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七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七章

    冷无情闪电你的赶回江南总部时,已是黯夜沉沉。棠翼等人见堡主神色凝重心中有谱,纷纷尾随至议事厅等侯发落。

    "叫无常忧来见我。"冷无情尚未落座便喝道。

    "禀堡主,无常公于已经两天没回来了。"

    冷峻的表情不为所动,但每个人都可以从他更显冰冷的黑眸里看见怒气。

    "棠翼,你跟我来。"

    恭敬的应了声是,双双疾步而怯。冷无情蹋开无常忧的房门,里面果然空无人。他命棠冀仔细的搜查这间房间,又捎来十余名亲信到无常忧常光顾的青楼找人。

    "堡主……"棠翼在床柜底下发现一只木箱,打开一看,里面竟装着蒙面黑衣。

    冷无情依然从容,依然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此刻他的心情激动的如汹涌狂潮,棠翼面有难色。

    "堡主,这是怎么口事?"

    "他中了毒仙子的花粉,脸恐怕毁了一半,当然不敢回来了。"字字如冰,寒肃的让人发颤,冷无情凛冽的双眸,终于有了杀气。

    "堡主……"

    "无常忧……就是李愁!"

    常翼一愣,简直不敢相信那个丧心病狂的魔头,竟是与他们肝胆相照的兄弟。震惊之余,他看见了他所敬仰的堡主,冷无情凛冽的黑阵里,深刻地流露出一股痛心,一抹悲情。他是如此的着重兄弟之情,如此重视朋友之义,无常忧的背叛,确切地伤了冷无情的心。

    "堡主……·棠翼不忍地启口。

    "他所做的,我会双倍讨回。"短短两句话,足以威撼四方,李愁再怎么能躲,也躲不过冷无情的追踪。

    李憨的确失算了,三年来他不断试探冷无情的武功,却也只掌握了五成,武林四绝的确可怕。更可怕的是,莫雨竟然还活着,而且还伤了他,毁了他的脸,害他连总部都回不去了,一切都失控了,他怎能甘心!

    他并没有离开啸风岭,而且,他还打算回啸天堡。照他暗地观察了两天,冷无情确实不在堡内了。正当他冠冕堂皇的进入啸天堡时,他没有察觉到,有一名黑衣女子也观察了他好久……

    "无常哥哥……"红儿闻岂赶到大厅来,惊讶的看见已换了一身略显污灰的白衣,脸被腐了一半的无常忧。她吓得掩嘴,他的皮肤溃烂的十分丑陋,-向自命风流的无常哥哥一定很难受。

    不知情的啸天堡众人依然将他视为贵宾一样侍候着,无常忧一见红儿,脸上的痛楚褪了不少,他惨淡一笑。

    "啊!无常哥哥这个丑样子,吓坏你了吧,"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李愁。"他十分的平静,红儿又是重重一吓。

    "我差点就逮到他了,可惜我的武艺不如人,自己受了伤不说,还让他逃了,真对不起大哥。"他说得太诚恳、太动人了,红儿都心疼了。

    "无常哥哥,你就安心养伤吧,吴佬爷爷会治好你的。"

    无常忧感谢地朝她一笑,由下人扶持地退去。此时莫雨自另一侧走出,见红儿面有愁容,关心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红儿。…"

    "无常哥哥受伤了"红儿偎进她身边,两人和衣上座,两名侍女端来热茶后便告退。

    "无常哥哥?"

    红儿简单的向她解释了事端的始未,莫雨始终销眉。自从那晚她伤了李愁便失去他的踪影,冷无情也火速赶回江南总部,无常忧会被李愁所伤;莫非他也见到了李愁的真面目?

    "他人在哪里?"

    "吴佬爷爷那里。无常哥哥的脸都被毁了,好可怕。"红儿一想起他面目全非的惨状就忍不住哆嚏。

    "毁容?"莫雨的眉蹩的更紧了,挥不去那直涌而上的Y霆,她一直努力地想压制住那股极为不祥的预感,她并不认识无常忧,却直觉这号人物并不单纯!

    神医吴佬详察无常忧的伤势,灰白的两道chu眉皱的死紧。

    "此人是个使毒高手"

    无常忧不露声色地应了声是,这只老狐狸虽不问江湖事多年,但跟在冷无情身边太久了,世事依然明了。尤其在他的辈分年代,吴佬对李愁肯定不陌生。印象中的李愁是不便毒的,无常忧十分小心地观察他的动静。

    "我先帮你敷些药,我得再花点时间研究解药,只是你的脸……恐怕无法恢复原来的容颜了。"

    "劳烦吴佬了。"

    无常忧恭敬的一退,木门合上,他才转身,就被突如其来的黑影挡住了去路。他微微一顿,立刻认出此名冷艳的女子就是多日不见的绿姬,她怎么会出现在啸天堡?莫非……

    "你跟踪我?"

    绿姬冷笑了声:"原来你就是李愁"

    无常忧不为所动,绿姬的轻功了得,趁目前冷无情等高手不在的时候进人啸天堡,对她而言,并非难事,但她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你以为在啸天堡拆穿我的身分,有人会相信你吗?"

    "我不求别人的信任。"绿姬已亮出利剑,准备拼一死战。

    无常忧一个俐落的闪身,躲过她招招致命的攻击,转眼他已飞身来到凝水阁前,一批侍从闻声而至。

    "有刺客。有刺客。"众人呼喊著。

    莫雨和红儿刚要前往吴佬的住处,惊见卫兵们团团围住一名黑衣女子,而无常优正急闪她一连串的攻击,众人不敢大意,一时也不敢C手。

    "糟了,无常哥哥危险"红儿紧张的叫道。

    莫雨纵身一跃,跳进绿姬与无常忧之间,无常忧没料到她竟会出现在啸天堡,他大为吃惊,连忙别过脸,一个飞身,人已到了红儿身后。"无常哥哥……"

    "他是李愁!"绿姬抢在莫雨动手,无常忧动口之前开口,众人一惊,尤其是莫雨,震愕万分地瞠大了眼看向无常忧。'

    无常优旋身而来,-掌击中了绿姬,莫雨回神,拂袖一扬,掌风袭至,绿姬连退三步,吐出了鲜血.情势一片混乱,莫雨挡不住无常蔓绝狠的Y极掌,她痛心的肯定他就是李愁,怒声斥道:

    "没想到你如此Y险,出此下策计谋冷堡主。"

    "冷无情本就该死,我不但要杀他,还要毁掉他的基业"无常忧、已褪去伪装,整个人变得Y狠无情,不但吓坏了红儿,也震惊了一帮原本对他敬畏有加的侍从。

    带头的卫兵立刻下令,围攻叛徒无常忧。

    无常忧以寡敌众,却气势万钧,一帮人死伤无数,另一批人又闻声而至。红儿趁局势混乱,惊吓之余还是壮大了胆子钻到人群里,扶起受了重伤的绿姬。

    "绿姬姐姐,你撑着点,我马上叫人治好你。"她使劲地将她拖离现场,忽地身边倒下了惨死的一人,吓得她松手,小脸全刷了白。

    "你为什么……要救我……"绿看不透这名绝美的小姑娘为何如此善良,她的天真是她早已遗忘的原始情怀,江湖打滚已久的她,早已无法体会何谓真情无邪。"你受伤了,我不能不管你。"红儿还是扶着软若无骨的她继续往旁移动;

    绿姬虚弱的笑了,笑自己那份无知的骄傲,终究也敌不过这颗纯浮的心灵。

    "你知不知道…我想杀你?"

    红儿顿了一下,怔怔地看着她。

    "为什么?"

    "为什么?"绿姬觉得她问得可笑,同时又可爱的惹人心伶,难怪任谁都会为她心动。

    "因为你是冷无情最爱的人"说出这句话,像耗尽他所有力气一般。

    红儿却大吃一惊,随之怦然心震,双颊也瞬间通红,那少女的娇羞完全但露在她粉琢你的玉容上。

    此时的绿姬,竟然没有一丝妒意,输在这名年仅十五岁的女娃几手中,她心服口服。

    无常忧G本不把这些下人放在眼里,莫雨见他愈打愈凶,心中愤怒难耐,又无奈伤不了他,惊见他瞥见希儿与绿姬失神的相视,伺机一纵身,眼见一股致命的掌风就要逼至,莫雨一声惊喊:

    "小心"

    绿姬大惊,迅速的一反身护住了尖叫的红儿,无常忧绝狠的一掌打在她的背上,瞬间鲜血溅洒了红儿惨白惊惶的小脸,绿姬扑到她身上,两人滚卧在地。

    "我不想杀你,你却甘心受死,我成全你"无常忧斥道。

    莫雨知道他要杀的人是红儿,她忿慨难平的怒喊:

    "住手,希儿是你的……"话未甫,一条旋风似的白影已飞身而至,连带呼啸的掌风震退了无常忧数步之远。

    众人一声惊呼,只见一袭白衣袂然,伟岸绝伦地立在众人之中,俊挺的脸上冷傲如昔,更添了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众人屏息,气氛随之凝结。

    "爹爹……"红儿还倒在地上,小脸、衣襟上全染上了奄奄一息的绿姬的血,她狂颤不已地抱着绿姬,恐惧的连呼唤的声音都变得破碎。

    冷无情不为所动,尽管她颤抖的呼唤已扯痛他的五脏六腑,尽管他多么想立刻将她拥人怀中,但大敌在前,他只有将满腔柔情化为冷冽女口刀的目光,直视着这名三年来称兄道弟的伙伴,是愤怒,也是心痛。

    "无常忧,不,李愁,我低估了你的智慧,共事三年,你连自己的手下都不留情,看来我也不必顾及情义。"冷无情冷言道。

    李愁纵声而笑。

    "情义,冷无情一生最看重的东西。我李愁今天击垮了你一生维护的坚持,值得、值得。

    冷无情并不动怒,但他那双锐利如鹰的黑阵所进S出的寒芒,足以让人手足发软,气凝息结。

    "值得的话你可以受死了"

    白光乍闪,没人看见他的刀何时出鞘,只见那一道凛冽的白芒亮刺刺的闪烁在众人眼前,李愁机警地侧身一闪,肩头仍被削红了一片,第二刀急凛而至,李愁迅雷不及掩耳的翻身到红儿背后,尖叫呼喊声囚起,众人被这惊险万分的一幕给吓得魂魄四飞。

    李愁抓起红儿的双肩挡在自己的身前,冷无情刀尖一到,急速削减力道,锋利刺眼的刀尖抵在红儿嚎声的咽喉前,距离不到一寸就刺人她纤细的颈子里。

    一颗豆大的冷汗滑下他僵硬的脸庞,同时他看见那晶莹似钻的泪珠同时坠落,坠落到他心底最深处,激起的涟箔溶浆毒Y.蔓延至他全身神经,痛得他无处躲藏。

    "红儿……"他心痛欲裂,那颗颗惊惧的泪.都是他万分不舍的心碎。

    冷无情一收刀,李愁就抓起地上的绿姬抛向他,冷无情大手一张,绿姬已软绵绵地落人他怀中,转身的刹那,李愁已挟持红儿飞身至屋檐顶,抛下一句:"想要回她的命,三天后到怒沉峰用你的命来换"

    声音还在空中回荡不去,人已消失无踪,

    冷无情赶紧将绿姬平置于地,绿姬的手仍紧抓着他X前的衣襟,血染红了他的白衣,她口中止不住的血已由红转黑,似她衰弱的生命力一般,不断流失。

    "绿姑娘……"冷无情剑眉紧蹩,他想运些真气给他,却被她软弱地以手拒绝。

    "能……死在你怀里……绿姬……无憾……"

    "绿姑娘……"冷无情无官以对,见她苍白如雪,憔悴的玉容冷艳尽失,现在在他怀中的不是做绝于世的艳姬,只是一名为爱牺牲的无助女子。

    "我如此对红儿……你不怪我……"

    "若今日红儿死在你手里,杀你的人不是李愁,会是我"就是这一份坚决,她爱上了他;也是这份绝情,她得不到他;更是这缕柔情,她死的无怨无悔

    "为我报仇……"

    "我会"他承诺。

    "真的……"她美目微合,闪烁泪光,"我是替希儿死的……你替我报仇……就当做,你也是爱我的。

    不等冷无情的回答,也许她也不愿听见他的回答,当傲答案如她所言的,让她在人间的最后一瞥,留住他这双为她伤痛的眼睛,与自欺欺人的美丽谎言,她含着泪,带着笑,至少死去了,是他抱着她的……

    冷无情再次起身的时候,宛如天神凛然酷绝,众人不禁喘息一声,白衣血迹映得他冷峻的容颜犹如冰雕,骇人的寒意几乎冰冻了整座啸天堡。

    "当"一声清响,刀已人鞘,冷无情迈步而去,无人读的出他眉宇中的纠结,他黑眸中的肃静,他抿唇中的压抑,但每个人都知道,这将是武林四绝为首的白虎冷无情开杀戒的前兆。

    莫雨与棠翼交待家丁厚葬了绿姬,秋水也走近来,双目含泪。

    "李愁真不是人,杀了那么多人,他眼也不眨……"一想到是自己的家门不幸惹来这等麻烦,她悲从中来,低泣不已。

    "秋姑娘,你别伤心了,堡主会处理一切的。"棠翼柔声劝慰。

    莫雨将目光投向冷无情进入的奔云楼,喟然一叹,抬首望天,啸风岭寒风凛凛,流云奔腾,人冬了吧!再冷的寒风却不及心中的冰冷,远处的山头已层层覆上冰雪,但她知道,最冷的地方在冷无情心里。

    三天后……怒沉峰。莫雨记住了,和棠翼、秋水招呼了声,她便默然离去。

    秋水不胜啼嘘地叹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怎么会变成这样?

    冷无情也万愁莫展。倚窗而立,奔云楼的正前方就是红儿居住的凝水阁,但多少年。多少夜,她软玉温香的身躯都是窝在他的怀中渡过的,一想到红儿落人魔头李愁手里,他的心就有如万蚁啃噬,疼痛难挨。

    李愁恐怕还不知道红儿是他的女儿,但又如何?他已丧失人X,红儿出落的国色天香,冷无情实在无法想像那Y魔会做出什么事来!但他说三天后要拿他的命交换红儿的。至少红儿这三天会是安全的。他必须尽快想出决策,决不容许他伤了红儿!

    寒风刺骨,冻得虹儿整个儿瑟缩在一张大毛毯里。时已人夜,暗的伸手不见五指,红儿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依稀听见火柴燃烧的兹裂声,她花了好些时间适应了这黑暗,朝前方隐隐若现的火光望去,她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不得动弹,她被人点了X。

    幽幽暗暗的,火亮乍亮,黑影鬼勉,一人握着火把走来,红儿看见那张脸,被毁掉一半,恐怖丑陋的脸,红儿心一痛,不忍再看见。

    李愁将火把C在石壁里,红儿看清楚了,她被困在一个Y寒的石洞里,囚禁她的人,是她的亲爹,而他要杀的人,是她最爱的爹爹。

    一思及此,她满眶的热泪就这么无声地落下,令人措手不及地心疼它的坠落,连李愁都为之一愣,红儿的美丽。红儿的泪,珍贵的让人甘心弃械为婢。

    红儿掀起泪湿的眼睫,剪葛水眸无怨无恨,即使惊惧无助,却流露更多悲怜与疼惜。那样的眼神,竟让李愁心虚。

    "无常……噢……我不知道该如何叫你了………

    "我还是你的无常哥哥。"话说出口,是连自己都吓坏的温柔。

    "你不是,再也不是了。"红儿伤心的哭道。天啊!这个人,竟然是她的亲爹,她怎么也难以相信。

    李愁手下的Y魂不知多少,竟会有对女子心软的时候,她自己都不敢置信;红儿无助的哭泣,竟让他手足无措。

    "哼!讽刺。"李愁别过脸不再看她。"甘年前江湖上一听见李愁两字无不丧胆,二十年后,人人畏惧武林四绝,李愁两字不但不再构成威胁,甚至已不存在人的记忆中"

    红儿抬起泪眼,她真的不懂,江湖恩怨。权利斗争,真的如此重要吗?

    "无常哥哥,你可知爹爹多么器重你?我不懂为什么你要杀他?"

    李愁猛地回过头,眼中的恨意叫虹儿打了个颤。

    "三年,我为他除去多少想杀他的人,拼了命博取到他的信任。他的命是我的,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找出杀他的破绽,就是你,你是冷无情最大的弱点,要怪就怪你的存在"

    他的话让红儿狂颤不已,眼泪直落,跟前这名无情的男人,早已不是会逗她开心,成天带笑的无常哥哥,更不是她陌生的父亲,她悲伤的摇头,泪如雨下。

    "为什么要恨呢?就算他杀了你唯一的亲人……你也不该拿那么多条无辜的生命来陪葬……"

    李愁震惊的瞪大了眼。

    "你怎么会知道……"

    红儿星眸膝陇,布满悲伤。

    "何况……你不只李不凡一个亲人……"

    李愁激动的抓住了她,痛的红儿叫喊出声。

    他大声吼道:"你说什么?你知道些什么?毒仙子莫雨又怎么会出现在啸天堡?"

    "放手,好痛"红儿痛喊,却挡不了李愁失控的情绪。

    "你给我说清楚"

    "她是我娘!"红儿哭喊,李愁几乎震愕的跌坐在地,红儿悲伤的哭道:

    "我从来就不敢想我的爹娘还活着,他们一定是不得已才遗弃我。爹爹捡到我,养我。爱我,这世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但是我从来没恨过爹娘,甚至感谢,若不是他们,我不会遇见爹爹。爹爹杀了你弟弟,但他养育了你女儿,是恩是怨?你告诉我。怎么分辨?是不是我真的不存在就能化解一切?那你就杀死我好了,反正你从没要过我。"

    "住口、住口……"

    李愁崩溃似的狂乱,山X内碎石纷落,火把瞬间熄灭,黑暗再次笼罩,李愁冲了出去,再次将黑暗恐惧遗弃给她。

    他的狂吼依然回荡在耳边,红儿无助地软靠在幽暗的石壁,泪水不停地流。

    "爹爹……都是红儿害了你……"

    她心碎的低位,无助地低哺传递到冷无情心中,夜深人静,冷无情的心,痛得让他几乎无法站立。

    "红儿。"倏地破窗而出,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寒夜里。

    棠翼等人追赶不及,冲进奔云楼,众人一惊。奔云楼内原本气势辉煌已不复在,整个内部破坏殆尽惨不忍睹,空气中仿佛还残有余怒。

    棠翼心中一悲,摇头叹道:"迅速将奔云楼整顿好,是"众人领命。

    棠翼步出奔云楼,看见位于假石山水前的秋水,心中一柔,缓缓朝她走去。"秋姑娘……"

    "这三天……一定让人很难挨"秋水低语,棠翼没有回答,眉头不展。

    "我们恐怕三天都见不到冷堡主了"

    没人知道他会到哪里,如同红儿也不知道李愁会去哪里,漫长苦闷的三天.像死水一般凝滞的时间,沉闷的令人窒息。

    夜风凛凛,寒夜刺骨,一袭翩然冷袂的白影站在竹林前.望着月下的天湖,飘渺于清澈湖面的自雾,似汇集了天地灵气般沁人筋骨。

    他回想起当年和红儿一样年纪的自己,在此打坐运功时得到上天一份惊喜的完美礼物,十五年了,他一颗心已完全被这名天真无邪的女娃儿缠绕的不能自已。命运是如此捉弄人,他的宿敌是她的亲爹,红儿能承受吗?他能罢手吗?

    "人不染红尘,红尘向染人哪。"仿佛来自天际的雄厚嗓音,回荡在苍绿荫摇的竹林里,冷无情一怔,竟毫无察觉身后已站了一人,这热悉的嗓音,犹如天人的气质……他猛地转身,果然是他,早巳隐过天山的第一高人无心大师——他的师父。

    无心大师已是百岁人瑞,却眉清目朗,白发长须迎风飘逸,慈眉善日,面色红润.丝毫不见老态。

    "师父……"冷无情不曾有过如此脆弱的呼唤,却发现-见师父,他竟无助地开始发颤。

    无心大师慈蔼地笑道:"无心毕生只收四位徒弟,个个是人中之龙,资质过人,尤其身为第一大弟子的你,最让为师骄傲"

    冷无情听出帅父言中之意,不禁惭愧地低下头。

    "徒儿让师父失望了。…

    "没失望、没失望。"无心大师依然笑道:"你只是一时心烦,白虎冷无情可不是轻易被左右情绪的人。"

    师父的字句真言都令他汗颤。的确,为了红儿。为了李愁。为了死去的弟兄,他的确失去了平日的沉着,师父的出现,无非是为点醒他的理智。

    "李愁并不可怕"无心大师又道:"二十年前他败在我手下,二十年后他仍会败在你手中。"

    冷无情望着神态自若的无心大师。

    "只要你心平如昔"无心大师一扬长袖,沉静的湖面立刻冻结,寒风吹拂,带来一阵冰凉。无心大师内力之高.无庸置疑。

    "这儿,真是个修心养X的好地方"无心大师抚着长及X口的白须点头道,冷无情已明白师父的意思。

    "夜里风凉,我要走了"

    "师父……"

    无心大师双目含笑,语意轻松。

    "你爹娘不知道我来看你呢,他俩都很好,你也不必耽忧"

    "多谢师父"这一声谢,包涵大多含意,冷无情不觉已心静如水。

    无心大师又静然无声地消失于幽静的竹林间,冷无痕再次面对无垠山峦,不知何时湖水已再次重见生命力般地潺潺而流,好像他顿塞的心思赫然得到了疏解。

    他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在湖边和衣而坐,在宁静中调息运气,得到了不知已多久不曾得到的平静。

    那一个清晨,也是这般的宁静,风吹来芬芳,水听来悦耳,还是个十五岁少年的自己,也是这般席地而坐,大地问只有他一人呼吸着这优雅绝然的灵气。

    红儿的呼唤就是在这股宁静中,那么不经意地窜人他的生命、霸占了他的生命、征服了他的生命。

    从是褪褓中的她,他就爱上了她。他相信,这绝对是宿命的安排。安排这巧遇,安排他的人生注定有她的参与,安排从十五年前,到往后的每一个十五年,他们要生死相随。

    仿佛这一切都静了,静的只听得见水流。风动,和自己和缓的呼吸声。

    红儿,这三天不管你在哪里,三天后,我绝不会让你再离开我……

    困在山X中的红儿,三天了,她再也没见到李愁,她的身体虚弱不堪,心情伤痛不已,但她却深信,三天后,爹爹会出现。

    不知是黎明。是黑夜,只有思念支撑着她的意念.她多么希望,没有入会因她而死,无论是谁她都不愿意,她宁愿由她的命来交换……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七章并对虎啸柔情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