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八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八章

    萧瑟死寂的怒沉峰是啸风岭边界的一处险恶劣地,遍地寸草不生,满是石岩峭壁,冷无情在朝阳乍现时便已立在峭岭之上。遥望天际。足不是深不见底的幽谷,依稀可听见底下传来澎湃的急流。这处绝命的断崖若是失足而坠,无论武功再高,也必死无疑。李愁选在此地,无非是要决一死战。

    初冬的疆阳也带有寒意,冷无情已不知什立多久。从清晨至正午,到现在已晚霞满天.夕阳西落,仍不见李愁现身,冷无情闻风不动,心静似冰,若李愁想以拖延战术来扰乱他的心情,那他绝对会失望!

    倦鸟归巢,天空渲染成一片橘红,冷风再次袭击,冷无情知道李愁正在他身后,随即转身。

    "你来晚了"

    李愁一身黑衣劲装,面容丑恶,连一头乌黑的发丝也褪成黯沉的灰色,与冷无情一身洁净的白形成对比。

    "你我今天只能有一人存括,谁生谁就可以得到希儿"李愁冷声道。

    "你只有三成胜算"

    "三成就足以取你首级"李愁一声斥喝,掌风险至。

    冷无情接下他一掌,纵身翻至他身后,两人以手为刃,拳拳致命。

    李愁怒火中烧,斥声吼道:"亮出你的白刀来"

    冷无情迟迟不肯使出致命武功,让李愁更加愤怒,认定了他分明看他不起,不愿让自己扬名的白刀染血。李愁怒不可遏,绝狠的Y极掌轰然而出,白光一闪,冷无情终于使出白刀,抵下了他一掌。

    两人相互过招,不相上下,空寂的山崖杀气腾腾,夕阳殒落,风起云窜。

    黑夜霎时笼罩天地,莫雨苦苦寻觅红儿三天仍无头绪,只好赶来怒沉峰,远远就看见两人战得昏天地暗,她急忙冲人战局。

    "住手、住手"莫雨大叫道,交战的两人不予回应,依然拼得你死我活。

    "李愁,红儿是你的亲骨R啊"莫雨痛心地大喊。

    李愁闪过冷无情一刀,气喘吁吁,双目布红,他瞪着眼怒道:"是你背叛我在先,当年竟忍心丢弃子,你现在却将责任归咎到我身上!

    面对这样无理的指控,莫雨心肠寸断。

    "我若不带红儿离开,我们母女俩早成了你掌下之魂"

    李愁忿恨不已,理智全失吼道:

    "好,就当我无妻无女.你们全死吧"

    "李愁"见他的攻势转向莫雨,冷无情一刀逼至,直狠狠地刺人他的手臂,李愁一声痛喊,翻身到一旁。

    "我不想杀你"冷无情冷冷地问道:"红儿在哪里"

    "问阎罗王去"他倏地一跃,二掌打退了莫雨。

    "莫大娘"冷无情惊喊,来不及接住莫雨震飞的身躯,李愁的攻击快如闪电,他的背冷不防地也挨了一掌。

    莫雨摔卧于地,吐出了血,同时冷无情也逆血出口。没想到他狠的连自己的妻子都想杀害,冷无情怒火翻腾,再也不礼让,他一回身,刀锋凛冽,瞬间断了他一只手。

    "你这双手害死多少无辜生命,断你双手,让你的Y极掌无用武之地"冷无情吼道。

    独臂的李愁惨嚎了一声,滚卧到莫雨旁,他伺机抓住莫雨,在冷无情还来不及挥下一刀时,抱着莫雨冲向悬崖。

    "莫大娘"冷无情急喊,往前一冲。李愁狂笑道:"冷无情,你虽为四绝之首,却有妇人之仁,在江湖上打滚靠的是一个狠宇,你够绝,却不够狠,你会后悔没一刀砍死我"

    冷无情目光如炬,威凛骇人,他冷若冰霜地回道:

    "狠不是无情,绝也要有人X,李愁,你永远不懂。

    "你下不了手,因为我是红儿的爹…

    冷无情剑眉一碴,额上青筋浮现,他字句如冰地低吼:"红儿的爹只有我一个"

    他向前一步,李愁挟持莫雨往后一过,足下碎石崩落.李愁狂妄笑语回荡山谷。

    "莫雨,夫妻本是同林鸟,你我今日同归于尽,算是对红儿的报偿"

    翻身坠谷的霎那,冷无情向前一扑,千钧一发中抓住了莫雨的手,而莫雨另一只手,却紧紧被扣在李愁掌中,受了伤的莫雨痛苦不已,两人殷吊在崖边,十分惊险。

    "冷堡主,你放手吧……他说的对,只有一死"…才能偿还对红儿的愧疚"莫雨位道。

    "你若死了,红儿才会痛不欲生。李愁,红儿到底在哪里"冷无情吼道。

    "红儿……红儿……"李愁似已崩溃地狂笑叫喊,声声凄厉。

    "李愁"冷无情急喊,感觉两人愈来愈沉,他的手快握不住莫雨丁。

    "红儿……忘了李愁,你只要记住疼爱你的无常哥哥……"李愁痛声悲戚,他一使力欲将莫雨拖下断崖。

    冷无情感受他的绝望,为救莫雨,他不得不使出内力,刀气迅速一闪。

    就在李愁要将莫雨扯下山的刹那,凛冽的刀气旋来,惨叫声回荡天际,李愁已坠落必死的山谷,而他紧握住莫雨的一只手遗留在莫雨腕上。冷无情使劲一提,才在这惊险万分的霎那,将莫雨拉上山崖。

    "莫大娘……"冷无情扶正了虚弱的她。

    莫雨脸色苍白,泪如雨下。

    "冷堡主……我们……对不起你……"

    "别说话,我送你回啸天堡。"

    "先去找红儿……"

    "我会找到她的,先送你回去疗伤。"冷无情抱起她,迅速赶回啸天堡。

    冷风急掠,莫雨闭上了泪湿的眼,李愁的死,她竟一点也不觉得伤悲,对他早巳失望透顶,或许死才是他最好的解脱。而让她愧疚一辈子的红儿,她真的祈求上苍让她无事.否则她真的无颜再面对冷无情了。红儿被困在这隐密不见天日的洞X里不知多少昼夜,她饿的两眼昏花,手脚无力,夜里的冰寒又冻得她狂颤不已,身心俱疲。

    难道她会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山X吗?连死前都见不到爹爹一面,怎不叫她心痛!

    "爹爹……"她绝望的流着泪,泪水渗人她干涩的唇中,更显苦涩。

    她只能数着爹爹的名字,来椎凿她脆弱的生命。原来这就是爹爹不让她涉足江湖的原故吧!那么丑恶、那么血腥的世界,原来爹爹一直是一个人独闯。爹爹和李愁的决斗,又是谁能存活?她多么希望赶快结束这一切,远离这样可怕的世界。

    李愁……她竟然有一个这么可怕的父亲,如竟然希望爹爹亲手杀了她的亲爹。啊!她悲伤的啄位,原来她也是这么可怕的人啊.因为她流着李愁的血吗?

    "爹爹……爹爹……"无助的悲回绕在无尽的黑暗中,无人回应、无人看见,无人听着她的求救,是夜还是白昼,她已记不清……

    冷无情将伤重的莫雨送回啸天堡,又立该动身前往怒沉峰,却被一人挡住,竟是秋水。秋水美目含泪,望着白衣染血的冷无情,她泪一掉,双膝也跪了下去。"秋姑娘……"

    "堡主,李愁的恩怨由我面起,请让秋水这个罪人……担起所有的责任……"

    冷无情默默地望着她,他的眼神寒似冬夜,面无表情的饺窄也透着冰霜,纵使此刻他的心比谁都焦虑不安,却丝毫无法从他酷绝的外表察觉出来。

    "红儿若是死了,谁也无法负责"他语若平常,却低沉冷酷。

    秋水抬起头发颤地看着他,只见冷无情伸手将她扶起,眼神已退去了冰冷,那柔柔流动的关怀,让秋水忍不住又滴了感动的泪来。

    人称武林四绝之首的白虎冷无情,其实是四绝中最多情的一个,难怪江湖中以一首诗词来形容?

    冷风袭凛水无情

    刀光剑影不留人

    虹尘冉冉视埃尘

    山重义重量柔情

    "堡主……"秋水拭去了泪,忧愁地望他。"天色已晚,您独自到怒沉蜂去太危险了,不如等天亮了再去。

    "红儿怕黑"短短四个字,已道出他的坚决。

    秋水自知劝不了他,只好再说:"让秋水随行吧!""还有我"棠翼快步而来,掠起衣摆单肆下跪,举手作揖道:"堡主,红儿小姐的安危不只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啸天堡上下无不将小姐视为掌上明珠,就算翻遍怒沉峰;我们也要拽出红儿小姐"

    此时二十余名啸天堡J英也围过来,全都单膝下赡,雄声齐道:

    "请堡主下令让我们同行"

    就是这股势力,李愁到死也不会明白的,在江湖上打滚不只要狠、够绝、更重要的是人X,这群誓死追随的弟兄凭着冷无情给予的信任,让他们在嗜血的武林中得到尊严。

    李愁啊!这不是比独闯江湖更有意义吗?一人掌权的时代早已不让人苟同了,你永远也不会懂,也没有机会懂了。冷无情感叹的摇头。

    "你们全起来吧"

    众人一起,冷无情立刻下令,分配组织,家丁一一传递火把,冷无情冷静气魄的霸气再次展现,谁都知道他心痛如焚,能在这样的情绪下保持清醒,只有四绝做得到!

    点点火光几乎映亮了整座怒沉峰,啸天堡人马形成如的搜索队,不但要找到红儿,也要找到李愁的尸体。

    冷无情独自在山谷寻觅,怒沉峰断崖虽然可怕,他却不相信李慧会如此轻易丧命。尽管他断了他的双臂,尽管坠落断崖可说生存的机会渺茫,。但当初李愁能从无心大师手中脱逃,又计谋了三年成为冷无情的'兄弟',他的心机城府之深,冷无情不得不防。

    因此他绕道而行,下不了断崖,他从山谷腰搜寻。冷无情一生磊落光明,此时他竟想到了他的三师弟——四绝中的赤狼风云。

    赤狼的武功虽不及自虎与黄豺,甚至紫豹都技高他一筹,但他的机智谋略却是四绝之首,连无心大师都曾被他的恶作剧耍得团团转,但有时人在江湖,要一些手段也是必备的生存之道。

    他无心再思考,只要红儿活着,要他放弃江湖霸业他都愿意!

    一阵振翅欲飞的声响引来他的注意:一群蝙蝠从他头顶飞过,一下又飞回来,在他头上盘旋着。冷无情皱了一下眉头,爽地一怔,红儿有跟动物沟通的本事,难道这群蝙蝠有什么讯息透露给他吗?他持着火把,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虹儿的意识已陷入半昏迷状态,她冻得嘴唇发紫,面容惟淬,几天来唯-跟她作伴的蝙蝠群也外出觅食了,现在肯定是黑夜了。

    她沉沉地闭上了眼,衰弱地启口:

    "爹爹……红儿……对不起你……不能陪你了……下辈子……红儿不要当你女儿……红儿……要当你的新娘子……爹爹……"

    "红儿"

    似乎有一道光,照亮了整个洞X,伴随而来那声心碎的呼唤,迫切。心疼地缠绕住绝望的她。红儿微怔,却睁不开眼,她疲倦的几乎要死去,这大概是回光返照吧?

    她满足地漾开了笑,笑容凄美地涌出了泪,能在死前听见爹爹的声音,真好……真好……

    她的笑,扯痛了他欲裂的心;她的泪,更冲垮他排山倒海的思念。冷无情扑向前,被她的樵淬痛碎了神经,他简直不敢相信她受了这般的苦,这令他窒息的苦痛,宛如上回她中了毒针一般难受。

    天哪!他怎能一再地让她受伤?他怎么熊一再地让她为

    了他吃苦!

    立刻伸手解开她身上的X道,红儿整个人软倒在他怀

    里,颊上还倘若温热的泪,这些天.她中知哭了几百回?心痛

    不已地望着吓坏的她,冷无情感到无比不舍。

    "红儿……红儿……"抚着她冰冷的脸,拭去她又落下

    的泪,她紧闭的长睫毛在颤抖,似乎害怕睁开眼,一切又变

    成幻影。

    "红儿…"他再也忍不住将她紧拥在怀中,温柔地吻去她的泪、吻去她的伤。吻去她无助的发颤。

    这熟悉的触觉。熟悉的气息,昼夜伴随着她的想念,怎会如此的真实?如果是死前的美梦,那么上苍真的太眷顾她了。

    "红儿……"冷无情捧起她的脸,细细抚M她发颤的脸颊,终于以深情的呼唤,缓缓掀起了她湿润的跟睫。

    红儿在膝陇似幻中看见他忧虑的脸庞,看见他唇边的血渍,立刻惊醒她模糊的意识。

    "爹爹"她一声惊嘱,声音却软弱无力。刹时泪水决堤,身躯狂颤,她的小手紧紧地揪住他X前染血的衣襟,痛哭失声。

    "爹爹……你……你受伤了………"

    "我没事,红儿别怕,爹爹马上带你回啸天堡"冷无情被她哭痛了心肠,柔声哄着。

    "爹爹……都是红儿不好……都是红儿不好……"她埋在他怀里哭道。

    "说什么傻话……"

    "如果红儿……乖乖的听爹爹的话……留在啸天堡……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不会死那么多人……不会害你受伤……"

    "红儿这一切是必然发生的事,你别自责,是爹爹没保护好你"

    "爹爹……"红儿仰起泪眼,小脸被泪水洗的晶莹透明,我见犹怜。

    冷无情无奈地叹了声气,实在不该让她看见这么血腥的江湖残酷,实在不该让他接触这么无情的武林风雨,他怪自己的手拥她不够紧,怪自己的爱给的不够多,才让她吃了苦。落了泪。

    叹息的同时,他的唇也心痛不忍地吻上她颤抖的唇片,密实地递迭他痛彻心扉的思念上逼漫长的三个昼夜,都残酷的将彼此折磨的惟淬不堪。

    边一吻包含了深长的爱恋,仿佛这十五年来累积成塔的誊恋,全吻进了彼此心底最深的悸动。

    "红儿,等爹爹和莫大娘养好了伤,我们立刻成亲"冷无情深情地在她唇边呢哺,却叫红儿吓了好大一跳。

    "成……成亲……"虹儿睁大了眼。

    冷无情望着她娇倘的脸庞笑了。

    "你以为爹爹已到了这个年纪还不成家是为了什么?十五年来我的心只容得下你一个,执意要找到你的父母,就是要名正言顺的娶你"

    红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原本苍白的脸颊瞬间羞得通红,心脏也惊喜的蹦蹦乱跣,她得压住X口才得以缓和它狂乱的速度。

    "红儿……"冷无情再次捧起她红润的脸颊,怜惜地轻啄了一下她的樱唇。

    "你明白了吗?以后别叫我爹爹了"

    "爹爹……"红儿怔怔地望着他,冷无情以眼神示意,红儿一张粉脸红到发烫的耳G去了。

    "……无情……"她别扭的启口,随即又羞得埋进了他的X膛叫道:"好奇怪,我叫惯爹爹了,一时不知道怎么改口了"

    冷无情疼爱地抚着她的乌发,柔声笑道:"慢慢你就会习惯了"

    "无情…无情……"她依偎在他X膛,倾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一声一声地抚平她的忧惧不安。她的心也得以平静,她从不曾感觉像此刻这般幸福,忍不住腻声轻吐:

    "无情……我的爹爹……我的相公……"

    寒夜刺骨,山X里却暖意盎然.相拥的两人忘情在这韵馅柔情的气氛里,连冷无情都没察觉夜里黠沉的Y霆正悄悄愉袭,无声无息地爬上他的背脊。

    寒风窜人洞口,冷无情突地一震,感觉背上一凉,瞬间后颈处一阵刺痛,但却又在转眼疼痛尽失。他惊愕的扶正了红儿转过身,红儿立刻尖声一叫,捂住了嘴往后一退。已被他废了双臂的李愁伏在洞口,浑身浴血,在火光照映下犹如鬼勉。

    "你没死?"冷无情冷声道。

    "没听到红儿喊我一声爹,我死不瞑目。"李愁哑着声音道。

    冷无情立刻明白他之所以那么晚赴约,肯定为自己在怒沉峰断崖下布了退路,好一个Y险狡猾的李愁。

    "你不配让红儿喊你一声爹"冷无情起身护在希儿身前。

    "红儿,我是你爹,我是你爹啊……"李愁不理会冷无情,缓缓以双腿将身躯往前推,残毁的手臂在地上爬行。

    红儿被他的模样吓得不知所措,捂着嘴掉着泪,直摇着脑袋。

    "红儿……"

    冷无情抽出白刀抵在他额上,冷冷地启口:"你再靠近,我就取你首级"

    "冷无情"李愁抬起那张狰拧可布的脸,他的声音Y沉恐怖,看不清他的表情是哭是笑。

    "你尽管杀了我,但总有一天……你还是会死在我手中"

    难道他有两条命不成?冷无情轻蹩了一下眉宇。李愁又俯下脸,将眼光投向冷无情身后发抖的红儿,企图以话语亲情之力,博取红儿的侧隐之心。

    "红儿,我是无常哥哥啊……就是你的亲爹爹呀……你不是最喜欢无常哥哥变魔术给你看吗?"

    "住口"冷无情低斥。

    红儿猛摇头,泪如两下。

    "你才不是无常哥哥……你才不是我爹……"

    "我是你爹啊!你自己也承认了不是吗?现在……冷无情要亲手杀死你的亲爹了,就在你面前……亲手杀了我……你要跟你的杀父仇人生活一辈子吗?……你要嫁给你的杀父仇人吗?……"李愁字字句句伤得她肝肠寸断、心碎片片。

    她捂着双耳哭叫道:"我的亲爹早就死了,十五年前抛弃我的时候就死了,我没有生父,哪来的杀父仇人?你不要说了,我不要再听见你的声音了"

    冷无情的刀已抵在李愁的心口,他的声音比寒夜还要冻人。

    "这一刀下去,你再也不会发出声音"

    "很好。"李憨Y冷的笑声让红儿颤抖的几乎昏厥,他无情的言语更击溃她的无助失落。

    "你这个不孝女,就当我没生过你,你永远都要背负着杀父的罪名"

    "不……"红儿尖叫。

    李愁向前一倾,刀尖汉人他的心脏,临死前地双目全尸,瞪视着冷无情怔住的脸启口:"冷……无情……你很快……就会来陪葬了………

    李愁瞬间即断了气.惊吓过度的红儿跟前一黑,跟着软卧于地。

    冷咒情立刻收刀,低身扶起昏倒的红儿急喊:"红儿、红儿"

    他立刻抱起红儿,起身的霎那,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竟让他跟随了两步才得以站稳。

    怎么回事?

    他甩了甩头,恢复了镇定.并无任何异样。他也无暇再迟疑,立刻抱着红儿离开洞X,飞步赶回啸天堡。

    地上的李愁,缓缓地自他口中流出了黑血,他早知赢不了冷无情,但暗箭难防,冷无情绝对料想不到他刚才中的致命之毒,原来早藏在李愁口中了。

    "饥寒交迫。惊吓过度。让她好好的休养,没什么大碍的"吴佬向焦虑的冷无情说道,井交待了药帖给下人。

    冷无情稍稍放心,在床沿坐下,伸手抚开垂落在她额前的发丝。红儿沁着冷汗,不安地微微发颤,一双秀眉也紧皱在一起,看得冷无情好不忍心。

    "亲眼看见李愁死去,肯定吓坏她了……"他沉声叹道。

    吴佬收拾好医具。看着他略显樵淬的面容启口:

    "堡主,你气色不好,先回房休息吧"

    "是啊,堡主"秋水走向前,柔声道:"红儿我来照顾就好"

    也只能这样了,冷无情终于露出倦意.他抚着红儿苍白的脸,俯下头轻吻她细致的额头。众人微怔,以往这样的举动,冷无情是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做的,吴佬还尴尬的别过了脸,搔了搔头,脸上的皱纹却窃笑开来。

    冷无情起身步至门口,棠翼随侍在旁。冷无情回过身又问:"莫大娘,伤势如何?"

    "伤的很重,不过没事,好好养伤就没问题"吴佬笑答。

    冷无情点点头,吴佬的医术他绝对完全的信任。才转身踏出门槛,又是一阵晕眩,冷无情一手抓住了边门才稳住了脚步。

    众人一惊,棠翼立刻向前急喊:"堡主""没事"冷无情以手示意,那晕眩只是突如其来,在天湖静坐运气了三天,加上今晚的厮杀,翻山越岭的搜山,是谁都会体力不济。他立刻又恢复了J神。

    "只是累了。"

    语毕,他已大步离去。众人面面相戏,不禁忧由心生。这阵子李愁惹出的风波,的确够折腾人了,堡主会说累,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见,却也对他更加敬崇佩服。武林四绝的冷无情,绝对值得他们誓死效忠。

    心中的大石已落下,天也蒙蒙地亮了。沐浴更衣后的冷无情仰躺在床上,心中挂念的全是昏迷中的红儿。她亲眼看见了自己的爹自杀了,在她纯真无邪的心灵中,将是水难抹灭的伤痛。

    红儿……他合上了眼,怎么才能让你不伤心?不哭泣呢?

    他突然领悟,十五年来他将她保护在啸天堡内与世隔绝,以为这样是对她最完善的呵护,但他毕竟是江湖中人,手染鲜血,脚踏尸骸,过分的保护反而让她脆弱不堪一击。

    师父说的对,人不染红尘,红尘自染人哪。

    但红儿,绝对是冷无情一生誓死保护的女人。

    红儿昏睡了两天才醒来,她一睁开眼就吓的尖叫,倏地起身抓紧了被子发抖。秋水立刻交待侍女准备热食,快步移到床沿,拿出手中为她拭汗。

    "红儿,你没事了,别怕"

    "秋姐姐……"一见到多日未见的秋水,红儿委屈的眼泪就滚了下来。

    "他死了……李愁死了……我的亲爹……死了"

    "红儿…"她温柔地将她拥人怀中,轻抚着她发颤的背脊,柔声带笑地启口:"我知道你难过,但他不死,死的就会是冷堡主了"

    红儿猛地抬头,使劲地摇头叫道:"我不要爹爹死"

    "红儿,李愁的弟弟杀光了我全家,堡主为我报了仇才惹上麻烦,死在李愁手中的无辜生命不计其数,他死了,武林才得以平静"秋水轻声道,声音满含着惆怅。

    红儿垂下了头。

    "如果我不是他女儿多好……"

    "忘丁他吧,红儿"声音来自门边,两人回过头去,莫雨端着热粥进来,下人一一告退"

    莫雨捧着粥坐到床沿,慈蔼的面容是无尽疼惜。

    "红儿,江湖恩怨你不必懂,你只要快乐的活着,就是冷堡主最开心的事了,十五年来冷堡主代替了我和李愁,给了你无限的疼爱,我和李悉都没有资格成为你的父母,但红儿,堡主不要任何回报,他那么爱你,爱的连江山都可以不要"

    红儿说不出话来,眼泪串串而落,一颗心被冷无情的浓情揉的好疼。

    "我记得你中毒的时候,他曾说,如果你死了,他会自行了断,从此只有武林三绝,他绝不独活"

    红儿再也无法压抑的哭出了声音,她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她要立刻飞扑到他怀中,惯吐她最深的爱恋。

    "红儿"莫雨扶住了她,向她摇头,露出了微笑。

    "让他看见你活蹦乱跳的模样,你这样子,反而叫堡主耽心了"

    红儿泪眼望她,一颗心早巳飞进了奔云楼。她坚定的点头,乖乖地让莫雨喂粥秋水忍不住落下了泪。

    "我们……都是用生命也还不起冷堡主的人情的人。"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八章并对虎啸柔情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