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九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九章

    养足了J神的红儿一刻也不能等待的冲向奔云楼,正巧遇见刚从里面走出来的棠翼。

    "棠哥哥"

    棠翼关上门回身,恭敬的应了声。

    "希小姐"

    "爹爹在里面吗?我要去看他"说着她就急急的要跑进去。

    棠翼连忙拉住了她。"堡主正在睡呢!"

    "睡觉?"红儿眨了眨眼。

    冷无情一向早起,会睡到太阳都升起了还役起床是第一次呢。

    红儿紧张的抓住了棠翼的手叫道:"棠哥哥,爹爹是不是伤的很重"

    棠翼笑道:"凭李愁-个人还奈何不了堡主的,堡主只忽地冷无情大手一环,她惊呼了声,整个人翻了一圈躺卧在

    他臂弯中,睁大了眼睛见地漾着深情笑意的面容,红晕立刻匀染了她的双颊。

    "趁我睡觉的时候,你偷袭我"冷无情一双深遂的黑眸,望进她莹亮的星眸里。

    红儿红着脸反驳:"我哪有偷袭你,我是正大光明的吻你的"

    "是吗?"冷无情贴近她,温热的气息麻醉了她的神经,他的身躯压在她身上,令人窒息的狂热,让红儿一颗心狂跳不已,双颊滚烫犹如火烧。

    "是啊,是啊!我知道你在装睡,我吻你的时候你还偷笑

    她的话被吞没在他唇齿间,化做一阵阵疯狂的颤栗,冷无情忘情地吻着她,她口中的芬芳涌进无限的生命力,这个纯净的小姑娘,原来是他命运的主宰呀!

    "你还知道什么?告诉我……"冷无情在她唇畔呢哺,细细的胡渣弄的她发痒,她忍不住甜蜜地笑着。

    "我知道我不只十五岁,娘告诉我的生辰,下个月初我就要十六岁了"

    "好,就在你行成年礼那天我们就成亲"冷无情轻啄她的嘴唇。红儿望着他,一双小手捧住了他的脸,盈盈若水的美阵底流露真情。

    "无情,你知道吗?从我懂事那一天起,我就在等这一天"

    冷无情抚着贴在自己脸上的小手,将它们合在掌心中,移至自己的唇边细吻,柔声道:"我们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准备,我要把啸天堡布置成你的皇G,昭告天下,发喜讯给各路英雄来参与这个盛会"

    红儿笑得甜蜜动人。

    "武林四绝的白虎冷无情要讨老婆,不知有多少姑娘要伤心了"

    "顽皮"冷无情又吻住了她,这个吻霸道的让她喘不过气来,红儿羞涩的无处躲藏,无助地成为他羽翼下的俘虏。

    "爹爹……"红儿胀红了脸,冷无情的吻已移至她纤细的颈项.她吓得一缩,竟轻易地从他腋下钻了出来,冷无情一愣,原来紧拥住她的右手似乎在瞬间失去了力量,他一蹩浓眉,握了握拳,力量重新回到他手中。

    红儿双颊通红,娇喘不已,坐在床中央羞得不敢看他。

    "无情……你想做什么?"

    她这副娇羞的模样,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把持不住的。冷无情捧住她滚烫的半边脸笑道:"红儿,你真的不懂吗?"她老实的点头,真叫冷无情泄气的将头靠在她娇小的肩上。

    "红儿,你真要把我逼疯了"

    "无情"红儿贴近他.浑身散发着勉人的诱惑,她眼中的纯真又叫人望了就心猿意马,连冷无情都抗拒不了这致命的吸引力。

    "我就要成为你的妻子了,何必急于一时"

    冷无情睁大了眼,伸手要抓她.红儿尖叫了声,甜腻的笑声回荡在爱火熊烧的奔云楼。

    "你还说你不懂"冷无情紧紧抱住了她。

    红儿厥高了朱唇叫道:"我是不懂啊!"随即她又从淘气的小女孩垂下头,变成羞涩的小媳妇。

    "我只是……想在成亲那天,把最完好的自己给你"

    "红儿……"冷无情眷恋不已的吻着她一遍又一遍,浓郁的深情尽于言语,他爱极她的一切,她的美丽、她的无邪,全是他一生至死的爱恋。

    "秋姑娘"莫雨叫住了垂首疾步的秋水,秋水一愣,抓紧了手中的包袱。

    莫雨绕到她面前,看见她神色有异,手中紧抓着包袱,立刻明白她的用意。

    "秋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呢?""莫大娘,秋水已经没有理由再待在啸天堡了。灭门之仇已报,亏欠冷堡主的恩情永远都还不了,秋水不愿再寄人篱下受人照顾"

    "那么你要何去何从?"莫雨冷静地问她。秋水微怔,惆恨地低下了头。

    "回秋府,不同世事,隐居红尘"

    莫雨叹了声气,柔声回道:"你这么做,苦了自己,也伤了棠公子的心"

    秋水浑身一震,颤抖不巳。棠翼……她G本无颜面对他了,他是冷无情的贴身侍卫,年轻有为,她实在不愿拖累了他。

    "红儿一直把你当亲姐姐看待,你一走,她一定伤心极"

    秋水忍不住低位,她满身的罪,却总让别人来为她承担,她真的承受不起。

    莫雨柔声笑道:"你说过,我们都是用生命也还不了冷堡主人情的人,你这么离开,不是忘患负义了吗?"

    "不,大娘……我……"秋水播着头,泪落似雨。莫雨轻拍她的肩,温柔的像慈蔼的母亲。

    "秋姑娘,红儿有你这个姐姐疼爱,我有说不出的感激,你的愧疚,早已从对红儿的关爱弥补了回来,对我来说,你和红儿一样,都是我失而复得的女儿啊"

    "大娘……"秋水泪满盈眶,包袱落地,她也跟着跪了下去,抱住她的腿哭泣:"大娘,秋水不配做你的女儿……"

    "谁说的"莫雨蹲下身,拍抚她发颤的肩笑道:"傻女儿,你这么说,不是在责备我吗?唉……我从来没好好当一个母亲,欠红儿的,我要用余生来还"

    "莫大娘……"秋水柔肠寸断地望着她,莫雨笑着将她抱在怀中。

    "我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改口吗?"

    "娘……娘……"秋水抱紧她,失声哭喊。

    她从不敢奢望自己还能拥有亲情的温暖,从小疼爱她的爹娘死于非命,她顿时失去了依靠,啸天堡成为她第二个家,堡里所有的人从不把她当外人看,如今她却胆的想退缩,她自责不已。

    "起来吧!"莫雨牵她起身,拍拍她的手笑着说:"不要觉得自己孤苦无依,你身边很多人都很关心你"莫雨早已察觉背后那双深情的眸于紧紧相随,她放开了秋水的手,准备告过迟。

    "我到吴佬那儿去了"

    秋水含泪应声。莫雨若有所思地望了她一眼,满心欣喜的离去。

    她一走,秋水就看见站在前方的棠翼,正用一双深似黑水的眸子望着她,里头满足对她藏不住的关爱,这一双眼睛,时时跟随在她左右,纵使他借言如金,秋水也早已深刻感觉到,那双深情的注视不曾离开自己。

    棠翼走向前,拾起了地上的包袱,垂首不语。

    秋水抿了抿唇,羞愧地启口:"棠大哥……对不起"

    棠翼抬起头来着她,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我的自私……我的懦弱……"

    "我……"棠翼欲言又止。

    那惯于隐藏的情感正在他X口痛苦的挣扎着,他本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对感情更是内敛含蓄,望着手上的包袱,他一时情绪激动,眉宇深锁。

    "秋姑娘,你这是在怪我吗?"

    秋水一愣,茫然不解地望着他。

    "胆怯……懦弱,一直是我对感情的态度,我……每次看见你,就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

    "棠大哥……"

    棠翼俊脸一红,深深地望她。

    "不要走……让我照顾你好吗?"

    "棠大哥……"秋水泪儿一掉,感动的不能自己。她主动走向前,伸出手环抱他的腰身,轻轻将头依僵在他X前,她温热的泪水敲痛了他的心脏,秋水可以清晰听见来自他X口急促而猛烈的心跳,她却满足的笑了。

    "谢谢你,棠大哥"

    棠翼除去了最后一丝的迟疑,终于伸起手将怀中依僵的身躯紧紧环绕,这样的拥抱,将彼此紧紧相系,再也不分开。

    躲在屋后的莫雨和红儿同时笑了起来,红儿更是开心的跳了起来。

    "娘,棠哥哥终于开窍了,真是急死人了"

    莫雨回过身笑道:"棠公子真是个君子啊!"

    "就是太君子了才急死人嘛!"虹儿的小脑袋又探出墙去,被莫雨拉返了两步。

    "好了,别看了,待会被发现他们不羞死才怪"

    "娘,当初为什么你会为了爹背叛唐门?"红儿傻傻的问。

    莫雨露出一个凄美的微笑,抚着她的乌发回道:"为了爱啊!一个女人穷其一生,就是在寻找真爱。冷堡主爱你,为了你守候了十五年;棠公子爱秋姑娘,也苦守之二年;绿姬爱冷堡主,连生命都牺牲掉了。爱就是这么可爱又可恨的东西"

    "你后悔吗?娘"

    "做错了事就没资格谈后悔,何况佛祖如此眷顾,让我们母女重逢"莫雨含笑道。

    红儿轻轻抱住莫雨,小女孩的娇羞全甜蜜地偎进了莫雨的心口。

    "娘,我不恨爹,他年轻时受了很多苦,才会变成那个样子,如果我因为他的死而难过,那些无辜被他杀死的人更可怜了"

    莫雨心疼的拥着她,眼中有欣慰的泪,虽然红儿这么说,但她知道,红儿一定难过极了,说出这样的话,只是不想让她耽心。

    她更加的愧对这个贴心的女儿,也更加感激冷无痕,把她保护的这么好,教育的这么乖巧,她这一生,再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整座啸天堡笼罩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家丁们忙的不亦乐乎,堡主和希小姐的喜事,每个人都乐于忙碌。每天运送上来的贺礼不尽其数,莫雨和秋水更是忙着打理新娘子的一切。

    天刚亮,冷无情照例清晨一起床就到后院练武。冬意凛然,他却丝毫也不觉得冷,一切的美事宛如梦境,虽是如此,他却也不国松懈他每日的修练。突地,"铬当"一声,他整个人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望着掉落的白刀,寒风吹来,掠起他纯白飘逸的衣摆,他的额头却沁出了汗,怔怔地垂首望着自己软弱无力的右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伤势巳近痊愈,身体也无碍,怎么会突然没了力气,他挥挥左手,没有异样,再动动右手,不疼不痒:只是失去力量,他更狐疑了。弯下身以左手拾起白刀,他大步走向吴佬的住所。

    吴佬锁着灰白的浓眉,一脸困惑。

    "堡主的伤势体力恢复的惊人,气色红润,真气贯流畅通,没病,没病啊"

    冷无情淡淡一笑。

    "吴佬不必烦恼,我只是让您检查检查身体,有汉有病我自己非常清楚。"

    吴佬把脉把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虽然让他这个以神医自许的大夫有些尴尬,幸好冷无情若无其事的但然态度,给厂他台阶下。

    但在冷无情离去后,吴佬还是放心不下,他自为啸天堡的医师,堡主是最少光顾的一个,多数的时候他都自行疗伤,打坐运功。身为一方霸主,即使在自己人前,他仍严以律己,绝不让人看见他的虚弱,以一个永不倒败的王者之姿,让万人仰赖崇拜。

    他明白他一倒,他底下的兄弟们将失去J神依靠,但连吴佬也察觉不出,他自己也感受不到是那里出了问题,他的右手就像麻痹了一样没有任何知觉。

    "爹爹……不对,无情。"红儿活泼地跑来。

    一见到她,所有的Y霞都一扫而空,他绝对不会让红儿为他耽心慌泪。摊开手拥住飞扑而来的娇小身躯,但他的右手,只能轻抬起扶住她的纤腰。

    红儿仰起头,甜腻的笑颜柔化了他的眼神,冷无悄也跟着她笑了。

    "今天这么早起?"

    "以后我都要这么早起,亲自为你煮早餐"她甜甜地笑着,拉着他的手直往前走。

    "快点,快点,来尝尝我第一次下厨的手艺"

    "等一等"冷无情停下脚步,红儿拉不动他,撮着嘴回过头看见他笑的一脸古怪。

    "我先回吴佬那里请他开一帖止泻药"冷无情竟然开起玩笑来,红儿胀红了脸跳脚,一双粉拳落在他X前。

    "可恶,你竟敢笑我!"

    冷无情朗声笑着,单手环抱住她,在她还娇声抗议的时候,偷走了她一个吻。负责掌厨的刘师傅忧愁的立在一旁,一见堡主就座了,他和几名厨仆立刻发着抖垂下了头。

    "堡主,属下已经阻止过希小姐,不让她碰这些租活,可是……可是……"

    没料到冷无情竟笑着不追究,个个呆住了脸。

    "由着她吧!"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红儿关心地僵在他旁边,也招呼莫雨和秋水一同就座,棠翼仍坚持恃立在旁。

    "无情,试试这个,我做了三次才成功的"红儿挟了一块碳黑油亮的R块到他的盘子里,冷无情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那是什么东西。

    "这是?"

    "烤田**呀!刘叔叔特地把他的独门秘方传授给我的"红儿骄傲的说。

    一旁的刘师傅慌张的猛摇头,一桌子的丰富菜肴,却世人肯动筷子。

    "那这个呢?"冷无情挟起炒的焦黄的青菜里一条蟋曲的小虫。

    红儿吓的尖声一叫,躲进他怀里,瞬间小脸通红,急着解释。

    "一定是小王哥哥设把菜洗干净"啊!"厨仆小王吓的一叫,猛播着脑袋和双手,众人掩着嘴不敢笑出声。

    "咦,豆子里怎么有谷壳?"冷无情又发现新玩意儿。

    红儿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她红着脸叫道:"大概……大概是金丝雀一家人吧!"

    众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红儿有一群动物小朋友,她竟然把鸟儿带进厨房了。

    "它们说要看我下厨嘛!结果味道太香了,它们饿了,我就顺便喂它们饲料了,由此证明,这些菜一定很好吃,无情,你就别再挑毛病了,吃嘛!吃嘛!娘,秋姐姐,你们也挟吃呀!冷了就不好吃了"红儿半耍赖的对每一个人说,虽然她的撒娇攻势无人能敌,但大伙还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奠雨首先起身,故作惊讶。

    "啊,我忘了今天是我戒斋日,真是罪过,我得回中诵经。抱歉,先告退了"

    她才要走,秋水就跟着起身说道:"娘,昨夜你教我缝好的披风,我放在你房里了,我跟你去"

    莫雨点头。她什么时候教秋水缝衣服了?秋水的手艺比她还巧呢!但她还是相当配合的领首,甚至对棠翼说:

    "棠公子,那件披风是秋水送给你的,你要不要试穿看看?"

    棠翼一愣,接收到莫雨暗示的眼神,老实的地颇尴尬的红着脸,恭敬的应声:

    "堡主,属下也告退了"

    三人一走,红儿就眯起一双漂亮的眸子瞥向笑容满面的冷无情,语带威胁的顿了声:"无情?"

    "这是你的心意,我怎么会辜负了呢"冷无情笑道,却暗自为自己的胃祈祷。

    就在他举筷还未将食物送入口中时,一名丫翼匆匆而来,害满心期待的红儿又啄高了嘴。

    "见过堡主。"小丫鬟恭敬的行礼,冷无情真是感激她的及时搭救,立刻搁下筷子免了她的礼。

    "小玉"红儿不悦地瞪眼,小玉刹有其事的一股紧张。

    "小姐,你养的小白狐受了伤,满身是血呢!"

    "啊!"红儿立刻跳了起来.那只白狐是冷无情一年前在山林里抓到的,红儿宠爱的不得了,一听见它受伤,她立荆就奔了出去。

    红儿一离开,冷无情就跟着起身,向刘师傅交待。

    "把这些处理掉,别让红儿发现"

    "是,小的已经在奔云楼准备了早点,请堡主前去用膳吧!"冷无情笑着颔首,一走出大门就看见莫雨递了一旋银子给小玉.他摇了摇头笑道:"大娘,这样的行为不太好"

    "为了堡主的安危,只好让红儿怨我了"莫雨叹道。

    冷无情想,红儿的淘气,大概就是遗传自她吧!

    冷无悄恰然自得地走向奔云楼,这样平安恬淡的气氛,真叫人欣慰,正要推门时,他又是一怔,刚才方能拿筷子的手,现在已完全的失去了知觉,他抓紧了自己的右臂,这只手……简直就是废了!

    他震愕地抬起左手,望着发颤的指尖,那麻痹的神经也开始在他左手蔓延,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这一双手,难道连红儿也无法拥抱了?他不相信,更不能让红儿发现。或许他只是过度C劳,重整各大分派的琐事让他费了大多J神.才会导致神经衰弱吧?他只能这么想。也许他该好好听吴佬的话,专心静养,毕竟离成亲的大日子,只剩一个礼拜了。

    下厨不行,裁缝总可以吧!红儿可是下了决心成为一个贤慧的妻子的,媳捧着一包针针线线来到秋水的房间,还差来丫鬟送来上等布料。

    "秋姐姐,你教我裁缝,我要做一件衣裳给爹爹"

    "红儿"秋水真是服了她的异想天开,别说拿针线了,她连剪刀都不会用了,见她兴致勃勃,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秋水实在不忍心泼她冷水。

    "红儿,做衣服不容易的"

    "我知道,所以才要你教我呀!"红儿笑嘻嘻的说,好像认为这G本不是问题,还喜孜孜地挑布料看。

    "秋姐姐,你帮我看看嘛!这布要怎么拼起来才能穿啊?"

    秋水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她握住了红儿的手笑道:

    "红儿,堡主知道你要拿针线,他会心疼的。

    "姐姐,红儿不再是小孩子了"她微微垂下头,双颊泛起红晕。"再没几天,我就要成为爹爹的妻子了,我又不会武功,不能保护他.做菜不行,家事也不会,我不想当个一事无成,处处要他C心的笨老婆。

    秋水心疼的笑了,抚着她的粉颊,似乎才转眼而已,红儿就长大了,成熟了,变成一个懂事的大姑娘了。

    "红儿,不是把这些布拼拼凑凑就会变成一件衣裳,你去量量堡主的身材,肩宽、腰身。手脚的比例"

    红儿一张脸红咯咯的,没想到做衣服这么麻烦,还要量身材。爹爹的宽肩。爹爹的手臂。爹爹的腰身……让她一张粉脸全透了红。她真的想亲手傲一件衣服穿在爹爹身上,把她的爱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秋水笑着看她像只雀跃的可爱鸟儿一样飞出去,希儿的那份心意,她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做-件衣裳给心爱的人穿,两朵红云也染上她的双颊,也许……她也应该这么做……

    红儿一跑到奔云楼,就看见四名侍从立在门前,棠翼也在门外守着,似乎面容焦虑。

    "棠哥哥?"红儿一脸迷糊地望着他,一路跑来,她的脸蚤还泛着红晕,可爱亮眼极了。

    "怎么了?棠哥哥?"

    "堡主……"

    一听见堡主有亭,红儿就变了脸色,紧张的抓住棠翼的手叫道:

    "怎么了?爹爹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刚才在望日楼开完会,堡主的脸色就不太好、他回到奔云楼就下令不准人进入"棠翼忧色道。

    红儿一听.立刻要推门进去,棠翼连忙阻止了她,为难的启口:

    "小姐,堡主有交待……"

    "你们好好守着。"红儿推了门就冲进去,谁也拦不住。

    红儿奔向冷无情的卧室,睁大眼看见他脸色苍白的坐在虎皮座上,吃力的端起茶几上的瓷杯,他的手颤抖的连杯盖都清晰作响,接着就是锵地一声响起的落地声,瓷杯刹时摔的粉碎。

    红儿吓的大叫了声,守在门外的棠翼和侍从门也闻声而至。

    "堡主!"众人齐声叫道。

    红儿飞扑到他脚边,小脸全刷了白,莹亮的星阵吓出了泪。

    "无情,你怎么了?怎么了?…"

    冷无情紧紧抿着泛白的唇。怎么了?他也不知道,他的手不但失去知觉,现在连双腿都麻痹了,地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震惊的瞬间,他仿佛听见李愁临死前Y狠的咀咒:

    "冷无情……你很快……就会来陪葬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9》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九章并对虎啸柔情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