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柔情

第十章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贝嘉 本章:第十章

    吴佬坐在床沿,把脉把了半天,始终深锁眉宇,一言不发,真把围在一旁的众人给急坏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到底怎么回事嘛!吴爷爷"红儿红着眼眶急道。

    秋水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着急,虽然她自己也心焦如焚。

    "没病,没病啊!"吴佬还是老话,伯真是苦恼极了,他毕生行医,还没看过这种症状呢!

    "没病怎么会瘫痪了呢!"红儿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这句话愁了每个人的心湖,却也叫莫雨倏地一愣。

    她走向床榻,忧心地对吴佬说:"吴佬,可否看着堡主身上的伤势?"

    "他的伤都好了啊!"吴佬觉得纳闷,不过莫雨却坚持。

    "还是让我看一看吧!"她随即回过头向众人道:"你们先过下吧!""不要,我要看着爹爹"虹儿哭道。

    莫雨柔声劝着:"红儿,听话,先到外面等着"

    红儿心疼不已的泪眼望着床上昏迷的冷无情,悲伤的摇头。

    "我保证他没事"莫雨对她承诺,才让众人护着她暂时告退。

    房里只剩下莫雨和吴佬。接收到莫雨的眼神,吴佬立刻解开冷无情的衣物,当他赤裸着上身在他们面前时,完好的体魄没有任何异样,直叫他们愁眉不解。

    "背呢?看看他的背"莫两启口。

    吴佬轻轻将他翻身,冷无情的背上有几条不明显的伤痕,但这些旧伤不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莫雨立刻一震,眼尖地看见他的后颈处,她立刻向前,拨开了他垂落颈项的长发,她浑身一僵,刹时血Y滞流,神经冻结,连吴佬都张大了口。

    "这……这是……"

    冷无情的后颈处,只有一点像朱砂痔般的小伤口,但四周的皮肤却呈现一种犹如死尸的灰青色,这么一察觉,就发现他麻痹的双手也逐渐泛青。

    "莫大娘!"吴佬知道这是一种罕见的剧毒,人称毒仙子的莫雨一定知道其中奥秘。

    莫雨脸色惨白,颤抖不已,她咬着唇悲愤的低喊:"李愁……你真的太狠了…"

    "人已经死了,怨也没用,光想想法于,这到底是什么毒?"吴佬急问。

    莫雨忍不住摇头叹息道:

    "这是唐门独制的罕世剧毒"

    "唐门?"那是正遭唯一的用毒门派,李愁怎么会有唐门的东西?见莫雨面有愁容,吴佬这才想起,莫雨曾是唐门的第一女弟子。

    "当年我师父研究出这种叫做'蚀魂'的剧毒,它是一种非常细小的毒针,刺人人体后,随着血Y畅流全身J脉,外表看不出任何病状,但会慢慢的麻痹四肢,一旦陷入昏迷,不久就会毒气攻心,不知不觉地死去"

    "这……"吴佬吓坏了一张老脸,震愕的望着昏睡的冷无情。"那堡主不就没救了?"

    "堡主的内力深厚,武功高强,至少还可以撑三天"

    "三天?"吴佬叫道:"三天后就是堡主和希小姐成亲之日呀!"

    她何尝不知道呢!莫雨悲愤地揪住了心口,怅自己当年犯下的大错,偷了师父的蚀魂送给李憨,才造成今日不可收拾的罪过。"李愁被堡主废了双臂,但他一定早有准备,他一定是将毒针藏在口中,趁堡主不注意时偷袭了。"

    "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跟睁睁看堡主死去吧?"吴佬慌的不知所措。

    "只有一个办法了"莫雨窟下决心道:"我回唐门,向师父求解药"

    "啊?"吴佬一怔,唐门的师太古怪孤僻,她会原谅一个叛徒吗?莫雨这么一回去,恐怕凶多吉少啊!

    "莫大娘,只有你师父有解药吗?"

    她点头,沉痛地回道:"犯了罪,不管藏了多少年,逃到天涯海角,还是要接受惩罚"

    她看着吴佬续道:"吴佬,我立刻回唐门,这件事先别让大事知道,尤其是红儿"

    "我明白"

    莫雨颔首,刻不容缓的自另一扇们离开,当她迅速的离开啸天堡,以极快的轻功翻越啸风岭时,她身后出现一条尾随的人影,轻功如飞,无声无息,如影随行,却能让人丝毫不觉,只有绝世的高人,才有此等能力。

    夜闻人静,冬风萧瑟,原本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啸天堡此时却陷人一片愁云惨雾,无故昏迷的冷无情叫众人全愁了心肠。红儿泪眼婆婆的倚坐在床沿,以手中擦拭着冷无情沁着冷汗的苍白面容。

    "无情……"她心碎的唤着,怎么才开心了几天.他就莫名其妙的病倒了,连吴爷爷都查不出病情,红儿一颗心痛不欲生。

    "无情……你醒过来呀!你这么睡着,红儿怎么帮你量身?红儿要亲手做一件衣裳给你穿上,红儿真的很努力……学习当你的好妻子……无情……你不要睡了好不好……无情,你起来和我说话嘛…"红儿伏在他X前哭了起来。

    此时连他的心跳,都微弱的让她胆颤心惊,她心碎的捧着他的脸细吻,无助地吻着他失色的唇片,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让她的眼泪崩溃在他的X口。

    "无情……"

    唐门的匾额气势恢宏的呈现在她眼前,莫雨一阵心痛,缓缓走向大门,在守卫来不及开日询问时,她已经双膝下跪,伏首于地道:"请你们传达师太,罪人莫雨求见"

    两名守护的对看了一眼,狐疑的盯着她,莫雨抬起头来又说。

    "若师太不见,莫雨就永不起身"

    对方见莫雨来意颇善,且意志坚决,只好请她稍候,立刻入内通报。

    莫雨环视着这气势磅磺的大宅院,数十年如一日,唐门的武林地位虽不至呼风唤雨,却也举足轻重,从它的掌门是少见的女X当家,就可知陈师大受人尊重的地位。

    多年了,莫雨没再踏进唐门一步,也没脸再回来,这一次抱着必死的决心前来赎罪,她也没想到要活着离开。她这条命,十五年前就该结束了,若能以她的生命换取冷无情的生命,也够值得的了!

    通报者很快的回来,雄声道:"师太请你进去"

    "多谢"

    莫雨穿越了重重大门,来到最里处的修心房,是唐师大的练功室。怀着一颗忐忑的心人内,大门一关,房内别无他人,陈师大就站在她面前,年过半百的老妇,却神气面润,英气逼人,尤其她那双凌厉的眸子,敏锐的骇人。

    "你还敢回来?"她一开口,莫雨就跪了下去,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徒儿向您请罪"

    陈师太冷哼了声。

    "我不记得有收过你这个徒弟"

    莫雨一一惊,颤抖的更厉害。

    陈师太冷笑道:"何况要请罪,十五年后才来,未免太迟了点"

    "师父……"

    "你既已被我逐出师门,就别再叫我师父"陈师太打断她的话。

    莫雨含泪悲道:"师父要如伺处置,莫雨绝不反抗。今天徒儿前来向师父请罪,早已不打算活着回去。"

    陈师太不为所动,甚至残酷的笑了,犀利的眸子闪过一道光。

    "是吗?那好"她走向前,将桌上三杯空杯子倒满了酒说道:"这三个杯子其中一个有毒,你选一杯喝了,生死由天而定,我不动手,免得落人闲话"

    莫雨怔怔地望她,陈师太已转身,坐上貂皮大椅,冷傲地看她。莫雨不再迟疑:把心一横,立刻起身拿了中间的酒杯一饮而尽。陈师太仰头大笑。

    "你这股傲气依然没变。好,你可以走了,好好享受你只剩三天的生命"

    "师父!"莫雨一惊,飞扑到她脚边跪大叫道:"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你反悔吗?"陈师太瞪眼。

    莫雨摇着头哭遭:"不,徒儿罪该万死,不足为憾,我只求师父能救救啸天堡堡主冷无情,他中了蚀魂,只有师父能救他"

    "冷无情?"陈师太皱了皱眉。"武材四绝的白虎冷无情?"

    "是的,师父"莫雨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她说得肝肠寸断,悔恨不巳,但更令她痛心的是,陈师父不但面无表情,甚至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真叫她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师父……"她苦苦衷求。

    "啸天堡和唐门互不相干,我为什么要救他?"唐师大无情地回道:

    莫雨宛如晴天霹雳地跌坐在地,睁着绝望的泪眼望着她,陈师太残酷地又一声冷笑。

    "你走吧!趁这仅存的三天X命,好好跟你女儿共享天伦之乐"

    "师父……"莫雨悲声痛喊,陈师太心肠如铁的无视她的呼喊。

    "来人"

    两名侍卫进门来,恭敬行礼。陈师太起身背对着她,冷冷地下逐客令。

    "送客"

    '是"

    "师父……"莫雨架碎了心肠,仍唤不回她回眸竺记眼神,她悲恸欲绝的起身,绝望地走出们,在下人合上门之前,她又跪下去磕了三个响头,位道:

    "对不起、师父"

    大门一关,陈师太就叹了声气,转过身望着桌上那个已空的酒杯,低声叹道:

    "莫雨,我若真要杀你,十五年前就不会放过你了"

    "唐姑娘还是这么固执"忽地一阵慈蔼的嗓音传来。

    陈师太倏地一愣,斥道:"什么人?"

    只见无心大师从容现身,唐门探宅严户,无心大师却如入无人之境,连她都没发现。

    "无心大师!"

    "其实这三杯酒都没毒吧?"无心大师笑道。

    陈师大面不改色的回道:"无心大师退隐多年,功夫依然可惧"

    "过奖了"

    "无心大师是来求我救冷无情吧?"陈师太被无心大师爽朗的笑声打断。

    "求?哈哈哈……我记得是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

    "你……"

    夜寒露重,修心房内万分诡异,却始终无人察觉无心大师的到访,让这个寒冻的夜,添了一丝暖意。

    破晓时分,莫雨一脸惟淬,她俏然地回到啸天堡。躲坐在自己房内。不知道过了多少时辰,她心乱如麻,心忧欲死,她该如何面对红儿?

    好不容易她找到了亲生父母,又亲眼目睹自己的生父惨死,尽管冷无情的爱弥补了她心灵上的伤害,让她恢复了笑容,开怀的当一个待嫁新娘,老天又残忍的……让她在同时将失去至爱与亲娘……

    她怎么承受的住?想到她可怜的女儿,她就泣不成声,冷无情和自己若死了,红儿一定也活不下去了。

    悲伤无奈,空等逃避也不是办法,莫雨枯坐了好久,泪都流干了,唯一的希望也失去了,她只能面对这一个残酷的事实。

    时已近正午,莫雨来到奔云楼,一见到苦候在旁的众人和昏迷不醒的冷无情,她不禁又悲从中来。

    红儿一听见脚步声就别过头,马上自床沿飞奔到她怀里急问:"娘,你拿到解药了吗?"

    "红儿……"莫两将眼光投向一脸愁苦的吴佬。

    吴佬莫可奈何地启口:"抱歉,我……实在瞒不了希小姐……"

    "红儿……"莫雨心疼的捧起她泪湿的小脸。她的眼睛都哭肿了,脸色因彻夜未眠而苍白失色,看得她心简直要被揉碎了,她如何开口?如何才能让她心安呢?

    "娘……"红儿抓着她的衣襟无助的哭泣。

    "我……"她实在说不出话来,只能别过脸不敢注视她受创的悲眸,伤心地流下了泪。

    红儿已经知道答案了,知道无情没救了,她踉跄了两步,脸色犹如宛灰。众人一惊,急忙向前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希小姐……"

    她一咬唇,使劲挣开了众人的搀扶,倏地冲出大门。

    "虹儿"大伙连忙追了出去。

    希儿痛哭欲绝地狂奔着,冲到每一处贴着喜字的门前柱栏上,狠狠地撕下所有红宇,她悲愤的扯掉所有彩带,砸毁了所有灯饰吊笼。

    "红儿"众人阻止着她的疯狂行为,却阻止不了她歇斯底里的心碎哭喊。

    红儿心力交瘁地跌卧于地,却撞上一双不知何时出现在啸天堡的双足。众人愣在原地。

    莫雨第一个冲了出去惊喊:"师父!"

    陈师太?大伙又是一惊,天空上厚重的么昙似乎在瞬间散开一缝,让寒久的暖阳耀眼而落。陈师太蹲下身去,托起红儿泪湿的脸蛋。美睥含泪而晕珍珠,玉容苍白更显晶莹,陈师太讶于这名小姑娘的美丽绝色。但她的声音,仍是那么傲气十足。

    "小姑娘,冷无情是你什么人?"

    "爱人……最爱的人……他生我即生,他死我即死的人…"红儿哭道。

    "那莫雨是你什么人?"

    "娘…她是我娘……"

    莫雨扑向前来跪在陈师太脚前,泪似雨下。

    "师父,求求你救冷堡主一命,求求你"

    她这么一跪一喊:"天堡内上百名家丁恃从全应声而跪,陈师太不得不被这惊人的气势吓到,心中却也更加佩服白虎冷无情的以心服人,他一人的生命,竟可以左右成千上百人的生存。

    陈师太冷眼道:"你们跪我干嘛!我又不是死人!"

    尽管她古怪刻薄,但众人从那突破云层的一线曙光,再次看见了啸天堡恢复了生机。

    啸天堡内锣鼓声天,P竹连连,喜气冲上了云霄。一向隐密森严的啸天堡,此时人叩沸,恭贺道德的声音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还有半个时辰就是拜堂的良辰吉时,凝水阁内一片混乱,红儿紧张的坐立不安,又叫又跳的,好不容易七、八个人手忙脚乱的帮她换好了衣棠,梳好了头,上好了钮,正要帮她戴上凤冠时,她又跳了起来大叫:

    "等会儿,等会儿"

    "红儿……"众人被她折腾的衰号出声。秋水都累的瘫在椅子上了。

    "红儿,你又想上厕所了?还是小兔子又忘了喂了?"

    "我……"红儿红着脸回道:"我只是渴了"

    莫雨倒了杯茶给她,笑着拍拍她的头。

    "红儿,你别太紧张,待会厅堂上全是德高望重的长辈,你毛毛躁躁的,万一出了糗怎么办?"

    红儿睁大了眼,似乎认为出糗一定会发生似的叫道:

    "对啊!怎么办?"

    "红儿。"众人真是哭笑不得。

    "你别怕,有堡主在呢!"秋水笑她。红儿皱了皱鼻子脱着看好戏的秋水。

    "秋姐姐,你别笑我,下一个就轮到你"

    "我……"秋水倏地红遗了脸,莫雨及时接口:

    "你还敢调侃别人,坐好,娘帮你把头发盘好,动来动去的,头发又乱了"

    "娘,我好想去看爹爹喔!"

    "不害躁,还没拜堂呢!"莫雨笑骂了声。

    "可是……我已经大半天没见到他了……"红儿一刻不见他,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再忍半个时辰"

    忽地房门一开,陈师太迈步前来,还是一副趾高气乓的模样,但她的眼神却又多添了一股祥和。

    "挨过这半个时辰,将来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

    众人正要行礼,陈师太就扬手一挥,自从她高抬贵手救了冷无情一命,啸天堡上下就把她当皇太后伺候着,真叫她不习惯,在他们盛情款待之下,她也只得留在啸天堡直到参与婚礼。

    "红儿,我有东西送你"她掏出一只J致高贵的翠玉镯,在红儿发愣的时候便牵起她的手,套人她纤细的手腕。

    莫雨震惊地望着她,她见过这玉锚,师父长年戴在自己手上从不离身。

    "师父……"

    "陈师太……"这么贵重的礼物,红儿实在承受不起,-双星亮的眸子怔怔地望她。

    陈师太板着一张脸回道:"你娘是我第一大弟子,她称我为师,你要叫我什么?

    红儿眨了眨眼,看见莫雨的眼中已涌出了感动的泪水,聪慧的她立刻漾开了笑容,甜甜地一唤:"外婆"

    这一声外婆把莫雨的泪给叫了下来,也让陈师太的眉头皱了一下。"外婆!这样叫真老,不过……"难得她,陈师太舒展了紧蹦的表情,也让众人的心情放松了起来。

    "听起来蛮顺耳的"她终于露出了笑。"师父……谢谢你……谢谢你……"莫雨感动的泣不成声,陈师太瞪了一眼。"是红儿出嫁还是你要出嫁?哭成这样!"

    她明白,所以才不能自制地哭泣,陈师太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接受了红儿这一声满溢亲情的呼唤,就是接受了她这个不孝徒为女儿,这叫莫雨如何不感动!

    "真好"红儿一手握住了莫雨的手,一手握住唐师太的手喜道:"我有这么多的亲人,红儿真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哼!要不是无心大师用人情债压我,我才懒的理你们呢!"陈师大还是嘴硬。"外婆,无心爷爷怎么用人情债压你呀?"虹儿可好奇了。

    陈师太一脸愤慨,冷哼了声:"这人情一欠三十年,他也够狡猾了,说什么等最佳时机再来跟我讨债,一晃三十年,我最恨欠人情了"-

    "外婆"虹儿要听的可不是这个,莫雨也是,每个人都

    竖起耳朵。他帮我除掉当年负了我的浑蛋"

    原来如此。陈师太又挽着虹儿的手,在众人目瞪口呆了,滔滔不绝地教她一串驯夫术。"来,我告诉你呀!这玉镯可是稀世珍宝,有求必应的,冷无情要敢欺负你,玉镯会套住他的心,叫他跪着跟你求饶,外婆再送你三帖毒药,他若敢有二心,你就叫地生不如死,还有啊……"

    高堂上坐着无心大师。冷无情的双亲和莫雨、陈师太,临座个个是震赫武林的大人物,包括各大门派掌门人。还有黄豺莫独行、赤狼风云。紫豹席尽冬三绝也前来祝贺。难得武林四绝齐聚一堂,不少人是为一睹四绝风采而来。

    冷无情与红儿行过大礼,动人的时刻临到,冷无情深情款款地紧握着她微颤的柔美,他表露无遗的浓情蜜意,让众人都陶醉在这一刻缱绪的气氛里。

    他已等不及抱她入洞房,掀开她的大红头巾,看见她美丽动人的模样了。在众人起身高声贺喜中,两人跨出脚步,这场盛况空前的婚礼,应该要划下完美的句点了。

    突地众人惊呼,红儿才走了两步,忽然整个人软倒下去,拎无情一惊,立刻弯身接住了她差点落地的身子。凤冠上的头巾瞬间滑落,露出她令人叹为观止的绝色容颜,冷无情几乎屏住了气息。

    "红儿……"他焦急地唤道。"无情"红儿双颊飞虹,美目含羞,甜美似蜜的玉容是夺目的绝艳,"她贴进冷无情的耳畔,细细低语了几声,又羞得埋进了他X膛。冷无情一愣,众人可是急出了汗,随即听见冷无情朗声大笑,在众人一头雾水的表情中抱起了红儿,一路笑进洞房。天底下会在拜堂时饿到软脚的新娘子,大概只有他这个天真迷糊的小妻子了。冷无情只手托腮,笑着看她大口咀嚼,还不忘体贴的送上一杯茶,免得她狼吞虎咽噎着了。

    "你呀……"冷无情实在笑的说不出话来,送入洞房应该是很浪漫动人的,现在他却坐在桌前看着饿昏头的她吃饭,真叫他又好气又好笑。"我今天什么都没吃,当然饿坏了"红儿为自己辩解,仰头喝了一大口茶,满足的笑了。

    "吃饱了吗?"冷无情柔声笑问。红儿开心地直点头。

    "吃饱了"冷无情立刻起身将她拦腰抱起,吓的她一叫:"无情"

    "吃饱了就该办正亭了"红儿尖叫了声,跳出他的怀抱,逃到一边去。"还没、还没,我……我还没准备好……"她一张粉脸胀的通红。"那你什么时候准备好?"冷无情笑得邪气,一步步靠近她,红儿一步步的往后过。"明……明天"

    "明天?"冷无情睁大了眼,一手就要抓住她。

    红儿又是尖声一叫,绕着桌子跑,冷无情一个转身,红儿就扑进他怀里,他紧紧将她环抱在自己X前,红儿埋首在他宽阔的X膛,听见他强震的心跳,其实和自己一样急促。

    她缓缓地仰起头,那一双深情的黑眸暖暖地注入她的眼里,注入了他一生最诚挚的眷恋,这一双跟睛,她也要回馈一辈子看着,想着、爱臂……

    "冷风袭凛水无情,

    刀光剑影不智人,

    红尘冉冉视埃尘,

    山重义重最柔情。"

    "谁告诉你这首诗的?"冷无情捧起她的脸柔柔地问。

    "外婆……"感觉他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带起一阵酥麻,她微微轻颤。

    "外婆?"

    "陈师太……"

    他应了声,同时也吻住了她的唇,吻进了彼此的灵魂,在密合的唇片中,交织着浓郁缠绵的情,将两人紧紧捆绑,此生无憾……


如果您喜欢,请把《虎啸柔情10》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虎啸柔情第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虎啸柔情第十章并对虎啸柔情1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