚着她,安慰她的,但他却默然不动,剑眉紧蹩。秋水见状不对,立刻跪了下去,她一跪,棠翼也跟着跪。

    "堡主请息怒。是我带红儿出来的,请堡主不要责罚红儿。"秋水袁声道。

    责罚?红儿听了眼泪都缩了回去,睁人眼仰起头,爹爹果然一脸寒肃,这下糟了。

    "先回天意坊。"语毕,他抱着……应该是拎着希儿大步跨出大门,纵身上马,飞驰而去,而他怀中的希儿一颗心七上八下,好惶恐幄!

    天意坊的上房,门户紧闭,没有堡主的命令,谁都不准靠近百尺之内,就算听见任何声音也不准靠近。

    "爹爹……啊……好痛啊……好痛喔……"

    "不许叫。"

    "红儿下次不敢了嘛……好痛喔………"

    "谁叫你不听话。"

    "爹爹你好狠的心,欺负不会武功的弱女子。人家是想你嘛,恨不得一刻都不离开你,你不安慰我、不心疼我,还打我……哇……我就知道我是没人爱的小孤女

    "你……"大手一扬,却再也打不下去了,红儿趴在他的腿上,连挨了好几下巴掌,屁股都快开花了,眼泪泄洪似的湿透小脸。

    冷无情一手把她抓起来,怒视她泪汪汪的脸蛋低斥:"你再说自己是没人爱的孤女,我就继续打你屁股。"

    红儿猛摇头,吓白了小脸。

    "不说了,不说了。"

    她那模样,实在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咬她一口。捧住她泪湿的小脸,冷无情的严酷全融化在她的泪海里。

    他忍不住轻叹了声,低下头吻住她发颤的唇,将她的泪水。她的哽咽全纳进他浓情的一吻里,他这个宝贝、他的女儿,叫他怎放心的下?叫他怎能没有她呢?

    一道咸涩的泪水渗人彼此唇中,他才恋恋不舍的移开他的唇,吻去她颊上的泪痕。

    "爹爹好坏……又打人……又吻人家……"她泪湿的脸蛋白里透红,水亮的星眸又不失小女人的天真,冷无情爱煞这样的她。

    "打你,是因为你不听话,吻你,是因为……"他欲言又止。

    这是第二次吻她了,然而一次比一次更情不自己,一次比一次难以控制,这样下去,连他自己都不敢想像。

    红儿吸高了嘴,替他接口:"因为你下手太重,打疼我了。""你疼,我比你更疼。"他的语气好柔,望着她嘟的半天高的红唇,简直像在引诱他似的。

    她还是娇怨:"既然如此,你就不该打人。"

    "不打你屁股,你G本不怕我,也不听话。"

    红儿一脸委屈,秀眉低垂,美目淌泪,好动人、好可怜的表情看着他。

    "爹爹,红儿是真的真的很想你吗……我在山里迷了路,天好黑,黑到我都看不见手指了。我心里直想着,爹爹在就好了,我就不怕了。

    我没去过那么黑的树林,好可怕;也没碰过色狼,那三个人好丑,简直要把我吃了……

    她话还没说完,冷无情又吻了她;又是一次情不自禁,又是一次失去控制,然而这绵长细膨的一吻,却更深情。更温柔,更心疼、也更愧咎。

    轻啄着她柔软的唇瓣,他的心疼的快滴出血来,他又不是不知道她的X子,怎还是没看好她?他好自责,早知就不该放了那三个该死的Y贼。

    "对不起,红儿,是爹爹不好。"他这么柔声一道,红儿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她双手往他颈项一环,埋首在他颈间低泣。

    "爹爹……红儿是离不开你的,不管这次你要处理什么事,有多么危险,红儿都不怕,只要有你在,只要有你在就好。"

    抚着她发颤的背脊,心疼的吻着她的发梢。谁能够抗拒她的眼泪?谁能够无视她的纯真,她的体贴、她的美丽呢。冷无情不能,就没有人能!。

    "爹爹,今晚我要跟你睡。"又是令人无法抵抗的无助娇容。

    冷无情心中挣扎矛盾极了,对她的'情不自禁'已快超出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了,何况……何况,她已经不是小孩儿了,这……不是考验他的定力吗?

    "爹爹……"她的小手贴在他的双颊上,凝神地注视着那两潭深幽的黑水,柔柔的启口:

    "抱着我,像小时候那样抱着我睡,让我忘了什么是害怕,让我知道你永远会保护我。昨夜我睡在一个尼姑庵,却怎么也睡不好……"

    冷无情注意到了,她哭红的双眼,隐隐遗着失眠的黑影,更加谴责着他的心。就抱着她睡吧,反正她总是认为那是像小时候哄她睡觉的感觉一样,就像他给她的吻,或许她她当做是奖励、是安慰。

    是心疼而已……

    他岂知红儿要他抱着她睡,是一辈子的事……因红儿受了惊吓,又奔波劳累,他们只好在天意坊停留一晚,明早再去会见无常忧。

    人夜,月色虫鸣,原本诗情画意的江边传来的辍位声却叫夜色也随之愁了起来。

    一夕之间,她的世界全变了,她的姐妹们全死了,而她竟然对男人动了心了。绿姬坐在江边,任泪水湿透她艳丽的容颜。每个人都以为她高傲,她无情,难道她的姐妹死了她不心吗?难道她不想报仇吗?她气愤的抹去颊上的泪,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她才敢放声的哭,其实……她也想要有人陪、有人疼呀!一想到此,她就想到冷无情;一想到冷无情,她就想到红儿;一想到红儿……她就忘不了冷无情那双深情似水的黑眸,他们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无声无息,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后,她却丝毫没有发觉,直到一声含着笑意的呼唤让她震惊的跳了起来。

    "绿姬姑娘!"绿姬吓了一大跳,立刻收回了眼泪,怒视着这名不速之客,她微微一愣。月包下的人,有一张相当俊倘的脸,笑起来像江水漏漏,柔柔暖暖的,一点都没有江湖味。但……如果不是江湖人怎能一眼就知道她是绿姬?她G本不认识这个人。

    "你是什么人?偷偷MM的在我背后,有什么企图?"绿姬-开口就是-串指责。

    那人笑的更深,老实说,他的笑容很是好看,让人觉得很亲切、很舒服,就像老朋友一样贴心的笑容。

    "在下只是路过,没有恶意,打扰到姑娘真的很抱歉。"

    彬彬有礼的白面书生,绿姬不屑一顾,斜脱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我是绿姬?"

    "绿姬姑娘艳名远播,只要在江湖上打混的,有谁不知?就像武林四绝的威名响彻云霄一般。"绿姬重哼了声道。

    "别把我的名字和那四个狗贼相提并论!"

    那男子翩然一笑,他的声音也让人觉得舒服,没有压力,隐隐带着笑意。

    "姑娘与四绝可有恩怨!"

    "关你屁事!"绿姬毫中给面子的丢给他一句。那青年还是不扁所动,笑的自在,绿姬不禁皱了皱眉,这人好像没有脾气似的。青年面向滔滔江水,灯火凄迷,月色蒙蒙,忽然间有一种萧瑟的伤感,他淡淡笑道:

    "很美吧?有时候想静下心来看看这等美景也不容易。我真喜欢江南,一切美丽的人、事、物都在这儿。"绿姬莫名的望着他,开始觉得这名俊秀青年有着难以言喻的神秘气质。

    "可惜,太美丽的地方,总是特别危险。"他悠然一叹,声音轻的像江上飘浮的一片落叶。

    "你到底是谁?"绿姬戚紧了黛眉,只见那青年一双带笑的深遂眸子投向她,释出一抹月牙般柔雅的笑容回道:

    "在下无常忧。"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3》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三章并对虎啸柔情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