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六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六章

    啸天总部笼罩在一股十分紧张诡请的气氛里,像紧绷

    过头的弓箭,稍一个喘气,可能就会引发祸端。

    整个地区的名医、神医。郎中。巫师全来了,也都走了,夜已深了,上上下下却没一个敢擅离岗位,一刻也没能放松。

    冷无情守在床沿,大手将她冰冷的小手合在掌心里,她的呼吸平顺,玉容白皙,酣恬的模样简直像睡着了,而且睡的很熟,很沉。但冷无情一颗心却深坠冰窖,他从没看过这种毒,红儿的后颈处是青紫色的,而且缓缓的扩大,她看起来没两样,手脚的温度却不断降温……他害怕,她就这么睡着、睡着,就忘了呼吸了。

    秋水端了晚餐进房,后头跟来的还有棠翼跟无常忧。

    "堡主,吃点东西吧,您的身子也是要顾的。"秋水将餐

    盘敝桌上,忧心的启口。

    棠翼点头道:"是啊!堡主,先吃饭吧!"

    冷无情回过头,他虽心焦情急,在他冷峻的面容上,仍是那般的酷绝凛冽,使人敬畏。他一双利跟停留在无常忧一张俊俏的脸上,无常忧被他看的心虚,只敢轻唤了声:

    "堡主……"

    "你们两个下去。"他依然盯着无常忧,命令是下给棠翼和秋水的。两人应了声便告退。

    冷无情起身,气势依然逼人,就连在自己兄弟面前,他还是冷。

    "大哥怀疑我引绿姬进总部是有企图的?'无常忧直接明说了。

    "我不会怀疑我的兄弟。"冷无情语气很绝对,无常忧似乎松一口气。想博取冷无情的信任不容易,但一旦让他信任你,他可以为你两肋C刀。

    "那么大哥单独找我谈是……"

    "你去把绿姬找回来,三天内不把解药拿到手,你这个江南总堂主就不用干了。"他的话一出,绝不会更改。

    无常忧一愣,眼中闪过一丝Y气,稍纵即逝,他皱了皱浓眉。

    "这……太严苛了点吧!"

    冷无情面无表情回道:"两个人让你选,绿姬,或是李愁!"

    "李愁?你是说数年前消失了那个李愁吗?"他一脸迷糊。"找李愁做什么?"

    "绿姬说李愁要抓红儿,我也不记得我跟李愁有何恩

    怨?他消迹于武林时,你我还是小孩儿呢!"冷无情终于显出一些困倦。

    无常忧的眼色闪过一喜,随即笑道:"我对女人比较感兴趣,绿姬就交给我吧!"

    冷无情又坐回床沿,当他的眼睛回到那张粉雕玉琢的粉脸上,再冷的目光都化成了柔情的水,轻轻地抚着她的玉颊启口。

    "今晚我就动身回啸天堡!"

    无常忧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什么?"

    "红儿的毒不能拖。啸大堡里有神医吴佬在,别人不能医的,他一定有办法。"

    "可是……夜闯啸风岭可不安全啊!"

    冷无情只是冷哼了声,他一生中恐怕投体会过危险的感受吧!

    "我只带红儿走,棠翼他们继续留下来查翻怨帮的事!你去把他叫进来。""是……"他缓缓的退,退的极慢极慢,慢慢的开门、关门,一切都很慢。然后他立在门外思考,想了很久……笑意才染上唇边,今晚是个绝佳的机会

    夜人三更

    黑骑白衣,强烈的对比,就像漆黑的夜幕上一颗皎洁明亮的皓月一般,今夜的月色又大又亮,很适合赶夜路。

    冷无情不时的望着怀中沉睡的佳人,如果说他从未体会危险的感受,那么此刻,是他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害怕的感觉吧!她睡的太沉了,沉得快叫他窒息。

    抱紧她愈显冰冷的身躯,恨不得自己多分些体温给她,恨不得自己多给她些生命力,恨不得自己替她挨那一针…

    红儿啊……你真是折磨死爹爹了……

    入了啸风岭,夜似乎更深了,月光泄在浓密的树影下,忽明忽暗.很是诡异。树梢沙沙作响,冷无情忽然一扯缰绳,停下马儿的脚步。

    "树上的朋友,现身吧!"

    树上的那位'朋友',大概也料到会被他发现吧!一条瘦长的身影落地,一身的黑,在这黯夜树林里,只看见一张仿若女人般清秀的脸。

    "冷无情果然好功夫。"李愁?"冷无情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不久前曾与他小小的交过手,这次终于可以看清这号神秘人物,但他和绿姬一样失望,他戴了面具。

    "你不但功夫好,见识也好,若不是和你有仇,我实在不愿与你为敌。"李愁笑道。

    冷无情皱眉,"在下何时与前辈结仇?"

    李愁只是笑,他笑起来像个大姑娘似的柔美,但笑中却Y气森森,如蛇蝎一般的吓人。

    "咱们这个仇结得可深。可久的呢!"语毕,一阵掌风袭来。

    冷无情跃下坐骑,他一手还抱着红儿,一手抽出了比月光还要雪亮的白刀,刀光凛凛,白虎冷无情最致命的武器。

    两人过招无数,不相上下,但是他有顾忌,就是他怀中的红儿,李愁不但攻击他,还随时想把红儿偷去。

    "你不使出全力,分明看不起我。'李愁斥道。

    "至少让我明白你我之间的仇恨再来决斗不迟。"冷无情只守不攻,只挡不打、暂处劣势,李愁的Y极掌连他都不敢掉以轻心。

    "为什么要抓红儿?"冷无情又问,挡了他一掌。

    李愁没回答他这个问题,恐怕连他也说不上来。从第一眼看见这名绝色少女,就有一种异样的情怀,却是别于对一般女人的欲念,而是想疼她、想宠她,如此而已。

    "前辈……"冷无情又唤。

    "住口,你给我尽全力打!"李愁喝道,人已逼近,冷无情只好退。

    "这样打没有意义"

    李愁重哼厂声,丢给他一句话:"李不凡是我的胞弟"

    李不凡?翻怨帮帮主!?冷无情一楞,那么暗杀各堂主的翻怨帮余孽……就是李愁!

    就这么瞬间的——失神,无疑给了李愁最大的机会,眼看他Y狠的一掌就要袭来,冷无情要就是砍下他的手,否则只有硬接了。

    树林摇晃的厉害,刹那间数十片树叶飞也似的S来,"啪。啪。啪"的打在李愁手上,李愁一震,往后退了一步。只见一名穿灰袍子的尼姑飞身而来,出手又是数十支细针,李愁-惊,一扬手挥去了所有细针,但攻击还没完,尼姑接下来洒出的花粉在月光下金色闪闪,好不令人眩目,却是会使人皮肤溃烂发麻的毒粉。

    毒仙子莫雨。这下李愁和冷无情都楞住了,尤其是李愁,他甚至惊喊了声:

    "是你!"

    尼姑迅速跨步向前,"嘶"地抓下他的人皮,李愁大惊,反身就逃,但还是让尼姑看见了他的脸一他愈来愈年轻俊

    俏的脸。偏偏尼姑挡在冷无情身前,又让他错失一见李愁真面目的机会。

    尼姑转身,她的脸好美、好慈祥,一点都不像二十年前享誉武林,人人闻之怯步的江湖第一美女毒仙子莫雨。

    "多谢前辈搭救。"

    "冷堡主不必客气。"她笑得柔似月牙,刚才的打斗好像不曾发生过一般,她的眼神变得疼惜不安,望向他手中的红儿。

    "红儿怎么了?"

    她一问,冷无情就一愣。怎么她……认识他和希儿?

    原来莫雨就是红儿口中那位大娘;原来莫雨隐过江湖后,就藏匿在啸风岭内当尼姑;原来……冷无情还有许多疑向,但他在等她自己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开红儿身上的毒,莫雨是用毒高手,她一定有办法。

    "这是一种罕见的蝎毒,恐怕连我也无法解。"莫雨叹道,冷无情一听可急了。

    "如果连莫前辈也无解,那么红儿不就只有一死?"

    这样的结果,是他们最不愿面对的,看见冷无情为了红儿浮躁动气。焦虑难安,她的眼眸有说不出的安慰。

    "只有一个法子,"她取出了一个黑瓶宇。"这是蛇毒,一小滴就可以毒死十头壮牛,我让她喝了,你的内力高,可以把毒逼出来。'她虽这么说,柔美的脸色却有难色。

    "以毒攻毒……"冷无情明白了,却不了解她忧虑的神色。

    "前辈……

    "请叫我大娘吧!我已不是当年的莫雨了。"她笑得一抹沧桑。虽然冷堡主武功高强,但要逼出这毒,将内力大损,你又有大敌当前,对你而言,太冒险也太危险了。我程想为虹儿逼毒,但无奈内力太弱,又巳息武多年了……"

    "莫大娘……"冷无情声音虽冷,却充满了风情,让人听了心都会为之感动。

    "红儿若死了,冷无情会天涯海角,除去绿姬,然后了断残生,从此只有武林三绝,绝不苟活。

    莫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多少人想拥有他的名声地位,他竟然甘心为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女娃牺牲一切。莫雨心头被千万情绪所缠,一时红了眼眶。

    红儿能在这么一个情深义重的:'爹爹'的照顾下成长,是她的话,也不在此生了。

    事不迟疑,莫雨立刻让红儿服下蛇毒,玲无情聚J凝神,运气于双掌之间,掌心紧贴夜虹儿纤弱的背上。莫雨准

    备就绪后,便退出房间,自行到厨房煮食,几个尼姑围了过去。

    "师姐,那小红儿病的不轻呀!"

    "那位俏公于是什么人呀?"

    "师姐,你怎么哭了呢!"

    莫雨面对姐妹们的关怀感动不已,她抹了抹跟泪,微笑遭:

    "你们先去睡吧!红儿不会有事的。我为他们热点粥,待会儿到祠堂为虹儿求菩萨去。"

    "我们也去,大伙都不想睡了。"说着,一群人又移往祠堂去了。

    莫雨笑着、流泪着,想到红儿,心头都酸了,她怎么敢承认,她就是十五年前狠心丢弃她的亲娘呢?

    蜡烛燃去了三分之二了,红儿一张倘脸苍白似雪,污如两下,终于痛苦的发出了低吟声,忽地她整个人往前一倾,吐出一口黑血…….

    同时,冷无情也往旁一侧,他吐的是红色的鲜血。

    "红儿……·他赶紧扶起软弱无骨的虹儿,豆大的汗珠布满他饱满的额额,他的眸子一样黑、一样的深,却柔得像要涌出水来,疼的像乱了方寸似的。

    虹儿的视线模模糊糊的,好一会儿才看得清楚,她一眼就把那双探情的黑眸纳入眼底,直直地捣人心湖。望着他一张苍白的脸,唇边的血,紧皱的眉,她的心都疼了,想为他拭去额上的脸,和嘴边直溢的血,手却施不出一点力来。

    "爹……爹……你……吐血……"

    "别说话,爹爹没事。"他轻柔地为她拭去唇边的黑血。

    她终于醒了,活过来了,而且第一个意识就是为他耽心,完全忘了自己身上的痛,一时间,冷硬如石的冷无情竟说不出话来,甚至眼眶发热。

    即使他已耗损了大半功力,虚弱无力,他仍忍不住紧紧拥住了她,拥的好紧好紧,即使是只剩最后了口气,电耍这般地紧拥住她。:

    "好……冷……"红儿在他怀里发颤,毒一逼出来,她体内的虚寒上升,冷得叫她直打颤。

    "爹爹抱你;抱着你就不冷。"冷无情把床上的被子一并盖在她身上,心疼的吻着她的发梢。

    他的心跳的好急,红儿贴在他X前,她未曾听见爹爹的心这般失建的狂跳着,跳得她心都跟着急了。痛了。

    "爹爹……红儿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亲爹娘……

    可是……他们没有脸……我娘……一直哭,她说她不是故

    意不要我的……可我说……我也不想要他们……我只想和爹爹一起……只有爹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这么说,爹娘一定伤心了……'"那只是梦,红儿,那只是梦而已。"他的细吻不断落在她的发上、额上、红儿仰着白皙如雪的小脸,美丽的让人揪疼了心。

    "爹爹,我好想回家……回啸天堡……回凝水阁去……我的小麻雀、小兔儿、小狗小猫……一定都急坏了

    冷无情抚着她的粉颊、柔声道:"爹爹马上带你回去"

    红儿的身体需要调养,他也必须赶回啸天堡把内力调回来。大娘此时端了热粥进来了,红儿一见是她,当下也忘了身子虚弱,眼睛一亮。

    "大娘!"不过她真的一点力气也使不来。

    莫雨似乎强忍着欣喜的泪,又怜爱、又疼惜地过来抚着她的额,柔柔笑道:"是你爹爹把你的命拣回来的。"

    "爹爹……"红儿仰起小脸,冷无情温柔的笑脸跃人眼里,她的心头一阵温暖。

    莫雨见了这样的画面有说不出的安慰,含泪的美眸更压抑着一份汹涌的情感。

    "天亮了,再休息一会儿,你们再起程回啸天堡吧!"

    "大娘,红儿好想留下来陪你喔!"红儿眨着星钻似的大跟睛。

    莫雨笑道:"你们待在这个破庙太委屈了,等你身体好些再来看我就好"

    红儿抿抿嘴,也只好点头答应,自己的身体如果不强壮些;也只会添加大娘她们的麻烦而已。

    红儿看不到大娘眼中的泪,冷无情倒是注意到了,她含泪的眼那份浓郁的疼爱引起他的好奇。十年前莫名隐退江湖的毒仙子,还有昨晚交战的李愁,似乎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存在。冷无情悄悄的把这个疑问放在心底。

    此刻趁着天亮,他得赶紧带红儿回啸天堡去。

    夕阳西下,彩霞晕染了整座啸风岭,冬天的气息人似乎愈来愈近了,太阳落得特别炔,夜色来得特别早,恐怕再不久,啸风岭就会飘雪了……

    "看她长得那么好,身边还有冷堡主如此细心照顾,我就放心了……我不能认她,这都是我的错,菩萨让我能遇见她,已经是够眷顾我了"莫雨蹲在后院,手中拿着新鲜的蔬菜,她对话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她脚边的两只小白兔。

    "我猜得果然没错!'冷无情的声音突如其来。她吓的一转身,看见他站在破旧的小拱门前,始终如一的白衣,玉树

    临风的仁立在那儿,仿佛一尊至美的雕像。

    莫雨起身,惊愕的看着他。

    "你……"

    "我一个人来的"他回答她眼中的疑问。缓缓走向前,他垂首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兔,连莫雨都看不透那深幽的黑水里在思量着什么

    "你是红儿的亲娘"他说的轻淡,莫雨却浑身一僵。

    "红儿也懂得跟动物们说话"他注视着莫雨,眼神是一种无法违抗的慑人神采,虽然他的表情算是温柔的。

    "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莫雨垂首不语,眼眶逐渐湿润。冷无情的声音仿若叹息,叫莫雨听了心全揪疼了。

    "我只想知道……你怎么舍得放弃这么可爱的孩子?"

    "不……"她播头,拒绝接受这样的指责。"不是的……不是的……"

    "我想知道理由"他看着她,将她的泪眼引上来,莫雨背着他,含泪的美眸满是无助。然后她看见冷无情笑了,淡淡的一抹微笑,仿佛也融化了萧瑟的寒风,连他轻扬的飘飘白衫都温柔了起来。

    "我是红儿的爹爹啊。"他柔声续道,黑阵里有一种深沉的情懦"可我不想……永远让她喊我爹爹,你了解吗?"

    莫雨怎会不明白,感动的泪水波涛汹涌,她的X口亦激动不已。十五年了,她的情绪不曾再像此刻一般动摇。她感激的望着这个扶养红儿长大的伟岸男人,感动的望着这个爱红儿。疼红儿的深情男人。

    她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他是最有权利知道红儿身世的人呀!

    "冷堡主"她终于开口,此时夕阳已落,夜沉沉的来,像伤痛的往事袭上她心头。"当年我不得不抛弃红儿,否则……她就会被她丧失人X的爹给杀了啊。"

    冷无情剑眉一蹩,风吹来更冷了,他仿佛感觉,希儿的身世之谜一解开,也将一齐解开许多的秘密一般,这令他更加凝神倾听。果然莫雨再次开口时就叫他大为震惊。

    "红儿是我和李愁的亲生女儿"

    "李愁!他忍不住惊呼"

    莫雨颔酋道:"我和李愁并没有正式成亲,二十年前他初人江湖,年轻气盛,功夫绝顶,打败了不少高手,也闯出一点名气。当时我们互相吸引,但家师反对我与他来往,他虽然傲骨雄心,但野心太大,杀气大重,得罪不少名门正派。偏偏我们年少轻狂,愈是遭人反对,愈要长相斯守,我被逐出当年正派唯一的用毒的帮派'唐门'之后我们两人游走江湖,但他一心想称霸武林,不断的找人挑战决斗,不断的学习更J、更深的武艺,然后,他开始练Y极掌。你知道Y极掌是极Y毒的武功,初练之时人X全失,我们的感情也因他的走火人魔而面临破裂。他杀了无数女子,清醒时愈来愈少,当我决定离开他时,却有了红儿,他也因为有了子而欣喜,决定暂缓练功。但为时已晚,他的Y极掌已成火候,一段时间没有吸取Y气便会痛苦难耐,生不如死。

    结果,他在这期间无意杀害了一名女童,纯净的Y气竟使他功力大增,他打败了挑战数次皆不敌的半生剑客翟全,得意之际,他失去了人X,专找幼女下手,当我产下的是一名女婴时,我简直心痛欲裂。

    我怕,怕等他完全练成Y极掌,恢复了理智时,女儿早已成了他的掌下魂。与其如此,我宁愿带着女儿跳河自尽。

    我没有勇气亲手了断女儿小小的生命,我当时已万念俱灰,只想一死,所以,我让女儿随波逐流,自生自灭,而我选择投江自尽,是这里的一个老尼姑救了我.我才会苟活到现在…

    一段椎心刺骨的往事说完,已叫她泪流满面,疲惫不堪,她纤弱的身子被寒风一吹,那样的凄凉脆弱,仿佛天也为她叹息。

    "我真的……对不起红儿……"

    "大娘……"这一声埂咽的呼唤叫两人都愣住了,什么时候红儿就在拱门前,连冷无情也没察觉。

    她睁着又是惊愕,却又满是迷惑的黑亮眸子,盈盈的泪水在曝眶打转,她的小脸白皙的像失去了血色,微启的朱唇也不住地发颤,她的模样简直让他们的心全揉碎了。

    红儿无助的,近乎悲伤的喃喃启口:"我……找不到爹爹……很害怕,很害怕爹爹又离开我了……所以就出来…

    …树林里的松鼠弟弟告诉我,爹爹来这儿……我就……就"

    "虹儿"冷无情一跨步向前就将她纳入怀里,她强忍的泪水随郎砰然而落,似敲在他心头般地,颗颗敲痛了他的心,他被她扯痛的神经,让他更结实地拥住X前这个发颤的小小身躯。

    "爹爹怎么会离开你,你身子还虚,乱跑会生病的"

    "大娘……"红儿眨着泪湿的星眸,想清晰的看清楚大娘的脸,莫雨泪满盈眶的酿眸道尽她十五年来无尽的思念与愧疚。

    "红儿……我……"

    "红儿,你都听见了吗?"冷无情拭去她不止的泪水柔声

    地问。

    红儿依然偎在他怀中看着大娘,小脸上竟是感谢喜悦的神采"

    "自从认识了大娘……我每天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找到我的亲娘,我希望那个人……就是大娘"

    莫雨惊愕的睁大眼看着她,红儿仰起头,小脸愁了起来。

    "可是……我不喜欢……我的亲爹竟然是……爹爹的仇人……"

    "他不配当你爹,你没有那种爹"莫雨哭喊道。红儿怔怔的望她。

    莫雨含泪说:"你的爹爹是冷堡主啊……那个李愁……

    只是个丧心病狂的大魔头"

    冷无情紧蹩的浓眉始终施展不开,他忍不住问道:

    "李不凡是李愁的弟弟,三年前我灭了翻怨帮,杀了李不凡,为何三年后他才寻仇?

    "你杀了李不凡?"莫雨十分惊讶。"李不凡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之所以想扬名立万,就是兄弟俩从小无依无靠,被人百般欺凌践踏,所以兄弟俩才学武作孽,愤世嫉俗,组成翻怨帮,成为人人诛之的恶霸。但这些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不知道翻怨帮已被你灭了……"莫雨感叹世事难料,或许是因果报应吧!

    "昨晚你撕下李愁的人皮面具,他长什么模样你应该很清楚。"冷无情逐渐卸下冷静,他发现事情已拔云见日,令他不得不心急。

    "他"莫雨忍不住叹息。"他看起来简直比你年轻几岁"冷无情一愣。怎么莫雨的形容让他倍感熟悉,熟悉的像是他身边的人一般。莫雨忧心的说:

    "李愁城府极深,三年后才报仇一定有他的计划,他不是鲁莽行事的人,为了毁掉你,他委屈自己成为你的奴仆都无所谓。"

    莫雨的一番话叫他当场一愣、脸色一变,把红儿都吓坏了。难道说……他就潜伏在自己身边许久而他不曾发觉,因为他对自己的兄弟信任,因为从没有人敢背叛白虎冷无情!

    "爹爹……"红儿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了他发颤而泛白的拳头。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她又糊涂了?

    "江南总部有危险"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蹦出一句。

    将双手握在红儿小小的肩头上,冷无情坚定而沉痛的对她说:

    "红儿,爹爹必须立刻赶到江南总部一趟,你和大娘回啸天堡等爹爹回来。"

    "爹……"

    "听话,这趟很危险,不要让爹爹耽心好吗?"

    红儿从没看爹爹如此紧张过,她只好听话的点头。冷无情这才放心的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爹爹会尽快回来。"转身,将红儿交到莫雨手中。"大娘,麻烦你送红儿回啸天堡,如果可以,请你搬过来和红儿作伴吧!秋水姑娘也在江南,红儿会寂寞的,我相信你们有很多话要聊"

    "冷堡主……"

    莫雨不得不佩服他的体贴冷静,即使事态急迫,他仍先周全的安排妥她们的行程,随即闪电般地快马离去。今天她算是见识了四绝之首的气度胆量,莫雨百般感触,回头再接触到虹儿纯真的眼神时,她一颗心又隐隐作疼起来。

    "红儿……"

    "大娘……"她微顿,随即改口,怯怯的,充满期待的喊了声。

    "娘……"

    "红儿……"莫雨感动万千的看着她。"你……你不怪我……不恨我?"

    "为什么要怪你?恨你?如果不是娘,我就无法认识爹爹了。"她竟甜蜜的回道。

    "红儿……"

    "娘……跟我一起口啸天堡住吧,我真的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喔!"

    她的善解人意、甜蜜可人让莫雨忍不住向前拥紧了她,她十五年来朝思暮想的女儿,终于,她能够拥抱她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六章并对虎啸柔情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